216.頗羅墮尊者

216.頗羅墮尊者

第貮佰壹拾陸尊
頗羅墮尊者 (十六羅漢之第一尊)
頗羅墮尊者,全稱賓頭盧頗羅墮,賓頭盧譯曰不動,是名字;頗羅墮譯曰利根,是姓氏;簡稱賓頭盧尊者。他奉釋迦佛之命常住世間應末世供,給眾生種福,所以他是福田第一。據《妙法蓮花經·序品》載,日月燈明佛之俗姓即為頗羅墮。賓頭盧尊者本來是優填王的大臣,優填王見他做事勤奮,便鼓勵他從佛出家。賓頭盧出家証了阿羅漢果後,還國為優填王說法。王非常敬重他,早晚必往問訊。當時有不信佛法之婆羅門大臣,見優填王每次往問訊時,賓頭盧都是坐在那裡,不起立迎接國王,他們便從中挑撥離間。王曰:「明早我往問訊時,他若不起立迎接,我當殺之。」明早,賓頭盧遙見王來,起立遠迎,且更先意問訊。王問言:「為何你今早起迎於我?」答言:「為了你之故。」王又問:「從前何故不起迎?」答言:「亦是為了你之故。」王問:「怎麼都是為了我之故?」賓頭盧說:「你從前懷善心來,今日卻懷惡心來,若我不起迎便殺我,若殺羅漢必墮地獄。若我起迎於王,你將失王位。然寧可你失王位,不可使你墮地獄,是故起迎於王。」王問:「我何時失王位?」答:「卻後七日必失王位。」果然七日後優填王被鄰國擄去,囚禁起來。據《賓頭盧突羅闍為優陀延王說法經》載,他本是跋蹉國拘舍彌城優陀延王宰相之子,自幼聰明博聞,出家學道,修得羅漢果位,尊者以神通見長。據《十誦律》等載,佛陀在王舍城時,有一位樹提長者,用旃檀木做了一個缽置剎竿上,大聲說道:「無論何人,不用梯杖而能取缽者,此缽即屬他。」賓頭盧現神通取缽。世尊知道後即呵責他:「比丘怎可以為了一個外道的缽而胡亂顯神通。」於是罰他盡形壽不准住在閻浮提,尊者惟有跑去西牛賀洲長住。後來閻浮提的四眾弟子很想念尊者,向世尊求情,世尊恩許他回來,但是不許他入涅槃,要他常住世間,護持正法,並應末世眾生的供養,為人天福田。相傳東晉高僧道安夢見尊者,因不得入涅槃,住在西域,願相助弘傳佛法,請以飯食供養。他亦發願無論何處有人請他應供,他必定前往受供。所以賓頭盧尊者是「福田第一」。一般而言,寺院齋堂內的西單第一行第一個座位,本是首座和尚的,但是卻空著無人就坐。惟是檯面上仍然整齊的擺放著碗筷,早上則有粥、麵或饅頭,午飯時則有飯、齋菜及湯等,若有嚫錢或其他施物,這裡也會奉上一份。這是因為賓頭盧尊者奉佛命留於人間應末世眾生之供,所以這個首座位是預留給尊者的。任何人都是從第二個座位開始就坐。若我們供千僧齋,賓頭盧尊者一定現身如普通比丘般來應供的。那麼賓頭盧尊者究竟有否來人間應供呢?有一位大富翁,他知道供千僧齋定有羅漢來應供,為了求福,他在家內設三天的千僧齋供,希望賓頭盧尊者能光臨應供。第三天晚上,他夢見一位衣衫襤褸、額上隆起三個肉瘤的老比丘對他說:「我是賓頭盧。」「啊!你是賓頭盧尊者!你一定有來應供的了!」「不錯,我每天都來。第一天,那守門的不准我進去,我說是來給你主人種福的,他總是不信,還說我衣衫襤褸,自己也沒有福,怎可以給人種福。說罷便用木棍打我,把我的左額角打腫了,我唯有離開。第二天,他把我的右額角打腫。第三天,我心裡想這是最後一天,必定要進去。便硬闖進去。怎料被他一把拉著,還一棍打著我的額頭正中,你看……。」大富翁一覺醒來,怨恨自己沒有親自迎接聖僧。又有一位縣官老爺,他聞說供千僧齋定有聖僧賓頭盧光臨應供,便跑到寧波天童寺設齋,他自己更親自打點一切。午飯時到,縣老爺笑瞇瞇的看著比丘門進齋堂。突然,他見到一個衣衫襤褸,老態矓鍾,一把口水一把鼻涕的老比丘,跌跌撞撞的坐上首座的位置,這個首座的位置本是預備給聖僧的。縣老爺見到,不得了,正想一把拉他下來,但是看一看,他全身上下都是污穢不堪的,惟有用手指捏著他的耳朵,把他拖到最後的一個座位上。午飯完畢,縣老爺請問方丈和尚天童禪師:「聖僧可有來受供?」天童禪師是有神通的,他說:「有來。」縣老爺心想我這回一定得大福報了。便問道:「那一位是聖僧?」大和尚說:「就是那個給你捏著耳朵走的老比丘。」縣老爺懊惱的說:「不好了,我侮辱了聖僧,罪過彌天!」 。《法住記》所列十六羅漢之第一尊。蘇東坡有贊曰:“白氎在膝,貝多在中,目視超然,忘經與人,面顱百皺,不受刀箭,無心掃除,留此殘雪。”頗多墮,又作頗羅吒。印度古代婆羅門六姓之一,或婆羅門十八姓之一。意譯利根仙人,辯才、満、満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