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解空第一尊者

第伍拾貳尊
解空第一尊者 (解空第一)
解空第一尊者,即須菩提尊者。尊者出生于舍衛國一個婆羅門家庭,其父鳩留富有無比,惜年老而膝下無子。鳩留每天虔誠地祈禱諸佛,一天突然空中顯現一位天神,對他說:"你當得福子,不久有一天王奉命將投胎長者家。"後其妻果然懷孕,取其"善現"、"善見"、"善吉"、吉祥之意,名須菩提。又據《法華文句》二稱,其生時"家中倉庫筐篋器皿皆空。問占者,占者言吉。因空而生,字曰空生。須菩提漢譯「善吉」,又譯「善業」,稟性慈善,不與物爭,及其出家,見空得道,兼修慈心,得無諍三昧,善護三業,故名。又譯「空生」,以其生時,家宅皆空,故名。尊者自幼聰慧出眾,但性情暴躁,所見人畜皆嗔罵。後離家入山,見山中鳥獸、風吹草動,仍嗔罵不止。後隨山神見佛陀。其時佛陀於祗園精舍講法,他當下睹佛相而生歡喜心。佛祖為他演說嗔怒果報之苦,尊者聞法後皈依佛門,經過多年精進修習,對空有著獨特的體悟和透徹的理解。一次,有人問他是誰,尊者回答說:"我是世間人假立名稱為須菩提的那個人,"終獲阿羅漢果。佛在祇園精舍準備說金剛般若時,須菩提在大眾中站起問佛:善男子和善女人發菩提心,應如安住?如何降伏其心?佛答說:「安住菩提心,即是布施時,要行無相布施;度生的時候,要行無我度生,如此安住,才能降伏心中妄念。我、法二執,不能纏繞;我、人、眾生、壽者四相,不能束縛。離一切執,才能見到空理;離一切相,才能見到人生。」須菩提聞佛說法,證悟空理,在佛弟子中被稱為解空弟一。"空"是佛教理論的核心之一,悟"空"是進入涅槃的重要法門。什麼是空?空是指宇宙間一切事物,因緣所生,因緣所滅。因緣就是空的同義詞。佛教說空,不是虛無的空,不是空洞的空,不是無因果的空,不是破壞因緣生法的空。而是充滿了利人濟世,廣修六度萬行的菩薩精神。菩薩,於一切諸法不起執著。應住於空,住於無分別,才能完成六波羅密的修學,才能住於不退的地位,俱足神通,暢遊佛國,化益眾生,莊嚴佛土,安住自在解脫的境界。傳說佛曾到忉利大為摩耶夫人說法。三個月過去,佛回到人間,大家都爭先恐後前去迎接,當時須菩提去靈鷲山的石窟中縫衣,聽到佛回來的消息,即放下手中的衣服,前去迎接。忽然一想,佛的真身不是六根可以看見。我現在去迎接佛陀,把佛的法身當成地水火風四大和合的肉體,是不識空性的表現;不識諸法空性,就看不到佛陀的法身,佛的法身是無我、無人、無作、無所不作的諸法空性,空性是無處不遍,佛的法身也無處不在。於是他安然坐下,依舊縫衣。在迎接的人群中,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蓮花色,第一個看到佛。她一邊頂禮一邊說:「弟子蓮花色第一個迎接佛陀,請接受頂禮。」佛陀對她說:「迎接我的第一個人不是你,是須菩提。此時須菩提在靈鷲山石窟中觀察諸法空性,見法即見如來,所以他是第一個見到佛陀,第一個迎接佛陀的人。」根據佛制,比丘乞食是次第行乞,可是須菩提離開精舍後,總是到富有的人家去行乞。不管路程多遠,他都要趕到富貴人家去,否則寧願餓著肚皮也不行乞。日子久了,一些比丘批評他看不起窮人,貪嘴好吃。須菩提向這些人解釋說:「我向富人行乞,絕不是為了貪圖美味珍餚。如果好吃,我就不會出家學道。為什麼我不到窮人的門上行乞?因為窮苦人家,自己生活都難以維持,哪裡還有多餘的飲食供養我們?我們沒有糧食救濟他們。已經十分內疚,怎能再增加他們的負擔。富人施捨區區一餐之食,不啻九牛之一毛。這即是我乞富不乞貧的原因所在。」一次摩訶迦葉對須菩提說:「我向貧窮者乞食,給他們種福田,免除他們將來的窮困。富人福多,何必錦上添花?」迦葉的話,無疑是對須菩提的批評。須菩提聽後,很謙遜地說:「乞富乞貧,都是為了利益眾生。佛法裡方便有多門,我們可以各行其道,不必強人同己。」須菩提的乞富不乞貧,大迦葉的乞貧不乞富,成為尖銳的對比。佛陀對他兩個人都不贊成,曾訶斥責他們心不均平,都不合乞食法。真正的乞食法,是不擇貧富,不分穢淨,嚴肅威儀,次第行乞。對佛陀的教育,須菩提虛懷若谷,很快地糾正了乞富不乞貧的做法。迦葉著重苦行,依然我行我素,佛陀也不勉強他。須菩提的心境和胸襟,闊達自在,為諸比丘敬佩。但也有人對他冷諷熱嘲,說他整天癡癡呆呆,一點也不活動,沒有什麼了不起。一些比丘聽了這語,為須菩提鳴不平,要和那些人辯論。須菩提勸這些好心的人說:「修道的人要將譏嘲毀謗、逆境魔境看成是助道增上緣,可以依此消除業障。加強信心。再說諸法空性的真理,是無我無人,無彼無此,無高無下,無凡無望,平等一相。辯白和爭論,是有勝負心,與真理相違。」須菩提由於通達空性,所以能隨順世間,行大忍辱,對任何人,都能做到無惱無爭。佛陀對他的修證,十分欣賞,在金剛般若法會上稱讚他已證得無諍三昧,在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須菩提回答說:「您老人家對我的稱讚,真不敢當。我決不承認是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若有這樣的想法,說明我執還未斷除,終日還耽溺在有證有得的法執之中。其實,舍利弗、目犍連才是真正的離欲阿羅漢。」須菩提在靈鷲山石窟裡坐禪,一天忽感四大不調,身心非常疲勞。在病重的時候,他結跏趺坐,端身正念著:引發身體病苦的原因,有的是過去的業報現前,有的是現生運緣的關係,用醫藥不能徹底根除。唯有深信因果,懺悔罪業,修習禪觀,從心不苦到身不苦。經過正念和禪觀之後,他頓時感到身心輕鬆自在.疾病也豁然痊癒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