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央嘉措

倉央嘉措

 

 

倉央嘉措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
不舍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默然 相愛
寂靜 歡喜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也是他寫的。

活佛的另一首詩,有點像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
驀然聽見你誦經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轉動所有的轉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呀,
不為修來世只為在途中與你相遇

15歲的轉世靈童

1682年2月25日,精明能幹的五世達賴喇嘛,在剛剛建成布達拉宮時與世長辭了。然而拉薩街頭卻一片寧靜,既沒有舉行隆重的追悼大會,祈禱達賴早日轉生;又未見打卦降神,尋訪靈童的出世方向。西藏地方的一切政教事務,亦如既往,仍由“第巴”(即藏王)桑結嘉措代行處理。連當時駐兵西藏的蒙古族帶兵官達賴汗要見五世達賴,也被桑結嘉措用“達賴入定(即閉門修煉),居高閣不見人,凡事傳達之命以行”的理由把達賴汗騙過。就這樣,想專權的桑結嘉措,欺騙了廣大僧侶大眾,和當時中央的康熙皇帝,其時間之長達15年之久。

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準噶爾的叛亂中,偶然從西藏的俘虜口裡,瞭解到五世達賴已死多年的消息。康熙帝十分憤怒,並致書嚴厲責問桑結嘉措,甚至打算不惜採用“雲南、四川、陝西之師,見汝城下”的強硬措施。桑結嘉措對於康熙帝的譴責感到恐懼,一方面寫信向康熙承認錯誤,一面派人尋了一個15歲的少年作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這個15歲的少年,便是西藏曆史上有名的浪漫詩人,聞名一世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

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生於西元1683年,父母是西藏南部門隅宇松地方的農奴。倉央嘉措雖然生長在農村,卻聰敏異常,才智過人,高高的身材,亭亭玉立;紅潤的臉龐,眉清目秀,氣宇軒昂;外加他舉止瀟灑,使無數美麗的藏族姑娘一見傾心。倉央嘉錯不僅風流倜儻,富有文采,擅于詩歌,而且他有一身驚人的武藝,善騎射,長劍術,又是一個絕妙的獵手。
接受了愛,卻犧牲了佛緣
1697年,倉央嘉措被選定為六世達賴靈童後,當年9月,便從門隅迎至拉薩。途中與事先約好的五世班禪羅桑益喜會晤,並拜班禪為師, 發受沙彌戒。10月到達拉薩,10月25日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六世達賴倉央嘉措雖然身居西藏政教首領的地位,卻不能掌握政教大權。實際上,只不過是桑結嘉措找來應付康熙皇帝的傀儡。年輕的倉央嘉措,在華麗的布達拉宮裡整天翻閱那些枯燥無味的經典。雖然他精通佛學,卻無意在佛學上有所造詣。他總想走出布達拉宮,到遠離布達拉宮的群眾中去。
有一天,他在一位名塔堅乃的引導下,化名蕩桑汪波去到拉薩街頭,還到雪(布達拉宮下麵的居民點)的地方去。就在這裡他相識了一位十分漂亮的民間少女——仁珍翁姆。這位美麗的藏族姑娘並不知道這個化名為蕩桑汪波的就是藏族人民見則叩頭的活菩薩;只是因為他那少年英俊、風姿翩翩的魔力,使她難以隱藏心裡的愛情。倉央嘉措對於仁珍翁姆天仙般的美貌,也同樣浸沉在想入非非之中。但當他猛想起數百條佛教的清規戒律時,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喇嘛與女人,就像水與火一樣,是絕對不相容的。他在一首詩裡寫道:接受了她的愛,我卻犧牲了佛緣。若毅然入山修行,又違背了她的心願。

不過他矛盾的心情很快就解決了。他最終選擇了愛情。1703年,倉央嘉措年滿20歲,五世班禪特地從後藏來拉薩專為他授比丘戒,但已經投入愛神懷抱的年輕達賴,回絕了班禪的授戒。他早失去對桑結嘉措的尊敬。他不僅沒有接受比丘戒,連過去的沙彌戒也不願遵守。1702年倉央嘉措到紮什倫布寺訪問五世班禪時,正式向班禪回了他過去所受的沙彌戒。桑結嘉措,三大寺的堪布,拉藏汗等聽說他要回了沙彌戒的消息,都趕到紮什倫布寺勸他不要這樣作,但都未能使這位決心走向浪漫生活的“活佛”,有絲毫回心轉意。以後他改名化裝常在拉薩的公園和居民中游玩,他接觸了許多歌手和女友,並來往仁珍翁姆家中。就在這些所謂“下流階層”的社會裡來往,使他的生活變得豐富起來。在這些日子裡,他寫出了大量優美動人的愛情詩歌。

六世達賴究竟寫了多少詩歌,至今沒有確切的數位。據藏族文學家劉家駒在《康藏滇邊歌謠集》的自序中講:“第六世達賴仁青倉央嘉措,他能不顧一切,赤裸裸地寫出一本情歌,刻印發行,昔不滿百首,現在流行到民間的歌謠,不下幾萬言,不同的曲調和舞法,也有數百種。”倉央嘉措的原作雖不滿百,流傳到民間,發展成數萬言,都說是六世達賴寫的,可見六世達賴的詩歌感人之深和人民群眾對六世達賴之愛戴,非比一般。

悲慘的結局

六世達賴的“浪蕩”生活,逐漸地被三大寺喇嘛所發現,有個嗽嘛名叫東龍吉估的說,他看見倉央嘉措穿著一件俗人穿的藍緞子衣服,留了長髮,不是僧人的禿腦頂,手指上戴著戒指,拿著弓箭往公園裡走去。有的人還講:“在布達拉宮他是仁青倉央嘉措,在拉薩,在雪山,他是快樂的青年”。這些消息傳到桑結嘉措的耳裡後,便成為他謀害倉央嘉措的一條理由。於是,桑結嘉措暗地策劃行刺。一天晚上,倉央嘉措夜遊回布達拉宮,刺客準備下手,但由於六世達賴的武藝高強,刺客遠非對手,因而刺殺未遂。不過從此卻引起了六世達賴對桑結嘉措的懷疑。

1701年(康熙四十年),蒙古人在西藏的統治者達賴汗逝世,他的兒子拉藏汗繼承汗位。拉藏汗即位後,與桑結嘉措的關係日益緊張。1705年7月,終於爆發了蒙藏兩軍之間的一場惡戰。結果桑結嘉措被俘,不久又被處死。

在這場權力之爭的進程中,六世達賴與拉藏汗曾是共同對敵的戰友。可是,拉藏汗贏得了最後勝利,卻忘掉了這個戰友,相反地掉轉矛頭,直端端對準這個政治上不成熟的年輕人。拉藏汗一方面派人赴北京向康熙帝報告桑結嘉措“謀反”經過,同時又進奏六世達賴是桑結嘉措立的假達賴,所列罪狀為“耽于酒色,不守清規”,要康熙帝予以“廢立”。康熙帝出於對西藏地區的安定的需要,同意將倉央嘉措“執獻京師”。

康熙四十五年(西元1706年)五月初一,拉藏汗拘捕了六世達賴,把他關在拉薩附近的一個蒙古包裡,六世達賴在戒備森嚴的蒙古包中,一時一刻也沒有忘記他的詩歌朋友們和情人仁珍翁姆。他從蒙古包的窗格裡望見藍天下的白雲,不禁又想起了仁珍翁姆,便深有感慨地寫道:東山的高峰,見白雲蒸騰天空。莫不是仁珍翁姆,又為我燃起神香?

1706年6月27日,六世達賴被押送北京。行前,他還通過一個藏兵,把他寫給仁珍翁姆的詩交給她,他又寫了一首離別的詩:白鶴啊!借借你的翅膀,我不飛往遠處,只到理塘就轉回。倉央嘉措被解送北京的消息傳出後,在西藏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廣大僧俗群眾悲憤相告,發誓要奪回他們的法王達賴。當押送倉央嘉措的蒙古兵路過哲蚌寺時,被早已埋伏的一群武裝喇嘛突然襲劫,六世達賴被搶上山,安置在寺內。拉藏汗得此消息,大為吃驚,決心不惜代價,奪回達賴。蒙古兵包圍寺廟,與武裝的喇嘛激戰三晝夜,雙方犧牲慘重。當戰鬥正處於難分難解時,六世達賴果斷下山,蒙古兵解圍,才使戰爭停息。這位年輕漂亮的詩人,與滿含淚水的上千名喇嘛,揮淚相別,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不可返回的深淵。據說,行至青海湖畔,被拉藏汗謀害,時年24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