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聖者優婆崛多時代

佛陀傳

 

第四章 聖者優婆崛多時代

之後,優婆崛多渡過恒河去到北方,在底羅呼底正西鞞提訶國,有一個在家人婆藪娑羅所建立供養四方僧伽的伽蘭的地方住下,作了安居,在這裏開示教授,即此三個月之間,證得阿羅漢的滿一千人。之後,到山王健陀羅山說法,也有無量人眾證得真諦。以後來到接近中印度的西北邊境上的末土羅城,在末土羅城門前眾人聚會的地方,勇士的首領商人那吒和婆吒正在講故事,稱讚聖者優婆崛多,發願若是把在聖者商那和修時代二人在屍羅山所’建立的廟宇使聖者優婆崛多定居有何不好。那時遠遠看到優婆崛多,二人驚歎說;“遠來的這個人根器善靜,光彩照人,真正是聖者優婆崛多。”相商之後,略示迎接並敬禮,問道:“是否即是聖者優婆崛多?”答:“世間是這樣稱呼。”就將屍羅山上那吒婆吒羅寺奉上,供給一切資具。在這裏說法,眾多僧俗得見真諦。

以後有一次在幾十萬人的集會上說法,惡魔在城裏降下米雨。那時有不少人到城裏去了,其餘的還在聽講。第二天降下了衣服雨,又有很多人到城裏去了。照這樣第三天降銀雨,第四天降金雨,第五天降七寶雨,聽法的群眾大大減少。第六天惡魔自己作天上舞蹈者的裝束,兒子妻女等也變作天上歌舞者的身相,城裏出現了三十六個男女舞蹈者,以種種舞姿,種種幻變景象,以及悅耳的歌唱奏樂轉移眾人的心志。此後聽法的人一個也沒有了。當時聖者優婆崛多也來到城裏,歎道,“呵!勇士們你們的舞蹈真妙!我也該獻花鬘”。於是一個挨一個地把他們的頭上和頸上系上花鬘。頃刻之間則於聖者的神變之力所加持,惡魔及其眷屬身體衰老醜惡,衣著襤褸,頭上系著腐爛人屍,頸間系著腐爛狗屍,惡臭散布十方,一見就要嘔吐。於是未離食欲的一切人眾厭惡恐怖而且嘔吐,掩鼻退去。

當時優婆崛多問:“惡魔,你為什麼侵攏我的眷屬?”魔說:“請聖者容忍,解除我們的束縛。”優婆崛多說:“若是不侵擾我的眷屬,就這麼辦”。魔說:“即使我的身體破碎,也不侵擾了”。於是魔的身體立即復原。魔說:‘我在菩提場對瞿曇作盡擾害,可是他住於慈三摩地。瞿曇的一些聲聞對他人施加惡毒,我只稍微做了一會兒遊戲,聖者就捆綁我。”優婆崛多隨即對惡魔遍述了佛法的講說,之後說“我看到過本師的法身,沒看到過他的色身,因為你惡魔看到過,請顯示身相如何。”當他變化出本師的形相時,聖者優婆崛多生起極大淨信,汗毛豎立,眼淚縱橫,口誦敬禮佛陀,合掌當頂,惡魔擔當不起而昏倒。於是魔也不見了。由此情形,一切人眾心生厭離,信仰更加增長。從降米雨開始。對由於夙昔善根所激發從四方來集的一切人眾,優婆崛多就在那個第六天通夜為他們說法,因之在第七天有一百八十萬人見諦。此後即終生住在那吒婆吒寺。有一個山洞長十八肘、寬十二肘、高六肘,優婆崛多指示每一出家比丘若證得阿羅漢就在山洞裏投一個四指禮天木籌,有一天那個洞窟就被這樣的木籌充滿,當時聖者優婆崛多也就入於涅槃,遺體就用這些木籌荼毗,舍利成為一整塊,據說被諸天取去了。此人本師曾親自授記為無相佛,就是除了身上沒有“相好”以外利益眾生與本師相等的意思。如來涅槃以後,利益眾生沒有比這個人再大的了。

優婆崛多護持教法時,大致相當阿波蘭多迦國大部分為妙弓王之子摩訶因陀羅統治九年和摩訶因陀羅的兒子遮摩沙統治二十二年的期間。

當時印度東部有名叫郁多羅的阿羅漢,摩訶因陀羅王特別信仰他,婆伽羅國人在護雞林建立寺宇獻給他,名雞歡喜國。他對阿波蘭多迦的四種眷屬開示眾多教授,因而出了很多證四果的。他的上首弟子是耶舍阿羅漢。

摩訶因陀羅王去世以後,遮摩沙王即位不久,摩揭陀有婆羅門母闍婆,年齡將近一百二十歲。她有三個兒子,即闍耶、須闍耶、迦梨耶那。長子信仰大自在天,次子信仰劫比羅牟尼,三子信仰正等圓滿佛陀。他們各目好好學習目已的教義,每天在家裏爭吵。於是母親說:“我經常給你們準備衣食,沒有缺少過,幹嘛吵嘴?”他們說:“我們不是因為衣食等等而爭論,是由於教主和法而開始爭論。”於是母親說:“倚靠自已的智力不知道教主和法的優劣,應當訪問其他有學識的人。”他們聽從了媽媽的話,遊歷各處訪問,但每個人都沒得到可信賴處,終於來到郁多羅阿羅漢面前,詳述各人的意見。

於是闍耶和須闍耶二人從稱讚大自在天摧毀三城與劫比羅牟尼詛咒力等的偉大講起,談到沙門瞿曇因為不行咒術的緣故,苦行也顯然沒有完成,不摧壞非天,所以能力微小等等。阿羅漢說:“有人懷著嗔恨而行詛咒,這算什麼苦行?如同此處空行母與羅刹作兇惡行,壞失規戒的人們也作咒術。有人在這裏即使不作殺戮、捆綁、打擊等等事件,眾人無疑問也要死亡。若對他們進行殺戮最為愚蠢,好象有些傻瓜在太陽西下時用棍棒驅逐太陽而自誇勝利。

此外婆羅門請聽;

佛陀努力利世法,其法無有諸損害,於此信賴而隨順,說彼亦為無損害。
長時作為饒益事,從此證得菩提後,恒作無害饒益行,亦教眷屬行饒益。
婆羅門或沙門等,對於他人所聞句,無以此作損惱談,此亦普善之秉性。
嚕捺羅喜屍林處,食人肉指及足等,暴橫喜樂殺生靈,大自在天法中說。
宗典亦染損害垢,於此若極心信賴,恒常受用諸損害,智者對此誰喜樂。
勇敢若即是功德,若夫獅子與虎等,豈非亦應受供養,心想寂靜即功德。

以上為第一段。由這些開示功德與過患的差別乃至五百門,分段念誦,兩個婆羅門也瞭解其為諦實,對於三寶生起極大信心。

婆羅門子迦梨耶那信心比以前更加增長,這三個人變成志同道合了,回家告訴媽媽說:“因為我們己經知道佛的功德,想各自建立一個容有佛像的殿堂,請媽媽指示建在什麼地方。”其後依照母親的指教婆羅門闍耶在婆羅奈斯轉法輪處建立有佛像的殿堂。本師自身所住過的廟宇,在實際上具有化現的性質,因此,雖然是顯示收攝化現,但在眾生的意感上,由於圯壞等缺陷,到那時除了殘跡沒有別的了。所以,婆羅門須闍耶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建立佛像與佛殿。幼子婆羅門迦梨耶那建立金剛座具有摩訶菩提像的淨香殿。工匠由天上工匠化為人形來充當,修建摩訶菩提寺的材料,天上諸工匠、婆羅門迦梨耶那等都在現場內部,七天之內其他人誰也不得進入、到了第六天,三個婆羅門弟兄的母親到來敲門。裏面答道:”這還不滿六天,明天早上開門。”母親說:“我今天晚上就要死,現在大地之上見過佛面的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這佛像象不象如來今後旁人不會知道,因此必須開門。”才一開門,這些工匠就消失了。於是詳細觀察,說:“這像一切一切都與佛相似,但有三點不同:不放光、不說法、只是坐著而不作其他三種威儀”。據說這是與佛本身相似的像,但因不滿七天,稍有未完成的地方。有人說是右腳的拇趾,有人說是頭髮右旋,這兩處是後來塑造的。然而班智達們說是身毛與衣不觸身二者沒有完成,地自在賢班智達也這樣說。當晚婆羅門母闍婆安然逝世。

以後不久,婆羅門迦梨耶那在路上行走時獲得一個自然放光的綠寶石。因此心裏想:“若是摩訶菩提像未建成以前獲得這個,可以作眼珠,可是那時沒有得到”。這樣想時立即在眼珠前自然生出孔洞,才開始把寶石分為兩塊,寶石自己變成相等的兩塊,嵌入兩個眼珠的所在。這樣又得到了放光的帝青寶,嵌人眉際白毫。由此力量在羅提迦王以前摩訶菩提殿堂裏,經常在晚間摩尼寶光輝煌遍滿。以後婆羅門弟兄三人在佛寺裏經常供給各各五百比丘的生活,以資具供養四方一切僧伽。

 

佛陀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