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山

85af9a25e8c8454ab2c373845ee03426

 

九華山 聖嚴法師著

進入九華山

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二,晴。

上午六點半,在金陵飯店用過早餐,我為大家做了簡短的開示。施建昌交待,每個人將大件行李擱下,僅僅攜帶旅行背包。七點半登上中旅社安排的十輛大北方的大型遊覽車。從南京市區向西南方向,經過板橋、銅井,然後就是安徽境內的馬鞍山市,沿途都有公安局為我們派出的開道車,所以行程相當順利。到了馬鞍山市,因為管轄的區域不同,所以交給安徽省的公安局,接替開道的任務。其實他們不僅維持行車狀況暢通,還負有維護我們人身安全的任務。然後經過采石、當塗、大橋、蕪湖市、繁昌、銅陵市,青陽、貴池、九華山即屬於池州的行政轄區。

從南京到九華山,車行五個半小時,沿途可以看出,江蘇省境內南京郊外的農田,比較富庶,安徽省境內的,略為貧瘠。但是,農村風光不容易說出相差多少,反正在這個季節的農村,不是開著黃花的油菜田,便是綠油油而準備吐穗的大麥和小麥。農民的住宅,已經沒有茅舍竹籬搭成的農家舊貌,若不是二層、三層的樓房,至少也是一層磚牆覆瓦的現代式建築。

九華山還是屬於長江以南的範圍,有東南第一山之稱,我們經過五溪橋,進入九華勝境,然後就是九華街。當晚的住宿處就是九華街口的聚龍賓館及東崖賓館。原來這兩處都因寺院得名,到現在聚龍賓館的左側還有聚龍寺,原名聚龍庵,左前是百歲宮下院,坐落在九華街的北嶺頭;至於東崖之名,位於九華街東崖的峯巔,原為東崖上院的遺址,當天午餐所在地的東崖賓館,則在東崖之麓,化城寺的近鄰。餐後略微休息,下午三點半,就向地藏菩薩的肉身寶殿出發。

現在我要介紹一點九華山的自然環境及其名稱由來。九華山是中國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它與山西五臺山、四川峨嵋山、浙江普陀山齊名。它位於安徽省青陽縣西南,北俯長江,南望黃山;黃山以自然景觀取勝,九華山則以人文景觀享名。它的南北長約四十公里、東西寬約三十公里,風景區的總面積一百二十平方公里,其中心位置就是九華街。

九華山的腹地平均在海拔一千米以上,九華街是屬於最低部分,海拔六百米,至於九華是以九峯得名,九峯的高度,從最高的數起,依次是十王峯一千三百四十二米,七賢峯一千三百三十七米,天臺峯一千三百零六米,中峯一千二百九十一米,羅漢峯一千二百八十米,寶塔峯一千二百二十九米,蓮臺峯一千二百一十八米,太古峯一千一百三十六米,上蓮花峯一千零四十八米。

九華山原來稱為九子山,詩仙李白(西元七○一~七六二年)于唐玄宗天寶年間(約西元七五四年)來遊,與友人作〈改九子山為九峯山聯句並序〉,稱「青陽縣南有九子山,山高數千丈,上有九峯如蓮花……予乃削其舊號,加以九華之目」,並有「妙有分二氣,靈山開九華」之句。這是九華山得名的由來。李白又說:「事絕古老之口,復缺名賢之紀。」稍晚的唐代詩人劉禹錫(西元七七二~八四二年)寫〈九華山歌〉序有云:「惜其地偏且遠,不為世所稱。」可知此山直到唐末之際,尚不太為史家及文人所記所知。而它的名稱,直到明末,還有人以九華山及九子山並用。例如明末的蕅益大師住在九華街的東崖,稱它為九子別峯。

以九華山的高度來講,青陽縣城海拔三十一點五米,九華街海拔六百米,百歲宮海拔八百米,拜經臺海拔一千米,最高的就是十王峯。我們這次先到山區最低處的九華街,最高僅到了天臺峯,從天臺峯看十王峯好像伸手可及,但是也在幾百公尺以外,目前上面也有建築物,好像不是寺院,所以沒有前往。

至於九華山的氣溫,九華街全年平均是十三點四度,百歲宮十二點五度,拜經臺十一點五度,天臺峯十點六度,十王峯九點九度。全年最熱的是陽曆七月,九華街也只有二十五度,天臺峯二十二點二度,十王峯二十一點四度;全年最冷的月份是陽曆二月,九華街零點九度,天臺峯零下一點三度,十王峯零下一點九度;怪不得當蕅益大師在九華山住的時候(明末莊烈帝崇禎年間,西元一六三六︱~一六三七年),對如何度過山中寒冷的季節,有如下一段描述:「九華峯頭雲霧濃,三月四月如隆冬。厚擁敝袍供高臥,暖氣遠遁來無從。拾取松毬鎮日煨,權作參苓療我疾。我疾堪嗟療偏難,阿難隔日我三日。」(《靈峯宗論》一○之二卷七頁)

當年九華山中的生活條件,非常清苦,缺乏禦寒的衣物燃料,而且還害著每三日一發作的瘧病。像這樣的景況,在今天的九華山已不復存在,雖然天然氣候沒多大改變,而現代化的居住環境,比起三百三十年前,已經大大的改善。

九華山的歷史地理

根據史料記載,九華山之成為佛教的道場,始於南朝梁武帝天監二年(西元五○三年)有高僧伏虎尊者來山,居拾寶巖,建伏虎庵。在唐朝玄宗開元年間(西元七一三~七四一年),又有僧人檀號比丘來山中修行。又再根據明代的嘉靖《池州府志》及《九華山志》記載,相傳東晉安帝隆安五年(西元四○一年)天竺僧人杯渡,來九華山創建茅庵。到今天為止,相傳九華山的開創者,前後已有四人;第四位就是根據唐朝隱士費冠卿的〈九華山化城寺記〉所載,九華山佛教聖地的開創者為新羅僧人金喬覺,世稱「金地藏」,因其俗姓金,俗名喬覺,法名地藏,是新羅王族近親。他約於唐玄宗開元七年(西元七一九年)渡海來華,至九華山中的岩洞內苦修苦行,感動了當地的信眾,到唐肅宗至德初年(西元七五六年或七五七年),山下的長者鄉紳諸葛節等,捐資買下了「谷中之地」,原為檀號所居舊址,為金喬覺興建禪居,這就是現在九華街的化城寺前身,此為九華山有正式寺院之始。

當時的九華山罕見人煙,因為山間的天然氣候嚴酷,所以地藏比丘的〈送童子下山〉詩中有「老僧相伴有煙霞」之句;唐朝詩僧冷然在其〈宿化城寺〉詩中也有「佛寺孤存千嶂間」的景象。

此後,九華山的歷代僧人之中,人才輩出,多半是禪師,也有不少名重一時的詩僧。到了宋朝時代,已經發展到四十餘座寺院,先後被朝廷賜額的有十二座,其中最有名的是化城寺;南宋的大慧宗杲禪師也曾到過九華山的天臺峯,在其〈遊九華山題天臺高處〉的詩中有這樣的描述:「踏遍天臺不作聲,清鐘一杵萬山鳴;五釵松擁仙壇蓋,九朵蓮開佛國城。」當時已是一派「佛國」氣氛了。因此,從九華街到天臺頂,被佛教界稱為「蓮花佛國城」,兩地之間是十五華里的石級山路。

1345022198081

肉身菩薩金地藏

根據清聖祖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李燦寫的《九華山志‧序》,說在唐玄宗開元七年(約西元七一九年),新羅僧金喬覺來華,卓錫九華山苦修數十載,在唐德宗貞元十年(西元七九四年)以九十九歲高齡圓寂,因其法名地藏,故被後人尊為地藏菩薩應現的化身。

九華山區在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峯有二十餘座,登最高峯可見到群峯競秀,搶人眼目者數十座,爭峙其間者數以百計,因金地藏的世壽九十九歲,故稱九華山有九十九峯,而特大者有九,故被命為九子山及九華山。

在《宋高僧傳》卷二○有〈唐池州九華山化城寺地藏傳〉,對於他的身世、相貌,有如下的描述:「釋地藏姓金氏,新羅國王之支屬也,慈心而貌惡,穎悟天然,七尺成軀。頂聳奇骨特高,才力可敵十夫。」

像有這樣昂藏氣質的一位僧人,所以能夠不畏艱鉅,餐風露宿,渡海跋山,不辭千萬里行腳,堅忍不拔勇往直前,而到九華山中修行數十年,當然可以理解。

關於金地藏在九華山的事蹟,在此傳中有較多敘述,說他到了九子山最高峯,見到谷中之地,面陽而寬平,其土黑壤,其泉滑甘,因此而巖棲澗汲以度日,曾為毒蟲所螫,仍不斷端坐無念,而感得山神作禮餽藥,並云:「小兒無知,願出泉以補過。」

傳中又說,九華的頂峯多雲霧,罕露其頂,其天然氣候惡劣,而地藏不以為苦。故當諸葛節等率村民至山麓登高,深入寂無人煙之境,發現唯有地藏一人閉目石室,僅有一具折足鼎中,以白土和少許的米粒烹食度日。因此深受感動,替他買下了現在九華街化城寺的地基,不數載而成大伽藍。

後來,金地藏的高風大名,聞及本國新羅,僧眾渡海而來相尋相依者眾,山中道糧不足,地藏仍以白土供食養命,形容枯槁,南方有人因此而將他們號為「枯槁眾」。直到現在,九華山的龍潭之側,還有這種白土,民間相傳稱為「觀音土」,現在九華山文物館中也陳列有這種白土的標本。

又根據傳說,地藏比丘金喬覺,從新羅來華時,僅帶白犬一條,孤身雲遊,在九華山得到員外閔公的信仰。那片山地原屬閔公所有,地藏向他借一袈裟之地,結果把整座山全部蓋住,因此閔公感其神異,受其所化,捐出整座山頭。而閔公之子也依止地藏出家,法名道明;閔公自己隨後也出了家。因此,直到現在,地藏菩薩塑像兩側,通常有脇侍二尊,青年而現出家相者,即是道明;老者而現員外相者便是閔公。地藏菩薩的座騎,似狗非狗相的諦聽,就是那條白犬。在民間傳說中,倒是蠻動人的故事。

關於金地藏在九華山的事蹟,在此傳中有較多敘述,說他到了九子山最高峯,見到谷中之地,面陽而寬平,其土黑壤,其泉滑甘,因此而巖棲澗汲以度日,曾為毒蟲所螫,仍不斷端坐無念,而感得山神作禮餽藥,並云:「小兒無知,願出泉以補過。」

傳中又說,九華的頂峯多雲霧,罕露其頂,其天然氣候惡劣,而地藏不以為苦。故當諸葛節等率村民至山麓登高,深入寂無人煙之境,發現唯有地藏一人閉目石室,僅有一具折足鼎中,以白土和少許的米粒烹食度日。因此深受感動,替他買下了現在九華街化城寺的地基,不數載而成大伽藍。

後來,金地藏的高風大名,聞及本國新羅,僧眾渡海而來相尋相依者眾,山中道糧不足,地藏仍以白土供食養命,形容枯槁,南方有人因此而將他們號為「枯槁眾」。直到現在,九華山的龍潭之側,還有這種白土,民間相傳稱為「觀音土」,現在九華山文物館中也陳列有這種白土的標本。

又根據傳說,地藏比丘金喬覺,從新羅來華時,僅帶白犬一條,孤身雲遊,在九華山得到員外閔公的信仰。那片山地原屬閔公所有,地藏向他借一袈裟之地,結果把整座山全部蓋住,因此閔公感其神異,受其所化,捐出整座山頭。而閔公之子也依止地藏出家,法名道明;閔公自己隨後也出了家。因此,直到現在,地藏菩薩塑像兩側,通常有脇侍二尊,青年而現出家相者,即是道明;老者而現員外相者便是閔公。地藏菩薩的座騎,似狗非狗相的諦聽,就是那條白犬。在民間傳說中,倒是蠻動人的故事。

肉身寶殿

出身於新羅王室的地藏比丘,在九十九歲那一年預知時至,而昭告大眾,行將他往,因此眾聞山鳴石隕、扣鐘嘶嘎等異象。地藏就在此種情景下趺坐而滅。將其肉身舍利納於函中,經過三年開啟,顏貌如生,故為其建小塔於南臺,那就是地藏菩薩肉身寶殿所在地。

這位地藏比丘,在其生前,並沒有記載他曾表示自己是地藏菩薩的化身,以他的修行法門而言,《宋高僧傳》說是「四大部經」,不知是指那四大部,只知道他讀誦《華嚴經》,和修持西方淨土的阿彌陀佛法門。他與地藏經典中的地藏菩薩法門,並沒有明顯關聯之處,只是因為他的名字叫作地藏,而且能夠苦修苦行,名動十方,所以被後代佛教徒尊為所信仰的地藏菩薩化現。我們這次來九華山朝聖,就是帶著信仰心、虔誠心來體驗地藏比丘的苦修精神以及地藏菩薩的大悲願心。站在信仰的立場,我們當然相信他就是地藏菩薩的化身。

我們從九華街到神光嶺(原名南臺)的肉身寶殿,是用步行的,約二十五分鐘,開始是平地,然後一段石級又一段石鋪的平行路面,僅容二人和三人並肩而走。它位於化城寺之西,最後一段的陡坡石級,共有八十四磴,它是登上肉身寶殿大門的通路,有一點像五臺山的菩薩頂,需要爬陡坡一百零八蹬。而在五臺山上的菩薩頂之前,也有一點像上九華山的肉身寶殿之陡坡石階前相似,要走一段高低起伏曲折的石砌路面。陡坡石階的兩側,附有鐵索欄杆,預防登坡者摔倒。宋代詩人陳清隱曾有一詩云:「八十四級山頭石,五百餘年地藏坟。風撼塔鈴半天語,眾人都向夢中聞。」可見八十四級石階已有很久了。

當我們爬上坡頂,就見到該寺住持聖富法師在大門外歡迎,入內即見「東南第一山」的大字金匾高懸廊下。先讓我們在肉身殿內禮塔,這是一座七級八角形的木塔,以漢白玉為塔基,木塔內壁是金字《地藏菩薩本願經》,塔的每層八面,均有地藏菩薩坐像的佛龕。塔的兩側是十王立像。據說六十年才開啟一次塔門,所以沒有人見過肉身比丘的裝金像是什麼樣子。

在繞塔三匝之後,住持法師告訴我還有一座地藏大殿,剛剛興建完成,那兒可以看到一尊慈明老和尚的肉身菩薩像,然後他帶著我們向肉身殿左側,往下坡走,一共九十九階石級,才到達地藏大殿,非常雄偉莊嚴寬廣,在殿內右側,供著一尊裝金不久的肉身像。我問住持法師,這位肉身菩薩的來歷,他只說是本山的一位七十歲老和尚,圓寂四年後發現肉身不壞,可以說是菩薩再來,其他沒有很詳細的資料。後來到了天臺頂,才有人告訴我,他生前是肉身殿下方的一個小庵,叫作上禪堂的清眾,他在生時並沒有什麼影響力和特殊事蹟;能夠在死後肉身不爛,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總是好現象。九華山有不少肉身不壞的例子,例如明末神宗萬曆年間(西元一五七三~一六一九年),有一位無暇和尚在東崖之巔,結茅禪修,一百一十歲圓寂,幽葬三年,肉身不壞,後人建庵供養,在明莊烈帝崇禎三年(西元一六三○年)冊封為應身菩薩。不過這些肉身菩薩的影響力都不及地藏比丘,現在我們到了肉身殿,看不到地藏比丘的肉身,能夠瞻禮這位慈明老和尚的肉身,也能讓我們的團員生起信心。

因此,我從地藏大殿拾級而上的中途,遇到經常害病的幾位僧俗弟子,便懇切的勸勉他們說:「業障重的人,要多學習地藏菩薩的精神,發大願心,就能消業除障。」所謂發願,就是要為眾生要為佛法多奉獻,不要為自己的利害得失及憂喜苦樂著想,當時他們好像都聽懂了。

接著在肉身寶殿前的平臺上,集合大眾,請聖富法師開示,向地藏肉身寶塔辭行,就地頂禮三拜之後,我再向大眾勸告,既然來到了九華山供奉地藏菩薩肉身之處,應該學習地藏的精神,發大悲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我們在肉身塔殿的北門廊下,發現有一塊黑底金字小篆橫匾,便是寫著這兩句話,乃是北洋政府的大總統黎元洪所書。

2007081120023180038

蓮華世界

  我們上下肉身寶殿所踩的每一個石級,包括八十四級、九十九級兩段陡坡,乃至平鋪的石板,也都發現雕刻有蓮花的圖案,而且每一段石頭蓮花的圖案設計都有變化。九華山的祇園寺前,有一百多塊長方形石條鋪砌成的浮雕蓮花甬道,每石中央也是各式圖形的蓮花。後來到了普陀山,我們也在每三塊石板即有一朵蓮花雕刻的朝山步道上走過;特別是從法雨寺往佛頂慧濟寺的那一條步道,步步是蓮臺。所謂靈山聖地,真是名不虛傳,法雨寺的大殿地板石,也是每塊都有蓮花的圖案。
普陀山的不肯去觀音,曾使日僧慧鍔在海上發現鐵蓮擋住去路,而將那塊海域稱為蓮花洋;九華山在李白登山所見是九朵蓮花形的山峯,可見此二名山,與蓮華世界特別有緣。上海龍華寺的大殿,也有蓮花圖形的方塊石砌地面。

雖然在大陸許多的佛教名山,乃至包括印度在內的佛教聖跡,很少有像九華山、普陀山那樣,有以蓮花圖形作為整條步道與整段石級的圖案雕刻;也很罕見以蓮華命名的山名及水名。可是我在一九八九年去印度朝聖的旅程中,當我見到遍地都是野生的白蓮花時,就已告訴大家,在印度朝聖,都要用「步步生蓮」這句話來看待這個世界;生活在這個世界,等於是生活在蓮花中的蓮臺上。

《中阿含經》卷二三《青白蓮華喻經》說:「以此人心不生惡欲惡見而住,猶如青蓮華紅赤白蓮華,水生水長出水上不著水,如是如來世間生世間長,出世間行不著世間法。」

《佛說文殊師利淨律經‧道門品第四》也說:「人心本淨,縱處穢濁則無瑕疵,猶如日月不與冥合,亦如蓮華不為泥塵之所沾污,譬如虛空無能污者。」

《維摩經‧佛道品》也說:「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華,如是見無為法入正位者,終不復能生於佛法,煩惱泥中乃有眾生起佛法耳。」

從以上的三種經典所見,都是用蓮花象徵來譬喻諸佛菩薩在人間和眾生共同生活,救濟眾生而不貪著眾生,隱跡塵勞而不為煩惱所困,處於生死苦海而不以為苦。這就是說,菩薩要成佛一定是深入眾生群中,發菩提心,成就眾生。

但是在《觀無量壽經》及《阿彌陀經》都說,西方三聖都住於蓮臺之上,同時,凡是發願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的人,臨命終時,西方三聖手持蓮臺來迎此人,往生西方蓮池。《大智度論》卷八說:「床為世界白衣坐法,又以蓮華軟淨,欲現神力能坐其上令華不壞故;又以莊嚴妙法座故,又以諸華皆小,無如此華香淨大者;人中蓮華大不過尺;漫陀耆尼池,及阿那婆達多池中蓮華,大如車蓋;天上寶蓮華復大於此,是則可容結加趺坐;佛所坐華復勝於此百千萬倍。」

從這一段引文可見,蓮花的大小,是因福報的大小、智慧的深淺,以及所生品位的不同,而各有異,就是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也有九品不等的蓮臺;人只要修行佛法,行菩薩道,就能把世間當成蓮池,自己生活的環境,處處都是蓮臺。所謂「化火焰為紅蓮」,雖是菩薩境界,我們每一個凡人,只要能夠用心去解讀古來祖師大德們修行的信心、創建道場的願心、化度眾生的悲心,就能夠體會到他們的內心,每一秒鐘都沒有離開清涼的蓮池。當你躺下時,是在蓮臺上;坐著時,是在蓮臺上;站著時,是在蓮臺上;走路時都在蓮臺上。只要保持自己的身、口、意不受環境所困擾,不產生煩惱,那就會體驗到處處有蓮花、步步是蓮臺的蓮邦淨土了。

處處蓮臺.步步蓮華

蓮花生長於污泥,不為污泥所染;蓮花出於水面而不沾水,這亦是容易看懂聽懂的事,也是能夠去體會去練習的。把自己的心,揣摩著像蓮花那樣的精神,但是,要在眾生群中,不為眾生所困擾而起煩惱,那是需要用持戒、修定、念佛、拜佛、禮懺、聽聞佛法、閱讀經典等方法,來幫助我們,才能夠做到除粘去縛的工夫,獲得身心清淨的體驗。所以《維摩經》的〈佛道品〉要說:「火中生蓮華,是可謂希有。」

因此,我在這一次朝聖之行的行前說明會上,一再的勸勉大家要以打禪七、打佛七的心態,進入諸佛菩薩、歷代祖師的內心世界去,不是觀光旅遊,一定要觀想所處的環境、所到的道場、所走的路,處處是蓮臺,步步有蓮華;所見的人、所見的物、所發生的事,都要觀想為成就人間淨土,成就佛國淨土的依正莊嚴。也就是說,所見到的人,不論是什麼形態,都是諸佛菩薩的化身;所接觸的事物,都是在影響我們淨化身心、淨化世界,以及求生佛國的助緣。我們所提倡的「人間淨土」,也就自然現前了。

當晚在聚龍飯店晚餐之後,團員們即分二組,住進聚龍和東崖兩個賓館。

晚餐後,有一位臺灣比丘尼帶著二位當地的比丘尼,到聚龍賓館見我,開口就稱我師父,說是我的弟子,法名叫果學,我看她很面熟,就是想不起來,我什麼時候剃度了這樣一位弟子。接著她告訴我,原來她是我們東初出版社發行部的職員,俗名林惠珠,因為我沒有接受她在農禪寺出家,所以在其他道場剃度後,來大陸已經九個月。當時她從黃山來到九華山,暫住於九華街的菩提閣。另二位比丘尼之一,就是該道場的住持德福師,她們都有道心,也正在用看話頭的工夫,所以向我請教看話頭的正確方法。

我不希望在中國大陸私下接觸太多當地人,以免惹來麻煩,所以叮嚀她們不要再帶其他的出家眾來看我。事實上,我白天忙著參訪,晚上忙著開會和面談,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不過,能在蓮華世界見到熟人,就像是在佛國淨土和親人相會,我也十分歡喜。

九华旭日

拜經臺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三,晴。

今天的重點訪問有五處:古拜經臺、天臺正頂、化城寺、祇園寺、旃檀林的大悲殿。

早上八點登車出發,約十分鐘,抵達鳳凰松的接引庵旁停車場,然後步行五分鐘,到索道站,以六個人一組,陸續分批搭乘空中纜車,約二十分鐘,直達古拜經臺索道站,在纜車上可以凌空飽覽九華山遠近各景區,如閔園、老人峯、仙人打鼓、仙桃石、獅子峯、香爐峯等的特色,尤其是看到纜車下方懸崖峭壁之間有人行道,正有許多人在逐步攀登;在崖壁之間及峭壁之巔,築有一座一座的寺院,真好像是騰雲駕霧浮盪在山谷之中,讓你感受到正處於人間仙境。

三十多歲的監院果成法師,在殿內迎接我們,他的師父就是該寺住持聖明法師,因為害肝病,下山就醫,而沒有親自接待。目前該寺住眾十五人,非常忙碌,因為正在增建兩幢房舍,而他們的殿宇也正在翻修,除了香客擁擠,施工中的工人也很忙碌。室內非常陰暗,香煙濃重,地面也不很平整,設有幾個積滿了塵垢的拜墊。我在每一個殿上,都是五體投地拜在地面上。我在地藏正殿中央,也看到兩個巨大的腳印,深入石板一寸左右,傳說這就是金地藏在這兒拜《華嚴經》所留下的遺跡,腳的大小超過常人一倍以上。對我來講,只能夠用信仰去接受,不應該用常情常理或者是用科學計算的角度來看待,否則它只是一個人為的傳說。

又例如古拜經臺的後上方,峭壁懸崖有一塊二十米高的光面大石頭,狀似老鷹趴壁,因此傳說金地藏在此誦經之時,有一隻大鵬鳥經常附於石壁聽經,日久年深之後,就化為一塊石頭。所以今天在旅遊的景點名稱,叫作「大鵬聽經石」,這應該是文人製造的傳說,而不是事實。若從地質學的角度解釋,那是屬造山活動過程中的天然結構。但是這個傳說故事是很動人的。

這個拜經臺,原來只是一塊露天平臺,在清朝穆宗同治年間(西元一八六二~一八七四年)才建庵,直到一九八二年,已經經過四次的重修和再建。現在九華山佛教協會會長仁德長老於一九四三年至一九五三年之間,就是擔任拜經臺的住持,一九八二年曾經作為九華山佛教協會接待站。

此處的地形都是陡坡,根本沒有平地,但是目前拜經臺的負責人,正向山谷爭取空間,用填補接駁的方式,增加了建築用地,因為現在來九華山進香遊覽的人越來越多,不得不增加建築物的使用面積,以利於接待。

天臺正頂

從拜經臺到天臺正頂,一路都是陡峭的石級,共有四百九十多階,必須扶著兩旁的鐵索和欄杆,向上一步一步的爬升。不僅是上山,下山的人也需要扶著兩旁的鐵索和欄杆,才比較安全省力,否則,上山非常吃力,有一些地方的石級既陡又窄,只有把腳橫起來,側著身子往上走。下山之時,如果一腳踩空,那就一滾到底,落入山谷,可能是粉身碎骨。所以,當遇到上和下兩隊人馬,摩肩走過時,總要有一方讓路,我們的攝影小組人員,以及擔任我護法金剛的兩位居士菩薩,一邊爬、一邊喊、一邊趕:「拜託,讓路,讓一讓,請讓一下!」我總覺得對不起那些上下的遊客,他們跟我完全一樣,都有權走路,都有權使用鐵索和欄杆,我只是衰老一些而已,為何我就有這個特權。所以我總是說:「沒關係,請不要趕他們!請不要趕他們!」

當我們到達天臺正頂的天臺禪寺,也是地藏菩薩道場的最高峯,坐落於天臺頂上,住持宏學法師,今年四十一歲,他相當的穩重而誠懇,告訴我目前住有比丘十六人。他帶我在大殿禮佛,也去看露天的香臺,終年都有香客提著、揹著,甚至於挑著大綑的棒香、線香,到這兒焚燒,也有燃燒金箔金紙。我說這已相當落伍,我們正在宣導改良,進香要燒好香,不要如此浪費天然資源,又污染了自然環境,而且像這樣高的山頂,也應該防止意外的火災。他說他也是這麼想,經常這麼說,只是信徒的觀念很不容易轉變。此外,我看到重達幾千斤重的巨型香爐,不知道是如何運上山頂的,大概也是一步一級,花了幾天的時間和許多的人力,才運上山頂,這是信仰的力量,也可以幫著這些搬運工人修行哩!

上天臺正頂的登山道上,不時看到一些工人,為山上挑運沙子、碎石、水泥、磚瓦等建築材料,以及菜蔬食物,沿路也向香客化緣說:「山上建廟!做功德啦!」也有些人給錢。他們的責任不在於勸募化緣,而是把建築材料及補給品運上山頂,可是他們的收入非常有限。

我問宏學法師:「這些工人能挑幾擔,每擔有多少工資?」

他說:「從山下上來,兩天挑三擔,是論斤計算,每擔可挑五十到一百斤,一天可賺二十到三十元的人民幣。」

對於這些民工來講,已經算是蠻好的收入,如果以美金計算,雖只有三至四元一天,但他們的生活費也相當低。不過我們空手走路上去都很吃力,他們挑著重擔上山,所付出的耐力可以想像,這些人豈不也算是在修行的菩薩呢?

0143760D7EA3109FFF8080814374F01B

地藏洞.小老鼠

住持宏學法師帶我去參觀金仙洞,也就是傳說金地藏在這兒打坐的山洞。他們告訴我:當地藏比丘在山上修行之時,拜《華嚴經》是在拜經臺,好天打坐是在峯頂,雨天和晚間,就在峯頂下方的洞窟之中,坐禪入定,這便是現在的地藏洞。我先在洞口禮拜致敬,然後也進入洞中打坐五分鐘,體驗當年地藏比丘在此入定的內心世界。在洞口有一位青年比丘來自遠方,擔任守洞的職務,我稱讚他真有福報,時時可親近地藏菩薩的聖地遺跡,我祝福他早日成道。住持法師教他向我頂禮,他便感激得連連禮謝,口稱「阿彌陀佛」。

住持法師告訴我:「在寺中的比丘,輪流擔任守洞工作。」

因此我說:「能在天臺正頂安住的人,都是有大善根有大福德之人,你們辛苦了!」

住持又告訴我:「山上氣候冷,過慣了覺得很好,很能夠攝心健身。白天遊客雖多,也只是從上午九點至下午四點,這個時段比較繁忙嘈雜。早晚都很清淨、寧靜、安定,可以用來看經、念佛、拜佛、課誦、打坐。」所以在山上的這位住持,對佛法的修持及菩提心,都可以從他的言行中表現出來。

當我們從地藏洞出來,經過「一線天」的景點之前,看到一位青年發現一隻小老鼠,在他腳邊走過,他就不假思索用大腳一踩。我連忙喊住他說:「在地藏菩薩聖地,怎可殺生,你要有慈悲心啊!」

這位青年口中還在說:「這是害物害蟲嘛!」可是已經把他的那隻大腳縮回來。在他身邊的一位年輕女孩也把他拉向一側,並對這位男友說:「阿彌陀佛!菩薩保佑你!」

住持法師連忙把那隻已經踩斷了一腳,好像非常痛苦的小老鼠,用兩手捧起,送向崖邊的草叢放生,我們的團員之中,有一位菩薩稱讚他說:「法師,你真慈悲。」他的回應是:「眾生都有佛性,將來牠也能成佛。」

在我的心中,這隻小老鼠和那對青年男女應該都是地藏菩薩的示現,為我們這班人上了生動的一課。

九華山的現在

站在天臺正頂,可以俯瞰九華山全部山景,九十九峯,盡收眼底。因為它是九華山區的第三高峯,前面說過比它更高的十王峯,其實就在它的左側數百公尺之外。也有不少遊客,到了天臺正頂,就步行到十王峯,我只是遙望,它的峯頂有一座西式建築物,從天臺峯到十王峯的通路,是在天然的花崗岩的稜線上,稍微加上人工的整理和敲鑿,形成若有若無的石級,以利行走。我們由於時間的關係,所以沒有前往參觀。此峯比天臺正頂高出三十六米,但是在遠處看,不容易感覺到它比天臺峯更高。

同時,在天臺峯峯也可以看到它與古拜經臺之間,有一對蠟燭峯,對於天臺峯來講,就好像是一對蠟燭拔地而起,在菩薩之前點燈供養,特別是峯頂有幾棵虬松,好像是點著的火焰。此二峯的海拔高度分別為一千二百六十一米和一千二百五十八米,因為它是兩支拔起的石柱,峯頂面積很小,上面不可能住人。

在下山的途中,遇到十幾位年老的婦人,都在七十、八十的高齡,每個人都揹著布袋,一步一聲佛號,慢慢的互相牽著拉著,同時扶著石級兩旁的鐵欄鐵索,向上攀爬,身體都很健朗。我問其中二人,一位已經八十二歲,來自浙江杭州。她們沒有一人是坐著轎子上山的,這真是令我感動。朝山進香者,應該學學這些老人家的精神。

原來從九華街到天臺正頂,有十多萬階石級,共十五華里,步行四、五小時,它的路線是從祇園寺、化城寺,經旃檀林、通慧庵、回香閣、接引庵、鳳凰松、華嚴洞、慧居寺、吊橋、觀音峯、拜經臺,而到天臺正頂及一線天。現在還有人這樣走法。

也有人從山下的五溪橋步行,經六泉口、二聖殿、甘露寺、龍池庵、山門,由祇園寺先爬上東崖的百歲宮,經老虎洞、文殊洞、小花臺崗,再經蓮臺峯、古佛洞、羅漢墩,而到天臺正頂;從五溪到九華街的祇園寺共四十四華里。

因為我們乘坐索道的纜車和巴士,從祇園寺前的聚龍賓館,登車至索道站,直抵拜經臺,僅僅由此上天臺正頂要爬坡而已。所以不到五十分鐘的時間,就走完全程。住在天臺正頂的人告訴我,他們到九華街,一天可以上下山兩次,而且並不喜歡去坐纜車,那才真正有住在山中的體驗了。

過去在九華山極盛期,曾有「九華八百寺,散在雲霧中」的記載,二十世紀三○年代,尚有一百五十餘所道場,如今全山還有寺院八十二座,散布於九華街、閔園、險峯崖壁之上,點綴於群峯嵯峨之間。我們所訪問的,僅僅是其中的九座而已。

九華山目前的各寺院都傾向於觀光旅遊的服務,以及水陸法會等經營,故在寺院內經營旅館、餐飲業的已有上客堂、祇園寺招待所、旃檀林招待所、聚龍寺招待所、華天寺、肉身寶殿招待所、百歲宮招待所、九華蓮社、拜經臺招待所、天臺旅社等十多家。但是九華山的男僧三百七十人,尼僧二百餘人,除經營旅遊及經懺事為收入之餘,也有結夏、結冬、打禪七、普請出坡、早殿、晚殿、二時臨齋的過堂等日課。

1_103925_1

化城寺

我們從天臺正頂下來,到了九華街,從後街也就是原來的舊街道,進入一片廣場,中央有一個突出地面約一米高而露天四方形石壇,正面刻著三個大字「娘娘塔」的塔基,聽說地藏比丘的生母,從新羅來到九華山,後來出了家,為了紀念她,所以建了這座石塔。從《地藏菩薩本願經》看,地藏菩薩是孝子孝女,這位地藏比丘也用佛法來報答他的生母。

面對娘娘塔的正前方,就是懸掛著「九華山歷史文物館」橫額的化城寺,導遊人員說:「我們去參觀化城寺。」結果我們所到的是文物館,還以為走錯了地方。在此文物館中,展示出九華山的歷史人物,以及地藏比丘的傳記壁畫。在文革(西元一九六六—一九七六年)之後,九華山的佛教文物是非常少的,所以我們看到的多是仿製品,而對地藏比丘的傳記傳說,也和歷史有不大相同的地方,因為那是附和民間信仰傳說的需求而製作的,也是為了遊客的興趣而設的。

化城寺這個名稱,應該跟《法華經》的〈化城喻品〉有關。此寺的由來,相傳於東晉安帝隆安五年(西元四○一年),有天竺高僧杯渡來此建庵。此寺與地藏比丘的關係,應該是唐肅宗至德年間(西元七五六~七五七年)的事。這也是九華山最早的一座寺院,到了清朝聖祖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化城寺也是九華山諸寺之中,最大的一個叢林。

民國十八年(西元一九二九年),容盧法師在此寺創辦「江南九華山佛學院」,我的先師東初老人於民國十九年(西元一九三○年)到九華山,也曾經成為這所佛學院的學僧,當時主持佛學院的是寄塵法師,所以我到此寺,很有感觸。

不過,在一九六八年,全寺佛像、法器全被砸毀,到一九八三年,國務院批准該寺為漢族地區的佛教全國重點寺院。也許正因此寺乃是九華山歷史最久的道場,所以文革之後,選中它作為歷史文物館了。

我正想要問導遊,化城寺現在還有出家人住著嗎?猛然抬頭,便看到有兩位僧人,坐在文物館後進大殿的石階上,好像是在等待什麼人?或者是在看守什麼東西?當地導遊就暗暗告訴我:「請到裡邊坐坐吧!」

原來那兩位比丘是化城寺的監院和知客,聽說還住有五位比丘,佛教協會正在設法把文物館收回,使化城寺恢復舊觀。我送了一份供養,就辭別出來,到聚龍賓館午餐。我們全體人員除了兩、三位外,大概都不知道我曾經真正的進入了化城寺,並且也見到了那兒的出家人。

其實,化城寺不但是九華山最早的一座寺院,也是九華山現存八十二座寺院中,最早被列為國家重點保護的寺院之一。

祇園寺

下午二點四十分,訪問祇園寺,其實就在聚龍賓館隔著一條路的對面,坐落於東崖的西麓,也就是九華街的入口處。

現年七十二歲的方丈仁德長老,非常客氣的在山門口迎接,當天上午為了接待我們,他特別從上海趕回九華山;他是全國政協的委員、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安徽省佛教協會會長、九華山佛教協會會長,也是九華山佛學院院長。他是我江蘇同鄉泰州人,聽說臺灣的了中法師,是他的師兄。他到九華山已經四十多年,目前正在籌畫建築一座九十九米高的地藏菩薩銅像,特地把模型請出來要我指教。現在的大陸寺院,對於殿宇的重建、翻修,做得非常積極,也非常快速,他們還要創造這一代佛教徒的文化特色,那就是各大道場、名山、古剎,競相發起建造大佛像和巨型菩薩像。

仁德長老引導我們,從一條雕刻著蓮花圖案的石板通道,進入他的方丈室時,在通道盡頭的石壁上,見到一條一尺多長的白色小蛇,仁德長老首先說:「這個季節還不應該有蛇出洞,開春以來這是第一次,平常在祇園寺很少看到蛇,只要不去惹牠,是沒有關係的。」

我說:「在聖地看到的小蛇,就不是蛇,牠是小龍,是三寶的護法;上午在天臺正頂的天臺寺,見到小老鼠,那不是鼠,而是小象,是象徵著九華山讓我處處見到有龍象。」

仁德長老告訴我,目前祇園寺有僧眾十五人,這兒也是九華山佛教協會的辦事處,所以他不僅是祇園寺方丈,也是全山的總負責人,相當忙碌。我看他的面貌似曾相識,就想到我有一位同學,是僑居美國洛杉磯的幻生法師,是泰州光孝寺系統的人,跟仁德長老非常相似,我問他認識這個人嗎?他說他沒有印象。

祇園寺的歷史並不很久,始建於明代,稱為祇樹庵,在清聖祖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它是化城寺的東序寮房,到清仁宗嘉慶年間(西元一七九六~一八二○年),才獨立成為叢林。當時的住持隆山,在八十二歲時圓寂,三年後開缸,顏色如生,寺僧裝金供奉,而在民國時代,肉身被毀。清德宗光緒三十年(西元一九○四年),此寺成為九華山四大叢林之首,民國十四年(西元一九二五年)時,段祺瑞贈額祇園寺「慧日常明」四個字。一九八五年,在此寺舉辦「安徽省佛教九華山僧伽培訓班」。第二年九月,該寺恢復十方叢林制,仁德為首任方丈。該寺的建築殿宇,是依著山勢層層疊疊、迴旋曲折、鱗次櫛比、氣勢磅礡,為全國重點寺院之一。此寺的建築群,由靈官殿、彌勒殿、大雄寶殿、客堂、齋堂、庫院、退居寮、方丈寮、光明講堂等九座單體建築物組成。除彌勒殿及大雄寶殿是宮殿式之外,其他均為民居型式。它們部署在四層的臺基上。各殿不在同一中軸線,乃依地形而建。

臨別之時,仁德長老贈送我一尊一尺多高木雕金裝的地藏菩薩坐像,也跟我們全體團員做了開示,同時還依依不捨的把我們一直送到該寺的山門外。這是我們這趟大陸朝聖行程中,遇到長老級的方丈,而且又待我們如此親切禮遇的少數。我問他有沒有新編的《九華山志》,他說一九九○年出版過五千冊,現已絕版了;到了當晚八點,不知他從何處找到了兩冊,派侍者送來了聚龍賓館。

2008112191622236

旃檀林的大悲殿

下午三點半,訪問旃檀林的大悲殿,其實我們曾經幾度經過這座道場的門前,昨天去肉身寶殿來回經過那裡,今天上午去天臺正頂的出發及回程,也經過那裡。祇園寺是在化城寺東北,旃檀林在化城寺西南,現在的住持是五十六歲的慧深法師,他是仁德長老的弟子,從小就上了九華山,很有魄力,沒有幾年之間,就在舊有寺院旃檀林右側的荒地上,建築了一座仿古、典雅雄偉壯麗的大悲寶殿,殿高六丈三尺,內空,長、寬、高均為十九米,配合觀音菩薩三個十九日的紀念。殿內供著四面千手觀音巨像,高二丈八尺九寸,現在又建造了招待旅客與信眾的寮房,以及可以供給旅客香客們飲食的廚房及齋堂,還有佛教文化及禮品商店,現在該寺正在準備經常打水陸的內壇和外壇的空間設備及莊嚴布置。同時,他還計畫在旃檀林後邊建一座地藏菩薩大願殿。

慧深法師在年輕的時候,因為急於開悟而走火入魔,他到山上修行,幾十年都在魔境中,日夜不能睡眠,後來由於觀世音的慈悲,化解了他心中的魔,所以他在四十二歲落髮出家時,首先發願要建大悲殿,來報答觀音菩薩救苦之恩。我們也請他給全體團員在大悲殿前,做了二十分鐘的開示。不過,我們沒有進入旃檀林,也沒有見到他們的住眾。

旃檀林又稱為旃檀禪林,創於十九世紀之末,它建於琵琶型的山丘之前,有一點像佛經裡所說的南印度牛頭山,該山是以盛產高貴的旃檀樹聞名於世。雖然九華山不產旃檀樹,但是念及印度牛頭山的出產物,所以叫旃檀林,在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成為化城寺的七十二所寮房之一。一九七八至一九八五年之間,此寺曾經為九華山佛教協會會址,也被列為全國佛教重點文物之一。

旃檀林在大悲殿右側,寺內有山門、彌陀及韋馱殿,殿為兩層樓房,樓上為西方三聖。殿後西側小樓,為僧寮及客房。

甘露寺的佛學院

四月二十五日,星期四,陰後晴。

上午八點二十分出發,訪問九華山佛學院所在地的甘露寺。在二十三日那天的上山途中,曾經經過此處,它坐落在九華山北麓半山腰一個山坡之上,那是從五溪上山至九華街的必經之處,在公路左側。二十三日那天,車隊經過那兒時,已看到幾位年輕比丘在那兒做午後的戶外散步。因為我關心大陸人才的培養,所以指定要參觀九華山佛學院的設施。

我們的車隊抵達甘露寺前,住持寬容法師已經穿黃海青搭衣率領全體佛學院的師生,捧著香案,在大門外的路邊上列隊迎接,然後把我請上大殿,站在主法的位置,舉行歡迎儀式的佛事:唱誦香讚、《心經》、四弘誓願、三皈依、迴向偈,前後二十分鐘。然後把我們請到懸掛著巨幅歡迎橫布的客堂,讓我的出家弟子及在家眾的一些代表,都進入室內,同學和老師們也有部分參與。他們共同主持歡迎會的有四人:該寺的住持,也是佛學院的院長寬容法師、副院長果卓法師、教務室主任藏學法師、辦公室主任開如法師。

他們都是二、三十歲的青年比丘,但已非常的成熟穩重,對我十分親切恭敬而有禮貌。寬容法師開頭就說:「一九八八年已經見過老法師,那時我在西安興教寺為沙彌。」我馬上就問:「興教寺的方丈常明老和尚好嗎?他今年應該是七十八歲了。」他說:「謝謝,他老很好。」

寬容法師首先對我讚歎,接著介紹佛學院情況,然後報告九華山佛學院的開辦史及十年計畫,構想都非常好。趙樸初居士所主張的三句話,他也向我們重複提及,那就是:「佛教要培養人才,培養人才,還是要培養人才。」這和我在海外所提倡的「今天佛教不辦教育,明天就沒有佛教」是相通的觀念。九華山佛學院開辦於一九九○年,仁德法師任院長,趙樸初會長特地前來主持開學典禮。現在有三十多位學僧,年齡在十八至三十五歲之間,初中以上程度。他們又帶我參觀壁報、書法展示以及活動照片展示,然後請我在貴賓簿上簽名留言,我只寫了四個字「人中獅子」。接著又要我留下墨寶,我的毛筆字是不太穩定的,有時還可以,有時根本不像字,他們既然誠懇求取,我只提筆寫下了「龍象自期」四個字。接著又要我向同學開示,我僅簡單的勉勵他們:「小龍像蛇,小象像狗,小鳳凰像雞;小的時候雖無威德,畢竟是龍象鳳凰。」而他們正在做學生的時候,都還不像是一位法師,但是他們已經是法師的材料,已經是佛門龍象的後起之秀。像他們的副院長,八年前還是沙彌,現在已是副院長了。

他們告訴我,九華山佛學院的特色是:「學修一體化,學院叢林化。」不放暑假,結夏安居,半月誦戒,早晚課誦、過堂、坐禪。然後,要求我跟他們全體師生合影留念,並且恭送我們到山門之外。

在這趟整個朝聖行程中,訪問了五所佛學院,甘露寺佛學院對我們的接待,是最隆重親切和溫馨的,師生們對我的到來抱著無限的期待。

臨別時向他們要了一份招生簡章以及授課老師的名單,我相信很多人對大陸的佛學院一定也很關心,現在我把其中要點介紹一下:

學制二年,招僧三十五名。

課程設置:

佛學基礎知識、八宗概要(洪如法師)

中國佛教史、印度佛教史(藏學法師)

《戒律學綱要》、《沙彌律儀》、《四分戒本》(寬容法師)

遺教三經、《大乘起信論》(心功法師)

《菩提道次第廣論》(果卓法師)

《六祖壇經》、《金剛經》(開如法師)

唯識、三論(剛曉法師)

《地藏經》、成佛之道(心源法師)

淨土要義、《往生論》(恆果法師)

寺院管理、〈行願品〉(延續法師)

天臺止觀、叢林規矩(仁德院長)

佛學講座(聖輝法師、王雷泉、韓廷杰等)

古代漢語(王德鳳教授)

邏輯學、哲學、寫作(曹劍南教授)

中國通史、中國地理、法學概論(郭希勝教授)

外語(金勝華教授)

書法、梵唄(藏學法師)

學習期間的生活待遇:

學僧食宿由學院負擔安排,零星費用亦適當發給。

學院發給一定數量的僧服。

學僧可享受規定範圍內的公費醫療待遇。

寒假回原籍,憑學生證可享受半價優待票。

畢業後去向及待遇:

學僧畢業後,由九華山佛教協會統一分配到各寺院擔任相應的執事。

凡留在九華山各寺院工作的,由九華山佛教協會參照普通中學專科學校畢業生的待遇,發給生活費。

德才兼備者,可作為師資對象,擇優選拔或保送至國外佛教院校進修深造。

畢業生可報考本院研究班。

看他們的課程,在二年之中學習這麼多,我們在海外的讀者,以及關心大陸佛教的人,會感到安慰和歡喜;特別是學生就學時候的生活待遇,以及畢業後的去向及待遇。然而他們的課程只有二年時間,是短了一些,因此,他們正在準備研究班,成就已經畢業的同學繼續深造。

該佛學院的師生,發行一種名為「甘露」的院刊,內容也還有些可讀性蠻高的文章。

佛學院所在地的甘露寺,位於半山定心石之下。清聖祖康熙六年(西元一六六七年),在玉琳國師朝禮九華山時,經過此地即預言:「此地山水環繞,若構蘭若,代有高僧。」

當時,住於伏虎洞的洞安和尚聽了,就在此處動土建設,而且開壇傳戒,成為叢林。此寺也曾有過裝金的肉身菩薩,那是在清德宗光緒六年(西元一八八○年),甘露寺都監常思法師,九十一歲時安詳而逝,可惜其肉身已毀於文化大革命時期。一九八三年重修建築,至一九八五年完成,先有彌勒殿、大雄寶殿、配殿、寮房。

下載

九華山歷史上的佛教人才

最有名的當然就是地藏比丘金喬覺(西元六九六~七九四年),已在前面介紹過了。金地藏能作詩,唐代九華也出了應物、神穎、冷然、齊己等幾位名詩僧,均有詩作遺世。

其次為五代的詩僧圓證,曾經住於臥雲庵,主持九華詩社。

南宋時代的大慧宗杲(西元一○八九~一一六三年)曾經朝禮九華山,並傳臨濟宗旨,根據清德宗光緒年間(西元一八七五~一九○八年)《九華山志》記述,宗杲圓寂後,九華山尊其為定光佛,所以歷來的《九華山志》都收有宗杲的〈遊九華山題天臺高處〉詩,現抄錄如下:「踏遍天臺不作聲,清鐘一杵萬山鳴,五釵松擁仙壇蓋,九朵蓮開佛國城。南嶺俯窺江影白,東岩坐待夕陽明,名山笑我生天晚,一首唐詩早擅名。」

明末的性蓮禪師(西元一五四三~一五九七年)在明神宗萬曆十四年(西元一五八六年),被九華山請為叢林之主,居於金鋼峯,他圓寂之後,憨山德清為其撰墓誌銘。

海玉禪師(西元一五一三~一六二三年)在萬曆年間(西元一五七三~一六一九年)來九華山,住於東崖摩空嶺,以野果為食,用舌血和金粉,費時二十餘年,抄寫《華嚴經》八十一卷,圓寂後肉身不壞,裝金供於庵內。明莊烈帝崇禎三年(西元一六三○年)冊封海玉為「應身菩薩」,迄今仍供奉在百歲宮裡。

蕅益智旭(西元一五九九~一六五五年)他可以說是明末佛教界著作最多的一位高僧,他於崇禎九年春到十年秋為止(西元一六三六~一六三七年),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住在九華山。在那裡讀了一千多卷的藏經,並且撰寫了《梵網經合註》七卷,以及《梵網經玄義》一卷、《禮地藏菩薩懺願儀》一卷、《性學開蒙》一卷,同時又撰寫了一篇〈壇中十問答〉。不過在這段時間,過的日子並不舒服,住的、吃的、穿的,都很簡陋艱苦,而且經常害著九死一生的大病。他在九華山的生活情況,除了第四篇中已介紹的,還有如下的記載:

《四書蕅益解‧自序》有云:「逮大病幾絕,歸臥九華,腐滓以為饌,糠粃以為糧。」

《自像贊二十三》有云:「年至三十八,大病為良藥,高臥九子峯,糠滓堪咀嚼。」

《山居六十二偈》中有云:「一病五百日,形神竝已枯。緇素偶相值,稱我為禪癯」

在《自觀印闍黎傳》中有云:「法友信我於舉世非毀之際,從我於九死一生之時。」(此時蕅益大師正住於九華山)

從以上所引的資料可見,蕅益大師在九華山中的生活情況,極端艱苦,但是他還能夠不斷的看藏經、著作、拜懺、持咒、講經,以及與僧俗詩友做文字的開示。像他這樣為法忘軀,堅貞卓越,不被病苦所屈,不受生活條件影響的出家人精神,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當時蕅益大師是住在什麼地方呢?根據他的《絕餘篇》第四卷,知道他是住在華嚴庵,以及九子別峯。

華嚴庵就是坐落在現今東崖華嚴嶺頭的華嚴禪寺,又稱回香閣;清文宗咸豐年間(西元一八五一~一八六一年),毀於兵燹,經過幾次的興毀,現在只是一間二百一十八平方米的小庵。至於九子別峯,目前是一座已廢的寺院,原來是化城寺的庵房,建於明末,名為九子閣。因為我在日本寫博士論文,就是研究蕅益大師,所以對他在九華山的情況比較熟悉,我對蕅益大師的心境也比較能夠體驗,他對中國近世佛教的貢獻和影響,直到現在猶存。所以我到九華山,雖然沒有親自拜訪他曾經住過的地方,但是我相信許多的場合,我們都是踩著他的足跡在走。

此後,到過九華山的近代高僧,我就不多介紹了,例如月霞、弘一、圓瑛、太虛、虛雲、白聖等大德,都曾朝禮過九華山。尤其是白聖長老,他領導臺灣佛教數十年,他是我靜安寺佛學院的副院長,也是我受具足戒的開堂;他便是在九華山的甘露寺落髮出家,又於祇園寺秉受具足戒。

當天下午,我們就離開九華山返回南京,晚餐是在國際會議大飯店,夜宿金陵飯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