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霞山

20131226171805104160

 

棲霞山 聖嚴法師著

棲霞山佛學院

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五,晴。

上午八點二十分,自金陵飯店登車,前往棲霞山,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到達棲霞山的棲霞古寺。該寺原先的方丈就是焦山的方丈茗山長老,所以對我非常禮遇。共同接待我們的是六十九歲的現任方丈真慈長老、八十二歲的都監養真長老、三十一歲的監院淨全法師,另外還有兩位八十歲以上的長老,輝堅和本振。

我們先到大殿禮佛,再至客堂,贈送禮物及紀念品,然後在大殿臺階前,集合了全團的菩薩,請方丈做了簡短的開示,接著由都監介紹棲霞山的歷史以及現況。當時天氣晴朗,豔陽普照,致有部分團員,被曬到滿頭是汗。這是在我們朝聖行程中,站在太陽下聽開示的第二次經驗;上一次是在九華山的大悲殿前,由於夕陽西照,雖不強烈,卻使大家睜不開眼睛。

棲霞山有一所佛學院,名為「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現在有三十多位年輕的比丘在那裡求學。當天他們的學僧正在午齋過堂,沒有機會讓我跟他們接觸,只是帶我去參觀了他們的教室,其設備跟我少年時代在靜安寺佛學院的教室類似,只有一個班級,一個教室;但是他們也培養了一些人才,現在的年輕監院淨全,就是該院畢業的高材生。

根據該寺送我的一本小冊《金陵佛寺攬勝》的資料介紹:文革後,棲霞山佛學院的創辦,應該溯源於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設立為期一年的僧伽培訓班;以趙樸初居士為主任,茗山法師為第一副主任,圓湛法師為第二副主任兼教務長,雪煩法師是顧問。招收學生一百八十五人,他們來自全國十八個省及自治區、直轄市,共六十八座寺院。當天既舉行開學典禮,也舉行了茗山法師兼任棲霞山方丈的陞座儀式。到了一九八三年十月,僧伽培訓班畢業,同年便創辦了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

僧伽培訓班及佛學院的師資群及人事架構,茗山、圓湛、雪煩三人,都是民國三○年代焦山的住持和當家,也都與我先師東初老人所辦焦山佛學院的人員相關;雪煩是先師的法兄,茗山及圓湛是先師的法子。

棲霞山佛學院於一九八四年正式招生,乃是二年制的中級佛學院;由中國佛教協會委託江蘇省宗教事務局代管,經費也由中國佛教協會撥支;學生的戶籍以及糧油等生活問題,都按國民教育的同等方式處理。

該院主要的教師,除了以上所舉的三位,還有梅冰、安上、關松等人。其行政組織則有辦公室、教務處、總務處三個單位。學生的教育設備,有教室、齋堂、宿舍、廚房、圖書館、閱覽室等。經過十多年的努力耕耘,目前已成為全國十四個漢語系佛學院中的佼佼者。

學生除了上課之外,每天必須上殿、過堂、坐香、念佛,同時也參加水陸法會和受戒活動;每半月集中誦戒一次,嚴守戒律、堅定信仰。同時也發動學生參加打掃環境、植樹綠化,以及各項公益活動。

兩年中學習的課程,在佛學專業的部分,佔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主要的課程是中國佛教簡史、印度佛教史略、佛典選讀、佛學概論、遺教三經、《沙彌律儀》、《四分戒本》、《大乘起信論》、《小止觀》、《八識規矩頌》、《觀所緣緣論》、《教觀綱宗》、《圓覺經》、《瑜伽菩薩戒本》、《梵網經》、《五教儀》、《二十唯識論》、佛教應用文、《大藏經》的歷史及分類、佛教文物知識、國際佛教概況、《俱舍論》、唱誦及叢林基礎知識等。此外,還有政治及文化基礎知識,例如佛教文學、古詩詞、中國近代史、時政、法律常識、統戰政策、宗教政策、英語、日語、中國歷史、地理、會計常識、書法、體育等。

由此看來,在兩個學年的學程中,要讓學生接受這麼多的學科,課業已經夠重了。

到一九九二年底為止,棲霞山佛學院已經畢業的學生,除了僧伽培訓班的一百八十五人之外,已有三屆共一百六十三名學生畢業,其中有六十一人考入中國佛學院繼續深造,也有幾名到斯里蘭卡佛教大學留學,已獲碩士學位回國。畢業的學生之中,回到各自的寺院後,已有六十七人成為管理層次的重要骨幹,擔任各級佛教協會的秘書、秘書長、副會長、會長以及監院、秘書長的職務,也有成為佛學院教職員的。

佛學院的功能,對於新一代中國佛教人才的培養,相當重要。臺灣圓光佛學院的院長及教務長,也曾經率領一個四十多人的訪問團,到棲霞山的佛學院參觀訪問,交換僧侶教育的經驗。

一九八七年,該院的雪煩和圓湛兩位長老法師,應邀至美訪問時,也曾來到我們紐約的東初禪寺,他們是東初老人的法兄及法子,看到我以先師之名在紐約建立道場,感到相當歡喜,可惜他們兩人已在過去數年內先後圓寂了。這次我到棲霞山訪問,雖沒有機會跟佛學院的師生交換辦僧才教育的意見,能在資料中獲得這些訊息,已算是不虛此行了。

1386053284

同鄉法師.千佛巖

棲霞山靠近長江,是佛教名勝,也是風景觀光的旅遊重點,特別在秋天,以滿山的楓葉聞名。棲霞山的範圍很大,在文革後,曾經一度寺院和園林分成兩個部分,現在已經全部收歸寺院管理。

該寺最能夠吸引遊客的地方,除了園林之美,也有佛教遺跡的石雕可看,那就是寺後的石窟造像,稱為千佛巖。

他們的都監和監院,始終陪著我參觀全寺,午齋時,就在該寺經營的棲霞千佛素菜館用齋,並且有三位長老相陪。

接待我們的幾位長老法師,都是江蘇同鄉,談起棲霞山的掌故及相關人物,多半我都熟悉,這有兩個原因:

第一,該寺有一座下院,在香港的荃灣,叫作鹿野苑,那裡的幾位法師,老少三代都跟我有一些友誼,例如明常、月基兩代兩位長老,在他們生前,不僅見過不少次面,還曾有好多次機會在一起盤桓了好多天。第三代的法宗、超塵、悟一、達道等也都是朋友。

第二,臺灣有好多位法師,例如佛光山的星雲法師是在棲霞山出家,玄奘學院的了中法師,是棲霞山所辦宗仰中學的學生。

至於在文革期間及文革之後,棲霞山發生了什麼情況,從我得到的資料中,也略有所聞。因此和他們談家常,好像我也是棲霞山的一分子了。

棲霞山雖然有名,但它的高度只有一百三十丈,周圍倒有四十八華里,寺院殿宇建於山麓。它的地理位置是在南京東北四十華里處,原來叫作攝山,或者稱為攝嶺。古來有人將攝山和荊州的玉泉山、濟南的靈巖山、天臺的國清寺,並稱為天下山水四絕;也有人把它形容為金陵第一明秀山。古人因為此山多藥草,可以攝生,故稱為攝山。

棲霞山的寺院,開創於劉宋明帝泰始年間(西元四六五~四七一年),有一位隱士在山中結草為庵,居住二十多年;隱士謝世後,僧人法度來此,便以此草庵為道場,號為棲霞精舍。

前面所說的隱士他的次子仲璋,與法度比丘,共同發心,在攝山西峯的石壁,穿鑿龕窟,雕造了一尊無量壽佛坐像,高三丈一尺五寸,坐寬四丈,還有兩尊菩薩像,也高達三丈三寸;這是棲霞山石窟造像的開始。後來歷經南齊、蕭梁等各朝,都有增加石窟造像的數量,而成了有名的千佛巖。

有關該寺千佛巖的情況,如今在其巖前,有一塊石碑,說明如下:「千佛巖開鑿于南齊永明二年(西元四八四年),至明朝歷代都有增鑿修繕。現存大小佛龕二百五十四個,佛像五百五十三尊,號稱千佛巖。民國十三年(西元一九二四年),寺僧以水泥塗附佛像,雖失原貌,但仍留存六朝時代遺風。」

所謂「寺僧以水泥塗附佛像」,就是指後來應聘至香港東蓮覺苑弘法的若舜長老。在他住持棲霞山時,不忍佛菩薩像殘缺,所以用水泥填補裝修,以致反而破壞了古代的藝術作品。從宗教信仰的立場看這樁事是對的;從古藝術的保存來看是錯的。

如果這位老和尚曾經修過佛教藝術的課,就不至於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可是在那個時代,要若舜和尚修佛教藝術這門課,就相當難了。

1379062846116

三論宗.宗仰

棲霞山在中國佛教史上的重要性,是因為那兒醞釀出了三論宗。

在法度時代,就有來自遼東的僧朗,以法度為師,接著就成為該寺的住持。他精通《華嚴經》以及《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的空宗三論,故被尊為江南三論宗的初祖。

僧朗也被梁武帝尊為師,故於天監十一年(西元五一二年)派遣僧詮、僧懷、慧令等十人,親近僧朗,諮受三論要義。後來僧詮盛弘三論,他的門下有法朗、慧辯、慧勇、慧布、慧峯等。其中法朗的弟子吉藏嘉祥大師,就是中國三論宗的集大成者。所以棲霞山是三論宗的發祥地。

當時的僧詮,住於棲霞山的止觀寺,據說就是棲霞寺。

臺灣的佛學大師印順長老,學窮三藏而服膺於《阿含》的因緣論及龍樹的中觀學,但他的基礎是奠定於民國二十三年(西元一九三四年)在武昌佛學院,閱覽三論宗的章疏,同年也曾往棲霞山,瞻禮三論宗的古道場,並撰寫《三論宗傳承考》;民國二十五年(西元一九三六年),太虛大師也囑其為武昌佛學院的研究班,指導三論之研究,以此可見,棲霞山也是印老的法源所在。

在陳、隋以及唐太宗貞觀年間(西元六二七~六四九年),有一位智聰禪師住於該寺,受戒的僧俗弟子有三千多人,盛極一時,到了唐末武宗會昌年間(西元八四一~八四六年),殿宇全毀,唐宣宗大中五年(西元八五一年)重建,改稱妙因寺。宋太宗太平興國五年(西元九八○年)改號普雲寺,到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西元一○○八年)改名棲霞禪寺,到明太祖洪武二十五年(西元一三九二年),冊封為棲霞寺。

棲霞山雖為江南佛教古剎,隋唐以下該寺出的人才不多,有資料可見者,明初有素庵真節,明武宗正德十六年(西元一五二一年)有袁了凡的師父雲谷法會禪師,擔任住持,興建殿宇,廣接四眾。此後直到民國初年,有宗仰上人復興該寺,根據這次在棲霞山所得的小冊子《棲霞山簡介》,對於宗仰上人和該寺的因緣,有如下的介紹:

宗仰上人(西元一八六一~一九二一年)於西元一九一九年來棲霞寺任方丈,他不但精通佛法,詩畫金石也卓然成家。西元一九○一年在上海,時與章太炎、蔡元培、鄒容等革命名流交往甚深,創辦《蘇報》,鼓吹反清,號召革命。第二年,宗仰被清廷通緝,流亡日本,結識孫中山,曾慷慨傾囊資助革命,孫中山對他甚為感懷並器重,交誼日篤。當宗仰主持棲霞寺時,立下重建寺宇弘願,他瞭解孫中山對佛教有精闢的見地:「融通攝世間出世間一切善法,甄擇進行,以求世界永久之和平及眾生完全幸福為宗旨」,對孫先生更為崇敬。此時,孫中山獲悉宗仰有重建棲霞寺之意,遂率先捐獻銀萬元,作為歸還早年宗仰資助革命之款,由於孫先生的支持,各方恭賀贊助者雲集,為棲霞寺的歷史增添了無上光彩。

可見該寺到現在為止,對宗仰上人的事蹟還是非常重視,因為目前的棲霞寺,就是重建於宗仰上人之手。

5999264_153817653177_2

棲霞山的殿宇

雖在文革期間,殿內佛像全毀,殿宇遭到破壞,但是在一九七九年前後,已經重新整修,恢復舊觀,那就是我們這次見到的棲霞寺。

它的建築群是彌勒殿,穿過此殿是一方寬敞的天井,其兩廂為客堂、齋堂、補助堂。齋堂樓上是多寶閣,收藏該寺文物、字畫及工藝品,我們也上去參觀,稱得上是精品的則很少。

第二進的正面是金碧輝煌、莊嚴宏偉的毘盧寶殿,就是他們的大殿,該殿中央蓮座上,供的是高約五米的毘盧遮那佛坐像,佛像兩側分別是梵天王及帝釋天王立像,大殿兩側供著二十尊諸天,毘盧遮那佛背後是海島鰲頭觀音立像。大殿後門的對面是方丈室,其大門兩側有一幅對聯:「獅子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絕狐蹤。」

第三進的東側是念佛堂與貴賓會客室,兩側是僧人宿舍和「渡海大師堂」,此堂是為了紀念東征日本的唐僧鑑真大和尚。再上臺階,便是藏經樓,樓下是方丈和尚起居辦事的法堂,布置著不少的書畫和對聯,其中有一幅對子是趙樸初居士所寫的:「創業溯南朝,想當年,花雨六時,朗公講席弘三論。分身還故國,喜此日,海天一色,鑒師行蹤重千秋。」

他把棲霞寺最精彩的歷史都寫了進去。

緊靠法堂的西廂,是一九六三年日本文化代表團訪問南京時,贈送該寺的一尊鑑真和尚塑像,所以將此闢為渡海大師堂,供奉鑑真大師塑像。依據思託所撰《唐大和尚東征傳》的記載,唐玄宗天寶七年(西元七四八年),鑑真大師第五次東渡日本,由於迷失航向,漂流到海南島,天寶十年,到達江寧,就是現在的南京,曾經接受當時的高僧靈祐的邀請,至棲霞寺訪問,住了三天,由於鑑真大師對日本佛教有大貢獻,連帶著直到現在棲霞山也受到日本佛教界的懷念。

我們也在寺內參觀了一座古舍利塔,是五層密簷式,如果加上塔座和塔頂,則為七級,創建於隋文帝時代,南唐時經過重修,不僅是該寺的重要古建築,也是全國性的古文物之一。此塔全高十八點零四米,底座每邊五點一三米,高零點八米。可見此塔不很高,卻富於很高的藝術價值。它的藝術價值集中在基壇(底座)部位,和第一層的八面雕刻上;基壇雕有龍、鳳、獸、魚、蝦、蟹、鱉之類,或騰雲駕霧,或飛鳴花叢,或出沒山林,或沈浮波濤,形象姿態,十分生動;還有獅子和承托塔身的金剛大力士。但其中的大部分已非原刻,是後來修補的。

10925583374_7d242bd6d8_b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