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障礙修行

133969467336

 

禪的智慧 聖嚴法師著

知識障礙修行

問:人們經常讀到,禪宗和禪師厭惡展現知識的說法。(公元一0八九至一一六三年)取笑學者;現代大師鈴木俊隆說:「專家心裡沒有什麼彈性,而初學者的心卻是無限的。」另一方面,許多修禪的西方人開始是被佛教哲學的豐富內容所吸引。這是否矛盾?

師:即使是最早期的佛教,我都不太相信真的有愚蠢的禪修者,也很難相信有人是因為盲信而踏上禪修之路。大多數人修禪都是出於理性的選擇。而者,禪不會強調只是打坐修行,而犧牲學問。如果只是打坐,即不知道為什麼打坐,修行頂多只是個空殼子。

禪強調來自打坐的個人經驗,但正確瞭解禪的修行和原則也是重要的。不瞭解佛法的人,從修行的獲利有限,甚至可能有害。單從這一點來說,禪就不反對知識。然而問題是:為什麼禪師似乎經常貶低知識、學問?

禪師承認知識、學問,但教人必須超越知識、學問。知識不是終極的真理。禪宗所說的開悟境界超越了思想、文字、象徵,無法言表,也無法以演繹的推理方式來瞭解。畢竟,思想、語言是人為的產物,根據的是象徵。顧名思義,象徵不是事物本身。因此,象徵不能解釋或掌握開悟,而人也不能單靠象徵達到開悟。光是用象徵來解釋我們週遭的世界就已經很難了,更別說要以象徵達到開悟。

此外,每個人看世界的方式都不一樣,因為根據的都是自己的一套經驗和理解。禪師必須提醒弟子,開悟不能單純以知性的方式來達到、描述、想像——不管是用語言、思想或象徵。平常的語言是不夠的,引用釋迦牟尼佛的話是不夠的,依賴祖師的文字、說法也是不夠的,這些描述都不是開悟的實相。

禪師教導弟子要把所有的觀念拋到腦後,才可能自己「直接體驗」開悟。許多人知性上能接受這個解釋,這進一步證明了禪是理性的方法。

我能以禪的哲學來刺激你的求知慾,但你認真修行時,不能依賴知識、才智;不可能一邊正確地禪修,一邊抱持以往的觀念。你不能回想這個或那個說法,也不能耽溺於自己的經驗,心想自己是不是嘗到了開悟的滋味?把一切拋在腦後,才是體驗開悟的唯一之道。事實上,把一切拋在腦後本身就是開悟;如果還執著任何東西,就不能開悟。知識、思想、文字、語言都是很難超越的執著,即使只是片刻超越都很困難;如果不能把它們拋在腦後,就會成為修行的障礙。

諷刺的是,開悟的人運用推理、知識、語言來幫助其他修行人。他們為了傳達禪修的利益,使用來自知識、經驗的工具。在修行之前,需要學問、知識、經驗,那時知道得愈多愈好;開悟之後,也需要學問、知識、經驗。然而在真正修行時,這些的用處不大。

大多數的禪宗祖師都是有學問、有知識的。他們在開悟之前只擁有世間智,開悟之後就擁有真正的智慧;開悟之前是有執著的知識,智慧則是沒有執著的知識。

問:我聽說有些印度的傳統認為,打坐是次要的、輔助的修行,知識的學習和聖典的辯論是更好的修行。

師:有些佛教傳統也是如此。玄奘(公元六00至六六四年)在西元七世紀前往印度取經時,發現兩個主要的佛教傳統:瑜伽派和中觀派。這兩個宗派的師徒經常進行佛法辯論。事實上,他們以古代的佛教邏輯系統作為探討的工具,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仔細分析佛教哲學上。他們愈投入研究、辯論,心也就愈澄明,直到透澈瞭解全部的佛教觀念、原則為止。經過這種嚴格的訓練,煩惱自然就減輕了。

然而就某個意義來說,這種修行方式是菁英式的。如果住在可以一直從事辯論、研習的環境,要那麼做自然比較容易。寺院就利於那種修行:有足夠的時間,許多志趣相投的同修,很少打擾、誘惑。但在家的修行者就做不到這一點,他們有其他的責任。只有學院人士能有設備、意願、時間從事這種修行,一般人並不適合。

我認識一位在台灣的法師從不打坐。我有一次問他:「你有沒有任何修行的法門?」他回答:「你說的修行是什麼意思?我用所有的時間研讀佛法、思索佛法、寫有關佛法的文章,一生都花在佛法上,還需要其他什麼修行?」對他來說,答案就是沒有任何修行的法門。他對佛法理解明澈,所以不覺得需要打坐,他的途徑和禪很不一樣。

如果人們追尋知性的途徑而放棄打坐,也就放棄了修行的精神體驗,而精神體驗會直接影響身心。知性的刺激只涉及智力的官能,會失去來自打坐的生理利益和直接的心理利益。即使印度的傳統也不完全忽略打坐,而是納入打坐,當成輔助的修行。

再者,有知識並不表示就精通、嫻熟邏輯的技巧和演繹的推理。不是學者的人,很可能不適合涉及高度分析的修行方式;相反的,任何人都能修習禪的方法。禪的修行是理性的,但不需要學術的技能,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禪師了。即使沒讀過書的人也能修禪。

問:您提到的那位法師對佛法有清晰、透澈的瞭解,這和開悟一不一樣?

師:那要看他的心境。如果心裡沒有障礙或執著,那就是開悟;如果依然有執著,那頂多只是知性上理解開悟,而不是真正的開悟。然而,法門無量,如果不斷根據邏輯探索一個法門,直到拋下所有的執著——包括演繹的習慣本身,就會體驗到悟境,這和透過禪的法門一樣。人們可以透過推理和辯證,達到某種層次的知性的開悟,但如果依然存在著執著,那就不是禪的開悟。

有一次兩位西藏喇嘛在辯論,最後由年輕的喇嘛下結論,年長的喇嘛只是微笑。看到這個情景,年輕喇嘛也笑了。到底誰贏?你不在場,所以不知道。即使在場,如果以執著心來看待此事,依然不知道誰贏了這場辯論。也許的確是年輕喇嘛贏了,但也許年長喇嘛的沉默才是真正的答案。要知道誰贏,你必須已經開悟。

問:有位陸先生(Charles Luk)把深入修行的人描述成索然無味,甚至是愚蠢的,好像修行損害了正常的知性。根據他的說法,好像這種事經常發生在精進的修行者身上。果真如此嗎?開悟就像這樣笨笨的嗎?

師:佛家有個著名的說法:開始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然後,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最後,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這描述了修行的三個階段。

在第一個階段,也就是在修行之前或剛開始修行,修行者有才智,卻以執著心來區別,他們知道山是山,水是水。第二個階段指的是精進、深入修行的人,這時他們未能總是能明確地區別彼此,在外人看來的確可能顯得索然無味或愚蠢。第三個階段描述的是開悟,修行者再次能明辨彼此。第一個階段和第三個階段的差別在於:在第一個階段還感覺有自我,到了第三個階段就不再執著於自我。那位陸先生描述的是處於第二個階段的修行者。

開悟不會障礙才智;相反的,開悟往往使人才智敏銳。然而,依賴才智作為修行唯一的工具或指引,很容易就會成為障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