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與王維

134072533067

 

禪的智慧 聖嚴法師著

詩歌與王維

問:王維(公元七0一至七六一年)是中國唐朝的大詩人,曾擔任政府官員,是虔誠的佛教修行者,也是護持佛法和僧團的大護法。您能不能從他的詩斷定他是不是成就高的修行者?從他的詩中,能不能學到佛法相關的要旨?

師:首先,我必須承認,我沒下過工夫研究王維的詩,但讀過一些。其實,中國文學和詩歌很多都有禪的風味,因為王維有名,所以許多人比較記得他的詩。王維以書法和詩歌聞名。由於他對佛教的興趣,因此被稱為「詩佛」。我們不該把視為最好的詩人,或已經開悟的人;他不過是個詩人,又碰巧是佛教徒。

王維的許多詩都談到大自然,這些詩表現出寧靜安祥、自由自在的空靈氣氛。但其他詩人也寫過類似的詩,有些在王維之前,受到其他的影響,比方說道教的影響。因此,我們不該立刻推測,中國有關大自然的詩是受到佛教的影響。真正受到佛教影響的詩,必須具有底下的特色:無我、無執、空靈。

我們在王維的詩中能找到許多佛教的主題,也知道他嚮往僧侶的生活方式和言行舉止。他的詩有時對比出家人與在家人的生活,深切傳達出對僧侶的崇敬,因此可以推斷他景仰佛教,但無法確定他是不是有高深成就的修行者。在我所讀過的王維作品中,看不出這一點,但他的確知道一些修行的方法。

能不能從王維的詩中斷定他的成就,這很難說,因為這種斷定是很主觀的。同樣的,能不能透過他的詩得到有關佛教的深入見解,也很難說。

問:王維在〈胡居士臥病遺米因贈〉這首詩中用上佛教的用語,這是真正的感受,或只是藝術的手法?

師:這首詩中有許多來自《維摩詰經》的典故,也描述了某些具有禪味的態度。然而,我也讀過一些完全未曾修習佛法的讀書人所寫的詩,也能傳達出很高層次的禪意。這首詩並不能證明任何東西,比方說:「無有一法真,無有一法垢」這兩句,其實直接來自佛經。我們能說這兩句詩直接來自王維的修行體驗嗎?

問: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製毒龍。

——〈過香積寺〉

這首詩似乎傳達了某種成就,能否請您評論?

師:詩人透過他們的藝術境界觀看世界,嘗試表達這些境界在他們心中所激發的感受,而讀者透過詩人的文字進入他們描寫的世界。如果詩人成功地做到這一點,那很好,這就是藝術的功能。但這也是煩惱,而煩惱可分為許多不同的層次。

佛教有時談到三個層次的感情。第一個或最低的層次包括粗糙、突兀、猛烈的情緒。這些在人心中突然升起,是人們對於不同刺激的立即反應,所以往往是突兀、不平穩的。第二個層次包括比較平穩、精緻的感情,通常指的是更正面的感情,比方說持久的愛;然而,這個層次依然會有起伏擺盪。第三個或最高的層次包括極精煉的感情,少有執著,就像是邁向真、善、美的期望,有時被稱為藝術家的開悟或境界。能達到這種程度的確是很好。

詩和畫在這一點很相似,面對好詩、好畫,讀者或觀者能進入那個世界,感受到藝術家所要傳達的感情。王維就是這類的詩人。對於藝術愛好者來說,可以發揮很大的功用,也能幫助那些不打坐的人,在他們陷溺於工作時,減輕他們的煩惱。

問:底下這首〈鹿柴〉也許是王維最著名的一首詩:「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影入深林,復照青苔上。」全詩結尾時,人完全消失,就只剩下光。請師父品評這首詩。

師:這是詩,要怎麼詮釋都可以。比方說,許多禪師認為,任何事情都是完美的、最高的。如果從那個觀點來詮釋這首詩,可以說它描寫的是禪的意境。即使如此,都還不算是高層次的禪。詩中談的空山,指的是沒有人的山,然後提及人聲,最後引到照在青苔上的光。誰看到這一切?其中依然有個在看的人。只要有自我存在,就不會是高層次的禪。

問:道家和佛家似乎有些相通之處。其實,有一種說法:老子到印度成了佛。禪與早期的上座部和小乘佛教不同,這些差異似乎很多來自道家的影響。道家崇尚自然,談論寧靜、變幻不定卻又永恆的自然的本質。《華嚴經》提到共相與自相交相作用。同樣的,禪修的目標之一就是使心統一,並與自然合而為一。我最後這個說法正確嗎?道家對佛家有沒有影響?

師:總是會有來自其他文化和傳統的影響。老子、孔子與釋迦牟尼佛是同時代的人,因此佛教傳入中國時,道家和儒家都已根深柢固了,人們自然以自己所知道的來詮釋佛教。禪,尤其是南宗,受到道家自然主義傾向的影響,比方說,一切眾生,不管有情、無情,都能成佛,這在原始印度經典中是找不到的。有一則有關道生大師(公元三五五至四三四年)的傳說:道生說法時,無人在場,頑石卻點頭。這些都是道家的影響。這些觀念在六祖之後的法師作品中出現。

王維很可能受到道家的影響。同時,出家人也寫禪詩、畫禪畫,這些詩、畫傳達出空靈的境界。這些藝術品傳達的觀念是:任何法都包含了整體。這些畫傾向於抽像式或印象式的,這些作品和受自然影響的藝術不同,而是直接受到禪的影響。

至於心與自然統一,打坐到某個階段時,可能達到身、心、環境了無分別的狀態。那時內外統一,前念與後念統一。詩和藝術是可能傳達這種感受的,詩人和藝術家也可能沒有經過修行而體驗到這個,但極為困難。

問:佛性存在於每個地方、每件事物。藝術家透過與藝術的密切結合,可不可能甚至不知道佛教,也達到某種層次的禪的境界?

師:藝術家是有可能達到所謂藝術家的開悟境界,這是一種統一心,這時藝術家與藝術合而為一,但這個經驗根據的依然是「有」,而不是「空」。我們可以把藝術家的證悟當成較淺層次的禪的成就,但那和見到自性是不同的。

問:〈四弘誓願〉中的第三條「法門無量誓願學」是什麼意思呢?你曾說過:任何事,甚至對於知性的強調,如果心中沒有煩惱、障礙,都可以是通往開悟之道。

師:如果心中沒有煩惱、障礙,就已經開悟、見到本性了;只是因為似乎沒有感情上的困擾,並不表示就沒有煩惱。

問:如果藝術變成方法,那又如何?可不可能深深融入作品中,而體驗到無我的境界?

師:那幾乎不可能。如果完全融入藝術中,藝術就成為你的世界和生命的整體。你也許認為沒有自我,但依然執著於藝術。

問:那麼第三條誓願的意義又如何呢?

師:「法門無量誓願學」說的是:菩薩學習無量無邊的法門,是為了幫助眾生,而不是為了自己。比方說,如果有人只是對跳舞感興趣,菩薩會學跳舞以便幫助那個瞭解佛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