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90232247

 

禪的智慧 聖嚴法師著

問:每個人都會作夢,有些夢似乎比其他夢更的意義、更真實。佛教有沒有談到不同層次的夢?比如我讀到大慧宗杲禪師(公元一0八九至一一六三年)的書信中提到,有一個人夢到大慧進入他的房間,後來大慧回答說,他真的在那裡。您也說過,如果有人想到或夢到您,而且真的如此相信,那麼您就在那裡。另一方面,佛教說一切事情都是虛幻。請您就這個主題開示。

師:大乘經典說,如果以大信心來修行、研究佛法,就有可能夢到佛菩薩和諸佛的世界,這些夢可能是真的。也有一些大師、祖師的記錄中提到,在他們修行的過程中,曾夢見有人告訴他們應該到何處尋找老師。

關於古代禪師和夢的故事有很多。有一位禪師想要去看一塊農地,那塊地屬於另一個地方的禪寺。第二天早上,他沒告訴任何人就去了;抵達時,該寺的和尚已準備好飯菜等著他。禪師問,怎麼知道他要來?和尚回答說,是前一天晚上土地公告訴他的,因此早作準備。禪師回答說,那麼應該供養土地公,而不是供養他。在這個情況中,夢顯然是真的。

另一個故事是有關虛雲老和尚(公元一八四0至一九五九年)。有一次他夢到自己來到彌勒佛的兜率天,在那裡遇到了老朋友和同代的祖師。他說他想留下來,但彌勒佛告訴他,他今生的業未了,必須回到世間。

唯識宗說,夢是意識的一種狀態。意識通常透過感官展現,但也有獨立的意識(譯按:又稱「獨頭意識」),並不是由感官所產生。獨立的意識有三個層次,一是在夢中,一是在三昧中,一是在瘋狂狀態中。夢中的獨立意識,來自無始以來累積的業。當意識生起時,與感官無關。另一方面,我們不能說它沒有外在的現實,因為它來自以往的業,而以往的業是與環境互動所產生的。

有幾篇經論據說是大師們在夢中的狀態所寫的。比方說,唯識宗的重要經論——《瑜伽師地論》,據說就是無著在夢境中寫出的。每天晚上他睡覺時,彌勒菩薩就會到夢中,告訴他該寫些什麼。由於他是唯一作這些夢的人,我們就得相信他的話。

還有一個故事說,唐朝時,有個犯人在被處決的前夕,夢見有人告訴他,以特別的方式誦念《華嚴經》一千遍,就可以逃過一劫。醒來後,他就照夢中的話去做,結果要被處決時,鋼刀無法砍入,而保住了一命。

佛經中談到的夢的故事,一天一夜也講不完,顯然佛教確實提到夢。從佛法的觀點來說,夢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來自煩惱與想像。比方說,來自日常生活中的恐懼,可能以噩夢的方式顯現。第二種來自關係密切的人,也許是家人,當某件事發生在他們身上時,你會透過夢多少知道這件事。第三種包括了鬼神、菩薩、諸佛給你的夢,已經發展出某種神通的人,也能使人作特別的夢。

禪認為所有的夢都是虛幻——不管是短夢、長夢、真夢、假夢、生死與再生的夢。我們日常生活的夢,又叫中間狀態的夢。我們應該把所有的夢都視為幻覺,否則就會太注意它們,產生恐懼、期盼和其他的感覺,可能障礙我們的修行。

人們作夢時,通常是在睡眠的兩個階段,一個是剛入睡時,心已經逐漸靜下來,但還沒完全休息。這時的夢幾乎全是第一種,也就是白天的煩惱所顯現的夢。另一個是經過長時間的深睡後,心已經完全休息了。這時的夢可能與真實情況高度吻合,但未必總是如此。比方說,睡眠很淺或不定的人,他們的心無法沉靜到有這種型態的夢。

台灣有位著名佛教徒的母親,報名參加農禪寺的禪七。她原先無心參加,但有天晚上夢見一座圍著高牆的寺院,但她找不到入口。後來她看到一位老和尚作手勢要她進去,她不曉得這是什麼寺院,也不曉得這位老和尚是誰。過了一段時間,她看報時偶然看到我師父的照片,發現就是夢中的和尚,但那時他已經圓寂多年,而這位女士也從未見過老和尚。當她來到農禪寺時,發現與夢中所見的寺院一模一樣。

問:我夢見過您,師父。這種事很少發生,但我夢見您時,夢裡非常清晰,醒來時也非常清晰。我寫信告訴您有這麼一個夢,您回信說,如果我以真心、信心想到您,而且需要您的指引,您就會在那裡。我不知道您的說法只是比喻,還是真有其事?

師:你所描述的夢屬於第二種類型,也就是兩人之間特殊的感應,這是很容易解釋的。當你以信心夢到我,而且需要我幫助時,你可以從我發的願中得到力量,但那是由你這個作夢的人達成的;能這麼做的是你的心,我並沒有進入你的夢中。我可能醒著,如果我睡了,可能是我自己在作夢。很可能我們並不是做相同的夢,雖然說偶爾有些人會作相同的夢。

然而,有時人們夢到從未見過的人,告訴或指引他們某些事。在台灣,有許多人告訴我,他們之所以來找我,是因為他們夢見我告訴他們來寺院,雖然我們從未見過面。但我告訴他們,他們真的在作夢。這是第三種類型的夢,可能是寺院裡的護法神或其他神靈以我的模樣出現,指引這些人前來,而不是我。如果我必須做那麼多事的話,根本就沒時間睡覺了。

這些夢大多來自作夢的人的意識之流,另一個人並未真正出現在夢中,通常都是人們夢見我的情況。然而有弟子告訴我,他夢見已經去世十五年的師父,這個夢很清楚,而且他的師父給他很重要的指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許這是弟子的意識之流,但也可能是他師父的心力,雖然他已經過世了。大修行者的靈體在肉體消逝後,還能繼續存在很長一段時間。

問:我們是否可能很警醒,以致把修行帶入睡眠中而根本不作夢?

師:前面說過,人們之所以有第一種夢,是由於日常生活中的煩惱。比方說,噩夢來自許多壓力、生病、身體不平衡的人,也可能來自惡業,要靠打坐祛除這些噩夢是很難的。作夢時,你能控制的範圍很小。醒時打坐,也很難控制四處漫遊的念頭,甚至不知道念頭在漫遊,一直到這些念頭止息為止。那麼要在夢中控制這些念頭困難得多,是可想而知的。

有些人告訴我,他們甚至在睡覺時還繼續念佛。我認為那是來自緊張,而不是修行得好。睡覺時要少夢,就必須減少日常生活中的煩惱,必須變得更冷靜。如果穩定,心靈平和、開朗,那麼夢,尤其是第一個層次的夢,就會消逝。

問:夢見受傷是不正常或危險的嗎?

師:我不解夢。有些人說夢中的某些意像有象徵意義,但隨著地方、時代的不同,每個文化都有自己的象徵系統。因此,解夢是不可靠的

:我既不解自己的夢,也不解別人的夢。

問:我曾讀到一篇文章,有一個人夢見三十年後的自己給他一些忠告。這個人也說,他和太太曾作過同樣的夢。這有可能嗎?

師:當然,這些例子都是可能的,但有意義嗎?這些故事大多只是引起人們的好奇心,因為它們很新奇。大多數人既無法控制夢,也無法正確的解夢。我認識一位婦女,她在夢中看見一個怪房間中擺著一具蓋著的棺材。兩年後她父親去世,就擺在同樣的房間、同樣的棺材裡。這是個有趣的故事,但有什麼用呢?我想,你可以把這種夢稱為預示,但這位婦女一直到事實發生後,才知道那個夢的意義,根本束手無策。如果她知道夢是有關自己父親的事,又能怎麼辦?她既不知道時間、地點,也不知道父親會如何去世。

身為禪修者,不該執著或太重視夢——因為我們醒著的世界已經夠夢幻的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