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與他力——禪與淨土

134331552963

 

禪的生活 聖嚴法師著

自力與他力——禪與淨土

這個題目不像是用功的方法,而是側重在理論方面。但有很多人關心這個問題,想知道這個問題。中國佛法的特質在禪;而淨土法門卻是一切修行功德之所歸宿,這在佛法中有甚深的意義與價值。今天我要講的是:由禪與淨土,來談談池力、自力與自他二力的問題。

一、信主者得救?

在有限的生命裡,充滿著煩惱、痛苦,要求得到某種救濟、解脫,是每一個有自覺的人所追求的。而自己認為:自己的力量微薄,作不了主,作善、作惡,上天堂、下地獄,一切是由外在境界的力量所支配和主宰,這是他力。基於這一信念來追求解脫,希望求生天國,那是沒有病痛、苦難,而且是絕對光明與和樂的地方。如果生天要靠外力的加被與賜予,這是外道神教的通常信念。如基督教、回教他們相信有一大力量的「人格神」,如基督教的耶穌自己祈禱說:「非遂自己的意志,是行神的意志」,一切是神的恩寵或懲罰。所謂「信我者得永生」、「信者得救」。你是否一定得救,不是你自己能決定的,如因自己的善行而得生天國,這樣你會驕傲的;人之所以得生天堂,實在是蒙主寵召,非關個人的努力。

二、彌陀的願力

以佛教來講,也有純他力的,淨土法門就是仰仗阿彌陀佛的願力。《無量壽經》中說阿彌陀佛因地修行時,為法藏比丘,曾發四十八大願,如第十八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第十九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違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第二十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聞我名號,系念我國,植諸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國,不果遂者,不取正覺。」《阿彌陀經》中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這是後世念阿彌陀佛的由來,也是一切行者回向功德,發願往生的根據,佛以大悲願力攝受眾生,眾生以懇切心求生彼國,必能感應。中國佛教,不論那一宗派的修行者,雖然修禪觀、研經教,但最終仍多棲心淨土。近世中國寺院早晚誦課,都有念佛、念淨土發願文。

三、淨土真宗·日蓮宗

我在日本讀書時,有位老師——金倉圓照博士,他非常忙,忙得沒有時間念佛,但他相信他能生淨土,他持的理由是十念尚能往生,何況他平時就有信、有願,願生西方;願生西方,自然得生西方。日本淨土真宗的宗教信仰,熱誠而懇切。日本的淨土宗最先由天台教徒源空法然上人,讀了中國善導大師所著《觀無量壽佛經疏》後,即脫離天台宗而另創專修念佛的淨土宗,後來親鸞上人提倡專修念佛,成立淨土真宗,念的是阿彌陀佛,乃是純他力的信仰。

較淨土真宗稍後,又出了一位日蓮,開出日蓮宗,這是日本化的佛教。日蓮宗所尊崇的是《法華經》,尤其是由跡門之教轉入本門之教時,〈見寶塔品〉、〈從地湧出品〉、〈如來壽量品〉,視此三品為法華本門的重要部分,而相信久遠實成的釋迦世尊,常住於靈山淨土。日蓮是位有實際修證的人,而且經驗非常豐富,他認為印度時代的釋迦佛是應化身,早已經涅盤了,而報身則在靈山淨土,並認為佛會再來人間救濟眾生。日蓮不曾公開明言自己是佛的再來,但他卻有所暗示,暗示自己是靈山淨土的本尊;日蓮所遇的教難特別多,但因其信念堅固,越挫越奮;由於政治權力的迫害,反而引起民間大眾的同情與風從。七百年前的日蓮唱:「念佛無間,禪天魔,真言亡國,律國賊。」是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

近代的日蓮正宗,一開始稱為「創價學會」,是以開創人類命運與價值而立名的。日蓮宗不崇拜偶像,而崇拜日蓮手書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頗似道教的符菉一般。創價學會則依據日蓮所說,而倡釋迦之法,乃已死之法,已無利益可言。釋迦是二千數百年前出現於印度的佛,是過去的化身佛,現已不存在;出現於日本的新佛是日蓮聖人,他們相信日蓮報身佛所住的靈山淨土,而且是絕對地相信。以《法華經》為唯一的教典,他們相信唱唸經題「南無妙法蓮華經」,一如相信西方淨土的人念阿彌陀佛一樣。

在美國我見到一個澳洲籍的婦人,名叫莎克蒂,既賢慧又美麗。她的美籍丈夫是個日蓮正宗的崇信者,一遇到困難他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並認為他的太太就是念「南無妙法蓮華經」念來的,好像是天方夜譚的神燈那般地神奇。諸位!你們相信有這種事嗎?但他們卻相信,而且是毫不懷疑地相信。這完全是他力信仰。

因此,近代好多日本學者或西洋學者,認為日本淨土真宗及曰蓮宗,和西方的彌賽亞思想相類似。我曾和已故的張曼濤先生論及日蓮宗信心堅定的問題,看他們幾十人、數百人集在一起,配合著「咚咚」的鼓聲,全神貫注,慷慨激昂地念「南無妙法蓮華經」、「南無妙法蓮華經」,念上個把小時,那種氣氛,充滿著狂熱的宗教情緒。心力越念越集中,把身心全部投注進去;事實上,那無異是一種禪定的方法,已由純他力的信念轉為自他二力的境地了。

四、自心中的淨土

禪的裡面是否有淨土?《華嚴經》有唯心偈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維摩經》云:「隨其心淨則佛土淨」,宋初的永明延壽禪師開始講唯心淨土。延壽禪師著《宗鏡錄》百卷,禪定工夫很深,但他卻日課彌陀十萬,求生淨土,他說:「一念相應一念佛,唸唸相應唸唸佛」,淨土不離自心,此心與佛相應,此心即是淨土。念佛念到一心不亂,淨土立即現前,於一念頃花開見佛,與十萬億佛土外的極樂世界不隔毫端;否則,淨土更遠在十萬億佛土之外。相傳永明延壽禪師是阿彌陀佛再來,十一月十七日阿彌陀佛聖誕就是延壽禪師的生日,他日課佛號十萬,並做一百零八件善事,以一切功德求生淨土。能一天念十萬聲佛,大概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在念,以期唸唸與佛相應。至今在佛門中人,被呼到自己的名字時,回答仍是念聲「阿彌陀佛」,這便是延壽禪師教人時時念佛、唸唸念佛的遺風所致。若你不間斷地念佛,領知別人的話時,自然會出聲答稱「阿彌陀佛」。久之,出家人以「阿彌陀佛」來作應答、回答的第一句,便成為規矩。此種「淨土不離自心」,以及「念佛心是佛」的思想,實系自力淨土的信仰。

明末蓮池的雲棲袾宏,提倡參究念佛,念佛念到一念不生,人我雙忘,猛然提起話頭反問:「念佛是誰?」這是參究念佛。唯心淨土與參究念佛,都含有自力的成分。《阿彌陀經》上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積集善根、福德、因緣,固然要靠自己努力修行,而一心不亂即是禪定的自力。

真正的禪宗,是指山林裡的出家人,一般人是談不上的。參禪打坐的人,掃除一切境緣,攝心正念,求能明心見性,「佛來佛斬,魔來魔斬」,這種強有力的自信心,是自力的。但一般的人僅靠參禪打坐,如不能由打坐得力,增長信心,比較上會缺乏宗教的信心,在信仰上比較不懇切。甚至會產生偏差,一味的求取身體的變化,和某種奇特的經驗。這樣的人,在信仰上、心理上,往往難有貼切、安全、落實的感受。

五、你能作主嗎?

就是一般學禪的人,有甚深禪定功力,最高也只是在四禪八定,還沒有出三界;出定後,還是同一般人一樣;當然會比一般人來得好些,但於一切境界能否自主,仍值得懷疑。因為修定時能作主,平時不一定能作主;平時能作主,睡夢中不一定作得了主;睡夢中能作主,臨命終時不一定能作得了主。修禪的人希望明心見性,一生了道,但其能否「不受後有」是很難把握的,盡此一生,將來到那裡去,很難說。所以靠自力來解脫生死,比較渺茫,參禪習定數十年,結果能夠自信有把握來生仍會做人,仍然信奉三寶,繼續修行佛法的,又有多少人呢?佛教中流傳著「三生石」的故事,說明了絕對的自力,不易達成生死自主的工夫。除非是獨覺,沒有佛,他也能開悟;否則我們需要見佛聞法,祈求佛菩薩的加被,得到堅固的信念與力量。因此,禪者徹悟後求生淨土,可免退墮;未悟的,以淨土為歸宿,時時發願,這樣是安全的。此乃自力與他力並重兼顧的法門。

六、禪淨雙修

中國禪宗的叢林,簡單樸實,自己耕種,自食其力,不依靠施主維生,不受政治及社會制度的影響,安定地過著修行人的生活,這樣的修行生活維繫著中國佛教的慧命,令人起敬生信,但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過這種生活的。因此,中國佛教,以禪宗為主流,而以西方淨土的念佛法門,對廣大群眾做普遍的救濟,所謂「家家彌陀,戶戶觀音」,使得無緣來過叢林修道生活的一般大眾,也有修行佛法的得度因緣。這是宋以來中國佛法的實況,也就是以他力的西方淨土法門,配合並補救了禪宗一味自力法門的不足。

事實上,自他二力是相輔相成的,由於自力引發他力的感應,由於他力而加強了自力的力量。佛法是重自力的,是重在自求解脫,開發本有之佛性的。但佛菩薩的悲願,濟度眾生,護念眾生,自是一種他力;而這種他力的感應,就像俗語說的:「自助而後天助」,是應我們自身力量之所感。完全的他力,近乎迷信而沒有智慧,這是神教、是外道。完全的自力,則又不太保險。是以,禪淨雙修的法門,彌補了此一偏差的不足。最後,我們以相傳為永明延壽禪師所做的〈禪淨料簡歌〉作為終結:

「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做佛祖。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若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

(一九八二年十月十日農禪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