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煉心

134383993735

 

禪的生活 聖嚴法師著

鍛煉心

今天講的題目是「鍛煉心」,也就是討論怎麼來鍛煉我們的心。

一、鍛煉

首先解釋「鍛煉」兩字的意義。古代的武士、劍客,都講求寶刀、寶劍。寶刀、寶劍怎麼製造?是由鐵鑄成,這鑄造的過程,稱鍛鐵、煉鐵。鐵可煉成好鐵,再煉成鋼、純鋼、精鋼。在古代,是用老式的土法煉鐵,講究技術、方法,故須經由明師選材處方,同道家煉丹一樣,特別著重傳承,有獨門秘方。鑄造好的鐵器,須經特別的爐火,燒煉之後,再用手工捶打。若技術不好,不僅煉不出鋼來,反而會把全部的鐵打成鐵渣;唯有技術嫻熟,才能打掉鐵渣,而鍛成純鋼。所以技術較差的鐵匠,只能打出鐮刀、斧頭或菜刀等,卻煉不出上等的寶刀與寶劍。同樣的,人心的鍛煉也要有明師指導正確的方法。在說明煉心的方法之前,先對人心作一番考察。

二、心

一個人的思想觀念,性格性向,言行舉止,都是心在主宰。俗話說:「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世界上沒有面孔長得完全一樣的兩個人,一百人有一百個不同的面孔,一百人也有一百個不同的心。雖然有些人面孔長得神似,或者雙胞胎長得幾乎完全一樣,而分辨不出誰是誰,但只要各自的性格一表現,就知道誰是誰了。世界上找不出任何兩個人的心是相同的,如果有的話,那麼世界太平,而世間也不成其為世間了。

社會是群眾的組合,無數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它是個大染缸。由於每個人的思想、觀念不同,同時為了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求取生存的保障,人們學會保護自己,處處爭取權益,以免於吃虧受害。因此,各人有各人的打算和想法,人人變得自私自利,將彼此的關係建立在「利」上,各懷心眼,不能坦誠相待。俗語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己本無可厚非,否則便無法生存;但人與人之間也因而產生許多不和諧的現象,勾心鬥角,擾攘紛爭,永無寧日。因此,不論親疏,非但朋友之間信義蕩然,甚至演出父子反目,夫妻異夢,兄弟鬩牆的悲劇。

人心是不同的,不容易統一的,小自個人與個人,大至團體與團體、種族與種族、國家與國家,或人與動物之間,都會引起諸多問題,產生對抗與衝突。所以我曾以「矛盾與統一」為題,做過一次開示。

這些現象之所以會產生,歸根結底,在於未經鍛煉的心,變幻莫測,不可捉摸,有如野馬奔逸,不易駕馭、制伏。因此,必須煉心,以期在矛盾、對立、衝突之中,尋求平衡、和諧、統一。

三、煉心的方法

下面講煉心的方法,分成三個階段及層次:

(一)經由教育或宗教信仰,把歪曲心鍛煉為正直心

從生理上看,人的心臟是長在胸腔的左邊,而非正中間,所以偏心是正常的,偏己、偏私,偏一家、一族,偏一國家、一民族,都是正常。歪心就不正常,歪同偏不同,歪是歪曲的意思;存心損人利己就是歪心。幸運的是,世上還是有許多損己利人的人,所謂百步之內必有芳草,比如聖賢、豪傑、菩薩心腸的人即是。一般人都是因為互有往來,互取所需,彼此獲利,而生活在一起,稱為互助互惠,但還是以利己為先決條件。比如美國的農產品過剩時便由政府津貼農戶,把農地荒蕪。明知亞洲、非洲由於營養不足而死者每年有數十萬人,為了保障美國人民的生活水平,便不得不視若無睹,見死不救。所以美國人做任何事,首先強調的是要符合美國人的利益。實際上美國已是世界上對其他落後地區最慷慨的國家了。

歪心的人,居心叵測,慣用不正當的手段,取得不合情理法的利益,如故意倒會、惡性倒閉、瞞天過海、搶劫、勒索、巧取、豪奪等罪行,他們或能獲得一時的僥倖,將來如何不難逆料,縱然現世能逃過法律制裁,他們的後代子孫以及他們的後世果報,絕不會有好的收場。

佛法用因果論來教育眾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此,信奉佛法的人,知道因果輪迴,不敢做違背良心的事,相反地要做有益於人的事。所以佛教的教育,可使人從歪曲心變成正直心。一般的宗教也能達此層次,此在佛教,乃是最基本的要求。

(二)用修行的方法,把散心、亂心,鍛煉成統一的心

第二個層次的煉心方法,主要是用禪定的修持。第一個層次所依的方法是戒,戒的消極立場是不作一切惡,戒的積極立場是須行一切善。若要把亂、散的妄想心變成集中的統一心,就要用定的力量。

妄想心與散亂心為同一東西,但不同性質。散亂的意思是思想不集中,念頭散漫,沒有一定的方向和目標。妄想的意思是不必想的而去想,不該想的而去想,它可能是散漫的,也可能是有條理的。比如有的人嗜好抽煙、喝酒、賭博,明知這些都是不良習慣,但是不抽、不喝、不賭,他心裡難過,手癢癢的,尤其癮頭犯的時候,要他不做,已不容易,心裡不想,更不容易了。

跟隨我修行的弟子之中,有的常跟我講,他常常會起一些不需想、不該想的事,覺得很罪過。有的則說他每當打坐、誦經時,有妄想出現,而且是犯罪的念頭,他覺得很難過。我告訴他們:「不要這麼想,如果能夠沒有妄想雜念,你的修行已經成功了;正因為在初心修行的階段,所以無法做到專心念佛、專心打坐。」其實,平常生活中也會有壞念頭出現,只是心思太雜,自己沒有發覺。而在打坐、念佛、拜佛、持咒時,心較專注,頭腦比較清楚,壞念頭出現時,就容易被察覺了。不是自己故意要想,而是潛在的意識,在不受壓制時,忽地浮動上來的。

如何對治散亂心和妄想心呢?那就要用修行的方法。修行的法門很多,其中以禪觀的方法,收效比較顯著和踏實。禪觀的方法有很多,我們所教的入門方法是數息觀。數息觀就是用數呼吸的方法,打心的鐵。時刻把心繫於方法上。方法和心,要像猴子和鏈子的關係。方法不轉移,就像把猴子的鏈子綁在樁上,使得猴子時刻不離那根樁,當心念往外緣時,立即又被拉回到方法上來,時刻把心綁在方法上,一離開方法,就馬上警覺:而數息觀最易讓我們警覺、發現自己的心是否離開了方法。

用方法能使散亂的妄想心消失,這不是說用方法來把妄想打掉,或像用軍警的武力消滅土匪強盜那樣,用方法就是用方法,為了用方法而用方法,不是為了要消滅妄想而用方法,最後妄想就會自然消失。

這個層次的修行階段,你可能嘗到的經驗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而不是成功;是發現更多的妄想,而不是心的集中和統一,你必須要付出耐心和恆心。

(三)用禪的方法,把集中、統一的心粉碎

煉心煉到第二個層次完成,心已能集中和統一。心如能夠集中,便可減少打妄想的時間,心力專注,頭腦清楚,揆之日常生活,應付裕如。做起事來條理井然,效率增進,不致了無頭緒,慌張顛倒,虎頭蛇尾。一般人到此程度,已得很大利益。進一步由集中而達到統一的程度,就是發現「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的道理,世間的聖賢之能成為聖賢,必定有類此的體驗。

然而集中心和統一心,尚都是有「我」的階段:能夠集中的心,是「小我」的肯定;能夠統一的心,是「大我」的落實。正在經驗大我的統一狀態時,不會有煩惱的分別心;然當你由統一心狀態再恢復到分別心狀態時,便會產生強烈的自信心。可是,自信心越強的人,我執越重,他的「我」非常堅固,他相信自己所講、所見、所想、所為絕對正確,他有自信他是有無限慈悲心、同情心、使命感和權威感的人。不幸的是,很多宗教與宗教之間的對立、衝突、戰爭、迫害,都是從此自信心出。因為強大的自信心,即是傲慢與偏激。

從佛法的立場講,雖然要有自信心,但要無我。無我的意思是,不以為自己是全體,不以為自己是有無限力量的救濟。所謂救濟,是眾生自己得度。所以菩薩度盡一切眾生,而實沒有一個眾生得度,這是無我。

如何能夠達到「無我」的目的呢?唯有經由禪的方法來修行。禪的方法,就是把已經集中統一的心粉碎;是把堅固的我執消滅、消散,當「我」不存在了,才是大解脫,也是大落實。如果達此目的,就是要用踢翻乾坤的禪法來修行了。

(一九八四年三月十八日禪坐會開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