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夢

134466747116

 

禪的生活 聖嚴法師著

附錄 — 述夢

今天凌晨四時,做了一個讓我沉醉的夢。直到早上起來打坐及做早課的時候,人還在夢裡。這個夢境,時間很短,但特別清晰深刻。當我清晨四點鐘起來的時候,頭腦還很清楚,再一闔眼,夢境便出現了,等醒過來時,也只有四點多鐘。

一開始我帶了許多人,翻一座很大的山。山上長滿了野草、樹木和荊棘,也有田地,並且有農人在耕種。最後我們經一片耕地時,路變得很窄,很容易踩到農作物,必須小心翼翼地走,甚至得用兩隻手幫忙撥開。

後來走上一條像天橋的石階路,上去一段後要轉彎,轉過彎再一直往上走。走到盡頭時,看到一位少女哭吵著往下走。她說:「我要去佈施!我要去佈施!」她媽媽在後面追,說:「妳窮得像個鬼,拿什麼去佈施?」她說:「我拿生命也要佈施,不能因為窮就不佈施了。」她媽媽把她抓回來,抓回來以後這個少女又從另外一條路跑掉了。

這個時候出現一座像村莊一樣的民房,我就進到其中一間民房休息,裡面出來一位五、六十歲的老人,問我是做什麼的。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帶了一批人上山來,他們還沒有到,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等他們。」他就告訴我說:「後山有一個地方,你要不要去,等一會兒我們大家要去。」我說:「什麼地方啊?」他說:「我現在打個電話問問看。」電話打通以後,他要我聽,我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於是就問:「你們那裡是什麼地方啊?」電話裡傳來蒼老的聲音,但我聽不懂。後來他用很生硬的台灣話說:「我們這個地方屬於Samanta-bhadra(梵文普賢)。」我聽了以為是薩滿教,我過去研究比較宗教學,知道薩滿教(Shamans)是一種巫術信仰的宗教。所以心中不以為然,而電話中的老人又接著說:「我們這裡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樣。今天是薩滿(Samanta- bhadra)祖師示寂紀念日,很難得,他會開示。我們很忙,你要來就趕快來!」把電話放下以後,老人問我:「你走不走?我們全家都要走了。」我說:「那我也去。」在他們還沒有出發前,我趕緊踏出了門。

本來跟著我的那群人這時也跟著來了。走了一段路,看到一個很大的放生池,池是透明的。就像水族館裡的魚箱一樣,又大又清楚。見了池中的魚互相殘殺,大魚追小魚,小魚有的是被吃掉了,有的是互相撞擠死了。好多跟著我去的人就問我:「師父,您看看,我們很多人放生的魚,牠們不是被吃掉了,就是撞死了,我們還要放生不要放生呢?」我就想,這些魚好愚癡、可憐!人把牠們放了生,牠們自己還要互相殘殺。但我還是堅定的說:「牠們雖然相吃相撞,我們還是要放生。」大家聽了我的話,就很滿意的再繼續往前走。

跟著我走的人,有出家人,有在家人,有男的也有女的。有的人當我把鞋子走掉了時,還撿回來讓我穿上。一路上一直沿著山勢的道路往上走,非常幽靜清爽而幽香撲鼻,走進一個山門的入口處時,跟著我的在家人都不見了,只剩下出家人。

這時,一個穿著跟我差不多的和尚,他的樣子既不像中國人,也不像日本人,走到了我的身邊,和我並肩地走著。

進門以後,兩邊都是既像珊瑚又像紫玉雕砌非常高的屏風牆。中間地上鋪的是很平整、光滑,像玉又像石板的建材。兩邊的屏風牆上,還有著看起來像天然的符咒體的字,似藏文又似梵文。我心裡第一個印象是,這好像日本日蓮宗的日蓮上人把「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弄成畫符一樣的寫法。

奇怪,我怎麼跑到日蓮宗的地方來了?就跟我的出家弟子講:「這大概是日蓮宗的分院吧?」接著便問跟我一起進去的那個和尚:「你是不是日蓮宗的人?」他說:「不,我是禪宗。」他說的是中國話,說完就不再跟我講話了。

又走了一段路,一直往上走,屏風越來越高,越來越大,越來越巍峨莊嚴,路也越來越寬,最後在一個轉彎處,來了一個四、五十歲的出家人招呼我們。他說:「現在向左轉,薩滿祖師已經在講開示了,要快點進去!」

我向左一轉,場面忽變得很偉大,並不是人多,而是非常空曠。左邊的一片完全是空曠的,而且清淨、明朗,一看心裡就覺得自己好像已進入解脫之門。

再看中間,有一座直上雲霄的寶鼎,高大無比。好像是整塊青綠色的翡翠雕成,寶鼎的頂上是圓形的寶蓋,還有一個頂尖。寶蓋下的前面,有一個非常大的方塊字幕。首先看到四個金色大字,浮面上立體的是金光,底面是瑪瑙似的紅光,兩種顏色都是透明的。這四個字是「是苦當歸」。

我往寶鼎的方向走過去,走到快到寶鼎的底下時,看到「是苦當歸」的兩邊都有一行小字,右邊的一行是:「知一切苦,一切是空。」左邊的是:「空則不苦,苦則不空。」

這兩行小字,我看完以後就不見了,只剩下四個大字。這個時候,那位自稱是禪宗的和尚說:「你向右看看,那個地方是寂滅境界,進去以後就是寂滅境了。」我看到一個從沒見過的大山門,非常巍峨、莊嚴,往上看好像沒有頂一般,兩邊一直延伸下去,好像沒有邊際。通向山門是一階階乳白色的玉階梯,看來就在眼前,又像離我很遠。從遠處看到的山門,不是人工及油漆的,而是由青山綠水自然形成的。山門上方嵌著「入寂滅境」四字巨額,門是關著的。

後來,在寶鼎的字幕下又看到幾個字:「普賢菩薩示寂開示」。我心想,普賢菩薩既已示寂了,怎麼今天還在開示?一邊懷疑,一邊走過寶鼎下面。走過以後,往上有一道非常難爬的階梯。其他幾位出家人很容易的就走上去了,我不知怎麼搞的卻走錯了路,被一根柱子擋住,只好從柱子旁邊繞過,差一點掉下去!裡邊出來了一位出家人,說:「你走錯了,太危險了!應該從那邊走過來。」我之所以走這條旁路,是因為看來比較近一些,於是我就退回來,再從正路進去。

進去以後,看到好多出家人從裡面出來,手上都捧了缽。那個為我指路的出家人對我說:「已經過了堂,你來遲了!既然來了,進來吧!」我就跟他進去。那裡有許多出家人但沒有人理我,一行一行地各人走各人的。他們穿的衣服都一樣,淺灰色的海青,深灰色的袈裟,看起來非常清高而樸實。雖然有那麼多出家人,卻一點聲音都沒有,無論是胖瘦高矮、年老年少每個人面上都帶著微笑,法喜充滿的樣子。

我在門口看到剛才自稱禪宗的和尚已經先進去了,他身上搭著衣。接待我的一位出家人對我說:「太虛大師老早來過了,比你來得早,他也沒有搭衣。(當時我身上也沒有衣,只穿長衫)但是他很自然,沒有覺得身上沒搭衣就不應該進來!你是不是覺得沒搭衣就不好進來呢?」我說:「我不但沒搭衣,也沒有缽,我怎能過堂?」「我給你一個缽。」於是他請另外一位出家人找了一個缽給我,我拿到缽以後,看看後面,發現還有一位出家弟子跟著我。我把我的缽交給弟子,這個弟子把缽翻過來覆過去,怎麼拿都不對勁!接待我的出家人就責怪我說:「怎麼不先通知一下,臨時帶了一個人來,而且也沒訓練好,連缽都不會拿,叫他回去!」那個弟子很難過,把缽還給我,自己回去了。

我一個人拿了缽進去。進門以後,我想找正在說法的祖師,可是什麼人也沒看到,那是一個無人境界,連自己有沒有都不知道?手上的缽當然也沒有了。

空曠中突然間出現了一張圖,似乎空中有聲音說:「你說,那是什麼?」在我原先的知識裡頭,從沒有「鳧乙」這兩個字連用的經驗,但是我說出了這兩個字來。我說:「鳧乙兩模糊。」然後第二幅圖出現,我又說:「鳧不見乙。」第三幅圖又出現,我說:「鳧向於乙。」第四幅圖我說:「鳧乙相見。」第五幅圖我說:「鳧乙相應。」第六幅圖我說:「鳧乙交融。」第七幅圖我說:「鳧乙冥合。」第八幅圖我說:「鳧乙相忘。」第九幅圖我說:「鳧乙雙亡。」最後第十幅圖出現,我說:「雙亡亦亡。」第十幅後邊好像還有,可是不給我看了,圖一消失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再抬頭,什麼也沒看到,那是太古以前的一片空曠而卻充實的境界,可是週身清涼異常,非常寂靜。我心想:這是寂滅境嗎?不!寂滅境不在這邊,當在那邊;寂滅境不是從這裡進來的,應當從那裡進去才對!現在這個地方只是引入寂滅境的開始。回頭一看,又回到人間了,我又看到芸芸眾生。夢就到此為止。

在我進去聽開示的時候,根本沒有誰講話,只給我幾個圖看。圖之中並沒有鳧(野鴨)與乙(玄鳥)的形象,只是非常抽像的圖案線條。我說不出來那是什麼? 但是嘴巴卻說出來了,說完以後圖也沒有了。這個夢做得很奇怪,因此做完以後身心老是停留在夢裡,感覺很清涼。接著打坐及早課時,就是現在也好像還在做夢(此時已是當日晨十時),境界仍在。但是夢就是夢沒有意義!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八日晨於紐約禪中心,聖嚴師父夢後口述,弟子果然筆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