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6

菩提娑婆訶

original

最近在看玄奘法師相關資料,當他即將入涅槃時,人家問他是否「得生」,就我得的資料有道的大修行人所謂「得生」,即是前去兜率陀天內院,我在看一本書中也記得虛雲老和尚,在百歲高齡下被紅衛兵打了幾天,昏迷中他就是來到兜率陀天見彌勒佛,彌勒佛說虛雲老和尚時間還沒到,先回去等日後再來。

可見光要靠自力前往「兜率陀天」也非易事,上文這兩位出生雖差距有千年時間,但是其修為都算的上是上上根器的佛門龍象,光想「得生」就不是件輕易的事,你我世俗凡夫那就不是比登天還難可以形容的,所以後來很多人,都喜歡親近淨土的阿彌陀佛不是沒道理的,也因此末法時期,漢傳佛教大家都主推淨土思想,藏傳佛教教的都是推即生成佛思想。

但是不管是淨土、即生成佛思想,他有一個大家都忽略的重點是,修行是一條很漫長的路,很多人都是走了幾生的歲月才走到的,不是臨時抱佛腳式的修行路,就我個人的觀察,這種臨時抱佛腳的修行方式,多半心理安慰大過於實質,我引用聖嚴法師的一句話,阿彌陀佛那又不是藏汙納垢之所,可見修行並非是臨終時,喊幾句阿彌陀佛或想即生成佛就能成佛的,縱然有人可以這也非一天二天的事,是累生累劫修到今天所結的果。

淨土、即生成佛思想,的確很貼近現代人的速成觀念,所以很多人都在大力鼓吹,但往往基礎觀念的佛學,大家反而沒有去認識前就開始,這是非常本末倒置的。

台灣民間信仰中,我們常見到的現象就是「靈媒」扮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大家寧可聽信,看不見的靈體藉由靈媒傳遞來的訊息,反而不信歷來高僧大德所記錄下的言行,雖然我們沒法完全否定靈體藉由「靈媒」所傳遞的訊息,但是大家可能忘了所謂因緣其實是會變動的,當某一方條件不具足下因緣是會改變的,所以「靈媒」所言一般也只能姑且聽之並不能完全去相信。

另外台灣有所謂母娘信仰也一直在崛起中,那他所仰仗的經典卻是「封神榜」,一部中國古代的小說大家奉為經典,這真的讓人哭笑不得,這麼說佛教徒是否也應該拿,吳承恩的「西遊記」來當經典是一樣的道理,大家在信仰過程太容易輕信看不見的靈體所言了,反而忽略了很多事理上的根據,道聽塗說似的修行方式,現已成為台灣目前修行主流,可見很多人學習宗教信仰上是相當盲從而膚淺。

所以修行沒有福報就是容易走偏了,因為福報不夠就算大善知識出現在你身邊,你還是沒能有智慧去發現,原因是你福報不足,我記得古時有位長者他知道,供千僧齋定有阿羅漢前來應供,為了求福,他在家內設三天的千僧齋供,希望賓頭盧尊者能光臨應供,但是賓頭盧尊者一連來了三次結果都被趕走,不得已只好現神通透過夢境告訴長者我已前來應供的事。

學佛過程中,我想很多人的迷惑古今大不相同,玄奘時代是經典殘缺而且各方說法眾說紛紜,現代人是想著如何速成,因為經典太多不知道要從那開始,光一部地藏經大家就要分段才能唸完他,可見最吸引大家的法是即生成佛,套句現代人用語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想成佛又不想修行與持經,天下那有此等好事呢 ?

所以我開頭就曾言,淨土、即生成佛思想雖貼近現代人思維,但是他只是在說明眾生根性不同,法法通向涅槃城,但是不意謂著在說明所有人一體適用,最可靠方式除了仰仗菩薩外,當然是靠自己不漸斷的精進努力,在精進學佛、學法過程自然會幫自己釐清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當年聖嚴法師有人問他,民清四大師你想走那一條路呢?他回答是他走聖嚴自己的路,我想聖嚴法師從不斷精進努力中,他也模索出所謂「農禪式」的法向了,這也奠定了今天法鼓山的道風,所以真學佛者是不斷的從精進中再蛻變。

語畢 ~

看完玄奘的故事,雖然法師所譯經典只是他從佛國帶回的 1/9 ,但是他的成就已無人能超越,在唐太宗臨終時所譯的 260 個字的「心經」,更是佛教徒最朗朗上口的經典之作,也是所有佛經中最讓人津津熱道的佛經,玄奘法師充滿傳奇的一生,屢遭劫難也都透過「心經」的持誦讓他脫離險境。

正如「心經」語畢詞彙「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我想生命過程或許有不同,但其目的不就是圖個「圓滿」與「究竟」嗎 ? 當玄奘法師在涅槃前所言「得生」我想他是做到了。

john 2016 7 3

廣告

匡正經典 弘揚佛法

00110099

 

玄奘(602年~664年),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創始人,洛州緱氏(今河南洛陽偃師)人]  ,其先潁川人  ,俗家姓名“陳祎(yī)”,“玄奘”是其法名,被尊稱為“三藏法師”,後世俗稱“唐僧”,與鳩摩羅什、真諦並稱為中國佛教三大翻譯家。

玄奘為探究佛教各派學說分歧,於貞觀元年一人西行五萬裏,歷經艱辛到達印度佛教中心那爛陀寺取真經。前後十七年學遍了當時的大小乘各種學說,共帶回佛舍利150粒、佛像7尊、經論657部,並長期從事翻譯佛經的工作。玄奘及其弟子共譯出佛典75部、1335卷。玄奘的譯典著作有《大般若經》《心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等。《大唐西域記》十二卷,記述他西遊親身經歷的110個國家及傳聞的28個國家的山川、地邑、物產、習俗等。《西遊記》即以其取經事蹟為原型。

玄奘被世界人民譽為中外文化交流的傑出使者,其愛國及護持佛法的精神和巨大貢獻,被譽為“中華民族的脊樑”,世界和平使者。他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相,不畏生死的精神,西行取佛經,體現了大乘佛法菩薩,渡化眾生的真實事蹟。他的足跡遍佈印度,影響遠至日本、韓國以至全世界。他的思想與精神如今已是中國、亞洲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財富。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一

這樣記載:幼年的玄奘人品高貴、智慧聰明、個性獨立,在八歲那年父親陳惠坐在旁邊為他的孩子講授《孝經》時,玄奘聽到「曾子避席」時,忽然整理好衣服站起來,陳惠問玄奘為什麼突然起身,年幼的玄奘回答:「曾子聽聞老師的教誨就起身聆聽,今天我要奉行慈父的家訓,怎麼還能坐著呢!」父親陳惠很高興這個孩子將來一定有所成就,還特別召告族人宗親這件事。玄奘的智慧,從小時候就已經是這樣的成熟,之後更是精通經書妙義,因此童年的玄奘就喜歡閱讀先聖先賢的書籍,不是高雅正派的書不看,不是聖賢哲人的門風不學,年幼的玄奘身不結交童蒙稚友,足跡不曾到過市集,也不曾參與旁雜無義的言談,就算街頭鑼鼓喧天,巷尾戲曲歌舞叫聲,男女聚集交談笑聲等嘈雜喧囂,玄奘都不曾因為好奇而前往觀看。

大唐三藏聖教序

1366187476

 

大唐三藏聖教序 (太宗文皇帝)

蓋聞二儀有像,顯覆載以含生;四時無形,潛寒暑以化物。是以窺天鑑地,庸愚皆識其端;明陰洞陽,賢哲罕窮其數。然而天地苞乎陰陽而易識者,以其有像也;陰陽處乎天地而難窮者,以其無形也。故知像顯可徵,雖愚不惑;形潛莫睹,在智猶迷。況乎佛道崇虛,乘幽控寂,弘濟萬品,典御十方,舉威靈而無上,抑神力而無下。大之則彌於宇宙,細之則攝於毫釐。無滅無生,歷千劫而不古;若隱若顯,運百福而長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際;法流湛寂,挹之莫測其源。故知蠢蠢凡愚,區區庸鄙,投其旨趣,能無疑惑者哉!

然則大教之興,基乎西土,騰漢庭而皎夢,照東域而流慈。昔者,分形分跡之時,言未馳而成化;當常現常之世,民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歸真,遷儀越世,金容掩色,不鏡三千之光;麗象開圖,空端四八之相。於是微言廣被,拯含類於三塗;遺訓遐宣,導群生於十地。然而真教難仰,莫能一其旨歸,曲學易遵,邪正於焉紛糾。所以空有之論,或習俗而是非;大小之乘,乍沿時而隆替。

有玄奘法師者,法門之領袖也。幼懷貞敏,早悟三空之心;長契神情,先苞四忍之行。松風水月,未足比其清華;仙露明珠,詎能方其朗潤。故以智通無累,神測未形,超六塵而迥出,隻千古而無對。凝心內境,悲正法之陵遲;栖慮玄門,慨深文之訛謬。思欲分條析理,廣彼前聞,截偽續真,開茲後學。是以翹心淨土,往遊西域。乘危遠邁,杖策孤征。積雪晨飛,途閒失地;驚砂夕起,空外迷天。萬里山川,撥煙霞而進影;百重寒暑,躡霜雨(別本有作「雪」者)而前蹤。誠重勞輕,求深願達,周遊西宇,十有七年。窮歷道邦,詢求正教,雙林八水,味道餐風,鹿苑鷲峰,瞻奇仰異。承至言於先聖,受真教於上賢,探賾妙門,精窮奧業。一乘五律之道,馳驟於心田;八藏三篋之文,波濤於口海。

爰自所歷之國,總將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譯布中夏,宣揚勝業。引慈雲於西極,注法雨於東垂,聖教缺而復全,蒼生罪而還福。濕火宅之乾燄,共拔迷途;朗愛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惡因業墜,善以緣昇,昇墜之端,惟人所託。譬夫桂生高嶺,零露方得泫其華;蓮出淥波,飛塵不能汙其葉。非蓮性自潔而桂質本貞,良由所附者高,則微物不能累;所憑者淨,則濁類不能沾。夫以卉木無知,猶資善而成善,況乎人倫有識,不緣慶而求慶!方冀茲經流施,將日月而無窮;斯福遐敷,與乾坤而永大。

U5565P1081T2D55175F8DT20120208160225

 

大唐三藏聖教記 (高宗皇帝)

夫顯揚正教,非智無以廣其文;崇闡微言,非賢莫能定其旨。蓋真如聖教者,諸法之玄宗,眾經之軌躅也。綜括宏遠,奧旨遐深,極空有之精微,體生滅之機要。辭茂道曠,尋之者不究其源;文顯義幽,履之者莫測其際。故知聖慈所被,業無善而不臻;妙化所敷,緣無惡而不剪。開法網之綱紀,弘六度之正教,拯群有之塗炭,啟三藏之秘扃。是以名無翼而長飛,道無根而永固。道名流慶,歷遂古而鎮常;赴感應身,經塵劫而不朽。晨鐘夕梵,交二音於鷲峰;慧日法流,轉雙輪於鹿苑。排空寶蓋,按(別本有作「接」者)翔雲而共飛;莊野春林,與天華而合彩。

伏惟皇帝陛下 上玄資福,垂拱而治八荒;德被黔黎,歛(別本有作「斂」者)衽而朝萬國。恩加朽骨,石室歸貝葉之文,澤及昆蟲,金匱流梵說之偈。遂使阿耨達水,通神甸之八川;耆闍崛山,接嵩華之翠嶺。竊以法性凝寂,靡歸心而不通;智地玄奧,感懇誠而遂顯。豈謂重昏之夜,燭慧炬之光;火宅之朝,降法雨之澤?於是百川異流,同會於海;萬區分義,總成乎實。豈與湯武校其優劣,堯舜比其聖德者哉?

玄奘法師者,夙懷聰令,立志夷簡,神清齠[齒+(軋-車)](別本有作「齔」者)之年,體拔浮華之世,凝情定室,匿跡幽巖。栖息三禪,巡遊十地,超六塵之境,獨步迦維,會一乘之旨,隨機化物。以中華之無質,尋印度之真文,遠涉恒河,終期滿字;頻登雪嶺,更獲半珠。問道往還,十有七載,備通釋典,利物為心。以貞觀十九年二月六日奉敕於弘福寺,翻譯聖教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引大海之法流,洗塵勞而不竭,傳智燈之長燄,皎幽闇而恒明。自非久植勝緣,何以顯(別本有作「闡」者)揚斯旨;所謂法相常住,齊三光之明;我皇福臻,同二儀之固。伏見御製眾經論序,照古騰今。理含金石之聲,文抱風雲之潤,治輒以輕塵足岳(別本有作「嶽」者),墜露添流,略舉大綱,以為斯記。

玄奘法師述夢

p_large_JpbV_7f8e000065d95c16

 

玄奘法師的兩段夢境

一,奘師跟隨勝軍論師前後共有兩年,有一天晚上,忽然作一個夢:那爛陀寺充滿了荒蕪雜亂的景象,到處拴著水牛,看不見一個僧侶。他從幼日王院的西門進去,忽然看見第四重閣上站著一個金人,光明莊嚴,內心很是歡喜,他想往上爬,卻爬不上去,只好請金人接引,金人告訴他說:「我是文殊師利菩薩,由於你的前世還有業障,尚不能到這裡來。」說完指著寺外的景象給他看,奘師看到一片火海,村落全部化為灰燼,金人又告訴他說:「你趕快回國,十年後戒日王駕崩,印度會引起一片荒亂,盜賊四起,擄掠燒殺,千萬不要忘記。」說完就不見了。奘師驚醒後,把夢境告訴勝軍論師,勝軍論師說:「三界本來就是變化無常的,也許將來夢境會成為事實,菩薩既指示這樣的預兆,你就善自安排吧!」(後來唐朝的永徽末年,印度的狀況果然與菩薩預言的一樣。)

二,唐玄奘譯經時所做的奇夢,唐玄奘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唐僧,他在取經歸國之後,就投入到翻譯佛經的事業之中。然而由於在唐玄奘以前翻譯佛經的人常有一種很壞的翻譯習慣:就是經常擅自改動原文的格局、文體,甚至是擅自的刪節。當時協助玄奘譯經的翻譯人員在一定程度上也受了這種壞習慣的影響。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唐玄奘在翻譯《大般若經》的時候,因為梵文本有二十多萬頌,由於受這種壞習慣的影響,他的助手建議玄奘刪掉一點,玄奘自己也覺的有道理,就聽從了大家的意見,「除繁去重」,刪除了一些相類似的內容。

沒想剛一這樣做,唐玄奘就在晚上做了一個奇夢,他夢到自己忽然身處很危險的地方,爬到高山上又噗通一下從山上掉到了山谷裡;接著又夢見自己在跟猛獸搏鬥,費了很大的力氣,乃至汗流浹背,才能解脫。唐玄奘夢醒後悟到這是神佛在警告自己:不可對佛經進行任何的刪改變動。第二天一早:他馬上通知相關的翻譯人員,將經文按原文重新翻譯,不得有任何的刪改變動之處。

正因為如此,唐玄奘翻譯出來的佛經是相當可靠的,據說後來有人把唐玄奘翻譯出來的佛經倒譯回梵文,發現和印度的梵文原本幾乎一樣,由此也可見玄奘的翻譯真是準確無誤無漏啊!

john 2016 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