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6

降龍羅漢

p136565057289

 

這兩天在聊及羅漢 (Arhat),今天我想來介紹的這位,堪稱是華人世界的第一神僧,李修緣(西元 1192 ~ 1251 年)又稱道濟禪師、民間信仰上我們稱呼他濟公師父,我想從民間信仰與佛教來交互談師父,會比較貼近真實的濟公師父。因為台灣目前除了觀音、媽祖外就屬「濟公師父」最多人信奉,所以要談一位大家都認識的真實人物,也是位神僧並不容易。

從史實來看李修緣 ( 濟公師父 ) 的誕生時,正好碰上國清寺羅漢堂裡的第十七尊羅漢「降龍羅漢」突然的傾倒,於是人們便把李修緣與「降龍羅漢」畫上等號,灌上了他是羅漢投胎前來轉世。我們若從神學與靈學角度來看,就不得不要了解一下真有所謂「降龍羅漢」? 那他到底又是誰呢 ?

那麼「降龍羅漢」是誰呢 ? 是「五百羅漢」中的第一百九十三「慶友尊者」,尊者佛滅後八百年時,降世于師子國今斯里蘭卡,是當時著名高僧。古印度有惡魔波旬、他煽動那竭國人四出殺害和尚,盡毀佛寺佛塔,將所有佛經劫到那竭國,把他收藏龍宮裡。後由「慶友尊者」降服了龍王,取回佛經,因此人們稱他為「降龍羅漢」。

「慶友尊者」圓寂時,將十六大阿羅漢的法名告訴了身邊的弟子,其弟子將他臨終前的述說撰文成書。即著名的《大阿羅漢難提密多羅所說法住記》(簡稱《法住記》)。這即是漢地相傳的十六羅漢的由來,也就根源於《法住記》此書。

漢地相傳的十八大羅漢中的所謂「降龍羅漢」,到底真實身份是「大迦葉尊者」或者是「慶友尊者」呢 ? 清朝乾隆皇帝徵詢當時的,章嘉呼圖克圖活佛之後,御筆寫定,說第十七尊羅漢是大迦葉尊者,但這個爭議我請示的是「普賢菩薩」,真正「降龍羅漢」卻是難提密多羅,也就是《法住記》作者「慶友尊者」。從這這一連串的探討中,我們發現宋朝的「道濟禪師」李修緣,前世真實身份最有可能的是「慶友尊者」前來轉世。

從民間信仰來看「道濟禪師」是嗜酒成癮,每酒必痛飲十碗以上,不至大醉不止,醉後始能寫作詩文,下筆如有神助,文思敏捷,文辭脫俗而言之有物。醉後即能辦事、化緣、顯神異。平日很少在寺中找到他,總是到處找人作東討酒喝。乃至不避魚肉,最後靈隱寺首座及執事們聽他說:「我連日在昇陽樓飲酒,新街里宿娼。」便造成了他離開靈隱寺投奔淨慈寺的結果。

若從佛教觀點來看「道濟禪師」《濟顛語錄》有八句詩自述其心跡:「每日貪盃又宿娼,風流和尚豈尋常。任憑萬種風流態,惟有禪心似鐵堅。暫借夫妻一宿眠,禪心淫慾不相連。從來諸事不相關,獨有香醪真個貪。」由此可知道濟禪師嗜酒是真的,宿娼貪色則未必。描寫他貪杯的還有詩說:「何須林景勝瀟湘,祇須西湖化作酒。和衣臥倒西湖邊,一浪來時吞一口。」但他畢竟是圜悟克勤禪師的再傳,又是瞎堂慧遠佛海禪師的嫡傳,絕不至於瘋癲到不成體統的程度。( 此截錄自 聖嚴法師 湖隱道濟禪師一文 )

由此可見,真實的史料記載中的「道濟禪師」,與傳說中的人物是有一段不少差距,那我認識的「道濟禪師」是在十七八歲間,台南安平有一尊聽說是迎自於,台北某寺廟中的落難神像,透過乩身出來大展神通,剛好親戚介紹我父母前往結緣而至今,在因緣下我也被「道濟禪師」收為義子,時至今日我仍佩帶著,他專屬的八卦鏈上刻著「濟佛子」三個字。

講句真實的話,當年若非遇到「道濟禪師」,我可能真的已不在了,所以我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角度來談師父呢 ? 被他收為義子至今快三十年,我在台灣太陽花學運那幾天,總算在夢境中得見他真容,在夢境中我們之間對話他仍然告訴我,他一直在暗中保護著我,當我問他為什麼 ? 清楚聽師父說道「視你如子」這四個字,可見我們間的父子緣份真的很深,說實在話我一直也都把濟公師父放在心裡,例如來說做這個「五百羅漢」網站,在些程度上也是想著如何來「撥亂反正」彰顯羅漢、弘揚佛法。

最近一次再聽到師父,是他聽說我出了點事,我有事想前往朋友家結果又作罷,誰知他已收到訊息,透過友人太太降駕下來,留了一些話要送我,當時我朋友也很好奇問「道濟禪師」,你為什麼這麼關心「楊森」 ? 「道濟禪師」告訴我友人說,我們之間有著很特殊的緣份。

漢地就我個人所知,談到羅漢 (Arhat) 大家差不多都會連想到的就是「道濟禪師」,那還有一位就是「布袋和尚」,五代的一位高僧。法名契此,又號長汀子。明州奉化(浙江)人。以神異著稱,常用杖背負一只布袋入市,故稱為「布袋和尚」。因他圓寂前說了「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時人認為其為彌勒的化身,所以很多近代華人佛寺中的,彌勒菩薩造像就是根據「布袋和尚」身形打造而來。

近代在「五百羅漢」中,我們發現兩位清朝帝王也被收入了進來,分別是第 195 尊「闍夜多尊者」與第 360 尊「直福德尊者」羅漢像,都被雕塑成是清代康熙皇帝與乾隆皇帝的樣子,針對此我也請教過「普賢菩薩」,答覆是這乃後人杜撰,他兩真的有點菩薩心但非羅漢轉世。

羅漢轉世「道濟禪師」已不是第一人,更早的「鳩摩羅什」譯經師傳聞就是,我們「心經」中常提到的舍利子 ( 智慧一的舍利弗 ) 再來人,可見這些羅漢來應世,都擔負某種程度上的使命,而非前來虛晃一遭就迷迷糊糊離開,「道濟禪師」在應世一甲子給世人留下的典範,雖沒像鳩摩羅什、玄奘法師等…留下大量譯作,但他扶危濟困、除暴安良、彰善罰惡等等的行為舉止,也堪稱是日後佛弟子的最佳典範。

至於談及「道濟禪師」嗜好酒肉,這我個人看法,比較接近是鄉野傳聞居多。依據民間傳說 + 鸞壇降神問取的管道,被編輯成傳記故事。聖嚴法師如是說,禪師風骨寫照,除了「寢食無定」、「無完衣」、「付酒家保」等等,是與平常比丘不同者外,他雖「不循常度」,也是「轍不踰矩」的僧人。

john 2016 8 31

廣告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

IMG_2880

 

今天傍晚前去郵局路上,想到個不可能任務,就是找尋「五百羅漢」前來轉世的朋友,其實我是上星期六去花園夜市時,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心想這南閻浮提形形色色的人都有,那麼就符合我曾看過的五百之林,問題這要依什麼條件去判定,誰是真的「五百羅漢」前來轉世的人呢 ?

依我目前所知道的資訊是「光源」,來轉世的人會有一種暫時簡稱它為「羅漢光」的不可見光,但是凡夫你若非真開啟了「天眼通」,你是無法識得誰是真羅漢來轉世,但真的識得你也未必能當講,法緣未具你講出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另一種方式,當然是請示菩薩來鑒定真偽,但問題是光要找這些朋友就有困難了,就當年我們在找尋羅漢過程,意外的插曲郭大師兄也說,他走到那都有人說他是羅漢來轉世,但是「不動明王」前來就跟他打了個回票,這雖然有點傷了他,但是這也說明了,假羅漢也充斥著整個現實生活當中,我們所得到的資訊,普遍都是坊間道聽塗說居多。

羅漢中就屬「五百羅漢」是釋迦牟尼所授證,我在編譯過程也發現五百是個充數,實際上我們現有的資料去查證,你會發現「五百羅漢」有很多都是重複名所列舉的,所以光依現存資料,要去查證這些人名就相當費力,也由於時空上的差距,佛世距今已有二千五百年了,而且古印度也沒撰寫文史的史料,很多佛經的流傳一般就是靠背誦所流傳,背誦上音源的準確與否,就存有極大的考驗呢 ?

所以我文章開頭才說這是個「不可能任務」,但是雖說是不可能的任務,我們也找到了五 ~ 六位了,為什麼說五 ~ 六位呢 ? 這我暫時不方便在此公開講出,因為還有存疑所以我只能說五 ~ 六位之間。

藏傳佛教就一直存在著「活佛轉世」的不公開制度,我不清楚他們尋找過程是根據活佛生前所言呢 ? 還是有其另外不公開的認證制度呢 ? 但是我也看過報導,一位是已經十幾歲的台灣朋友被認證為活佛,那大陸演員張鐵林更是老來才被認證,所以說他的認證過程也是很亂,有點自由心證的感覺。

也就由於這種「自由心證」,造成佛教中的諸多亂象,談到此我也有點想放棄了尋找「五百羅漢」的想法了,因為如果演變成個人崇拜的頭銜,那真的反造下了業因,給佛教添上了更多怪力亂神現象,那就違背我自己尋找「五百羅漢」的初衷。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很多「五百羅漢」前來轉世的朋友,早在很多年前都被陸續安排前來出生,如何不受「隔陰之迷」所限,這將是最大的關鍵因素之一,既是五百之林我想必利根之人,在此我引用禪宗「六祖惠能」禪師的一首偈子「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送給這些朋友。

語畢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

是言開悟心性者,能運轉利用法華。迷惑心性者,為法華所運轉利用。即成主從之別。蓋釋迦之說法華,是運轉利用法華而濟度眾生也。眾生之聽法華,是為法華所運轉利用而被濟度也。

john 2016 8 29

度一切苦厄

14115515_1071590596227865_2072213378477475654_o

 

這一篇般若心經,我最喜愛的就只有五個字「度一切苦厄」,人生有所謂的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事實上在人生旅程中誰都會遇到,祈望這篇般若心經能帶領著大家「離苦得樂」,從唐朝「玄奘法師」在唐太宗皇帝臨終那一刻譯出至今,它靈驗事蹟相當多,所以在此就不一一講述。

若真想「度一切苦厄」,就離不開五蘊皆空,五蘊分别是色、受、想、行、識五種。在五蘊中,除了第一個色蘊是屬物質性的事物現象之外,其余四蘊都屬五蘊裡的精神現象。

當然每個人對「苦」的承受程度上也不同,但大抵現代人「精神上」的疾病也均來自五蘊的接觸,所以它是一部相當棒的經典,若說他是「佛教」經典中的總持也不為過,所以很多重大災難的現場,大家都喜歡攝持般若心經,祈望它能帶領著大家衝破人生的一切苦難。

揭諦 揭諦 波羅揭諦 波羅僧揭諦 菩提薩婆訶

願眾生一起到達光明的彼岸!共證菩提 ~

john 2016 8 29

「隨緣」而不「攀緣」

6-93 (1)

 

剛跑了趟花園夜市幫我媽買宵夜,走在人群裡我仔細觀察,真是「六道」雜居一處,就人的外在有高、矮、胖、瘦形形色色,什麼樣的長像的人都有,平常你若沒特別留意,就不覺得這有什麼,當你靜下心來就能看清楚,這南閻浮提真如佛經所言,是六道雜居一處之地。

所謂「六道」,乃指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等六道眾生,是什麼因緣讓這「六道」投生聚合一處呢 ? 除了「因緣」和合外就是「業力」為主要原因,所以我曾聽過一個說法是,若要成為一對夫婦,一般也就是業力或福報相當才能聚首。

外在的相貌除了遺傳是主因外,人生過程累世所染習性也是影響的原因,舉例 ~ 就我個人當過憲兵,我們在入伍前就做過生家調查與體位的檢查,所以一般外在條件就比較平均,但是你仔細觀察退伍後二三十年間,就開始呈現差距的變化了,影響最大的因素也就是「習性」。

我們常聽人在說「業力」,但是多數人都半知半解,什麼是「業力」呢 ? 就因緣磁場來說,就是同性相吸的道理,相同磁場或屬性的人「磁力線」才會起共鳴,既是相同的屬性也就有相似習性 ( 臭味相投 )。

既知「六道」雜居一處,我們如何在紅塵中,不被「業力」所牽制呢 ? 「隨緣」而不「攀緣」。緣深、緣淺、緣好、緣壞都是自身念力召感來的,未必相見是歡、擁有是喜。不同的起心動念,這個念力種子就如實的被我們「第八識」收藏著,盡未來際緣熟而現行。第八識又名藏識也稱業識,業識是無形的力量,在臨終時牽引人入六道中輪迴不息。

語畢 ~

名利浮雲終消散,放下無拘自在安。

john 2016 8 27

念中「無念」

IMG_1413

 

剛看自己的二張照片,這三十年我自己人生也嚐盡了苦頭,從十七歲那年,我因家境因素選擇放棄上五專開始至今,似乎什麼事都讓我遇上了,我並不如一般人的人生那麼平順,也就一關一關的我走過來,相對也讓自己無形中體會更多的人生,往往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所以每當看到有朋友出了問題,我都能同理心,去理解別人所受的苦,雖然如此我仍未失「赤子之心」,所以我為什麼 ? 這麼有「佛緣」我想應該與此有關。

誠如台南「關帝港」門聯上所寫 ~

公平正直入門不拜無妨、詭詐奸刁到廟傾城何益 」。

所以別看我常跑這些地方,我可從不「拿香」去了就合十代替。我雖然是在做生意,你就算多算給我,我也不會要的,我做生意是盡可能賣別人便宜,跟坊間的許多生意人在想法上差異很大,所以相對很不喜歡被稱做生意人,我對自己允諾是,既然沒得選擇走上來這條路,那至少也做個「儒商」。我媽也常說真的能找到我來處理,真的是客戶的福氣,至於我對廠商要求就極嚴苛,但是我定提前將帳做起來,非必要狀況我也很少跟廠商討價還價,我想凡是將心比心,別人也一樣要養一堆人的,所以在帳上力求清清楚楚,就連一塊錢我都會算給廠商。

( 我想 fb 上有很多廠商、客戶都在,他們是可以證實我所言 )

所以為什麼 ? 我只要上「關仔嶺福安宮」,土地公公對我機乎是有求必應,我想土地公公他也不欠我什麼,所以「學佛」後我還曾找個機會去跟他道謝後,就少再去麻煩這位三界土地公公了。正如我曾跟他說過的,只要讓我有工作有飯吃就行,我這輩子也沒想過要飛黃騰達的,是個極沒有野心的生意人。( 對此有位好友在跑靈山也曾批評過我,對曾幫忙過我的土地公公忘恩負義,我也曾於自己文章提過此事,就自己前言所言,一,他不欠你的 二,你日後如何去還呢 ? )

我都是這種正派生意人,當然會厭惡那種貪得無厭之人,我也曾在某個學校遇到過某個同學舅舅,他想透過我以低報高給學校,初次配合就獅子大開口,第二次又找我前去我斷然拒絕了,他在電話那頭竟臭罵我不會做人。結果我講給他侄子聽,他侄子 (我同學) 竟然是支持他舅舅 (他的說法是,他舅舅也是好不容易,坐到那位置上去 ),他是在國立大學上班如此上下其手,我這不等同與他同流合汙嗎 ? 然當年許多朋友也似乎不支持我,當年我心想這「世道」是怎麼了 ? 真的病了 ? 就為了一個「貪」字就,大家竟都出賣了自己的良心嗎 ? 難怪很多人,去找土地公公或大羅神仙也沒用。

萬法唯心照,是「你」心念的關係,就如當年我躺在台南醫院,麻豆師父前來告訴我,很多仙佛都在我上空照看著我,然我也不識這些仙佛,但是他們卻依然前來守護你,我想誠如前言,很多朋友沒辨法理解我,因為人心往往容易被自己無明 (貪、嗔、癡、慢、我、疑 ) 掩蓋住了,喜用自己好惡去看一個人,卻不知你的起心動念間,是夾帶了許多情緒在上頭 ? 但相反的你的一念如何 ? 無形界自然看的比「人界」清清楚楚,所以說,雖然我經常跑寺院但從不拿香。

語畢 ~

人在世間,起心動念間,念中「無念」天地、鬼神欽。

john 2016 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