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6

安貧樂道、知足常樂

img_0748-1

 

昨天,有網友談及出家,今天又剛好是農曆九月十九,觀世音菩薩出家紀念日,我簡單講一下我自己的看法,雖然佛教經典上,將出家為僧講的很殊聖 ( 乃是大丈夫事,非將相所能為 ),但是就我個人觀察,我們實際在佛寺所遇所見,是跟經典上是有所差距的喔 !

我雖不算超級業務員,但是自恃看人八九不離十,所以當我在走這些佛寺,當然觀察上自然很敏銳,應該說你不用開口,我差不多知道你在想什麼。

要真想遇到像我們都熟晰的,一些著名法師 ( 聖嚴、星雲、海濤法師等 … ),那樣才德兼備,又外貌極佳的高僧,那他早就名盛一時了。

所以我看到的僧人奇奇怪怪很多,正如我在「開元寺」遇到一位老僧,他就坦言是因為個子太矮,找不到工作才來出家的,早期台灣出家人,也極多是找不到老婆,乾脆跑來出家的很多,極少有那種出家人,出家是想成聖或將出離三界為目標的。

雖然近年台灣,比丘與比丘尼在諸多法師齊心努力下,素質上提升很多,但是說實話這其實還是有待加強的,因為就我個人觀察,還是有為數不少在混日子的僧人。雖說佛教所講是佛、法、僧三不可缺一,但是現階段,我自己看法還是偏重於「依法不依人」。

所以說出家,你真有能登聖雄與出離三界的決心,那我祝福你。不然理了髮煩惱就沒有了嗎 ? 這可能是你自己想的太多了。這世上,真的是所謂「千人千般苦、苦苦不相同。」也正如「廣欽老和尚」所說沒苦就沒行好修了。

最後我想送大家一句話 ~

安貧樂道、知足常樂。

john 2016 10 19

靈界不可思議 ~

circle_72

靈界不可思議 ~

一,剛聊到一個遇鬼的視屛,老實說我沒見過鬼長的什麼樣子,但是當兵快退伍時,我遇到了被鬼壓的狀況,因為被鬼壓時我眼也睜不開,所以我也未看到鬼,但是被鬼壓那力道很大,我當時是在「曾文溪駐在所」燙衣間的庫房補睡,也才剛要睡著,一下就覺得胸口被壓的我都喘不過氣來,但是我發現我手指是可以動的,我手指反扣床沿要起身不讓他壓著我,我一向臂力就很強他算遇到了對手,我足足掙扎了十多分鐘才鬆開,整個床都快被我掀了起來。

二,再來有個說法說,被卡到去人多的地方逛一逛就好,這我自己也試過一次好像也沒用,當年黃小姐在日本往生,聽說他骨灰要回來台南,我跟許超彬大哥趕往台南殯儀館,黃小姐先生告訴我們,他在火化前有幫他拍下照片,是準備給他小孩看他的,林先生當下有問我敢不敢看,老實說我是沒忌諱什麼,林先生問我我當然說好,但是看完當下我就覺得自己不對勁了,所以回程我特定進台南大觀音亭去,由於當天是端午節,我還跑去安平去逛一圈再回家,我是一連三天白天沒事晚上就開始發燒,最後我是再進台南大觀音亭去找「地藏菩薩」來幫忙。

三,剛有位師姐說廟旁的靈最多,這個我是跟好友去內門鄉「光明王寺」去,結果好像我朋友回來是異常累,因為我在他小孩房間幫他整理電腦裡面的程式,他在旁邊看卻快躺平了,我朋友是職業軍人,還在安全局工作理應不會這麼虛才對,後來我們說要去找一位在「佛光山」畫佛像的師姐坐一坐,結果我們到時,這位師姐說我朋友背了好多靈當然累,但是這我有個疑問 ? 民間信仰上所謂八字學,不是八字輕的人比較會被跟嗎 ? 就八字學來說我就夠輕的,我朋友還是職業軍人,結果怎麼是我朋友跟了一大堆靈呢 ? 所以這個八字學我也很存疑 ? 如果這位師姐所言無誤,那這些靈是在等有緣人,而非關八字輕重。

john 2016 10 17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img_3501

 

我同學剛在 line 上,我問他你找這位所謂能通靈的朋友,你花了有沒有一萬,他說他花了二萬一了,那遠遠超過了我的想像,然我姐夫的大姐聽我媽說,就認識個所謂師姐,就短短二到三年間約被騙了有二到三百萬,這就是往外求的代價嗎 ?

凡在宗教上有著金錢上對價關係的供求,應該全都是假的,這麼說我可能會得罪不少人,但我說是有依據的,我也學了宗教約有八年時間,我除了偶爾去捐個小錢給寺廟外,我完全沒花半毛錢 ! 這八年來我看到在這領域上,超過八成全都是因「貧、病」才走了進來,你想若是菩薩,怎會何忍再添加這些人負擔呢 ? 但是如果你是行有餘力,是出自自發心那我個人很讚成 !

是菩薩沒給予這些朋友,就已經很對不起自己了,怎會要取眾生分毫呢 ? 據我同學說,這位林師兄的講法是,他幫忙你等於要涉入你的因果,所以他會索取相當的好處才願意幫忙,昨天跟兩位師姐也談及這個所謂因果的問題,這個困擾很多人的問題,一般大家都直接採信了,道聽途說的民間信仰版本做為依據,但這個版本我個人不信,因為這種自私自利的說法,就連佛教中的阿羅漢也不可能去做,那何況是佛與菩薩呢 ?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什麼是「佛」呢 ? 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為什麼要先了解誰是「佛」呢 ? 因為縱然「佛」擁有了具足的神通,他仍然改變不了自身的因果,也無法涉及別人因果,那麼一般凡夫小小的通靈師,你能干涉的了別人因果嗎 ? 那說明你是在自吹自擂了。

這就連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也無法涉入別人因果,當琉璃王滅釋迦族時,佛陀告訴目犍連尊者:「雖然你有神通力可以安置迦毘羅衛國的人,但眾生有七件事是無法逃避的,就是生、老、病、死、罪、福和因緣,所以即使你欲以神通力解救迦毘羅衛國的苦難,他們還是無法逃脫過去所種下的罪業。」

目犍連尊者聽了佛陀開示後,還是不忍迦毘羅衛國的子民受到迫害,於是運用神通力將一些精英放至缽內,舉至虛空當中,希望能幫助他們躲過此難。目犍連尊者以神通力將缽取下,看到裡面的人全已死亡,不勝悲泣地告訴世尊:「缽中之人均已殆盡,我雖欲以神通力救護他們,仍無法免除他們的宿世罪業。」

這說明了什麼呢 ? 任誰也解不開別人的因果,但解鈴還須繫鈴人,自己因果既然是己做,那也唯有自己能解套,所以民間信仰上妄稱涉入別人因果,會招不幸的講法明顯是誤導眾生,因為你如何涉入別人因果呢 ?

如果民間信說法可信,那醫生幫人開刀根治病源,算不算是涉入別人因果呢 ? 有人說醫生幫人開刀是天職,既然是涉入別人因果會招報復,我想南閻浮提眾生,還沒有不貪生怕死的眾生的,所以除了少數傻瓜外,大概沒人願意當醫生的。

自私自利的民間信仰因果論,誤導了多少人 ( 年 ),大家都希望自己有事別人能伸出援手,但是別人有事,就用這種自掃門前雪的因果理論,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這實在非常可笑至極了。民間信仰因果理論,是模擬化人類的行為,有著明顯的對價關係當對向,也就是有債權人 (甲方) 與討債人 (乙方) 的角色,假如 (丙方) 涉入就演變成公親變事主,看似合理的因果三角關係,這是用人類的角度來看事情的。

那麼因果就無解嗎 ? 就如前言解鈴還須繫鈴人,自己因果既然是己做,那也唯有自己能解套,正信佛法是採取「懺悔、發願、行動」來化解因果,懺悔是明顯知道錯誤,發願是用來彌補錯誤,行動是訴諸實際作為,但有一說法我覺得可信是在懺悔、發願後請菩薩幫忙暫緩實行,但是民間信仰的方式只到了懺悔,往後的事就丟給了你請求的菩薩,好像你知道錯了,那你的事就變菩薩的事,這時菩薩不就變成了公親變事主了嗎 ? 這種錯誤的懺悔方式其實有跟無完全一樣,因果問題還是會回到己身的。

正如有一說「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菩薩等的眼界思維,對事發前還沒種得根深柢固的因,都心存敬畏,不敢小覷,但普羅眾生的目光,卻不信因、然一但有惡果出現,卻又畏懼得手忙腳亂急病亂投醫。

語畢 ~

華嚴經云 :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john 2016 10 10

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做渡人舟

2011912163230674

 

剛在微信遇到,在台南大觀音亭認識的朋友紅孩兒,沒想到他還記得我呢 ? 當年馬來西亞有位師姐病危時,就是由他幫忙與地藏菩薩來溝通的,算一算這樣也有六、七年了,當年我們一群人,差不多同一時間走進宗教領域,好像至今差不多都四散了。

甲跟乙不合、丙又跟甲不合,還好我跟大家都還不錯 ( 因為我跟誰都沒利益上的衝突 ),改天可能要換我來號召,大家一起出來見個面,這樣或許可以化解大家的岐見了。

要當個宗教師很不容易的,但是我還是覺得若要幫人,就單純當志工這樣最沒爭議,不管在現實生活中,還是網路我認識的宗教師不少,但是我在認識這麼多的宗教師中,還很少遇見幾個及格的 ? 或許這麼說會得罪不少朋友,但是大家不妨捫心自問,你是否曾背離了自己初衷呢 ?

宗教上一但涉入了「金錢」與「利益」,誰都跳入黃河都洗不清的,所以為什麼我前言就提及,就單純當個「宗教志工」,這樣來幫助需要的人來服務最沒爭議,真心期待將來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人,投入「宗教志工」行列,秉持著觀世音菩薩的精神「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做渡人舟」。

通靈這個區塊,自古就被列為神秘經驗,直至今天還是很多人沒法理解 ? 所以爭議也一直沒少過,就我個人接觸的心得是,你去接觸一百個通靈人,竟有高達一百個不同解答,這有點像白話的各說各話似的,但通靈就全然不可信了嗎 ? 那倒也未必,但是就看通靈人的心態是否偏了,但是請你記住一個原則是,好的宗教師是無欲也無求的。

正如 ~

華嚴經云:「不為自己求安樂 ,但願眾生得離苦。」

john 2016 1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