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7

塞上行

01200000308737121960035443940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三、塞上行

參觀了棲賢閣賓館,已是上午十一點。當地的導遊建議我們去臺懷鎮舊皇宮遺址拍照留念。那是五臺山山門和萬佛閣正門前的廣場,在那兒,可將臺懷鎮寺院區的塔院寺、顯通寺、羅睺寺、十方堂、菩薩頂等十多座寺院,一覽無遺。寺院群的背景,是被一片積雪覆蓋的銀色世界,包括東臺、北臺、中臺的三個臺頂。站在這個位置,才會真正感覺到臺懷地區是多麼的神聖和寧靜,四周五臺圍繞,夏天固無酷暑,冬季卻有暖意。

午餐之後,我們必須趕路,目的地是翻出五臺山山脈,穿越恆山山脈而抵達大同。五臺山周圍二百五十公里,恆山山脈則從東連接太行山,向西終點是雁門關,綿延也有二百五十公里。從雁門關向北,就是古代的邊疆,稱為「塞上」。

塞上的範圍很廣,北到陽高,西至河曲,南迄代縣。邊境則跟內蒙古臨界,其間築有內外兩道長城,外為秦長城,內是明長城。這就是古代常常發生戰爭的邊塞地區,有名的古戰場,如漢高祖劉邦與匈奴王冒頓作戰,曾經被困七日的「白登」,就在大同城東約四公里處。又據傳說北宋的愛國名將楊業及其妻佘太君,帶領他們七個兒子據守代州,為了抵抗遼兵,曾在大同南部懷仁縣的「金沙灘」大戰一場。

從臺懷鎮向大同方向出發,應該是向東北方越過東臺頂,經由鴻門岩的谷口,再翻過恆山,到達應縣,然後經懷仁縣而抵大同巿。可是,前一天派人探路所得到的消息是,東臺頂的谷口積雪,至少還有三尺多厚,根本無法通行。只得循著我們四月十六日那天進入五臺山的原路,經過金閣峯,然後是佛光寺所在地的豆村,下接峨口、棗林、代縣、雁門關、山陰、懷仁,而到大同巿。

當我們從臺懷鎮盤旋而上,到了金閣峯,便可看見圍繞四周綿亙的群峯,都在白雪皚皚的景色之下,銀光閃閃的山嶺,襯托出澄淨蔚藍的天空,天地交融,和諧無礙,在這樣的環境中,能夠讓人體會到無染無私的心,是什麼境界。無怪乎,名山勝境,能有發人深省的功能。我們從五臺山的臺懷鎮起,直到穿過了雁門關,都是在崇山峻嶺之中攀越前進。當我們經過雁門關時,那不是城門關口,而是距離城北數公里處的一個谷口。

我們雖沒經過雁門關的城門,倒是見到了雁門關附近的雁門村,那是一個貧瘠的山谷,有數十戶民家,房屋是用山草、樹枝、土胚築成,矮小簡陋,大概僅能防風雪。當地人是以農牧為生,荒山牧羊,谷邊種麥。一年能夠一熟或兩年三熟,已經算是豐收。

當車子長程行駛之中,有人覺得「塞上風光」並無什麼特別之時,另有一位團員卻從他的旅遊書籍中,找出幾首描寫「塞上風情」的古詩名句,供我欣賞︰1.杜甫的〈秋興詩〉有云︰「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2.陳子昂的〈東征詩〉有云︰「孤劍將何托,長謠塞上風。」3.李賀的〈平城下〉有云︰「塞長連白空,遙見漢旗紅。青帳吹短笛,煙霧濕畫龍。日晚在城上,依稀望城下。風吹枯蓬起,城中嘶瘦馬。」又如陳子昂的〈感遇〉有云︰「漢甲三十萬,曾以事匈奴,但見沙場死,誰憐塞上孤。」這些詩句,都是描寫戰爭的淒慘景象。王昌齡的〈出塞〉有云︰「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這首詩意相當豪邁,已被許多人熟背。可見,若從古代邊塞詩人眼中所見到的塞上風光,實在是充滿了肅殺之氣的戰爭境況,唯有抱著壯志凌雲之士,才有懷劍塞上行的願望。例如明末的紫柏大師達觀真可,在他尚未出家的十七歲時,就曾有過「仗劍遠遊塞上」的豪氣。

我們本來計畫,從五臺山的東臺頂啟程,經應縣,參觀古木塔,結果未能如願。由於臨時改道,再加上預估路況不好,開車要九個半小時,才能到達大同。所幸那天的路況不壞,出了雁門關,通過代縣的明長城時,還不到下午四點。

明長城的氣勢不及秦長城的雄偉,而且代縣的明長城還未被闢為旅遊資源,所以未予維修。用土黃色的磚頭建築在緩坡之上,而且有一段,沒一段的。幾座突出在空中的烽火臺,卻告訴了我們,那確是曾經產生過邊防安全效果的長城。

出了明長城不久,我們團裡的施建昌居士,在旅遊地圖上發現附近有一座阿育王古塔,因此建議順道前往參觀。終於循圖找到那座塔,是在代縣人民政府大樓的背後,我們必須下車,借道縣政府的大門及前院,才到塔旁。

這是一座磚塔,它的年代不詳,塔基是在一座大約二十丈見方的土臺上,四周圍有磚牆,無人看管,塔院中一片荒草雜樹,也沒有門,塔院的圍牆已被不知什麼人打了一個缺口,所以我們的團員,除我之外,全部從缺口處爬了上去,繞塔一匝,卻沒有發現任何文字記載。不過這座磚塔的塔形,相當優美,是屬於印度尼泊爾式的。它跟五臺山塔院寺的那座石塔頗為類似。若是根據五臺山塔院那座石塔的資料所說︰「周長八十三點三米,高約五十米,頂上的剎桿五米。」代縣的這座磚塔,應該也跟它是差不多大小。據說當印度的阿育王時代,曾在全世界建造了八萬四千座塔,中國境內有十九座,這應該也是其中之一。它的磚雕藝術相當精細,應該是明以前的建築。在它的塔基下邊,只看到一方石碑刻著「阿育王塔」四個大字,並且說明是「山西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是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四日由山西省人民委員會公布的。大概當地還沒有注意到要把它開發成為旅遊資源,也沒有人照顧和維修,以致塔基有所損壞,塔頂的剎桿也不完整。

下午七點,我們就到了大同巿的雲岡賓館,那是我們當晚的住宿處。

 

1399887605

 

廣告

鎮海寺

201304161510143093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二、鎮海寺

四月十八日,星期四。

上午八點我們訪問了鎮海寺,該寺位於臺懷鎮寺院群區以南約四公里處,坐落在清水河西側的楊柏谷村,海拔約一千六百米處。

我們選擇該寺訪問的原因有二︰1.那是內蒙章嘉活佛的修道處,第十九世的章嘉,在臺灣過世已經三十四個年頭了,至今尚無人著手找他轉世的靈童,因為我在臺灣,曾經跟他有過數面之緣,很想看看他的故居。2.聽說該寺建於土地面積相當狹小的山坡之上,那是相當精緻、幽靜、樸素,不像一般喇嘛教寺院那樣的富麗多彩。

相傳鎮海寺對面,東山腳下的河谷邊上,有一個口徑不大的海眼,如果發水,會使得附近方圓近百里淪為澤國,而由文殊菩薩用菩薩頂的一口大銅鍋,蓋住了海眼,然後在鍋底上建塔,取名鎮海塔。該寺的正面就是那座丈把高的石塔,遙遙在望,所以命名為鎮海寺。以寺鎮塔,以塔鎮海,如果一旦寺毀塔倒,五臺山周圍就會遭到洪水氾濫的災難。

鎮海寺的創建年代已不清楚,而現在的建築是初建於清朝聖祖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可是經過十年﹁文革﹂,鎮海寺在五臺山所有的寺廟中,遭受破壞最慘,特別是寺後山坡上章嘉一、二兩世的骨塔及塔院,均於文革期中被搗毀。據說,當時曾在鎮海寺挖出了一大塊黃金,接著挖掘拆毀章嘉一世納骨塔的地窖,發現有十來缸銀元。為了找尋更多的銀元和黃金,便在該寺到處挖掘,以致於將兩座納骨塔的靈骨被拋棄散置而流失,地窖敞露,院舍倒塌,照壁斷裂,至今尚是一片廢墟亂石。寺院的門窗、經像、法物,也被摧毀廢棄。曾有一度幾年之間,村民把它當成養鹿的牧場,鹿舍的飼料食槽,迄今尚留在後院的廂房之中,現在已經有八位喇嘛住在該寺,而由佛教協會指派現年三十七歲的內蒙人,扎喀巴桑布喇嘛為住持。他會講漢語,已將該寺修理整頓得可以開放供人參觀了。據說一年可以收入門票及供養金人民幣一萬多元,以供作寺院的維修及喇嘛的生活所需。

進入該寺,須攀登一段石板鋪成的斜坡登山路,蜿蜒而上,一邊是筆立的山壁,另一邊是矮垣的扶欄,到達山門之前,有一個大約十五米見方的看臺,進入山門之後,可以發現該寺的建築,有一特色,那就是非常巧妙地運用了大小不等的照壁,它的作用,第一是不讓人一眼看盡寺內的景觀,第二是讓人曲折繞道,轉過一個一個的照壁,產生該寺空間很大的錯覺,然後再分段的走上殿前的石階,回頭向外一望,全寺景觀便可一覽無遺;並且發現,這座寺院是被遍山的古松懷抱。

該寺的背景,就是需要抬頭仰望的章嘉第一及第二世塔院。也是被一道照壁遮住,會讓人產生一種無限深遠的想像。

該寺的南院,便是章嘉修道之所,分成前後兩院,後院是章嘉起居所在,只有一棟三間民居式的正房,另加一棟兩間的廂房。前院的正中,有一座石塔,據說是章嘉十六世的靈骨所在,高三丈,塔基八角,每角塑有一金剛力士,基層八面,浮雕釋迦牟尼佛的事蹟以及山水鳥獸。此塔建於清高宗乾隆五十一年(西元一七八六年)而一九五五年重修,依據該寺的喇嘛相告,在一九八六年農曆四月初二前後,此塔曾有三個晚上,連續放光,人人可見。

內蒙的章嘉呼圖克圖傳統傳流的開始,幾乎與外蒙的哲布尊丹巴同時,於多倫諾爾建有彙宗寺,一九四九年後,第十九世的章嘉,被當時的山西省主席閻錫山帶著離開大陸到臺灣,從此五臺山的鎮海寺,就變成了無人的廢寺。我這次聽到該寺的住持說,最近中國大陸有意要找尋章嘉轉世的靈童,來繼承他的位置,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我們離開鎮海寺,順便訪問了棲賢閣賓館,因為那原來也是一座寺院的廢墟,現在已被政府建成了一座旅館,面對南山寺,下臨清水河,它的範圍寬大,環境幽美,不下於跟它隔河相望的普化寺。它的建築都是一層或二層的樓房,一棟一棟的分布在一道環繞在四周的圍牆之內。裡面的設備相當的高級及現代化,住起來也十分的舒適寬暢,所以到五臺山旅遊的政府要員及國際貴賓,也都被安排在棲賢閣落腳。因此當地的導遊向我建議,下次當我再訪五臺山時,他一定要給我在棲賢閣安排一個好房間,希望我早日給他聯絡。我的心中卻在默默地祈禱,但願將來有一天,棲賢閣不僅讓我這一個出家人住一、兩晚,而是每天每晚都有住在那兒修行辦道的出家人。過去的寺院既可變成今天的賓館,今天的賓館也怎會沒有可能變成未來的寺院。

 

201110241221552249

火宅清涼

2014010616553380675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一、火宅清涼

討論會解散之時,已近晚上十點,我想打坐幾十分鐘,好讓身心休息一下。可是坐下之後,身體雖然不動,頭腦卻沒有停頓,有許多問題,盤旋在我的腦際,浮動隱現。

參觀了十四處佛教的古道場,每一處都代表著許多佛教徒的虔誠、精進的信心和願心,還得加上主其事者的睿智及恆心。我們參觀北京戒壇寺時,那位屠舜耕先生就曾提醒我一個觀念︰每座寺院的創建或重建,都有一位主要的負責人,這些殿堂、樓閣、布局、設計,乃至於一磚、一瓦的選購,都是出於那位負責人的精心構思,他們雖不是建築家,卻是結合著多方面的建築知識和佛教的理念而完成的。屠先生每每讚歎那些開山建寺的僧人。

這使我想到,在晉譯《華嚴經》卷第十〈夜摩天宮菩薩說偈品〉所說︰「心如工畫師,畫種種五陰,一切世界中,無法而不造。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世界本來無一法可見,由於我們有心,所以創造了一切現象。凡夫以煩惱製造了苦樂無常的三界火宅;聖者以慈悲建設了廣度眾生的清涼世界。因此,每一座寺院,都在三界的火宅之中,一宅一宅的建立起來,也在三界的火宅之中,一處一處的遭到破壞摧毀;時時有人建寺,處處有人破壞。對我們凡夫而言,建立弘法修道的佛寺,乃為非常可喜的事,寺院遭受破壞,則是非常悲痛的事。但在聖者而言,生滅無常是平常事。所以,那些在此火宅之中建設清涼世界的大德高僧,一定已經知道,將來會有因緣,把他們所建的寺院摧毀破壞,但他們還是努力地建設。

我又思想︰佛經之中處處都說,凡有佛經、佛塔所在之處,就有護法神王及諸大菩薩,給予呵護,所以像五臺山這樣的靈山聖境,應該受到保護。可是,從傳說的信仰而言,五臺山創建於漢明帝時代(西元五八─七五年)來華譯出《四十二章經》的迦葉摩騰之手,有史實可考者,五臺山佛教寺院的初建,也不會晚於北魏孝文帝的時代(西元四七一─四九九年),迄今已歷一千五百多年,不知道已經過多少次的兵劫水火的破毀,如果真有護法神王,菩薩感應,怎麼無法抵擋抗拒這些人為及天然的破壞和災患呢?每一座寺院的初創,既然都有靈驗事蹟發生,當在受到破壞之時,那些靈驗的力量為什麼就不出現了呢?

繼而又想︰我作如此的思考,實在應該撲倒在地,痛哭流涕!自己已經身到聖地,竟還會對聖地的聖跡、靈異、感應,產生懷疑。於是,我的思緒立即迴轉,因為依據釋迦的聖教︰「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有生有滅是眾生世界,不生不滅是諸佛境界;有生有滅是三界的火宅,不生不滅是清涼的佛國。世間的眾生以善惡因緣的不平等心,為他們自己造作種種不同的環境。如果心向於清淨的善法,善根發起,即與諸佛菩薩的福智相應,便能見到諸佛菩薩及護法龍天的顯像放光;如果心向不善,惡報現前,就會遇到夜叉、羅剎、凶神、惡鬼、風捲雷殛、火燒水淹、刀砍槍戮。所以經過一次又一次滅佛的法難,遇有一波又一波的修行者們,再接再勵地建了一個道場又建一個道場。

當佛法受到破壞之時,也正是人心危脆,道心墮落,社會混亂之際。每當災難過了之後,也就是惡報告一段落之時,另一個新的時代,即將跟著開始。所以,今天的五臺山經過「十年浩劫」的大破壞之後,又有漸漸復甦起來的氣象。

現在,大陸政府有限度的給宗教以活動的自由,並且補助經費,重建修復具有歷史文化地位的佛教道場,那也就是為中國佛教的前途透露了再度復興的曙光。

想到這兒,覺得身心非常舒泰,而對三寶無限的感恩,我就站了起來,向著顯通寺及菩薩頂的方向拜了三拜,此時也發覺我的兩頰不斷地流著欣慰和感激的熱淚。畢竟我是到了文殊菩薩的化宅五臺山,這樣的事實,若在四年以前,連做夢也無法做得到的。

我正想上床休息,腦際又浮起另一個問題︰因為有人聽到我說︰「如果古人也像今人這樣,坐著轎車臥遊聖地,我相信他們是見不到文殊菩薩。」便擔心著今後再也不會有人在五臺山得到感應了,問我怎麼辦?我當時的回答是︰諸佛菩薩,無剎不現身,無處不顯靈。但得心性明淨,諸佛菩薩便會時時跟你把臂同行,何必追求有相的感應。但在心性未明之前,有相的感應依然有用,例如人在渡河之後,必須捨舟登岸,渡河之前就先否定舟楫的功用,卻是大錯。諸佛菩薩的靈異感應,能使許多人起信修行,發菩提心。時代環境雖已變遷,獲得感應經驗的基本方式,則不會有所不同。若想徒步朝山,乃至三步一拜,依舊可以照做;拜經、讀經、拜佛菩薩,今昔並無二樣。若能懇切修行,到五臺山固可獲得感應,人在五臺山的萬里之外,虔誠懇切,同樣也有感應。朝山的目的,是在巡禮菩薩的聖跡,感應當然好,未見菩薩現相,以此巡禮功德,也會增長善根,堅固信願。

 

u10126p704dt20141103144826

 

1412106_182238530975_2

古建築與法鼓山

500186291_m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古建築與法鼓山

晚上七點三十分,是我們從臺北出發以來的第一次研討會,各人將一週以來所見、所聞、所感的精要部分,圍繞著法鼓山的建設計畫,提供了相當寶貴的意見。透過我自己的學習和消化,將其做一綜合的敍述如下︰在出發之前,我個人對於中國的古代建築或者中國佛教的傳統建築,雖然見過不少寺廟及宮觀的中國建築,但是對於它們的結構和歷史演變並不清楚,經過一個多星期的看、問、聽,漸漸地進入了情況。

古建築的類別

所謂古建築,以現存的標本類別而言,則有︰宮殿、佛寺、壇廟、陵墓、園林、佛塔、道觀、清真寺、民居第宅、橋樑等,其形式則有亭、臺、樓、閣等。它們的原始結構是從山洞、地穴和巢居,演變而成為樑柱式的結構,那是以木材為主的建築,是以立柱、橫樑、順標為主要的構件所組成。這種結構的特點是富於彈性,可以防震,所謂「牆倒屋不塌」。以樑柱承重,牆壁的強弱並不重要。如果雨量少,氣候乾燥的地區,這種建築可以保存千百年而不致於塌倒朽壞。例如山西應縣的木塔,建於西元一○五六年,高六十七點一三米,是中國現存最古、最高的木構建築;天津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建於宋初,高二十三米,雖歷經地震而不倒。又如我們已參觀了的五臺山南禪寺亦係晚唐遺珍的木構建築。

又使我知道中國古代建築形式的多彩多姿,有方、長方、三角、六角、八角、十二角、圓、半圓、桃形、扇形、日形、月形、梅花形等等。屋頂的形式,則有平頂、坡頂、尖頂、圓拱頂等等,而在坡頂中又有廡殿、歇山、懸山、硬山、攢尖、十字交叉等等。還有把幾種形式錯綜組合成者。檐亦分有單檐、重檐。

就其所用的色彩而言,則根據不同的需要,可以局部或全部以不同的顏色作為裝飾。牆面有紅、黃、灰、白、褚、黑等色。屋頂除少數採用本色的磚瓦,多用光澤鮮明的琉璃瓦,有黃、綠、藍、紫、黑、白、紅等種種。至於樑、柱、斗、拱、檐、藻井、平綦、門窗、隔扇等木質部分,採用油飾、彩繪,表現出富麗堂皇和莊嚴熱鬧的氣氛。

這次我們從實地考察所見,越古老的建築,越重視實用,而不重視華麗的藻飾。明、清的建築,漸漸的重視裝飾,富於色彩的變化。這跟中國儒家的節儉和道家的自然,並不相稱,跟原始佛教及禪林的簡樸,也不調和。

從一週以來的考察所見,中國古代的寺院建築,在布局方面,有兩個基本原則,就是四合院和中軸線。如果地形許可,建築物的排列,主要殿堂的配置,一定是由前向後連成一串,以幾個主殿,加上廂房,形成前、中、後幾個四合院;然後再向兩翼發展,成為左右兩軸線,各各形成對稱的若干個四合院。如果地形不許可,則中軸線的配置,還是不變,兩翼的建築物,便因地制宜了。

一般寺院,都有圍牆,作為與外界分隔的屏障,目的是為安全、謹慎、幽靜、獨立,很少是為裝飾。

建築群的組成

從建築群的組成而言,最完整的應該包括照壁、影壁、牌樓、山門、天王殿、大雄寶殿,再加上依不同性質的寺院而有不同的殿宇,例如毘盧殿、文殊殿、觀音殿、普賢殿、地藏殿等,還須加鐘、鼓二樓、伽藍殿、藏經樓、祖師殿、禪堂、齋堂、方丈、僧寮等。規模小的也可以把山門作為天王殿,廂房作為方丈、僧寮、齋堂,再加上大雄寶殿,以一個四合院,組成具體而微的佛教寺院。牌樓也有等級,皇宮是四柱七樓,王宮四柱五樓,一般寺觀多用四柱三樓或二柱一樓。五臺山菩薩頂山門牌樓,便是皇宮等級的四柱七樓。

再從每一棟房子來看,最簡單的就像民居一樣的單檐硬山頂,面寬三間或五間,就可成為一個大殿,殿的基礎一定是在高出地面的臺基之上。殿內的佛壇和佛像,所佔的空間面積,比例都相當大。殿前的丹墀或庭院,多半比較寬廣,使處身於寺院中的人,既感到隱密安全,又覺得幽靜寬敞。這應該是古代寺院建築的重要所在。至於樹木的栽植,花草的陪襯,也以簡潔古樸為上。參觀了這麼多的寺院,尚未看到花木雜陳的庭院。

寺院的室內地面,以大型方塊的地磚鋪砌,較為普遍,室外地面,則用石塊、石板、厚磚等材料鋪地為常見,這些都能讓人有自然、簡樸、厚重、踏實的感覺。

未來的法鼓山建築

因為臺灣即將建設的法鼓山,是屬於南方亞熱帶的氣候和海島的環境,使用的建築材料,除了磚石之外,主要的也該不是木料,而是鋼骨、鋼板、水泥、砂石。我們還需考慮現代臺灣地區的建築所應具備的條件,例如防震、防風、防潮、通風、採光以及地基的安定安全,上水道、下水道、電器工程的考量、垃圾及廢水等的處理,這跟古代的建築是無法相提並論的。尤其法鼓山雖須有古代寺院的功能,卻是以一個現代學府的形象跟世人見面。所以我們只能從美觀、幽靜、樸質、安全、謹慎等方向,吸取古建築的長處,例如照壁、影壁、門樓、垣牆、連廊、廡廊、主軸線、四合院等的配置,學到一些什麼。事實上,我們在歐美國家所見到的古建築,以及現代化的大型群體建築,好像未見過主軸線的設計型式,四合院倒不乏其例。如果由於地形的條件,就不受任何既定觀念的束縛,可有很多自由發展的空間。

在這七天之中,我們學到一項不得不注意的事實,那就是在形式、顏色,以及使用選材的表現方式和空間條件的相互關係,必須統一整齊,彼此呼應,否則就會顯得雜亂無章,而缺少和諧穩重的整體感了。

全團的每一位成員,都非常用心,非常誠摰地為法鼓山,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雖然各有各的想法和看法,大體上對我們未來的建築,相當有用。到此為止,雖然只看了一個星期,收穫已經不少,法鼓山究竟要參考些什麼,大致上已經有了眉目。

 

179221451_l

普化寺

01300000180259121600387119058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二九、普化寺

我們從碧山寺出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應該可以回賓館休息,可是車子沿著清水河旁的公路,向下行駛時,發現下了一天的雨,已經放晴,日落以前的山中景色非常清新幽美。遠遠地看到一座褚色的垣牆,圍繞著青一色的灰瓦建築所組成的普化寺,於是有人建議前往參觀。

這座寺院是在由五臺山注入滹陀河的主流清水河之東數十步處,我們必須下車步行,渡過用幾塊木板拼接成的河面小橋,再往前走,便是一座紅底黃字寫著「普化寺」三個大字的照壁,正好把該寺正門的入口掩住,那是因為該寺正門恰好對著看來似乎伸手可及的河西一座山頭,避免風水上的壓迫感,所以建了這座寬約兩丈,高約丈餘的照壁。它的設計,在暮色蒼茫中,顯得相當醒目。聽說這座寺院,已被山上雨水沖毀過幾次,所以沿著寺院的半山,圍起一道擋土牆,牆外開築了一條瀉水溝。像這樣的防水處置,在五臺山的好幾個寺院有相同的措施,我在一九八八年到洛陽的龍門石窟,見到奉先寺的後山,也鑿有這樣的瀉水溝。

普化寺位於塔院寺以南兩公里處,在明朝稱為「帝釋宮」,中國人把它叫作「玉皇宮」,內供玉皇大帝。在清朝時已經屬於叫作九宮道的道觀,民國初年曾經修葺,後來毀於一場大水,民國十四年(西元一九二五年)有僧人在玉皇殿的廢墟上重建寺院,佔地一點八九萬平方米,房屋一百一十四間。在文革之前,此寺的中軸線上有︰天王殿、大雄寶殿、三大士殿、玉皇閣,兩廂有樓廊,左右兩線有禪堂、僧舍、呂祖閣等建築。從這些建築物的名稱,還可以見到該寺與道教的關係。文革時期,寺內所有的經、像、法物全被破壞,殿宇也受損失,後由現任住持藏明法師修建完成。該寺最大的特色是天王殿前一道磚雕影壁,全用青磚和少許石材壘砌而成,高有一丈餘,寬約八、九丈,單檐歇山頂,採三樓四柱的形式組成,包括斗拱樑枋,均以精美的磚雕鑲嵌而成。影壁內外兩面各有三塊鑲嵌的石雕,也是非常的精細、圓熟,外側的正中是「福祿壽三星圖」,左右兩邊是「文王別子圖」和「渭水求賢圖」,內側的正中是「觀音和善財龍女圖」,兩側為「團龍圖」。

寺內的牆壁基段部分和柱礎,也有若干石雕,多屬於民國初年遺留下來的雕刻藝術,現在重建之時,給它們還回原來位置,使人看來有整新如舊之感。唯以該寺有道教的淵源,故在各殿的裝飾布置,多多少少尚會予人以神佛不分的印象,帶有民間信仰的色彩,例如該寺殿宇牆基的石雕和若干小品的壁畫,都採用民間小說的內容,其中有孫悟空大鬧芭蕉洞、盤絲洞、無底洞、琵琶洞等《西遊記》的故事,還有牧童吹笛、羊倌趕羊、象奴禦象、老人騎驢過橋等的構圖,也都跟佛教的信仰無關。不過,據說當時負責重建該寺的人,雖不是一位通宗通教的高僧,也不是出於道士的構想,而是由五臺山南山寺普濟和尚的一位弟子募化修建而成,所以普化寺與南山寺的雕刻內容相同。

普化寺的大雄寶殿,單檐歇山頂,四出廊,面寬五間。殿內主像是釋迦牟尼佛,兩側是文殊和普賢,均坐於蓮花座上。後牆左角,供騎獅蓄鬍的老文殊,後牆右角,是騎朝天獅的送子觀音,這也與其他各寺不同;兩側山壁是十八羅漢像。釋迦像的背後,供西方三聖以及護法金剛、善財、龍女,最奇特的,殿上還有攜著酒壼飛行的濟公塑像。

文革之前,該寺的木刻藝術,遠近馳名,殿宇、殿檐、門盈、斗拱、柱礎,乃至僧舍的門窗,都有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的木刻鏤花,例如鏤空龍鳳圖,就相當的逼真、醒目。可惜在文革中該寺遭到嚴重破壞,現在的住持藏明和他的弟子們於一九八五年起,在該寺刨土清基,重建殿宇,重塑佛像,數年之間,如今已儼然是一座頗具規模的寺院。其經濟來源,部分是由政府補助,大半是由他自己「集資」,共計花費了人民幣四十餘萬元。所謂「集資」是以他自己的關係,向國內外募集善款,加上他本人多年來為人行醫看病的所得。

當我們造訪普化寺那天,現年七十七歲的藏明方丈,正在五臺縣城出席政協會議,故由剛剛出家三載的年輕知客妙樹師接待,他告訴我們,現在該寺屬於淨土宗,專修念佛法門,也是目前五臺山唯一兼收男女二眾出家的道場。寺內設有法器、文物、經書及紀念品的販賣部,同時正在籌畫開設餐飲部和旅客住宿部,所以還在繼續增建房屋之中。也見到我寫的一本小冊《為什麼要做佛事》在那兒流通。看來這位懂得醫道的住持,頗有現代化的管理頭腦和經營眼光。

 

14677810_213157597000_2

 

2013050815502051195

廣濟茅蓬

1365483564-500576746_l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二八、廣濟茅蓬

離開殊像寺就到碧山寺,它的另一名稱是廣濟茅蓬。

碧山寺位於臺懷鎮寺院群區東北方約兩公里半處的山坡上。該寺的命名,是因坐落於五臺山的北山,是在北臺頂落脈之處的山巒下。寺南有華嚴谷,寺西有樓觀谷。五臺山主要的河流「清水河」,就在它的東側通過,事實上在它附近是由三條溪水,匯為一道清水河。可見此寺,山清水秀,風光明媚。

碧山寺坐北偏西,隔華嚴谷與對面山坡上的西天寺遙遙相對。全寺紅牆圍繞,佔地面積二十二畝五分。有殿堂樓閣,禪舍寮房一百零八間。寺前有照壁牌樓,牌樓為四柱三樓,斗拱建築,明樓正中,前後分別嵌有「清涼震萃」和「蘊結靈峯」的金字匾。過牌樓有一段引路,接山門兼天王殿的月臺,引路兩旁是松杉林子。月臺上有大石狻猊一對,張牙舞爪,鎮守著山門。一進山門,中軸線上有四層大殿︰天王殿、雷音殿、戒壇殿、彌勒閣(藏經樓),後面緊靠北山巒,從照壁牌樓到彌勒閣的北山巒,一層比一層高,呈臺階式形狀。兩翼是配樓禪房、鐘鼓二樓、伽藍殿、祖師殿。整個寺院,布局嚴謹,建築古樸。

碧山寺相傳創建於北魏,根據該寺戒壇殿前有「敕賜普濟禪寺碑」一通,記載了明憲宗成化二十二年(西元一四八六年)由臨濟宗第二十六世孤月禪師發心重建,皇帝命名為「普濟禪寺」,後經明孝宗弘治(西元一四八八─一五○五年)、明武宗正德(西元一五○六─一五二一年)、明世宗嘉靖(西元一五二二─一五六六年)、清聖祖康熙(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等各代都有修飾。到清德宗光緒三十二年(西元一九○六年),由乘參、恆修二比丘,發心在北臺麓修了一座茅蓬,名為「廣濟」,接納四方緇素,來山掛單共修,後向碧山寺購買東房數間,就將該廣濟茅蓬搬進了碧山寺,並且該二比丘分別改名為昌乘,昌恆。民國十六年(西元一九二七年),該寺後繼無人,負債累累,集合山西省十大寺住持共同商量,外債由東房的廣濟茅蓬代還,並將碧山寺從此改為永久的十方道場。

歷來中國佛教的寺院,傳承制度有兩種︰1.是傳賢的十方制;2.是傳徒子徒孫的子孫制。十方制是從已經出家而在十方參學有了成就的僧眾之中,選拔考驗合格者傳法。傳法是以心印心表示已經通過上一代過來人的證明,確為實修實證的有德僧。然後再從有德僧中選拔適當者,擔任寺院的住持一職。所謂傳給徒子徒孫,是在各該寺落髮剃度出家的弟子,成人之後,就有權利繼承上一代的住持職位,這種制度,如果沒有好的師父,也缺乏資質優秀,道心堅固的出家子孫,難免會產生流弊。所以子孫道場的寺院,不如傳賢的十方寺院來得謹嚴。相反的,如果沒有子孫道場的剃度因緣,十方道場也可能斷了僧源。

碧山寺從一個破落的子孫制寺院,過渡到選賢的十方叢林,是可喜的事。從此也就以「廣濟茅蓬」聞名宇內,它是當時五臺山唯一的十方道場。廣納四方高僧名尼,常常講經說法,舉辦盛大法會。

至於碧山寺的建築及其布局,依據李俊堂寫的《碧山寺》小冊所述︰中軸線上第一座天王殿,面寬五間,佔地二百八十八平方米,單檐歇山頂,殿門上懸著「護國碧山十方普濟禪寺」精緻木匾。進殿門迎面供著布袋和尚,兩側是四大天王,背後站著韋馱天將。第二座是雷音殿,又名毘盧殿,面寬五間,佔地四百七十三平方米,廡殿頂,琉璃脊飾,斗拱結構,檁柱隔扇等,都用紺色塗飾。殿面上懸有「雷音寶殿」的金匾一塊,大殿四周壁上,嵌有五塊石板,為明清人士書題的古詩,殿內正中供毘盧佛,其左右脇侍為大梵天王和帝釋天王。佛身端坐千葉摩尼蓮花座上。兩側分別塑有賢善首、普覺、辯音、清淨慧、金剛藏、圓覺、淨諸業障、威德自在、彌勒、善根,加上後面的妙德、普賢,合稱「十二圓覺菩薩」。毘盧佛的後面,是觀音菩薩和觀音救八難的懸塑。殿內樑上掛著乾隆皇帝手書的「香林寶月」金匾。

以上介紹毘盧殿的十二位圓覺菩薩來看,是屬於《圓覺經》信仰的表現。

傳說中早期的大孚靈鷲寺,今之顯通寺,也曾有十二大院;又在有關金閣寺的傳說中,也列出十二位圓覺菩薩的一共十二大院。五臺山是以信仰文殊菩薩為中心的道場,在十二位圓覺菩薩之中的第一位,就是文殊菩薩,他也就是《圓覺經》的第一位請法主。因此而使《圓覺經》跟五臺山各寺院有了連帶關係。

不過《圓覺經》的十二位菩薩排列次第,和《碧山寺》這本小冊介紹的不盡相同,那該是︰文殊、普賢、普眼、金剛藏、彌勒、清淨慧、威德自在、辯音、淨諸業障、普覺、圓覺、賢善首。

我們知道《圓覺經》是一部很受現代佛教學者們所爭議的經典,但它對於唐末以後中國佛教的影響,極為深遠。在五臺山的開山傳說中,就已採用了《圓覺經》的信仰。不過這不應該是魏孝文帝創建大孚靈鷲寺的時代就有的。《圓覺經》的翻譯和成立,應該是在稍早於唐玄宗開元十八年(西元七三○年),其翻譯的場所,是洛陽的白馬寺。因為智昇在其撰成於開元十八年的《開元釋教錄》卷九說︰「此(圓覺)經近出」,即表示此經的聞世,比開元十八年早不了多久。此經之所以能受到中國佛教界的普遍歡迎,原因很多,主要則是由於華嚴宗的五祖,圭峯宗密,為之做了七部書︰1.《圓覺經略疏》二卷,2.《圓覺經大疏》三卷,3.《略疏科》二卷,4.《大疏科》二卷,5.《略疏鈔》六卷,6.《大疏鈔》十三卷,7.《圓覺經道場修證儀》十卷,大力宣揚了《圓覺經》。後人以五臺山的名字「清涼」二字為華嚴宗的尊稱,而名為「清涼宗」,那是因為華嚴四祖清涼澄觀國師就在五臺山顯通寺完成了《華嚴經大疏》,澄觀也被尊稱為「清涼國師」。所以五臺山與華嚴宗有極深的淵源。後來華嚴宗又跟禪宗發生關係,五臺山也就漸漸地變成了以禪宗為主流的名山,而且有了五臺山五大禪寺的出現。

再說在碧山寺中軸線上的雷音殿之後,第三棟建築是戒壇殿,也是面寬五間,佔地面積則為四百一十一平方米,單檐歇山頂,琉璃脊飾,門窗柱也用紺色塗飾,比雷音殿還顯得古樸。殿內正中設有戒壇一座,長寬各一丈五尺,共分三層高三尺許,四周雕有蓮瓣等圖案,係用五臺山當地的綠青石砌成,為明代建築物。戒壇的兩側有脫沙的十八羅漢像,這是在清世祖順治七年(西元一六五○年)從蘇州請回的,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

該寺的彌勒閣,又名藏經閣,坐落於北山巒前。戒壇殿後的後高院內,佔地面積三百零三平方米,面寬五間,為二層樓建築,東西兩側都有二層的配樓。閣內供有彌勒菩薩塑像高丈許,高坐於須彌座上,頭部伸到二層樓上,兩腿下垂,雙足蹬地,這表示那是當來下生人間的未來佛。

我們在該寺參觀了禪堂及齋堂,禪堂可容四、五十多單,齋堂則可納一百多眾。接著發現在後高院西配樓的門上懸有「祖堂」木匾一塊,該處非供外人參觀之地。因為它是十方禪林,我很希望知道該寺禪宗的傳承,所以要求現任的方丈已是七十八歲的因修老和尚,讓我參觀「祖堂」,並向該寺的歷代祖師致敬。據他告訴我說,廣濟茅蓬的禪宗傳承是從金碧峯禪師開始,但是我們在其祖堂所見到的祖牌,對於金碧峯以下的系統,並不清楚;臨濟二十六世孤月禪師之下也斷了傳承記載。其祖牌排列的名字是這樣的︰1.碧山寺系統(1)金碧峯祖,(2)孤月澄祖,(3)太空和尚。2.廣濟茅蓬系統,第一代乘參、恆修二人,第二代果定,第三代廣慧,第四代淨如,第五代靈空。其實,第五代的圓寂比第四代更早,那時所有的僧眾都離開了寺院,文革結束以後,第四代淨如尚健在,故又被找了回來,今年三月三日圓寂於內蒙古的包頭,火化後得各式舍利五千餘粒。

現在的方丈因修老和尚,應該是第六代,看來也到風燭殘年,精神還算可以,現住僧眾六十多人,其中僅二十多人有戶口。我們從進山門一直到離開,僅僅這位老方丈陪伴,前後上下,光著頭淋著雨為我們帶路,沒有年輕的人出來照顧。

當我們離開之時,於該寺的山門口,發現五、六位青年僧侶正在玩撲克牌,因為他們的工作是打掃庭院,售收門票,照顧殿堂,此時已過了開放參觀的時段,也就是他們下班自由輕鬆的時間,見我經過也不覺得玩牌是不應該的事,所以視若無睹。倒是因修老和尚看了過意不去,輕輕的跟他們說了兩句什麼,他們才有點不好意思的把牌收了起來,一哄而散。

這一幕景象對我而言,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在一個香火道場、觀光寺院,或者經懺門庭的青年僧侶們,能夠過著清苦的山林出家生活,已屬難得,當他們到了三、四十歲之後,自然會有道心發起。要不然就需給他們良好的教育環境,在身心及思想觀念等各方面,都有適當的培養及疏導,他們才會很快地進入修道生活的情況。

可惜,別說今日中國大陸佛教,沒有這樣的條件,就是臺灣佛教及香港佛教的環境,也還不夠理想哩!

 

20081105111022127

 

ea_2013113145240

五戒十善

f_5643788_1

 

 

剛剛想著這個圖,我想到的是須彌山上好修行,世人不知竟往下跑,一進鐵圍山萬劫難覆,那升天的標準是什麼?佛教雖有載明是修五戒十善,但這容易嗎?

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欺妄、不飲酒。

凡始終守持這五聖戒而不犯的人,會生五種功德:

第一、凡是你應份善求,皆能如意滿其所願。

第二、凡是你所有的財產,只有增加收益,不會受到減損。

第三、你無論住在什麼地方,凡所住之處,眾人恭敬喜愛。

第四、凡所作為,一切好的名譽,自然周聞四處,受到人們更多的讚歎、尊仰。

第五、壽限滿時,身壞命終,必定生到天上。

那犯了這五聖戒的人,就有五種衰敗的事發生:

第一、求財不遂,所求一切皆不能圓滿達到目的。

第二、縱然你有所得,或於一日之內,也會因故而耗散無餘的。

第三、無論到達什麼地方,不會得到別人的尊敬。

第四、因不持戒,行為不檢,所作不良的事,名聲醜惡,流聞各處。

第五、身壞命終,當入地獄,按行惡輕重,乃至墮入無間地獄。

十善:即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言、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

第一、不殺生:不殺害人類以及畜生下至昆蟲等生命。

第二、不偷盜:不偷取他人財物。

第三、不邪淫:不與他人配偶及他人所監護之人發生性行為。

第四、不妄語:不對他人說謊話、空話,不顛倒是非。

第五、不兩舌:不在他人之間挑撥離間。

第六、不惡口:不用粗言侮辱他人。

第七、不綺語:不花言巧語、阿諛奉承他人。

第八、不貪慾:不貪戀他人財富而欲求自身財富。

第九、不嗔恚:不怨恨或憎惡他人。

第十、正見:有施與,有愛樂,有祠祀;有妙行、惡行,有妙行、惡行果;有此世,有他世,有化生有情;有父,有母;世間有阿羅漢,有正至,有正行此世他世,即於現法,知自通達,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佛說人應行孝父母,並以上品十善為生天的因緣,十種善業均能做到上品,得生欲界諸天,否則仍生人間,幸得多福;此外,還要加修清淨梵行,離淫欲,習禪定,行大慈等,生色界諸天;再加修四空定,才能生無色界四空天。若想往生諸天,是以個人平素為善的業力及修行的程度,分別得生不同天界。末法時期外在誘因甚大,想往生諸天變成格外不容易。

語畢 ~

那升天好處是什麼呢?

天是清淨光明,自然自在,美妙莊嚴,安樂殊勝的;天上無病患憂愁苦惱,無諸惡,盡善盡美;享受用具,衣飾飲食,樓臺亭閣,屋宇宮殿,林園樹木,異草奇花,一切賞玩,不須營謀勞作,隨喜成就;其身幻變現,面目圓滿秀麗,淨潔微妙,常有光明,更有神力,騰空飛行,沒有疲勞,衣無垢膩,瓔珞如意,壽長不老,福樂超過人間百千萬倍,許多情景,更非筆墨可以形容,故天的境界,是我們這個忍苦世界的人間所仰慕嚮往的。

資料來源參考自網路

john 2017 2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