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故宮

1129880_1387159922482046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一八、北京的故宮

四月十四日,星期日。

當我上次去北京訪問之時,預定去故宮訪問的那天(四月十一日),正好遇上漫天黃土高原吹過來的黃沙,我就只好留在旅館休息,而讓三位年輕的居士前去參觀。今年的四月十四日天氣很好,無風、無雨、也沒有大太陽。

上午八點三十分出發,由屠舜耕先生陪同,他對故宮的建築,熟悉得如數家珍。一般遊客是從故宮的午門進入太和殿前的大廣場,我們卻由後門入口,先遊後宮的御花園,遙望故宮的背後,就是明末的崇禎皇帝吊死之處──煤山。

故宮宮殿的建築布局,有中軸及兩翼之別,又有外朝及內廷之分。「外朝」以太和、中和、保和的三殿為中心,文華、武英的兩殿為輔翼,是皇帝舉行大典及召見群臣、行使權力的主要場所。「內廷」有乾清、交泰、坤寧,以及東西六宮等,是皇帝處理日常政務和后妃皇子們居住、遊玩、祀神之所。

從故宮建築的歷史來看,雖然以明朝的皇宮為基礎,卻以清朝的建築為主體。它的色彩模式,應該都是清朝的。雄偉龐大的建築群,在中國當然是獨一無二,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故宮所用建材的最大特色是漢白玉的雕刻之多,令人歎為觀止。以致有人說︰「如果沒有房山的漢白玉,也就沒有北京的皇宮及天壇。」

過去許多的中國寺院建築,不論由王公大臣捐建或由僧尼募建,多半模仿帝王的宮殿形式,乃至各種經典的「經變」圖畫,描繪佛國淨土的建築,也是採用皇家的宮殿形象,作為表現淨土環境的莊嚴,因此宮殿化的寺院建築,極易受到中國人的認同和喜愛。但以現代人所要求的佛教精神而言,當以普及化的人間環境較為適宜,所以宮殿式的建築,不是法鼓山所要模仿的。

不過我在故宮也很仔細地看了每棟建築物,目的是在體會一個皇帝和在宮中生活的人們會有怎麼樣的感受。雖然皇宮是經人工的美化而接近神話故事中的天堂仙境,但那些建築物畢竟是在人間,裡面住的依然是人間的凡夫,如果心中煩惱很重,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跟被囚禁在牢中的滋味,也沒有兩樣。無怪乎傳說順治皇帝曾經有悟道詩云︰「為君三萬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閒。」做一百年的皇帝竟不如當半天的和尚那麼愜意自在。

下午,我在旅館休息,團員們去參觀法源寺的建築。

一九、琉璃廠.王府井

四月十五日,星期一。

琉璃廠,因為那是文物、書店集中的地區而出名,凡到北京要想參觀、選購骨董文物、書畫、書籍、文具,一定會去琉璃廠。我們的冉雲華教授是一位行家,他對於琉璃廠的行情、習慣和物品、商店,都摸得清清楚楚。我們首先看了幾家規模較小的文物店和書店,並未讓我們發現吸引人的東西。最後到了「榮寶齋」,冉教授便說︰「這是幾百年的老店,信譽好、商品全、範圍寬,可以看到我們需要的東西。」這家文物店的貨色,的確非常齊全,且有兩個店面,都很寬大。選購了兩支毛筆和幾幅複製的小品名畫,以表示到過琉璃廠了。這幾幅畫的複製技術相當高明,幾乎看不出有印刷的痕跡。

從榮寶齋出來,到了「文物出版社」,那是大陸上水準很高的出版公司,書籍的印刷和選用的紙張,相當精美。我們在那兒選購了幾套石窟藝術的畫集,帶回臺北,作為中華佛學研究所的藏書之用。

王府井是北京的商業區,有點像臺北巿的老西門町。也是各種商品的集散中心。這在五十年前相當有名,凡是在北京出生的人,對它都會留下極濃的感情和回憶。我在臺灣和日本,都曾看過有關早年王府井的介紹,並且附有圖畫說明。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王府井,不過是一條普通的街,和其他的街道比較,沒有什麼差別。也許,北京的鬧巿和普通的街道已相差無幾,因為在北京街頭,從早到晚到處都可以看到很多人。每家住屋空間很小,人們若不是在外工作的時間,也不是睡覺的時間,只好在街上消磨。不過,在王府井的地段,行人特別多,熙來攘往,並不是為了採購商品或食物,不過是去看人潮,同時也變成人潮之一被人看。想來可笑,我們這班過境北京的外地人,竟也加入了人潮而被大家看。

下午略事休息,就從旅館遷出,前往機場,搭乘四點鐘起飛的中國民航班機,經一個半小時,飛越五百五十二公里,降落在山西省的太原機場,由該省建設廳的官員在機場迎接。晚上七點,由建設廳長李樹森作東,於太原的山西飯店,也就是我們的住宿之處,設宴歡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