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在雲中

00003485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四、大同在雲中

四月十九日,星期五。

山西省有兩大重要的都巿,也都是歷史的名城。第一大城是山西的省府所在太原巿,名勝多,風景好,所以有山西小江南之稱。第二大城就是大同巿。北魏曾在大同建都,遼、金兩代也把它當作陪都。在大同巿西北武周山南麓的雲岡石窟,跟洛陽的龍門及甘肅的敦煌,並稱為中國石刻藝術的三大寶庫。

現在大同巿行政區的範圍很大,包括︰大同、天鎮、平魯、廣靈、右玉、靈丘、渾源、朔縣、懷仁、山陰、應縣、左雲。以人口而言,僅僅大同城區,現有一百三十多萬,佛教信眾萬多人,正式受三皈五戒的居士一千多人,比丘尼十多位,比丘三十多位。

北魏在大同建都的時代稱為平城,在秦、漢、唐三個時代,大同都曾有過「雲中」的名稱。大同的大範圍是屬於「塞上」,小地區叫作「雲中」。凡有歷史癖的人士,常會用歷史上的地名,以引起思古之幽情,所以到了大同,當地的許多設施、標誌的名稱,也會提醒你,那地方叫塞上、雲中、平城。「大同」的地名是始於遼代,而沿用迄今。它的地理位置,介於內、外兩個長城之間,北拒陰山,南控太行,桑乾河流經其南,御河由北向南穿過巿區心臟地帶,匯入桑乾河。該巿海拔一千米左右,面積兩千多平方公里,三面環山,東北采涼山,西北雷公山及武周山,西南七峯山。在其北部,與內蒙古接壤,當時的匈奴、鮮卑、遼、金等造成邊患的胡人異民族,如今早已同化於中華民族之中,所以大同地區的邊塞景象,也只有從古人留下的歷史記載和詩句中去回憶了。

大同地區的地下資源非常豐富,特別是煤炭之多且好,素有「北方煤海」之稱。煤田的總面積約一千八百二十七平方公里,蘊藏量三百七十六億噸,可採的煤層有十三層,總厚度有四十米以上。北京巿的用電,也全靠大同煤炭發電廠輸送過去。

三五、曇曜法師

上午九點至十二點之間,我們訪問了雲岡石窟,首先拜訪了雲岡研究所所長[ㄙ/貝]海瑞先生。在其接待室,他向我們簡單的介紹了雲岡石窟從北魏至唐的開鑿經過。並且告訴我們,雲岡石窟於歷代以來,除了人為的破壞之外,受到水蝕風化的自然損害,情形也相當嚴重,目前已在進行保護措施,並且由聯合國文教基金組織派遣專家,正在實地用儀器逐洞測試,研究保護的方法之中。我們去參觀的當天,就看到幾位西方人,在兩個洞窟內,架著機器耐心的工作。

開鑿石窟的這座山岡,岩層不高,窟頂上方的表層是平坦的緩坡,逢到下雨,尤其是遇到大雨,水分就會滲透入窟,乃至於流瀉到石雕的藝術品上,產生了腐蝕剝落的現象。那些石雕經過一千五百多年的歷史,還能保持完整的已經不多。

根據歷史記載,雲岡石窟的開鑿,是由當時的高僧曇曜奉北魏文成帝之命,自興光元年(西元四五四年)之秋開始,為北魏建國以來的五帝──太祖道武帝、太宗明元帝、世祖太武帝、恭宗景穆帝、高宗文成帝,作追善菩提和懺悔滅罪,開鑿現被標號為第十六至二十窟的五個大石窟。

這五個大石窟的風格,據學者們說,一面屬於敦煌石窟的系統,另一面則增加了胡族西域君王的雄渾風貌,故有高達十五公尺的造像。此後這種工程,連續到唐代為止,所開石窟,蜿蜒長達十二公里,大小洞窟五十三,石雕造像五萬一千餘尊。

至於主持開創雲岡石窟的釋曇曜,在道宣撰的《續高僧傳》卷一,有他的傳記,現在抄錄其生平及與石窟相關的敍述如下︰

釋曇曜,未詳何許人也。少出家,攝行堅貞,風鑒閑約。以元魏和平年住北臺昭玄統,綏縎僧眾,妙得其心。住恆安石窟通樂寺,即魏帝之所造也。去恆安西北三十里,武周山谷北面石崖,就而鐫之,建立佛寺,名曰靈巖。龕之大者,舉高二十餘丈,可受三千許人,面別鐫像,窮諸巧麗,龕別異狀,駭動人神,櫛比相連三十餘里。

子成文立,即起塔寺,搜訪經典,(太武帝)毀法七載,三寶還興。曜慨前凌廢,欣今重復,故於北臺石窟,集諸德僧,對天竺沙門,譯《付法藏傳》(編案:即《付法藏因緣傳》),并淨土經,流通後賢,意存無絕。

從《續高僧傳》所見的曇曜法師,少年出家,於北魏文成帝和平年間(西元四六○─四六五年),住於北臺恆安石崖的通樂寺,曾譯出《付法藏因緣傳》及淨土經。又於恆安西北三十里處的武周山谷之北面石崖鑿窟名為靈巖,最大一窟可容納三千人,許多洞窟相連,長達三十餘里。看樣子,他在造雲岡石窟的同時,也於恆安通樂寺譯經。「恆安石窟」是否即是雲岡石窟的一部分?「通樂寺」是否即在雲岡石窟中?有待考察。龕之大者可容三千人左右,他將那石窟稱為「靈巖寺」。不過,能容三千人許的大龕,在現存的雲岡二十多個大窟中,尚未發現。曇曜法師譯出的《付法藏因緣傳》共六卷,現被收於《大正藏》五○冊,那是他與吉迦夜共譯的。至於他譯出的「淨土經典」為何?則有問題。

據《大唐內典錄》卷四載,「北臺沙門曇曜」譯出「二部五卷經傳」。那是《淨度三昧經》一卷,《付法藏因緣傳》四卷。並且又舉出《雜寶藏經》十三卷,《付法藏因緣傳》二卷、《稱揚諸佛經》三卷、《大方廣菩薩地經》第二、《方便心論》一卷,共計五種,是西域沙門吉迦夜於北魏孝文帝延興二年(西元四七二年),「為沙門統曇曜於北臺重譯」。

又據《開元釋教錄》卷六記載,曇曜譯出「三部七卷經傳」那是《大吉義神咒經》一卷、《淨度三昧經》一卷、《付法因緣藏傳》四卷,並謂︰「以和平三年壬寅故,於北臺石窟,集諸德僧,對天竺沙門,譯吉義等經三部。」

以此兩種經錄所示,可知《續高僧傳》所謂的「淨土經」,應係《淨度三昧經》之誤寫,可是,此經在《法經錄》中列為「疑偽經」,後世也未傳流。同時在《續高僧傳》「曇曜傳」所說「元魏和平年住北臺,昭玄統,綏縎僧眾」的詞意晦澀,而在《大唐內典錄》卷四「曇曜」條,則有「文成帝立」,「詔玄統沙門曇曜」的句子,就比較清楚了。可是《續高僧傳》寫到唐太宗貞觀十九年(西元六四五年)為止,《大唐內典錄》成於唐高宗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兩書的年代相差僅十九年,不應有出入,當係誤抄吧!

 

1412106_064246082_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