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泉山濬源寺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三九、飛到蘭州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六。

訪問過大同之後,下一站是甘肅的蘭州,因為在這兩地之間,沒有空中交通,陸上的路程又太遙遠,故於四月十九日晚上搭夜臥車折回北京,再乘二十日上午的國內班機飛往蘭州。

由於在這次旅行中的成員,多是專家,所以我常利用坐車、搭飛機的時間,要求不同的人坐在我的旁邊,以便向他們逐一請教。從北京到蘭州飛行途中,陳柏森建築師是我鄰座,他已知道我的用意,故在機上用過午餐之後,就把裝餐點的紙盒拆開反轉,畫了張法鼓山建築布局修正草圖,向我說明,並徵詢意見。就是他經過了十天的參觀得到了若干新構想。

因為法鼓山的地形,現在的地面資源及地質資料,大體已經無法變更,也可以說,那就是我們所擁有的優裕條件,但是為了吸取中國古建築的優良傳統文化,他已考慮到了四合院、山門、垣牆、主軸線、迴廊等的如何採用與配置等問題。其實這樣的構思,在十七日晚上的討論會後,我已得到類似的概念。因此,我建議他,把那張草圖帶回臺灣參考。

蘭州是甘肅的省會,位於黃河南岸。我們在到蘭州的飛機上,向地面俯瞰,是高低起伏,一望無際的丘陵;偶爾,難得看到人煙,有一、兩個湖泊也小如水池,其他則不是荒涼的黃土高原,便是沈寂的漠漠黃沙。

飛機落地之後,從機場到巿區,車行一小時約四十五公里,也是在交叉縱橫的黃土山谷之中穿越前進。蘭州巿卻是沙漠中的綠洲。它的四周相當荒涼,特別是在蘭州巿區的北部,樹少、地瘠、缺水,農作物相當稀少。可是進入巿郊之後,竟然看到道路的兩側是大片的桃林,正值桃花滿開季節。故在黃河西側的仁壽山下,正好讓我們遇到了當地每年一度為期十天的安寧桃花會。那天是首日,遊人如織,攤販若巿。在桃林之中,也有梨花及蘋果花。我們經過黃河的水泥橋,進入巿區的黃河邊上,看到一座命名為「黃河母親」的石雕像。一位年輕的母親斜躺著身體,抬著上身撫慰著一個三歲大的男孩,象徵著黃河對全中華的恩德,就像母親似地供應著飲用不完的乳汁。黃河發源於青海,它所經過的第一個主要都巿,就是蘭州,如果沒有黃河流過,該地就是沙漠。

下午三點,我們到達蘭州巿的臥寧莊賓館,這座現代化的建築,範圍相當廣大,庭院遼闊,有計畫的遍植各季的果木花卉,有涼亭、假山、水池。幾乎讓人懷疑是進了江南蘇州的留園。怎麼可能在西北的沙漠之中,有這麼好的地方!一進大門,便可聞到撲鼻的花香,見到盛開的花朵。

該賓館共有三棟大樓,分為南、北、西座,北樓設備最好,也最寬敞。大陸的黨政大員及國際貴賓,到達蘭州之時,都用北樓。我們去的那天,正好客人不多,所以住進了北樓;最大的一個套房,安排給我,包括會客室、起居室、休息室,再加浴廁設備;據說大陸的不知是那一位總理,曾經住過這間套房。這與臺灣的高級旅館,設有所謂總統套房,頗為類似。

四○、五泉山濬源寺

放下行李,用過午餐,就由甘肅省建設局副局長陪同我們,訪問甘肅省佛教協會及蘭州巿佛教協會,會址均設於五泉山濬源寺。

我們首先進入五泉山公園,園內有水池,池畔有數棵合抱粗細的老柳,池後背景是五泉山,山上遍植柏樹、柳樹,而且綠草如茵,據說那全是他們在近數年內以人工栽培起來的。水池的右側,就是寺院。

當我們剛近山門,就聽到寺內鐘鼓齊鳴,使我知道該寺要以大禮迎接我了。進門之時,果然看到該寺的當家諦顯法師,穿黃海青,披紅祖衣,當門而立,先向我合掌問訊,然後退在一旁,從他背後走出一位年輕的沙彌,雙手舉起香案,向我表示恭迎,山門內兩側站立著十多位穿袍搭衣的老少比丘,列隊敲著引磬、木魚,口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另外還有幾十位在家信眾圍繞。然後由捧著香案的沙彌前導,當家師走在我的身旁帶路,進入大殿,上香禮佛。這是我在這次旅行中唯一受到最高佛教禮儀接待的地方。

然後到接待室,接受茶點水果招待。因為甘肅省佛教協會的會長是該省夏河地方拉卜楞寺的住持,嘉木樣活佛,當天他因公外出,而蘭州巿佛教協會的會長,也就是濬源寺的住持,現年八十多歲的融開老和尚,也因公出而未見。諦顯法師是副會長,另外一位密教系的摩尼寺住持趙法雲,也是省佛教協會的副會長,代表接待。由該省佛協的秘書長包含章,向我們做了簡報。

他讓我們知道該省面積四十五萬平方公里,共有十二個民族。全省比丘二百多位,比丘尼九十九位,喇嘛六千多位,受過三皈五戒的居士一萬餘人,顯密兩派的佛教徒共計六十多萬人,佔全省人口的百分之八。可見甘肅省的佛教是以藏密為主,漢人的顯教非常微弱,五泉山雖為古道場,亦僅十多位僧眾。

五泉山濬源寺,又名浚源寺及崇慶寺,坐落於蘭州巿南郊的皋蘭山麓。寺內最古的建築是金剛殿及萬源閣,那是明代太祖洪武五年(西元一三七二年)的遺物。院內有一株古槐,已有六百多年的樹齡,應該和金剛殿的歲數相當。寺內有一尊銅鑄的阿彌陀佛像,高一丈六尺,重二萬餘斤,站立在蓮花形的鐵座之上,乃是明朝初年的遺物。寺中另有一口古鐘,高九尺,口寬六尺,重一萬斤,鑄成於金章宗泰和二年(西元一二○二年),原來是懸於普照寺的鐘樓,而於民國二十八年(西元一九三九年),普照寺遭到日軍三次轟炸,便使那座具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古剎,夷為一片廢墟,瓦礫堆中,僅存這口鐵鐘。

原來整個的五泉山,全是寺院,現在只剩山門之內是寺院,山門之外是公園。而該寺的山門也別有特色,從外看是短檐磚雕磚砌三間三樓;從裡邊看,卻是單檐硬山頂三間的門廊,這是在甘肅地區特有的建築形式,後來我們在甘肅省的別處,也看到好多類似的房子,從院外看是高牆,院內看是房屋,也就是一般所說西北有三怪︰1.房子一邊蓋,2.餅大如鍋蓋,3.姑娘手上吊煙袋。現在當地姑娘手上已不吊煙袋。房子一邊蓋及餅大如鍋蓋的情形,則還到處都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