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民族.西藏佛教

 

火宅清涼 聖嚴法師著

五六、酥油塑像館

我們進入拉卜楞寺的每座學院和佛殿,都會嗅到非常濃厚的酥油香,藏族的信眾都會拿著大缸大缸的酥油塊,大盤大盤的糌粑,和大桶大桶的青粿,在各佛殿上供養。據說他們供過以後就會棄之野外,任由眾生分噉或任其自然腐爛。

藏族信眾供養佛寺的酥油,還有另外的妙用。第一天下午,當我們參觀了所有佛殿和學院,都不許照相,唯一的例外,是進入酥油塑像館時,不受限制。

以往我曾於國內外參觀過好幾處臘像館,當時如果不是嗅到撲鼻的酥油香,我還誤以為這是該寺的臘像館。整座三間大的房子,陳列了幾十幅用酥油彩塑的觀世音菩薩像、蓮花生大士像、宗喀巴像、度母像、釋迦佛像,以及佛與菩薩的眷屬等像。從蓮花形的基座到細部的各種裝飾,都是用酥油塑製,每件作品,都非常精細傳神。

我問導遊的沙彌︰「酥油塑像,能陳列多久?」

答案是︰「酥油塑像不會壞,不過時間久了,顏色會褪。」

我們真有眼福,這座塑像館剛剛開幕,塑像的彩色非常鮮豔,塑造的技術相當高明,酥油不是塑土,也不像石膏,稍微接觸,就會變形。經過他們的手,酥油便相當聽話了。

據說製作酥油塑像的過程,是先將酥油置於冰櫃,冷凍成為適當的硬度,然後在冰水中用手指捏製,最後著上所需的色彩。製作酥油塑像的目的,是為舉行法會儀式,會後即陳列供養。此在藏傳佛教的僧侶中,是一項需要特別訓練的專門技能。

 

 

五七、西藏民族.西藏佛教

西藏民族,自從中國唐太宗時代(西元六二七─六四九年)開始,已與漢民族通婚,並曾於唐玄宗時代(西元七一二─七五五年),一度統治了中國西北的河隴地區。迄今為止,仍有不少藏民生息居住於青海、甘肅、四川等省,在西藏佛教史上,也有好多位大喇嘛,出生於漢地。他們雖有自己的語言及宗教,在政治上一向是受漢族的保護,同時也影響了漢族的文化。可能由於漢族對他們的瞭解、尊重、關懷,做得不夠,故在藏族的若干人士,總以為他們是中華民族以外的一個獨立體。到目前為止,藏族的異議人士,既不接受大陸,也不願跟臺灣接近。

可是,目前居住於西藏地區的藏民人數,只有六百萬,漢人移居西藏的有七百五十萬。雖然要使藏人全面漢化,為時尚早,但是如果不尊重西藏文化,也不大量培養西藏的宗教人才,則於一、兩百年之後的「藏族」,可能僅僅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個名詞而已。

自一九五九年起,流亡於印度的西藏政教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於一九九○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對西藏民族及其宗教文化向世界各地傳播有很大的幫助。

西藏民族,信因果明因緣,篤信佛教,愛好和平,僧侶的教育完整。可是地處貧瘠的高原,農產不豐,多靠遊牧,民生物質缺乏,平民的教育落後。故從外界看西藏既可愛又神祕,既是落後地區,又有高度的文化。

雖然現在的達賴喇嘛,在國內外都有極高的聲望,也有極深的智慧,他所能做、當做、而必須努力去做的事,便是如何鞏固並發揚藏傳佛教的信仰。

否則,以國內外不足千把萬人口的藏族,不必說擺進全地球四十多億人口之中,很快會被稀釋,就是跟中國大陸的十一億六千萬人口相處,也會迅速地雪消冰融。

因為西藏的文化就是佛教的文化,雖然跟漢傳的佛教有所出入,基本還是相通。所以,我們對西藏佛教的價值是肯定的。當我們創辦中華佛學研究所以來,就已重視西藏語文和藏傳經典的教學與翻譯。第一,希望把西藏優美的語文保留下來;第二,計畫把藏傳的經、論、思想文化及修行方法等具有歷史價值的文獻翻譯成為中文。以此介紹藏傳佛教,豐富漢傳佛教,利益世界人類,普濟一切眾生。

這次我到甘南的夏河,不僅用心地參觀拉卜楞寺,也細心地觀察了該地藏胞的民居、衣著、食品。發現多半藏民,相當貧窮。他們的房屋簡陋,衣著襤褸,食物粗糙,但他們的臉上都綻放著知足、友善、健康的微笑,因他們擁有佛教的信仰,就是富甲天下的最大財產。物質貧乏,而精神富足,那絕不是一般膚淺之士,僅用「宗教的迷信」五字,可以抹煞的事實。藏胞對於佛教的竭力奉獻,不是出於低級宗教那樣的威脅利誘,乃是發乎至誠的恭敬與感恩。

從這個角度,來看西藏人民與西藏佛教,不禁要說︰他們真是一個最懂得如何來享受幸福的民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