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如污泥,心向蓮花

 

就我熟悉的世界性宗教來說,目前有最強的理論基礎與經典,能讓信眾當學習的方向與目標,當首推佛教(三藏十二部)、基督教(聖經)、道教(道德經)、剩下的宗教,相較下能傳世的經典為數不多。
 
台灣目前民間信仰,所採用都是鬼神之說,這些東西似是而非的東西太多,最多只能例入「善書」這個層次,或許改天,會出個未出世英雄(指會改變目前的宗教的人)這也說不定,但是依目前來看還沒這號人物出現,台灣民間信仰在國際上,很難取信其他國家人士,這有待台灣人自己來努力。那母娘這一派,所採用封神榜(古代小說)當經典,人人都知道的小說劇情,雖然通俗易懂但如果信其真,不免流於怪力亂神之列。
 
最值得一提的是回教(可蘭經),他也是世界性宗教之一,但就台灣人來看回教,我們對他的了解尚不及基督教,但是我前陣子,看完旅遊節目「發現大絲路」,真的徹底對回教徒有180度的改觀,原來他是一個如此聖潔無染的宗教(他們集會場所俗稱清真寺),但我們都被媒體與恐怖分子給誤導了。
 
我曾看過一篇宗教報導,未來世界由於人口的消長比例,回教將是繼基督教成為世界第一大宗教之林,反觀目前,暫時還是世界三大宗教的佛教,未來前途堪慮!依照《大集經》的記載,佛教在釋迦牟尼佛涅槃之後會經過四個時期,每個時期皆為五百年。西元1500年(中國明朝)之後佛教將只存其名義,名存實亡。是為末法時期。
 
末法時期,有甚麼重大變化呢?「教法垂世,人雖有稟教,而不能修行證果,稱為末法。」到了末法時期,一個修行證果的人也沒有,有人說問題不在佛法,問題在人的秉性已經改變,根基駑鈍難以堅信。在我看來是由於科學的突飛猛進,造就了環境起了極大的變異。人心也相對更加浮動,對於若非親眼所見的事,都很難以置信。
 
加上佛教的派部林立與分岐,《大集經》裡釋迦牟尼佛昭示,在末法時期「從是以後,於我法中,雖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毀破禁戒,行不如法,假名比丘。」還有打著,佛說的居士也四處傳法,人們只相信眼前所見神通,竟忘了「神通不敵業力」,你該還的,遲早還是要還的道理。
 
回到前言台灣未來,是否會出個宗教上未出世英雄,我們雖然還不知道,但在西元 344 ~ 413 年間,龜茲國出了個鳩摩羅什譯經大師(金剛經譯作作者),也是一位經歷坎坷的奇僧。當鳩摩羅什的母親懷孕時,不論記憶或理解,都倍增於從前。他的母親忽然能無師自通天竺語,眾人都感到非常的驚訝。有位阿羅漢達摩瞿沙說:這種現象,必定是懷有智慧的孩子。舍利弗在母胎時,其母智慧倍常,正是前例。鳩摩羅什出生後,其母便忘記了天竺語。
 
姚興常常對鳩摩羅什說:大師!您聰明超群,悟性卓越,是天下第一。如果您逝世了,法種便斷絕,沒有人可繼承。於是,姚興逼迫鳩摩羅什接受十名女子。鳩摩羅什苦不堪言,但為了譯經大業,只得忍辱。從此之後,鳩摩羅什不住在佛寺僧房,另外遷往他處。每逢升座講說經義,時常語重心長地說:譬如臭泥中生長蓮花,只須採擷蓮花,不必沾取臭泥啊!(身如污泥,心向蓮花)
 
有人對於鳩摩羅什生起輕慢心,也妄想仿效。鳩摩羅什便集合大眾,來到盛滿鐵針的缽前,他面色凝然說:“如果各位能學我將這一缽的針吞下,就可學我的行為。否則,希望大家各自安心修行,謹守戒律,切莫再滋生妄想!”說完話,立刻把那滿缽的鐵針吞下,宛如吃飯般輕鬆。大眾看後,都目瞪口呆,感到非常地慚愧。
 
鳩摩羅什心知世壽已盡,但還希望繼續譯經弘法,當他稍覺得身體四大不調,便為自己持咒三遍,又請外國的弟子共同誦念,然而回天乏術。圓寂之前,鳩摩羅什向僧眾告別說:我們因佛法相逢,然而我尚未盡到此心,卻將要離去,悲傷豈可言喻!我自認為愚昧,忝為佛經傳譯,共譯出經三百餘卷,只有《十誦律》一部尚未審定,如果能保存本旨,一定沒有錯誤。我希望所有翻譯的經典,能夠流傳於後世,而發揚光大。如今我在大眾面前,發誠實誓願──如果我所傳譯的經典沒有錯誤,願我的身體火化之後,舌頭不會焦爛。
 
後秦姚興弘始十一年八月二十日,即東晉安帝義熙五年(公元四零九年),鳩摩羅什在長安圓寂,於是在逍遙園火化。當飛灰煙滅,他的形骸已粉碎,只有舌頭依然如生。
 
語畢:
 
凡夫磨難越大,將來成就相對越高,順境下的人生,很難會去思維為什麼?
 
john 2017 6 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