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7

由「無明」與「苦」中解脫出來

 

當看完「佛陀」傳後,我發覺我們常言的阿彌陀佛(淨土思想)有著極大問題?經最近導讀很多淨土文章,發現他最有可能是印度佛教晚期的論述思想,等於有可能「佛陀」與「阿彌陀佛」一點關係也沒有,那我應該還「佛陀」一個公道呢?還是當成不知道就好呢?內心爭扎中,因為這一觀念已千百年深入華人心中,我如果將所有文章比對出來,萬一去顛覆碰觸它,我可能會被罵翻,還是錯了就錯,反正大家一起錯了也沒關我的事呢?

其實佛教最大問題是,這二千五百年間的後人(僧、俗),往往都把自己的觀念思想帶進來佛教裡,衍生出我們所讀聖教越來越多,不相關的也謊稱是佛教經典,只要是「如是我聞」大家就不去詳查真偽,再來再扣你個謗佛、謗法、謗僧的名相,我想大概沒人願意去碰觸它。縱然知道是錯誤也就讓他一錯到底了,這個問題「聖嚴法師」在寫作印度佛教史一書,他應該也有查覺到了( 淨土思想 ),是後期(約佛滅四五百年間)佛教與外道所結合,流行於北印度與尼泊爾一帶的宗教思想。也因地理位置的關係,佛法在傳入中土時也就被帶進中國,但初期在中國還是不被重視。經(慧遠禪師 334 ~ 416 )的改造(少通儒家、五經與道家、老莊之學),方始在漢地盛行起來,等於說淨土真正被逐漸認識是在佛滅約一千年後的事。

值得觀察的是,佛涅槃後的前幾次結集中,都不曾出現所謂「阿彌陀佛」相關論述,漢地西行求法的法顯、玄奘,都未談及阿彌陀佛的事情。又南方佛教也不知阿彌陀佛,又沒有婆羅門教或吠陀起源說的證跡。但這些思想、信仰、名稱與祅教、伊朗的說法卻很接近。西方學者將阿彌陀佛的起源,求之於波斯的祅教的理由,可歸納於由阿彌陀佛的二種原語,阿彌陀婆( Amitābha )與阿彌陀庾斯( Amitāyus )而來。

另一個觀察重點是,「佛陀」侍者阿難(「阿難若當言,佛不出是語。」,「我從昔來,所說法藏,阿難皆悉憶持不忘。」),在第一次結集中所誦出的經文中,是否有提到「阿彌陀佛」相關論述呢?據我找到的資料是沒有。

有人會拿(鳩摩羅什 344 ~ 413 )所譯阿彌陀經,來證實這是佛所說經典,從羅什與慧遠出生年代來看,他們都是在佛滅一千年後才出生,相對已受北印度與尼泊爾一帶,宗教思想所影響,這是很淺顯的道理。據我個人觀察鳩摩羅什譯作問題不大,最大問題是他所拿到譯作原文是出自於哪呢?最有可能的還是流行於佛滅四五百年間,流行於北印度與尼泊爾一帶的宗教思想原著。

既然談的是宗教,不免有人,會拿許許多多靈驗觀點來證實,據我個人觀察所謂淨土,最有可能是眾願所成就的地方(烏托邦),譬如我們常言所謂「地獄」,就是眾業所感而成就的一個地方,是相同道理。佛教上有所謂一行三昧(攝心於一處),這於學禪的或唸佛名號於一心不亂後,都會有相關的感應產生,學佛朋友或多或少都知道,這原理就是「定」功所衍生出的境界,所以這不是淨宗獨有的。從「自力」與「他力」來看,一為對自己的信心,二為仰望超越者救濟的信心。對前者之屬於「智信、解信」,後者則屬於「仰信」。依一般人來說,淨土是死後往生的世界,但由智信者來說,淨土並非真實的存在,只不過是心靈上的境界。雖然不在任何地方,卻任何地方都有。

若從中國淨土初祖(慧遠禪師 334 ~ 416 )來看,他聽說天竺月氏國那竭呵城南石室中有「佛影」,就派人背山臨流,營筑龕室,繪佛「光相」,虔誠禮拜。後來,他又率領同好 (主要是他在廬山的出家弟子,和前來就教的在家居士如彭城劉遺民等人),共一百多人,在精舍無量壽佛像前,建齋立誓,共同發願,希望往生西方極樂淨土。由此創造了一種彌陀淨土信仰,這種信仰和修行方法,很快由廬山傳播到各地,後世的淨土宗就是從慧遠的淨土信仰,演變發展成的。由以上文字敘述,可見目前的彌陀信仰與原始佛教相距甚遠(其立論根據就是儒家思想,所創造出來的中國式淨土思想)。

慧遠禪師簡介網址如下:

http://www.budaedu.org/doctrin/t65.php

從史實去找尋宗教真象,會讓人一目了然,但是這也會破解許多千年神話,所以我才會內心有所爭扎不已,因為真象有時就是那麼殘酷的,但經千百年人們的有意無意去包裝它,我們已很難去尋找所謂真象(因為已經根深蒂固),縱然事實擺在眼前還是沒人會選擇相信,所以我意在提醒而非要你相信。

佛教由完全自力,演變至今天的完全仰仗他力,雖然迎合了所有人(三界凡聖同居),卻已失去佛陀宣教的初衷,由「無明」與「苦」中,解脫出來的真正義諦。

最近在思考著,當宗教信仰若被人為思想所誤導(前提他也不是有心,因為他不過也是依樣畫葫蘆),那是眾生之錯,還是誤導人之過呢?慎思!

john 2017 7 22

廣告

你欠我、我欠他、他欠你。

 

剛看完白蛇傳(許仙傳奇)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在持完第四遍地藏經後,怎會夢到鬼新娘找上我,我還都一直以為,夢中他是找錯人了,看來或許我真是,上上輩子虧欠了什麼人。(當年我也會很莫名其妙,普賢菩薩突然前來,叫我去持地藏經,我問了菩薩怎麼呢?他只告訴我「該還的還是要還」)。
 
就佛教來說,人經歷了入胎之迷後,所有人都不再記得前世之事,但這些被塵封的記憶(因果),並不因你我前來投胎後就一筆勾銷(都保存在你、我阿賴耶識中)。誰知那天,在因緣策動下就會被喚醒,既然是前世自己所為,還是要勇於「懺悔」與彌補。然世人愚頓往往是舊債(因果)未完還前,新債又開始築起來了。所以凡夫永遠在三界中流轉,你欠我、我欠他、他欠你。所以佛說,沒因沒果難成一家人,我想這大概是三界內永難解的鎖。
 
唉…
 
觀音14相
 
4/13 持完第四遍地藏經,普賢菩薩前來指示 地藏經 可以暫停下來,日後就改持 滅定業真言 與稱頌 地藏菩薩聖號 叫我謹記在心,其餘時間可以按自己自由意識去學習與持任何佛教經典,4/14 晚上我在睡夢中夢見有位鬼新娘找上我,我還問這位鬼新娘你找錯人了吧?怎麼會找上我ㄋ?結果夢境過程中前後13次,都被不同化身的觀世音菩薩幫我檔下來,在 13 位 德王觀音(長者身)現身才正式幫我檔下來,最後我看到第 14 位 水月觀音(居士身)左眼流下淚來我才從夢中醒過來。
 
john 2017 7 16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貧富之間、業力流轉,生死之界、輪迴不辍。這就是人生真象。

富有亦或貧窮,生命的歸宿都是死亡。我們是誰、我們生從何來,死往何處?

愛、貪、樂人生三大欲。是肉體的感知,捨棄肉體的渴求,便堅如頑石不受奈何,如雲開日出驅散黑暗,同樣、若了知智慧之光,那一切的誘惑都將落於大地。

無明是一切煩惱根源。祭祀、獻牲皆不可行,欲擺脫無明只有修習禪定。

真理與神通,當你向人顯示了神通,如今他們不信仰正法,卻崇拜個人,置正法于不顧,轉而拜伏神迹。從今以後、凡有比丘在人前顯示神通,將不再屬于僧團,也不再是我弟子。

美麗乃無常。因此、從欲望中解脫的人們,既不左右美麗,亦不壓制醜陋。

真理之路。只有兩種錯誤,其一半途而廢,其二從未開始。

生與死,是人生命中的必然。我們深入思考,常省己身,使自己不致迷失于欲望,更要活在平和、喜悅和滿足的生命中。

最危險的火焰是憤怒,最凶狠的野獸是仇恨,最大的陷阱是惡行,最可怕的障礙是貪婪。

生命之奧秘,為離脫恐懼,無人能預知未來,無論你我,不可依賴他人。拒絕了恐懼,也就得到了完全的解脫。

正法與僧團,住于每人的內心。覺醒之能力,是為佛。覺醒之道路,是為法。將自我身心投入者,是為僧。而三寶皆在我們心中。

不論讀了多少典籍,或是記了多少內容,它們不構成你生命的核心。那麼,什麼都沒發生。

生、死如影隨形,聚合終有離散,一切法皆無常,不要執著于它,生、死、日落、日出。你必須超越這些。

有三條真理,每個人都應該做到,廣褒之心、友善之辭、以慈悲根性奉獻終生。這三句真言,將重塑人性之本。

一切法之自性即「如來」,萬事萬物、皆從「如是」來,于是蓮花從「如是」生,阿那律從「如是」生,你們所有人皆從「如是」生、阿難亦然,宇宙皆從「如是」生、既從「如是」中生起,而后又回歸到「如是」便可稱其為「如去」,一切法不生于何處、亦不消失于何處。一切法常住、一如曾經。

所謂生而智慧者,絕不會俱怕死亡,這具軀體將腐爛。但我的聲音、我講說的經典,會永遠閃耀在你心中。

謹記!我的路,並非讓你們棄世消沉。我深信,人們會因他人的善行或惡行有所轉變。這希望寄托于高尚的靈魂。而人、有何種命運,取決于、他做下的業行。

我們生于大地,所受皆苦。輪迴世間,苦悲充斥其中。世間卻非痛苦的駐留之處,這世間是覺悟者的居處。但覺悟者須得醒覺,現在、這便是汝等之責。

無明生起痛苦、優傷與妄念、嗔怒、貪婪、傲慢、自負、妒忌。皆由無明而起,幻象將人誘入岐途。雖為二相,但生死無別、竟為一體。我們為妄見所障礙,一旦諸障破除。整個的生命,將無依無著、獨立而生。戒、定、慧及八正道可破除種種的妄見。我再重複一遍,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以及正定。

對失眠者而言,夜晚格外漫長。對疲憊者而言,目的地格外遙遠。而對盲目生存,不解正法者而言,生命中處處皆苦。任何的知識、無論你們自己閱覽,還是聽智者宣講,甚至是聽我所講,都不要輕易相信。要用自己的學識和智慧,去加以分別、驗證。

佛陀,如果我們在真理的路上遇見了你呢?在真理之路與任何人相遇,都不要輕易去接受。倘若見到佛陀,不要以為幻滅。即使遇到你的父親,也不要因此偏離正軌。你們的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去依賴任何人。

點亮自己的燈火,做自己的一盞燈,覺醒吧!行持正法,專注你的內心,向自己皈依,勿依賴他人。一切皆無常,將自己安住其中,精進不懈,永不認輸。

語畢:

現實生活中你若是「耶輸陀羅」公主,那勢必又出現另一位尊迦牟尼佛。

感言:

道聽塗說似學佛,這很像當年佛世(佛陀)所面對的婆羅門,今世我們所對佛教(整個佛教的經論,究竟有多少 ? 是後人自己研(研究)譯(翻譯)出來的東西呢?而非佛說呢 ?),你不能去懷疑他,對錯你都要全盤接受。慎思!

john 2017 7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