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雲流水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自序

這是我的第七冊遊記,當第六冊《春夏秋冬》尚未付梓流通,本書即已寫成。

本書是賡續《春夏秋冬》來寫的,記述我自一九九三年元旦,以迄同年七月三日之間的一段幻遊過程。其中包括了我在臺灣及美國兩地的弘化活動,重點則在敍述我對於第三度率團訪問中國大陸的見聞及隨感。

因為我去中國大陸訪問,前後雖已三趟,訪問的目的,訪問的地區,隨行的成員,均不盡相同,所以每次都有新鮮的體驗,學到不少有用的東西。

這一回的中國大陸之行,隨行者有臺灣及紐約兩處的僧俗四眾,共計一百一十三人,是我生平所帶人數最多的一次旅行。目的地是中國大陸西南隅的雲南、四川、西藏,到了雞足山、峨嵋山、拉薩等三個高原的頂峯,也是我生平所遇最艱難的一個行程。以我這副病弱之身,尚能活著回來,實在要感恩三寶及護法龍天的加被。

本書的命名,是由於在大陸之行的所見所思,有兩處使我觸景生心。一是雞足山的金頂,我於本書第二十五篇〈觀景修心〉中有云:「雲不留定處,水不住定相。」「所以出家僧侶把遊化生活,稱為雲水。」另一是拉薩的哲蚌寺,我於本書第五十一篇〈行雲流水是共識〉中有云:「山高水自流,不為什麼;無心雲出岫,如來如去。」「只要眾生得益,管它是雲是水。」「法鼓山的共識,就是天下人的共識,沒有時空的限制,不受人為的影響,就像行雲流水那樣。」「以智慧的行雲,提倡全面的教育,用慈悲的流水,落實全面的關懷。」

本書內容所經的時間,共計一百八十四天,所經的空間,則跨東西兩個半球的東亞及北美;我的行程及弘化活動,非常緊密,因我主張「忙人時間最多」,故在本年六月九日至七月二日的二十五天之間,於紐約東初禪寺利用主持禪七與授課之餘,在江果華及姚果莊兩位女居士的協助下完成了本書。

本書的內容,雖係自敍實錄及遊記的體裁,我卻盡量引用相關的佛教義理及佛教史實,配合貫串著寫,以期為今日的佛教宣揚正信與正行,為後世的佛教留下歷史的記錄。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九日釋聖嚴自序於臺北北投農禪寺

一、紐約的新春團拜

一九九三年元旦日,我結束了東初禪寺的第五十九次禪七之後,便以兩天的日程,拜訪了紐約巿區各道場的諸山法師,邀請他們,出席元月三十日在東初禪寺舉行的新春諸山團拜。這是每年由紐約華人各寺院輪流主辦的一項活動,象徵僧團的和合。預計有二十至三十位比丘比丘尼眾,參與盛會。

多少年來,這是首次,由東初禪寺爭取到這項主辦權的光榮。為了慎重和禮貌起見,由我親自前往邀請。特別因為我預定於元月四日,即將從紐約飛回臺北,在未來的三個月之間,我的日程,排得非常的緊密。何況元月三十日,正好也是臺北北投農禪寺,舉行盛大的新春園遊會期間,屆時要我趕回紐約,主持這項團拜接待的可能性非常之小。所以行禮在前,破例前往逐寺拜訪。但在我的心中,還是希望屆時回到紐約,接待諸山,參加團拜。

為了籌備諸山新春團拜事宜,我在東初禪寺,也親自召集了兩次僧俗四眾的會議。發現大家,都很有心,而且也都很有才能。所以,我放了心,相信他們會把這樁大事,辦得相當出色。

結果,我真的未能及時趕回紐約。當天出席的諸山法師,共有三十六位,其中包括:壽治、夢參、仁俊、浩霖、妙峯、法雲、洗塵等長老,宏如、繼如等比丘,佛性長老尼及依教、依日等比丘尼。這是歷年來,紐約最盛大的一次團拜。雖然未見我親自接待而使大家感到遺憾,但在東初禪寺副負責人果稠師、知客果順師以及護法居士群的熱忱接待之下,不論在秩序、禮節、餐飲、布置、交通等各方面,都能讓諸山法師感到親切自然,賓至如歸,相當滿意。我上海佛學院時代的老學長妙峯法師,在參加團拜之後,還特地給我寫了一封信說:「新年團拜法會,你

未遑親自主持,但秩序井然。可見吾兄教導有方!」又說:「今天供佛及齋菜,人人說好,真是天廚妙供,禪味功德,一齋一襯,又有法寶結緣,深以為感。」因此,他還寫了二首詩送我:「東初禪寺慶團年,長老諸山聚會天;供佛及僧皆妙品,酥酡禪悅樂無邊。」「濟濟一堂龍象眾,紹隆佛種賴青年;傳燈續燄光無盡,福慧莊嚴非偶然。」

我真感到慚愧而又抱歉,已經怠慢了客人,竟然還受到讚歎。

二、《金剛經》與《法華經》

一九九三年元月四日晚間,我攜同沙彌果谷,搭乘華航班機,從紐約飛返臺北。抵達桃園中正國際機場,已是元月六日的上午七點,有一百多人在機場迎接,相信他們起了一個大早,甚至昨晚沒有好好睡覺,令我深深感動。

上車之後,便聽取法鼓山文教基金會的機要秘書廖雲蓮菩薩的工作報告,因我已經出國三個月,對於基金會的各項工作活動,雖然經常通過電話及傳真,大致瞭解,還有若干部分需要當面說明,使我進入情況。

回到北投,分別接見文教基金會、農禪寺、中華佛學研究所的主要幹部、執事,晚上七點,召開法鼓山體系僧團全體執事會議。類似緊密的日程,每天幾乎相同。直到再度出國為止,幾乎每天要出席一個到五個會議,接見幾十位乃至幾百位信眾,在三個月中,馬不停蹄。因此也成了臺灣新聞媒體中所常見的公眾人物。各大報章、雜誌,經常採訪報導農禪寺的活動新聞,以及我個人的談話;就拿臺灣的中視、華視、臺視等三家電視公司來說,在九十天之中,我的出現率有二十三天;其中報導最多的是中華電視臺,因為我在二月一日至四日之間的四個晚上,借臺北巿的國父紀念館大廳,講出「《金剛經》生活系列講座」,在張家驤總經理策畫下,華視同時派遣三部錄影機,作大型的現場攝製錄影,除了每天播出這項講經活動的新聞報導,事後又分八次,在該電視臺,做了第二次的全程轉播,並且製作錄影帶,廣為流通。對該公司是業務,對我們則是弘化。

這四場演講的現場聽眾,超過一萬二千人次,透過華視的轉播,便把「《金剛經》生活系列講座」傳播到了臺灣寶島的每一個角落,而這四場演講的題目,也是別開生面,相當引人注目:1.《金剛經》與心靈環保,2.《金剛經》與自我提昇,3.《金剛經》與淨化社會,4.《金剛經》與福慧自在。我是擷取《金剛經》的經句,配合今天現實社會大眾的生活需要,做了如此的安排。這跟傳統式的講經方式比較,可以說是一項大膽的嘗試。非常幸運,結果並沒有失敗,應該感謝三寶的加持。

這次回到臺灣,也在農禪寺主持了三個晚上的講經法會,接著上次未講完的,第二次繼續講出「《法華經》綱要」,那是一月八日至十日期間,每晚聽眾都在千人以上,把農禪寺的大殿,擠得水洩不通,連殿外的庭院,也坐滿了人。圓滿日的皈依典禮,參加人數就有六百五十多位,這也是農禪寺歷年以來的一樁盛事。

三、新聞焦點.新春慰問.四十五次禪七

在農曆過年之前,是一段非常忙碌的時期,我分別接受了華視、臺視、中視等三家電視臺新春節目的訪問;一月十二日下午,到臺北巿松山機場旁邊交通部觀光局旅遊中心,錄製「跳動的音符」,那是屬於教育性的交通安全節目。一月十四日到中視攝影棚錄製除夕特別節目,那是巴戈及藍心湄主持的「雞蛋碰石頭」,我以特別來賓的身分接受訪問。一月十六日,中視派人到農禪寺,錄製「禪七生活的一天」,在名為「超越九○」的節目中播出。一月十八日,出席《時報周刊》及中視主辦的「復建玉山森林」座談會,呼籲全國佛教界響應火災後玉山森林的重建,並宣說佛教徒看樹林即是眾生的家。另外,我也接受了中廣、民生、警廣、正聲等電臺的專欄訪問。我在有生以來,從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各類新聞媒體爭相報導的焦點人物。

在農曆年前,還有兩項年年要做的大事:

已歷四十個年頭的冬令救濟,是從東初老人創建中華文化館開始,每年新春之前,發放救濟的寒衣食米,表示對貧寒家庭的慰問及關懷,歷四十載未曾一年中斷。從去(一九九二)年起,已將救濟範圍,從臺北巿地區擴展到大臺北地區,包括北投、士林、淡水、三芝、金山、石門,今(一九九三)年發放的物品,包括米、衣、被子、食品、罐頭和現金,共計新臺幣五百八十萬元。其中特別撥出二百萬元,捐贈臺北縣作為「青年戒毒機構」專款專用。尤清縣長代表縣府到農禪寺接受。

農禪寺舉辦第四十五次禪七,是在元月十三日到二十日之間,參加人數二百一十七人,也是破歷年記錄的一次。因為農禪寺本身出家弟子已超過五十位,加上法鼓山文教基金會、護法會、農禪寺禪坐會,以及中華佛學研究所的幹部、師生,就將近兩百多人。加上各大專院校的師生及社會人士之後,就變成這麼龐大的禪七。

禪七期中,我已無法同時照顧二百多人,所以從在農禪寺主持的第四十四次禪七開始,便改成一位比丘及一位比丘尼弟子,代我為禪眾們做初次小參的工作,分擔部分指導的任務。但是,我還會給每一位有一次以上的個別談話機會,故到禪七圓滿為止,大家並沒有覺得因為參加的人多而有影響;那是因為禪七的規則,以及作息的安排,都極有秩序,代我監督輔導的幾位弟子,也都非常盡職負責,所以在禪七圓滿的晚上,大家提出心得報告之時,都有滿載而歸、不虛此行的感受,以及期盼有機會再來的願望。當然,人多的禪七,對我來講並不相同。籌備工作以及生活起居的照顧,都要付出更大更多的心力。好在農禪寺的出家弟子們,已在漸漸成長,能夠為我分勞之處,都由他們去做了。

四、過年.拜懺

農曆新年,對中國的寺院來講,是極忙碌的時段。

在古代的叢林裡,為了要做一年一度的反省工夫,加香用功。所以祖師們常常用這樣的一句話來訓勉弟子:「當年三十來到時,看你怎麼辦?」意思是說:在人生途中,隨時可能面臨死期的來臨,那就像到了除夕日,必須一一償還積欠的債務,否則難過年關。寓意著:由於生死未了,死後前途,難保不失人身,一失人身,便萬劫不復了,該是多麼可怕。所以,當要過年的時候,總得特別提高警覺,而精進用功。

此在一般的寺院,農曆新年中,正是信眾們到三寶門中,祈求平安,種植福田做功德的好時光,所謂「好的開始,成功的一半」,大家都希望討個吉利過年,新春伊始,上廟進香,這就使得寺院的出家僧眾們忙上加忙了。

我們北投的中華佛教文化館,自從一九五六年開創以來,每年農曆新年,都會舉辦三天的千佛年懺法會,主要是供住眾的策勵自修,意在懺除往昔以來諸種罪障,以資開展未來的菩提之道,直到現在,沒有廢止。而其下院農禪寺,則從一九八七年開始,由於信眾及住眾的要求,也在農曆正月的初一、初二兩天下午,禮拜兩堂大悲懺。由於我們所辦的法會,威儀整齊,壇場簡單、莊嚴、樸實,深受僧俗四眾弟子的讚歎,而樂於熱烈參與。故在這三天之中,上下兩院的佛殿空間,都顯得越來越逼窄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