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行前說明會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一一、第一次行前說明會

這次大陸之行的計畫,交待兩位菩薩為我執行:對內的各項工作,由廖雲蓮居士負責,旅行社的接洽則由施建昌居士擔綱。

經過半年的探尋接觸,臺灣的旅行社多半不敢接受,因為我們所走的路線,不是在一般觀光旅遊的行程之中,特別又是一個高難度的行程,率領一百多人的團體,走的都是崇山峻嶺地帶,這大陸的旅遊設施,包括飛機、車輛、住宿、飲食等,都有極度的困難。

雖也有一、兩家旅行社,願意接受這一場挑戰,但他們沒有經驗,並且要價太高,我們不敢花了大錢而去冒這趟險。

最後,由熟人介紹了一家高雄的亞星旅行社,他們的負責人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薛一萍女士,她有理想、有擔當、有熱誠,而且她曾經帶團到過大陸幾個相當偏遠的地方,她願意發心為我們這個團,在行前去大陸做兩次到三次的踏勘,全程由她來安排妥當之後,才把我們帶進大陸,而且她的開價也算公道,於是決定委託亞星承辦。

全程的旅費是每人新臺幣七萬一千元,除了個人自己零用之外,一切的所費,全部包括在內。

這次大陸朝聖團的名稱,到今(一九九三)年二月底,才正式確定,叫作「法鼓山農禪寺一九九三年大陸佛教聖跡巡禮團」,參加的成員,是來自:1.法鼓山護法會委員、榮譽董事,以及少數勸募會員。2.農禪寺念佛會及禪坐會的幹部。3.美國東初禪寺八位董事及會員。4.法鼓山體系內十一位當了執事的比丘、比丘尼,擔任隨團輔導及關懷的工作。這全是我們法鼓山體系內的菁英人才,因為名額有限,希望參加的人數相當多,所以,沒有公開發布書面的通知,只通過各單位的幹部,口頭傳達。

到了三月四日的晚上,參加的名單和人數已經確定,便召開了第一次行前說明會,由亞星旅行社負責人薛一萍女士及施建昌居士,分別報告這次大陸之行的籌備經過、注意事項,以及介紹說明行程中各個參訪的重點。注意事項之中,包括兩點:1.個人裝備的準備,2.個人必須遵守的事項。

那晚我對大家強調的是下面的幾句話:「我們對大陸旅遊機構提出的申請理由,雖是旅遊,我們內在的精神則不是旅遊而是朝聖,請大家不要以享受觀光旅遊的渡假心態來參加,要以虔敬、刻苦、朝山修行的心理準備,前往中國大陸巡禮佛教的聖跡。」

因為,這是一次高難度的朝聖之行,籌備人員也給各位團員印發了一份備忘的清單,它的內容項目如下:

個人裝備:小背包、登山鞋、雨鞋、手電筒、冬帽、口罩、手套、冬襪、雨衣、盥洗用品、個人藥物、保溫小水壼、禦寒的暖包、個人食物、護照、臺胞證、一百美元現金、輕軟的睡袋、太陽眼鏡。

注意事項:虔誠心,威儀,勿大聲喧嘩。團隊精神,準時集合。途中的安全,個人的財物及旅社中的門戶安全,勿做個人的離團行動,勿大量採購,不要求和師父合照,勿奇裝異服,全團全程一律素食。若對旅行社及導遊人員有意見時,請通過各車的車長向領隊反應。對各道場贈送供養,由財務人員請示師父統一辦理。身體若有不適,請接受隨團醫生的建議及團體的安排。出發前要訓練體力,練習登山,保持健康。

當晚亞星的薛經理,為我們說明整個行程:在十八天之中,要到達雲南省的昆明、雞足山、大理,四川省的成都、峨嵋山、樂山,西藏的拉薩等,我們就是連接著這幾個地方做重點性的參訪。從她的報告中得知,困難最多的是雞足山,其次困難的是拉薩。

雞足山的困難是因山上未開公路,沒有車輛可通,雖有一段山路可以騎馬,但是最高處的一段陡坡,還是需要徒步攀登,而且山上物質奇缺,氣候奇寒,尤其是在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空氣稀薄,會有高山反應。到了山頂,不僅飲食不便,晚上住宿處的棉被潮濕、房間陰寒。

拉薩之行,也有高度的危險,地處青康藏高原,空氣極為稀薄,上拉薩之前,絕對不能感冒,如患傷風咳嗽,到了拉薩就可能立即引起肺氣腫、肺積水的併發症。

不久前就有一位旅客,到了拉薩半天,就是這樣一命嗚呼了的,好好地活著前往旅遊,竟然變成了骨灰,被親友帶著離開。我也曾經聽說,有位已故的臺灣名女作家三毛,到了拉薩就不能呼吸,不得不立即乘著原班飛機回到成都,才算保住生命。

從成都的四川盆地,突然間飛抵拉薩的西藏高原,在氧氣的供需量方面,一時間多半難以適應,即使是健康的人,最好也得要休息半天到一天,才能行動。如果,在上拉薩之前,有人傷風感冒,一定得留在成都,安排另外的行程。

當晚在說明會後,大家都已知道,這是一次高難度的大陸之行,因為見我年老體弱,尚能不顧自身安危,願意親自帶著他們,做一趟大陸偏遠地區之行,也都堅固了信心,大家都說:「有師父在一起,絕對安全,那怕是寸步難行,也是值得的朝聖修行。」

一二、準備出發

四月六日,我在法鼓山主持灑淨儀式之後,回到北投農禪寺,已是下午五點三十分,雖然非常疲累,還是接見一位輔仁大學的教授,談了三十分鐘。晚餐後,立即出席大陸佛教聖跡巡禮團的第二次行前說明會。

全體團員一百一十三人,除了總領隊伍宗文教授正在大陸出差,並且於四月五日提前到了昆明,故由他的夫人顏惠玲居士代表出席外,全數到齊。

在此必須加以說明:當我們跟北京中國佛教協會聯絡不上的情況下,委請伍教授在大陸就便代為接洽,而他跟大陸海協會的最高負責人汪道涵先生,頗有來往,所以主動為我們在大陸做了一些溝通,海協會官員非常願意協助我們。結果我們從臺灣亞星旅行社得到的反應,倒是因為海協會出面去昆明瞭解情況,也牽出大陸中央統戰部的國臺辦,下令調查我們這個團體去大陸的動機及背景,並且把我們預先在昆明飯店訂妥的房間數字,取消了一半,認為這樣龐大的團體,在安全方面會有問題。如此一來,海協會無異是幫了我們一個倒忙。所以我立即用國際電話和正在大陸旅行的伍博士取得聯絡,說明情況嚴重。他也覺得奇怪,立即向海協會請教,汪道涵先生才連夜派了秘書陳元麟先生陪同伍教授,先到昆明,為我們溝通安排,才發覺昆明飯店是一場誤會。

前(一九九一)年的大陸之行,是由伍博士領隊,這次他沒有報名,我也沒有找他,想不到由於這樣的因緣,這次仍請他擔任總領隊的職務,代表本團對外發言,代表本團跟大陸中央及地方接洽聯絡。可惜他因事忙,陪我們上了雞足山,四月十四日晚間回到昆明,四月十五日一早,他就提前離隊,回臺灣去了。

四月六日晚上的行前說明會,只是為了檢查每一個人所應該帶的物品、證件,是否已經齊全,並且再度提醒大家,在行程中將會遇到的那些情況,希望大家先做心理準備。同時也做了工作的分配、職掌的說明、車輛的分組,向全團分別介紹,讓大家逐一認識。

所謂工作分配,是指朝聖團的各項服務職位的安排:

團長:聖嚴法師。

輔導師:果瀚、果擇、果稠、鑑心、果勤、果舫、果燦、果順、果舟、果華、果廣等十一位出家眾。

總領隊:伍宗文居士。

總聯絡人:施建昌居士。

隨團記錄:謝水庸、李美慧二位居士。

財務:廖雲蓮、陳照興二位居士。

醫護:陳武憲、陳瑞賢二位居士。

錄影:王崇忠、陳照興二位居士。

攝影:翁輝蛟、高文瑞、黃建富三位居士。

總務:林新興、許呂雲二位居士。

顧問:錢文珠、蘇妧玲二位居士。

全體團員共分四車,各有命名:

文殊車:車長施玉美居士,副車長林武雄、蔡麗卿二位居士。

普賢車:車長謝秀梅居士,副車長林同璧、洪木林二位居士。

觀音車:車長高明媛居士,副車長林海國、高美蓮二位居士。

地藏車:車長陳志傑居士,副車長陳秀梅、盧惠英二位居士。

這次亞星旅行社的隨團導遊共有:總經理薛一萍,專業領隊薛一致、劉永芳、劉臺安等四位居士。

在說明會結束之前,總聯絡人要我做行前開示,我並沒有要多說話,只是向大家提出了十條要求和勉勵:

這次大陸佛教聖跡巡禮團的目的,是在凝聚法鼓山的共識,培養法鼓山萬行菩薩們的信心、悲心、願心,以及學法、弘法、護法的熱心和耐心。

在行程之中,任何時候都要注意聆聽師父的開示,切勿爭搶著跟師父拍照。

尊敬出家的僧寶,禮讓年老的菩薩,照顧病弱的菩薩。

用錢要盡量節省,布施由團體辦理。

攜帶海青,隨身備用,以虔誠心,遵守秩序。

和諧、整齊、肅靜、不脫隊、不外宿。

上下舟車及飛機,出入海關及旅社,不爭先恐後;各人要照顧好自己的行李。

男女團員菩薩之間,要保持情感的距離,彼此當以清淨心、尊敬心,相處相待。

不得私下向大陸旅行社的導遊「全陪」及「地陪」人員做個別的要求;在大陸不可有政治性的評論。對外發言,一律由總領隊出面。

請全體菩薩要接受總聯絡人及各車車長的勸告及輔導。

一三、從臺北到昆明

我在忙中偷閒,安排了這次的大陸之行。四月七日下午三點,出席了吳尊賢愛心獎的頒獎典禮,五點回到農禪寺,我尚未準備出門的行李。因此,一邊由侍者協助我收拾房間,整理行囊,一邊川流不息地接見農禪寺及護法會的執事們,交待、商量、處理種種事項。七點三十分,才吃了一點東西。然後趕到機要秘書廖雲蓮居士的辦公室,發現以大批佛書為主的團體共同行李,已由林新興居士裝入手提旅行包,一共二十多件,準備分給各位團員隨身攜帶。想法雖不錯,只是行不通。上下飛機,出入海關,不可能交給團員手提。一則書籍等都很笨重,二則每人都有自己的手提行李。所以臨時吩咐農禪寺的兩位男眾弟子,找到適當的紙箱,重新打包,到了午夜十二點,總算讓我擱下一切上床睡覺。

四月八日,星期四。

為了趕搭上午八點五十分,由桃園中正機場起飛的泰航班機,飛往香港,凌晨四點不到,我就起床。招呼朝聖團的成員,用了早餐,整隊上車。

由於這是一百多人的團體行動,而且是第一天集合,故在搬行李、找車子、彼此找人,大家在清晨的朦朧中作業,真是大費周章。畢竟這是個臨時組成的朝聖團,不比僧團,也不是軍隊,出發時的集體行動,總會有一些情況,需要人處理。到了上午七點,列隊於農禪寺大殿,向常住告了假後,終於順利登車,駛向桃園機場。

上午七點五十分,抵達中正國際機場,趕辦團體行李驗關,以及證照檢查。正在忙碌中,又出現了一個小情況:美國組的一位菩薩,回到臺灣五天之間,竟忘了去拿回出境證,所以無法離境,急得她邊哭邊跑,在機場內團團地打轉。當時正巧有一位在海關服務的菩薩,給我送行,我就拜託他代向入出境管理部門擔保,總算給她帶來了及時雨。

我們在機場驗關的情況,非常簡便,這是法鼓山的形象,為我們帶來的便利,很快就辦完出境的手續,而上了飛機。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飛行,抵達香港,等候轉機,進入大陸。

我們的目的地是雲南的省會昆明巿,由於大陸提供我們的港龍航空公司班機,機位不夠,本團必須有二十一人先飛到廣州,再轉往昆明。

我們這團體,在一天之間,從分到合,從合到分,最後又到目的地會齊。可謂夠忙,也夠新鮮。我對經過廣州的二十一位團員,表示歉意,他們卻反過來安慰我說:「這是我們的幸運,能有機會,多到了一個城巿。」聽起來他們是佔了便宜。

下午三點三十分,在昆明機場落地。那雖是中國大陸國際航線的一個交通要點,可是除了跑道與停機坪尚算寬大,而其辦公大樓的設備,仍非常的簡陋,沒有提供從機艙直接進入海關建築物的空架船橋,而是把飛機停在距離海關辦公建築物的五百多公尺之外,我們下機之後,必須攜帶個人手提行李,走上一大段路。當時機場的地面,到處積水,因為,剛剛下了一陣大雨;好在雨勢已停,且有陽光照耀,鞋底雖然濕了,身體並未淋雨。

當我下機後,走約二百公尺,便見到昆明中國國際旅行社的副總經理劉祖濬先生,代表該社迎面走來,向我合掌行禮,自我介紹,表示歡迎,並且接過我的手提行李。也正由於這位副總的引導,我跟隨他通過海關時,驗看了臺胞證及護照,沒有檢查盤問,就讓我快速通過。

我被帶著登上等候在機場門外的一輛遊覽巴士,伍宗文博士和大陸海協會的陳元麟秘書,已在那兒相候。宗教局也派了一位張懷德先生,當地雲南省佛教協會派了一位圓通寺的監院淳法法師,來到機場迎接。

下午四點多,從香港經廣州轉來昆明的二十一位菩薩,也出了海關。這時候有人前來向我報告說:「所有的行李及人員,全部順利通關,都上了車,只有二十多箱書籍的共同行李,悉數扣關。理由是我們沒有預先報備;同時,也由於這些書的原因,大陸海關人員懷疑我們其他的大件行李,也可能裝的是佛教的書籍,所以把幾十個箱子,都用鋼剪把鎖一一剪掉,仔細檢查。」

當時雲南宗教局的張先生剛好到場和我談話,我就請他去打了招呼,才准予放行。

事後,宗教局給我解釋說,不是中國大陸禁止佛教書籍進口,只要把書名、數量、內容、性質,一一造冊,先向大陸宗教局報備許可之後,保證都能帶進大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