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通寺.雲南佛教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一四、圓通寺.雲南佛教

依照我們預定的日程,進入大陸第九天,才要去訪問昆明巿內最古老的圓通寺。由於現在的該寺就是雲南省佛教協會會址所在,現任會長刀述仁居士,當天正好尚在昆明,到了第九天,他已去了北京出席會議。緣此,我們離開昆明機場,就驅車前往圓通寺,提前拜訪。

根據清朝道光年間(西元一八二一~一八五○年)所編《雲南通誌》記載,當時,雲南全省佛教寺院有一千六百五十餘所。到了民國初年,由於有地方賢達首長唐繼堯、龍雲等人的護持,雲南一省的佛教道場也極興旺。至文革期間,寺院被毀,多半夷為平地,圓通寺當然也是在劫難逃。

根據碑碣的記載,該寺原名「補陀羅寺」,是在中國唐朝南紹王時代所建,後經元、明、清三個朝代的重修。圓通寺的得名,是在元代的延祐七年(西元一三二○年)。

現在該寺的主要建築,則有圓通寶殿、八角亭,及其四周的迴廊等。圓通寶殿是一座宮殿式的建築,重檐歇山式,琉璃寶頂;殿內供奉法、報、化三身的結跏趺坐佛像,它的後殿,供奉觀音、文殊、普賢三尊菩薩像。該寺大殿的佛前正中有一對木柱,柱上各盤一條巨大的青龍及黃龍,高達十公尺,屬於明代的雕刻。它跟一般的盤龍柱不同,它是柱身之外附加的兩條巨龍雕刻,二龍東西對峙,張牙舞爪,就像要做騰空相鬥之姿。

此寺在昆明相當有名,古來名士高僧,來到昆明,都會到此參訪,民國七年(西元一九一八年)冬,歐陽竟無與呂秋逸兩位居士到滇,為支那內學院籌款,即在此寺講《攝大乘論》(見《虛雲和尚年譜》)。

八角亭建於方型的大水池中,南北有石橋相通,亭閣上,據說原有一尊彌勒佛的塑像,今已無存。

因為,雲南省的佛教是綜合著多種民族的文化環境,既有漢傳的禪宗和密宗,也有藏傳的密教,在她南部的西雙版納地區,又有上座部的南傳佛教。雲南省中國佛教協會所在地的圓通寺,一九八四年由泰國贈送來一尊銅鑄釋迦牟尼鉅像,既代表民族的友誼,也象徵南北兩傳佛教的融合。該寺既以一座殿堂陳列南傳佛教的經像法物,同時也以另一座殿堂,陳列藏傳佛教的經像法物。到達該寺,可以接觸到三個佛教系統的面貌。

當天,接待我們的會長刀述仁居士,就是屬於南傳佛教系統的傣族,但他既能說流利的漢語,也對漢傳的大乘佛教有通盤的認識。無怪乎,聽到大陸傳聞:現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老居士的接班人,很可能就是這位刀述仁先生。他非常親切地接待了我們,也為我們做了有關雲南佛教的簡報。

依據雲南大學出版顏思久主編的《雲南宗教概況》前言中,介紹佛教傳入雲南的歷史,抄錄如下:

據文獻記載,大乘佛教傳入雲南的起始年代,當在唐玄宗開元二年(西元七一四年)。當時雲南的晟羅皮為王,派遣張建成進京朝貢,玄宗厚禮之,賜浮圖像,雲南始有佛書。上座部佛教在西元七世紀的隋末唐初之際,已開始經由緬甸傳到雲南的西南部邊疆。藏傳佛教影響擴展到滇西北,亦始於西元七世紀藏王松贊甘布在拉薩建立吐蕃王朝時。但據文獻資料證明,藏傳佛教的噶舉派是在西元十一世紀由康區傳入到雲南的德欽、中甸、維西、麗江等地的,至十二世紀、十三世紀和十五世紀,又有寧瑪派、薩迦派和格魯派,相繼傳入雲南。

這位出身於傣族的刀會長說,雲南的南傳佛教是經由緬甸傳入的,雲南當地的一個少數民族叫「傣族」,有他們自己的文字「傣文」,是在上座部佛教傳入雲南後創製成功的。而印度及緬甸的學術、文化、藝術,也通過傣文而在雲南流傳,當地包括傣族、布朗族、德昂族、阿昌族等,雖然各有自己的語言,卻都以「傣文」來記錄傳播他們的文化思想。可見傣族的上座部佛教在雲南地區,是宗教的主流之一,也是文化的主流之一。

至於漢傳的佛教,是隨著漢民族的文化而進入雲南,從文獻來看,有密宗、禪宗、天臺宗。密宗目前已跟民間信仰結合,當地稱為「阿叱力教」,其實就是漢文的「阿闍梨」,這在藏傳佛教沒有進入雲南以前就有了。這一教派進行修法的時候,嚴飾壇場,對各種護法神王,進行供養、持咒、念誦,並且雜有吞刀吐火等的巫術。據說在南詔時代,烏蠻、白蠻,信奉的巫鬼教,跟阿叱力教極為相似,深受下層社會人士的信奉。現在,這個教派,專門為死人的亡靈超度而服務。正式漢傳的唐密,就像是從中國傳去日本的另一支密教,在雲南則似未有所聞。

至於漢傳大乘佛教的禪宗,晚唐時代,已傳入南詔,可是禪宗在雲南真正地立足生根,應該始於元初,這可從該地笻竹寺的〈大元洪鏡雄辯法師大寂塔銘〉的記述,得到消息。因為元朝的開國皇帝忽必烈,滅大理國而統一雲南;元世祖尊信八思巴為國師,當時在昆明重建和新建的佛寺達三十餘所,也包括圓通寺在內。元代中期以後,以及明清的時代,漢傳的佛教在雲南一地,有了相當大的弘化基礎,這跟政府設立的僧官制度,有很大的關係。

當天,我們在圓通寺逗留了四十分鐘,陪同接待我們的,還有該寺監院二十九歲的淳法法師和七十九歲的首座妙德法師。

傍晚七點,到達巿區的「紅河餐廳」,那是一家專門招待海外觀光客的飯店,為我們設宴的會場,就是一個舞池,我坐的首席餐桌,背對著演奏和表演節目的舞臺。晚餐後我們便借用那個場地,舉行了進入大陸後的第一場全體會議,由施建昌、蔡麗卿、林同璧三位居士,共同主持。個別介紹每一位團員,讓大家互相認識;也介紹了昆明中國旅行社的副總經理、全陪、地陪人員。我特別把總領隊伍宗文博士和大陸海協會的陳元麟先生,向大家介紹。

晚上九點,始抵住宿處昆明飯店。當把房間安排好之後,我已非常的疲累,很想倒頭就睡,可是,伍博士向我報告,他已安排有三批不得不接見的訪客,要到我房間拜訪,說是每批只要見面兩分鐘。事實上,我雖然不是善於言詞、喜歡發表議論的人,對於交際應酬的場面話,也從來不會說,可是既然是來拜訪,總要互通姓名、交換名片,禮貌上也得溝通一些意見,請教一些問題。當把三批人馬全部送走之時,已到十一點半。

那三批訪客的身分姓名是:雲南省宗教局局長納忠倫,他是回族,當然也是回教徒,另外一位職員張懷德;雲南省臺灣事務辦公室連絡處處長湯世煒,副處長陶麗珠;雲南省民族司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春耀;雲南省環境保護委員會副主任李廣潤(他的主任是副省長兼任),該委員會辦公室的副主任石穎,以及環保工程師顏杰。

當我打開行李,漱口、洗臉、洗腳之後,時間已是過十二點了。很想立即就寢,但過分的疲勞,需要運動,再靜坐一會,才能躺下休息。看到床頭的鐘,指針已是凌晨零點三十五分。真是好長的一天,總算過去了。

一五、滇緬公路的故事

四月九日,星期五。

這一天,我們要從昆明乘坐四輛遊覽巴士,經過四百九十公里的路程,趕到雞足山。因為那是在中國大陸的偏遠地區,而且是雲貴高原的山區,沒有臺灣及美國那麼好的高速公路,平均一小時的車程,能夠行駛四十公里,已經算是幸運。我在臺灣時就曾聽到說,在那樣的山區,隨時準備在路上發生狀況,一等半天是平常事。當天能否抵達目的地,誰也沒有把握。所以凌晨五點起床,六點早餐,六點四十分把大小件行李,搬運上車,七點二十分啟程上道。昆明巿滿街都是人,騎著腳踏車,拉著人力車,上工、上班、趕巿集。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算出了巿區,上了朝大理和緬甸方向行駛的滇緬公路。

上車之後,就由雲南國旅社的導遊,現年三十九歲的楊亞非先生,向我們介紹昆明以及滇緬公路的文化背景和歷史故事。他說,雲南的地名,是因位於雲嶺之南;在古代是蠻荒之地,遍處都是瘴氣,所以,文化相當的落後。昆明巿的雨量非常少,尤其在四、五月間是乾旱季節,想不到在我們的飛機降落昆明機場前二個小時,下了一場傾盆大雨,解除了當地的旱象,為農作物帶來了豐收的徵兆,尤其是把整個巿區,好像清洗了一番。所以他們國旅社的幾位接待人員,相信是我們這個朝聖團給當地帶來的吉兆。楊先生他們很少迷信,這項事實,又使他們不得不信。

他又介紹昆明位於「滇池」又叫昆明湖的北岸,它是全省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的中心,四季如春,故有「春城」的雅稱。以它的交通來講,空中的航線可以通向北京、上海、西安、成都、南寧、廣州等地,國際航線則有通向緬甸的仰光和香港兩地;它的鐵路,有通向成都、貴陽、河內的三條。公路則有通向緬甸、貴州、廣西、西藏、四川等路線。它是中國西南極重要的一個交通孔道。

據說,在漢朝時代,中國國內有兩條絲路:一條是眾所周知的從甘肅省的蘭州通向西域;卻很少人知道,從昆明到緬甸,也曾有過一條絲路,是經緬甸通向西方。不過這條路線已廢止了約兩千年;久久不用,已被人間遺忘。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代,日軍已把中國大陸沿海港口全部封鎖,國民政府退到四川的重慶,西方來的軍火援助,全部斷絕,這時候英國籍的盟軍統帥史迪威將軍,就建議中國國民政府,開通古代的這條絲路,從昆明經大理到緬甸,當時正由英軍防守著緬甸,可以從仰光的港口,把西方的軍火經過滇湎公路運到中國,再從滇川公路運到國民政府的大後方。因此而動用了當地十萬農民,不眠不休,趕建完成,使得國軍的裝備軍火,源源不絕地從西方運到,八年抗戰,終於勝利。但是,就在這條路上,日軍也派了十萬軍隊來圍攻,跟國軍交鋒,戰事非常慘烈,雙方都有數萬人陣亡,日軍則全被殲滅。據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四十多年以來,日本曾經幾度派遣慰靈的團體,乘坐飛機,在滇湎公路的上空,為在當地陣亡的將士誦經超度,而國軍的陣亡將士們,直到現在,尚未有人替他們做慰靈的祭祀。當我聽到這裡,就默默地為這些陣亡將士們念佛祈禱,願他們仗佛法的力量,往生佛國淨土。我們雖不是專為慰靈而來,也沒有舉行任何儀式,但這四輛車上的人,不論有沒有聽到這麼一段抗日戰爭中的慘史,大家沿途,卻在不斷地念佛,相信也跟這些為國捐軀的英靈,結了佛法的善緣。

到了目前,這條滇緬公路,冠冕堂皇的說,是「玉石之路」,因為大家都知道緬甸的玉石,特別是把翡翠的原材,運到中國大陸,經過琢磨加工,就變成稀世珍寶。據說,有許多人因為做翡翠的生意而發大財,也有不少人因此而傾家蕩產;原因是對翡翠的原材石塊,誰都沒有十分把握,裡邊究竟會有多少是翡翠玉。有的從表層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一大片的翠玉,剖開之後,可能全是石頭,那就要看個人的福報大小了。近年以來,就有好多個體戶,因此暴起暴落。

世人非常愚癡,翠玉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衣穿,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迷信寶石的可貴?所以世間諸寶,皆不及佛法僧三寶,所以佛在經中,處處都說,以七寶布施的功德,千億萬分乃至無量恆河沙數尚不及一。

據說,現在的滇緬公路,另外尚有一個臭名,是「毒品走私之路」,滇緬公路邊區有個叫作金三角的地帶,也就是泰、緬、寮三國交界的種煙地帶,專門種植罌粟,出產鴉片,製造海洛英,經過滇緬公路,以間接直接的各種方式,輸往香港、臺灣、美國等世界各地,大陸在其國內嚴禁煙毒,對國外輸出卻無法嚴格管制。這在中國大陸民間,也都知道有這樣的事實存在,其中,最有名的毒品品牌是「雙獅地球標」,臺灣的國民政府,於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一日,宣布破獲了一個大宗的走私毒品案,並且發表消息說,從今(一九九三)年以來,有四百二十四公斤雙獅地球標的毒品,在臺灣登岸。但是,當我們在通過滇緬公路之時,怎麼也不可能知道是那一輛車正在走私毒品。

毒品對於現代青少年戕害,其危險的程度是無法衡量和形容的。因此我在今年元月二十九日從慈善救濟金的款項內,提供了新臺幣二百萬元給臺北縣青少年的戒毒團體,用來搶救我們的下一代。我們佛教徒對煙酒都要戒除,何況是麻醉的毒品?本年五月十二日那天,行政院長連戰先生,正式向毒品宣戰,要以全方位戰略來打贏這場反毒的戰爭。我們全體佛教信徒,應該響應。法鼓山正在推動的理念是「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連戰先生就在呼籲:「要讓毒品及吸毒者,在中華民國的臺灣,沒有生存的空間,讓民眾生活在充滿希望和乾淨的天地中,使臺灣成為真正的人間淨土。」

「人間淨土」是我們佛教徒倡導的工作目標,應該要從家庭到社會,不僅是呼籲,而且要實際的幫助那些販毒、吸毒的民眾,從毒品的夢魘中解脫出來,因為不論販毒、吸毒都是隨時生活在恐懼疑慮的心態下,也是經常生活在犯罪作惡的黑道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