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黑進入雞足山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一六、摸黑進入雞足山

四月九日中午十二點三十分,經過中點站的楚雄巿用午餐,一點三十分繼續向大理方向出發,經過祥雲縣,我們就離開滇緬公路,折向西北方,往雞足山方向前進。

雞足山位於雲南省大理州賓川縣境內,我們經過賓川縣府之時,已是晚上七點半了,當地大理州的宗教局副局長楊樹錦先生,賓川縣副縣長陳雲昌先生,以及幾位公安人員,都在路邊等候,然後開著兩輛官用的吉普車,為我們的車隊,在前面開導和帶路。

當晚我們的目的地是雞足山半山腰的祝聖寺。導遊人員在車上向我們報告好消息說,雖然已經趕路十多個小時,但從山下到達祝聖寺,已不需要步行,因為最近有一位臺灣的比丘尼慧心師,布施了二十萬元人民幣,再由政府補貼了一半,新築了一條可以供汽車行駛的山路。

遺憾的是,這段山路,打了路基,舖上石子,尚未加上水泥和柏油,有一些路段的路基,還相當鬆軟,尤其在晚間摸黑開車上山,司機無法看清詳細的路況,開到距離祝聖寺還有八百公尺處,我們所乘的四輛巴士,就有兩輛相繼陷入了路邊的坑洞,出動了寺內的青年僧眾和居士,花了兩個多小時,總算把車子開到了祝聖寺前的廣場,看手錶的指針,已過午夜十二點。

非常感人的是,祝聖寺的監院現年五十二歲的宏道法師,帶著他全寺的上下僧眾來接待我們。為我們準備的晚餐,已經擺了很久,早已冷了,他們必須重新加熱,到了凌晨一點半,我們才把晚餐吃完,進入各人睡覺的寮房,已過凌晨二點,大家用寺內準備好的熱水、冷水,把滿臉的油膩灰塵,草草地抹了一把,才結束了這一天,上床休息。

一七、佛典中的雞足山

相傳雲南大理州的雞足山,就是釋迦牟尼佛十大弟子中頭陀第一的摩訶迦葉,奉釋迦世尊之命,在佛陀涅槃之後,守著佛陀的袈裟,在山中入定,等待彌勒佛出世的所在。

可是,根據《增一阿含經》卷四四的記載:當佛臨將涅槃之前的不久,對迦葉說:「我現在已經老了,快要八十多歲了,我希望交待四位羅漢,在我涅槃之後,住於世間,不要涅槃,那就是摩訶迦葉、君屠鉢漢、賓頭盧、羅睺羅。」因此迦葉就前往中印度摩揭陀國界內毘提村中的山裡守衣入定,因為蒙佛之恩,諸鬼神等為他開門,名為「迦葉禪窟」。(《大正藏》二.七八九頁上)

在《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卷六說:迦攝波苾芻是在「尊足山」中,等待彌勒佛出世。

根據《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四○,敍述迦攝波尊者向摩揭陀國未生怨王報告,他要涅槃,向國王告別之後,「便往雞足山中,於三峯內敷草而坐,作如是念:我今宜以世尊所授糞掃納衣用覆於身。令身乃至慈氏下生。彼薄伽梵以我此身,示諸弟子及諸大眾,令生厭離。即便入定三峯覆身。猶如密室不壞而住」。(《大正藏》二四.四○九頁上)

在《高僧法顯傳》記載從伽耶城:「南三里行到一山,名雞足,大迦葉今在此山中,擘山下入入處,不容人下入,極遠有旁孔,迦葉全身在此中住。孔外有迦葉本洗手土,彼方人若頭痛者,以此土塗之即差。此山中即日故有諸羅漢住彼,諸國道人年年往供養迦葉。心濃至者,夜即有羅漢來共言,論釋其疑已,忽然不現。此山榛木茂盛,又多師子虎狼,不可妄行。」(《大正藏》五一.八六三頁下~八六四頁上)

在玄奘三藏的《大唐西域記》卷九,記載他在摩揭陀國遊歷之時,也說東渡尼連禪河之後,有莫訶河:「行百餘里,至屈屈吒播陀山(唐言雞足)亦謂窶盧播陀山(唐言尊足)高巒陗無極,深壑洞無涯,山麓谿澗,喬林羅谷。岡岑嶺嶂,繁草被巖,峻起三峯,傍挺絕崿,氣將天接,形與雲同。其後尊者大迦葉波,居中寂滅,不敢指言,故云尊足。」佛在涅槃前,即叮嚀迦葉尊者拿著佛的「姨母所獻金縷袈裟,慈氏成佛,留以傳付」。(《大正藏》五一.九一九頁)

從以上各種經、律及史傳所見,有關雞足山的記載,都是在中印度摩揭陀國境內,兩次提到「三峯」二字,那表示有三個峯頂,而雲南雞足山之得名,根據《雞足山誌》的「瀋陽范承勳」的序所說:「此山發脈西域,來龍萬里,盤迴紆鬱,三嶺前伸,一岡後距,儼然雞足焉。」可見此山的形勢與摩揭陀國的三峯,有所不同。而且,現今的大理,是在中國西南方的邊疆,與緬甸鄰接,遙望南印度,而跟中印距離尚極遙遠,豈可把這兩地視為一處?後人有把大理的點蒼山視為王舍城的靈鷲山,當然,也可以把賓川的雞足山視為中印的尊足山了。

其實,中國境內的佛教名山,如五臺、峨嵋、九華、普陀,被信為文殊、普賢、地藏、觀音四大菩薩的道場。事實上,這四位菩薩都不是中國人,也不是地球世界的歷史人物,乃是釋迦世尊在諸部大乘經中所說,最具代表性的四位菩薩。四大名山的形成,也都是從感應、傳說、故事的記載,慢慢演變而成,朝禮四大名山,確實有大功德,直到現在還是香火鼎盛。

可見,對於靈蹟的信仰,未必需有歷史的根據。雞足山已被視為四大名山之外的第五座佛教名山,我們何妨相信它是迦葉尊者化跡所在,所以,我們去朝禮雞足山,雖然明知不是原始佛典中所記載的那座雞足山,又有什麼關係。

一八、祝聖寺

根據資料顯示,雞足山的開創,可能始於唐代,經過宋、元、明、清歷代的重修和興建,寺院、庵堂共有一百零八所,到了一九四九年,大陸政權成立之時,尚有寺院二十八所,在一九六六年的文革中,幾乎全毀,文革後僅存殘破的三寺一塔。到了一九八○年,大陸政府撥款修復寺舍八千四百平方公尺,到一九八七年,四川文殊院寬霖老和尚,帶了一批弟子到雞足山祝聖寺傳授三壇大戒,新戒有一千多人。戒期圓滿,就把宏道法師留在雞足山,要他照顧修復殿宇的工作,同時也留下幾位新戒比丘、比丘尼協助宏道法師。

現在,請讓我向你介紹祝聖寺:

目前的祝聖寺,進門處有一個空曠的庭院,前有一口大放生池,池中有一長橋直通天王殿前的丹墀,池中建有八角樓閣式的寶亭。後邊的內進,是大雄寶殿,重檐歇山式,殿角上翹,五楹宮殿型建築,屋頂長脊中間有寶鼎,兩端為斑鰲。所有飛檐、斗拱、門、窗,均出自大理、劍川白族的藝人之手,雕築精緻,造型美觀。檐口高懸孫中山先生題「飲光儼然」,梁啟超先生題「靈岳重輝」,趙樸初先生題「大雄寶殿」,一共三塊貼金大匾重疊,熠熠耀眼。殿前兩旁有鐘鼓二樓,大殿正中供釋迦牟尼佛像,兩側有迦葉及阿難脇侍像,在其座前,供有坐式、臥式玉佛像各一尊,在釋迦座像的背面,塑有觀音大士南海普陀的勝境。大殿的四周塑有五百羅漢像,分成上、中、下三層,這都是現代的新品。

大殿後面是藏經樓,據說藏有名家的珍貴字畫,可惜,由於我們時間不夠,沒有參觀。藏經樓下的建築,稱為「雨花臺」,是講經說法之處。據說,當年虛雲、太虛、自性等名德高僧,都曾在此登臺說法,樓前樓後,都有走廊,東西兩側也有聯廊,東廊是碑林,收藏山中各寺院現成的古碑,鑲嵌在牆壁,西廊為功德林,銘勒修復寺院時捐助功德者的芳名。

東西各有兩排廂房,共有四殿四堂:祖師殿、伽藍殿、藥王殿、地藏殿;禪堂、齋堂、客堂、雲水堂。此外還有方丈室、靜室、僧寮、旅客宿舍。在其內外庭院,均有長廊、曲徑、洞門、花圃、茶室等。

祝聖寺現在的總面積是六千四百六十三平方公尺,四周圍以青翠的樹林,倚山就勢,緩坡上升。在一九八○年,重新修復之後,於一九八四年四月,中國大陸國務院即確定該寺為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之一,同時,也開放為全國觀光旅遊重點之一。

這座寺院原名「迎祥寺」,因為它是坐落於「石鐘寺」南面的鉢盂山下,而又得名「鉢盂庵」,該寺創建於明朝嘉靖年間(西元一五二二~一五六六年),明末萬曆五年(西元一五七七年),理學家、文學家也是佛教禪宗的學者李卓吾,出任姚安知府,曾落腳於此,並且著有《鉢盂庵聽經喜雨》、《念佛堂答問》、《二十分識》等詩文。後人也曾經為他在祝聖寺建了一座「李卓吾先生談禪樓」,作為紀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