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8

願解如來真實義

 

剛看了,一個妙禪的影音,這讓我想到的是,為何宗教會走到這個地步還是有人信呢?為什麼這些人會有如此魅力呢?毫無疑問是「神通」造就了這些人,也是「神通」害了一堆人斷送了自己慧命!一個宗教如果超越了「真理」,那就有違了宇宙自然法則,可惜的是世人一但投入了宗教後,那還剩多少「理智」呢?切記!信而不迷方「正道」。

佛陀成道後,所講的是行持正道&正法(宇宙自然法則),可惜演變至今!剛有人告訴我,看到不如法的要視為不見(這句成語不就叫掩耳盜鈴嗎?),這會對我比較好!這種護教心態相當偏差,一個正信宗教靠的是自我約束與嚴持戒律,可是當一個宗教,需得靠掩耳盜鈴來粉飾太平,這說明了這宗教已走入腐敗。似乎已沒人記得!宗教存在最大的意義是「心靈改革」。

從原始經典來看佛教,你會覺得一切變的很單純!佛教很多法意,都是後人有意無意把它創造加了進來的!但是你不能去講出,因為這會有毀師滅祖之嫌。假設連佛陀,都自稱他講的你都要思考再三,凡是有違「自然法則」的就不是正法!那你應該相信的是佛陀還是祖師呢?答案是用「智慧」來分辨。

佛陀,如果我們在真理的路上遇見了你呢?在真理之路與任何人相遇,都不要輕易去接受。倘若見到佛陀,不要以為幻滅。即使遇到你的父親,也不要因此偏離正軌。你們的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去依賴任何人。點亮自己的燈火,做自己的一盞燈,覺醒吧!行持正法,專注你的內心,向自己皈依,勿依賴他人。一切皆無常,將自己安住其中,精進不懈,永不認輸。佛陀。

就我熟悉佛教來說,最早源自於佛陀對人世間的一切,為何充斥著「苦&悲」究竟有什麼對制的方法,在傳統婆羅門教裡他找到的方法,不外是祭祀與獻牲(這很像,目前台灣民間信仰)透過祭司向諸天請求(它力),在百思不得其解下他終於放下一切走入叢林,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苦行與禪修中尋找答案,最後在放棄苦行下,採行了忠恕之道的禪修下終獲覺悟(自力)。

等於佛陀是一開始就放棄了,它力的臨救法的人,可是佛教經過了二年五百年後的今天,佛教為了迎合眾生,又變成一個機近全然的(它力)法門?這轉變在於佛滅約四五百年後,佛教徒結合外來宗教所創的「阿彌陀佛」。嚴格說來「阿彌陀佛」是被創造出來的,但是現在究竟還有多少佛教徒,真的知道呢?但這個千古迷底,是不能說破的為什麼?因為眾生都滿心期待著它的接引(前往極樂世界)。

在中國後來也演變成佛教八大宗,所以後人又自己替他解釋為「法法通向涅槃城」。就連佛陀,都得透過「禪修」才能通往涅槃城,可是眾生大概都高於佛陀的修為吧?不然怎會,自己下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註解呢?佛教學到最後,我們機乎都在學後人所創的法意,但又有幾位眾生知道呢?知道的人也未必有道德勇氣,敢說出真話呢?因為這一論點,會解體很多大乘佛法的觀點。但當一個宗教,高於良知時這是眾生的不幸,因為道德良知是人類最後的一道防線。

我們來看看佛陀是如是說:無明是一切煩惱根源。祭祀、獻牲皆不可行,欲擺脫無明只有修習禪定。

玄奘法師生於隋朝,在唐初歷經九死一生前往天竺,在他前往天竺取經前他也曾遍訪明師,他下的註解是眾說紛紜。等於是一部佛法,大家都按自己所理解在解釋,所以他才開始有,想前往發源地去取得真象的想法。如今是原始經典大家不去探源,反倒相信法王、名師、追尋著懶人臨救法當成是寶。「本末倒置」是目前一切亂象的總源頭!當你有所求時就被這些人牽著走(機近失去裡智的行為)。想想玄奘法師,臨終所期待的「得生」竟是彌勒淨土,非後人想去的彌陀淨土這又說明什麼呢?

大乘佛法機近神話似的演繹+懶人臨救法的推廣(彌陀思潮的興起),這是註下了現今一切亂象最根本的源頭,導致「信巫不信醫、信神不信真理」上師高於一切法。套句佛法常言這就眾生共業所感,過去的業力+本身對佛法的曲解(無明),世界上任何宗教所言,其實都是以「人」為最終的依歸,可惜人們卻被這些神話給充昏了頭,有誰還記得?真正的法其實就在每個人的內心裡,這是勿需往外去追求的呢(佛在靈山莫遠求, 靈山只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 好向靈山塔下修)?

自古以來明師難尋,大家都想走捷近,經由明師的加持讓自己更能深入佛法真諦,可是眾人似乎忘記明師亦不等於是名師,現經媒體塑造的名師往往是眾人拱出來的,加上他自己也想。然真正肚子裡真有墨水的人,的確也非常見,多半是複製前人的文章與說法居多。凡好顯神異的人多半非明師,然真正的明師肯定有著相當的內在修為(內省功夫),而非好顯神異。因為神通雖可顯異於一時,然對這世道幫助相當有限。

我們來看看佛陀是如是說:真理與神通,當你向人顯示了神通,如今他們不信仰正法,卻崇拜個人,置正法于不顧,轉而拜伏神迹。從今以後、凡有比丘在人前顯示神通,將不再屬于僧團,也不再是我弟子。

佛教還一項千古之謎,藏傳佛教的靈童轉世與漢傳佛教的古德再來,這也是個造成目前宗教亂象的原因之一,衍生出現在仁波切忙著在生小孩,穿著僧服在外招搖撞騙,當你說他是僧人他說仁波切只是俗人,既是俗人,何來著僧服登壇說法接受眾人供養呢?佛教晚期在印度不被接納的原因,也就這些僧不僧俗不俗的喇嘛亂源所導致,最後被趕出了佛陀的出生地「印度」。然現在真有誰還知道這些淵源呢?顯教法師跑去弘揚密法,對著法王頂禮模拜這是如此諷刺的世代!所以當眾生不解時當然一窩風跟著追逐。

古德再來(阿羅漢轉世),自古比較有名的有鳩摩羅什、道濟禪師、布袋和尚、金喬覺等… 然這些人生前,似乎沒有一位生前自認他自己是某某人再來,都是後人經穿鑿附會口耳相傳而來居多。「妙善公主」更是一則民間信仰上的誤傳,這乃根據一部民間小說而來(《香山寶卷》故事情節即改編自《大悲菩薩傳》),如今已成台灣人信仰上主流價值,所以在這種氛圍下已經說不清楚了。這也衍生出後人這些宗教詐騙者,都是打著自己是古德再來,或者是某某佛與菩薩來人間示現,不這樣怎麼取信於你呢?

最後送上這句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不論讀了多少典籍,或是記了多少內容,它們不構成你生命的核心。那麼,什麼都沒發生。

john 2018 5 26

廣告

心正不怕魔來找,龍天只佑善心人

 

昨晚聽說,「不動明王」又將強勢回歸了,內心的興奮實在難以用筆墨來形容,多年前給我們的最後說法是,他要往北台灣去尋找跟他有緣的眾生。不知道他這幾年找的如何呢?
 
有次,我國小同學剛好患的眼疾!經人介紹,又輾轉知道我,我們透過 line 大概聊了一下,他提到為什麼?外面這麼多自稱有能力的修行朋友,助人都有但書(條件交換的意思),菩薩為什麼不懲罰他們呢?這是個相當好的問題!既是走修行那「修行」二個字又如何來解呢?是反省的意思(有羞耻之心,敢于反省自己的人)。既然連最基本的羞耻之心都被掩蓋,那你還佘忘他們,能拿出自己良知行事嗎?
 
那菩薩為什麼不懲罰他們呢?一來可能時機未到、二來此人可能尚有些許福報!待他福報用盡不用老天爺出手,此人必遭大難!三界德為貴,凡有道(修行之意)之人,凡見人危難!很少會再去思考自身安危,更別說會去貪人財與物「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談到宗教,多少人是假修行之名,肥了自己卻瘦了眾生呢?真正修行談的是自性 ( 自我靈性的增長),而非金錢對價關係 ( 覬予眾生財物),這有賴眾生自己去領悟,誰也幫不了你的。切記!
 
你有福報,自然就給你,沒有福報,你爭到了,都是業障。所以修道人不要爭好處,爭利益。你有福報,自然就會有, 沒有福報,你爭到了,都是業障。
 
今晚有朋友,留言這句「各人修各人得,他山之石可借鏡」這意思大概是莫管他人瓦上霜之意嗎?那我就不客氣說句重話了!那你在修什麼呢?修的更自私自利嗎?還是修得自己圓滿就行呢?這樣你的「修為」是有很有問題的(修為越高的人,肯定是悲心越重)!佛陀成道後,如果是自私自利的話!今天大概,也不會有佛教這個宗教存在(鹿野苑度五比丘)初轉法輪始。
 
世界上不管是什麼宗教(佛教、基督教、回教等…),都有一定的迷思存在!也就是因此開始產生,極大的人為誤解與衝突!所以學習任何宗教建議是,回去看最原始經典,少聽後人在那自創法意,搞成到最後演變是集體意識所成就,這已離各大宗教的初衷,明顯已不似相同了。
 
從原始經典來看托缽(化緣意思),最早僅是以食物為主,就算有財與物贈予也都交由僧團非個人,演變到現在真有嚴格執行的團體,我前些日子看到大陸上還有一支僧團在嚴格執行外,我看其他都難以遵循!那在家居士假如也在收受那是更不如法了(不管你幫了誰?或者是別人自願都算是)。
 
台灣人有句通俗話叫「花錢消災」,或許這也導致民間信仰上,很多人誤認為花錢也可解業障,有次我在台南東獄殿地藏菩薩前面,看到不少人來此開恩赦罪(台語),開完恩赦完罪,那你就拍拍屁股就走了,是不是你的事就變「地藏菩薩」的事呢 ? 宗教上講所謂「信、願、行」,你這不過只是來到「信」的階段,你若不去真切的去發願與懺悔,那麼罪由己造那可能由菩薩幫你擔呢 ? 菩薩要如何幫你擔呢 ?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 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金錢與宗教上的拿捏分寸,這不是只有佛教才有舉凡基督教、回教、道教、民間信仰上都會有,但大家試著想想一切宗教假若回到初衷,誰是一開始就在金錢上動腦筋的呢?凡正信宗教答案肯定無,是眾生有意(獲取公德)無意(回饋)造就、養大這些人與團體的胃口。我深信一開始本都以「人」為關心的重心。可是到最後不只眾生迷糊了,連宗教團體本身也失焦了!更何況,這些民間信仰上自稱老師的人,墮落的更嚴重!
 
前些日子,我看有人在討論「宗教法」!很難相信的是,竟是一向談「清淨心」的佛教僧人首發難阻止,法律意是在保障眾人,都有知道財物流向與用途,如果法律不完善這是會再有討論空間的。如果一昧為阻止而阻止,那只會讓眾生看破手腳的,且讓更多人也一塊失了道心。
 
宗教上首重,心靈層次上的教化與觀念上的導正,不是道聽塗說似的信仰,若是還停在這個層次下,那「地獄」真的永遠不會空的。我想「地藏菩薩」應該也會同意我所言的。
 
最後是想來談,昨晚聽到最開心的事,就是久違了「明藏寺」總算要回來了!這個「明藏寺」是當年「不動明王」所賜!結果被多杰羌佛與白水壬(小華)這二人搞的,所有善因緣全失!真希望,有機會能再次看到當年「不動明王」壽誕的榮景!
 
語畢:
 
心正不怕魔來找,龍天只佑善心人。良知充塞天地間,三世諸佛齊讚嘆!
 
john 2018 5 20

你有福報,自然就給你

 

你有福報,自然就給你,沒有福報,你爭到了,都是業障。

有些人想通過風水先生找風水寶地,其實你找到了,也沒有用。 你命中沒有大福報,你佔了風水寶地,也占不了多久。為什麼天下名山僧道多,風水好的地方,都被僧道佔用,因為修道人福報比較大,一般凡夫沒有那個福報。你去住了,就會生病,或者住不長久。

所以居大風水的人,必定是大富貴之命。古人講,智慧的人要自知之明。自知什麼?知道自己福報多少,德行多少。如果不知道福報,很可憐。會去攀比,住好的地方,想方設法蓋好的房子,或者投機取巧去賺錢。沒有福報,卻享受那麼好的條件,這很危險。所以古人說,要知命。

不知命,就會苦,家庭也苦,常抱怨為什麼老公不好,孩子不好,錢不多,這就是不知命。

有些人婚姻很痛苦,我就告訴他(她)兩個方法:

第一,你福報只能感召這樣的丈夫或妻子,這個是你的命, 你接受了就不會痛苦。

第二,人有缺點,就一定有優點。你找不到一個全部是優點的聖人,因為沒有那個命。現在如果你想要去離婚了,你捨棄了這個,你再找,能找到更好的嗎? 絕對不可能。因為人的命,就是業力在那裡。你再找,只能越找越差。這就是因果的規律。

人要知命,才能去改命。改命不容易,你要知命也不容易,因為看不清真相。每個人福報, 因緣不同,你很難看清。比如有的人婚姻很苦,要離婚,我就跟他說,這幾年你的運氣很差,這個受苦是給你消業障,如果你強迫地斷掉,離婚了,看起來對方消失了,但你的業力並沒有消失,還會有其它更糟糕的來讓你受苦。這也是因果的規律。

以前講過唐朝李淳風算唐朝命數的故事:他告訴唐太宗有個姓武的人來奪他天下,而且人已 經在宮中。唐太宗說,那我就殺掉宮中所有姓武的, 這樣就斷了禍根。李淳風說,這個是你李家本來的劫數,但還算好,這個人還算仁慈,以後會將天下還給你李家。如果你殺了她,就會感召更壞的人來了這個劫數,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見他這麼說,唐太宗就聽從了。

現在人缺乏的就是李淳風的這種智慧。許多都是靠強硬的手段來,打官司,或者找關係,這些都很損福報的。目前你能贏,是因為你福報大。但只要人的鬥爭心在,像你去打官司,不管是輸了,還是贏了,業障都會跑到你身上來。

有個律師,專做交通賠償這一塊。要是出現問題,他就給人打官司, 讓人得到賠償,自己從中獲取利益。他的一個果報,就很愛賭博,不僅不剩下錢,還到處欠債。為什麼?好比出現問 題,比如車出問題,本來是了掉惡業時,但現在人很聰明, 出了問題,就找賠償,錢賠償來了,惡業也一樣來了。可嘆世間少人能懂這個道理啊。

不然你會很苦,動不動就想著爭取利益,用各種手段。你爭不過因果的規律。你不知道,凡是各種手段爭取到的,都是帶著業障。

所以修道人不要爭好處,爭利益。你有福報,自然就會有, 沒有福報,你爭到了,都是業障。

此文轉載自網路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當年可能,連「普賢菩薩」可能也沒想到?能將「五百羅漢」介紹這麼多華人認識,以往漢傳佛教很少人真的重視阿羅漢(Arhat ) ,大家都普遍重視的是「佛&菩薩」,反倒鄰近國家的「日本」卻格外重視它!俗話説「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大概是這個意思吧?看似很簡單的網站,其實做起來隔外不簡單,花了我九年時間去閱讀與找尋資料,大家想想讀個大學也不過才四年而已,總算我真的沒辜負「普賢菩薩」的交待!也謝謝很多朋友一路的相伴才走到今天。感謝大家的支持與信任。謝謝!
 
現在 Google 只要輸入關鍵字「五百羅漢」即可連上。
 
前天夜裡,我竟在夢中看到郭大師兄的前世因,我還沒打算告訴他,只跟他透露他跟「道」反而更有緣!為什麼今世,他疑問特別多呢?童靈(修為甚高的童靈)。
 
曾聽說,越會玩的人越會賺錢,事實上這只是少數人,但多數人照著做,下場往往都不如預期 ( 如果你,不想搞成一窮二白,千萬別相信這句話 )!回到現實生活面,多數有錢人,誰不是?省吃儉用就是祖先庇蔭呢?二十年前,台灣興起傳直銷事業,我們看到的是,這位是藍寶石級別那位是鑽石。結果多年後,你再看這些人現都成了什麼呢?人啊!往往都把假的當成真的,卻不知真相是很傷人的。請記住一句話!真正有賺錢的事業,大概沒人會,敲鑼打鼓的深怕你不知道?
 
我們都太在意!別人用什麼眼光來看自己,而忘了生命的經歷&過程,唯有自己清楚!既是如此,安心的過好每一天,專注於當下的生活就行。人言雖可畏不聽自然無!心若無礙人生必精彩(我常想,我們是不是請進了太多不相關的人,走進你、我生命中呢?)。
 
那天有個朋友告訴我,這只是句(道心之中有衣食,衣食之中無道心)安慰的話!是真的嗎?我想那他的人生,可能還沒真的走透過(因為從有人類開始,人除了追求溫飽外,還有著渴望追求的心靈層次),我曾拜讀過一篇文章叫「生命的缺口」作者是張忠謀(台積電董事長),不管你是富商巨賈或位居高官,誰都有自己難以碰觸的一面,假如世上真有十全十美的人生,那他還會懂得感恩嗎?所以我們又常言道,生命的過程不是在等待雨停,而是要學習苦中也能作樂。
 
那為什麼宗教?這麼受世人的歡迎呢?因為它剛好彌補上了每一個人生命的缺口。人類除了有物質&生理上的需要外,凡有意識的人,一般都懂得去追求心靈上的滋長,凡舉閱讀、聽音樂、欣賞美學等這些都是,當然宗教更不在例外,當你置心於此有人成為了作家、音樂家、畫家或攝影師等。當然也有為數眾多的人,是走進不同的宗教領域,去追求全然的精神世界(宗教家),這個世紀以來是越來越多人。
 
道心之中有衣食,衣食之中無道心。
 
這裡又有個,相當現實的「經濟問題」需要克服,你一但拋開了現實生活去追求自己理想,定會遇到的問題!當年在日本留學的聖嚴法師,在攻讀完碩士學位時就面臨此狀況,這時他日本的指導教授「阪本幸男」就送法師這一席話,所謂「道心」,便是救人、救世、救眾生的心。「道心之中有衣食」就是說,在大志向的努力之中,一定包含著生活的保障;「衣食之中無道心」是說,如果只為了個人生活而奔走,那就沒有大志願、大方向可言。
 
我不太喜歡只談錢的朋友,雖然你、我現實生活都離不開金錢,但是人之所以為人(更有其,更深沉的意義&價值才對,這也就是世人常講的「修行」,修一顆包容與仁愛的心),如果只是一眛追求金錢,那你將只會失去更多。
 
當業務,我想最基本的就是察顏觀色,雖說人心在內你未必真能識得,但從言談舉止與小動作中,你就能清楚很多事,這是要訓練的。剛聽說,有位很老實的同業、業務離開了公司,真替他可惜(這麼老實的人,反倒沒法存活於業界)!上文,我談到那位老實的業務,其實我蠻想挺他的(有什麼案子,我也會通知他來參與),我都在這行做了快二十年,也算是過來人,難得看到這麼老實的業務,可惜我識得他、他卻反倒不識得我。
 
談及宗教,我喜歡用生活周遭的例子來談!而非只是極空洞的想些不著邊際的話題!畢竟修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我記得!星雲法師(我的皈依師)曾說修行不是你誦得多少經文?而是你如何學會做人,我想這才是真的在「修行」。對吧?
 
道性同根、宇宙同體; 若知我意、名為開悟。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不論讀了多少典籍,或是記了多少內容,它們不構成你生命的核心。那麼,什麼都沒發生。
 
john 2018 5 9

金頂華藏寺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四○、報國寺.伏虎寺

四月十八日,星期日。

上午九點,第一站參訪峨嵋山低山區的報國寺,該寺原名「會宗堂」,又名「問宗堂」,始建於西元十六世紀的明朝萬曆年間(西元一五七三~一六一九年)。寺依山的斜坡形勢,中軸線上建有四個主殿,每殿向上更高一層;由下向上,依次是彌勒殿、普賢殿、七佛殿、釋迦殿。如今的寺前鳳凰堡上有一鐘亭,內懸掛有明嘉靖年間(西元一五二二~一五六六年)所鑄八卦銅鐘一具,高三公尺,直徑二點六公尺,重一萬二千五百公斤,係由離峨嵋縣五里處的聖跡寺遷於此處。

目前的報國寺,在峨嵋山算是具有代表性的大寺院,文革之後,一度由園林部門管理,到了一九八二年才發還佛教協會。峨山佛教協會的辦公處,就設於該寺,也由該寺現年二十九歲的當家定授法師為秘書長,主理會務。該寺現任住持是七十歲的寬明長老,因為膽結石,四月十七日那天才動了手術出院。我們前往訪問時,僅由現年二十六歲的知客師傳法,代表接待,並送了我一套上、下兩冊的《峨嵋山志》,他畢業於四川佛學院,是成都寶光寺遍能老法師的學生。目前的報國寺,住有四十多比丘眾,年老的多,年輕的少。據說每月到該寺旅遊的觀光客,約有六萬多人,其中三分之一來自外地。

從報國寺出來,向該寺左後方,沿著虎溪步行約三十分鐘,見一木門,上書「伏虎寺」,通過小溪,見有一坊名「虎溪橋」,然後拾階而上,便訪問了「伏虎寺」。根據傳說,該寺初建於宋初,原名「龍神堂」,南宋高宗紹興年間(西元一一三一~一一六二年)重修,因寺後的山形似臥虎,所以更名為「伏虎寺」。根據《峨嵋山志》的記載:

伏虎寺,在伏虎山下,行僧心安開建。宋紹興間,虎狼為患,人?罕見,有高僧士性,建尊勝幢一座,據鎮方隅,患遂息。明末毀於兵火,繼得貴之和尚,偕徒可聞禪師,結茅接眾,歷有數稔,於清順治十八年督撫可道,捐俸修建,前後左右,凡列一十三層,其為弘敞,誠峨嵋之大觀也。

該寺歷代以來原為僧寺,文革之後,大陸政府加以修護,改為尼院,現任尼眾二十五人,並另設初級尼眾學院,學生不足二十名。現住該寺住持是八十一歲的常清長老尼,她也是現任四川省佛教協會副會長。她有兩位青年的尼弟子,是她得力助手,為該寺當家。當天那兩位當家師因事外出,由常清尼師親自接待。她非常健談,滔滔不絕告訴我們山上情況,以及在人民政府落實宗教政策以來,對佛教如何的關懷及護持;她的弟子又是如何能幹有智慧;使她感到最欣慰的是,該寺設有一個念佛會,在舉行一年一度的大法會時,參加念佛的有上千人,而且有貼在牆上的照片為證。說到文革的情況,又使她氣憤填膺,說寺內許多的古物,全遭摧毀。

伏虎寺於文革後,唯一倖存的是該寺萬曆年間所鑄的紫銅「華嚴寶塔」,在文革時曾被運到成都,所幸未被毀掉,劫後送回該寺。現在寺內的左側,新建了一座塔亭,就是為了陳列這座寶塔,塔高六公尺,共十四層,上鑄四千七百餘尊佛像,以及整部《華嚴經》。我們在那邊拜了塔,然後被帶著在寺內參觀一匝後,辭了出來。

此寺的山門幾乎是在一里路以外的山下,虎溪出口處。而在本寺的第一殿的匾額寫著「虎溪精舍」,在其中央供的是普賢菩薩,兩側為四大天王,然後是彌勒殿,最後的大雄寶殿,供的是三身大佛。

四一、峨嵋金頂

四月十八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我們再從雄秀賓館出發,坐上五輛中型巴士,向距離峨嵋山巿區六十公里處的峨嵋山金頂進行。先到「淨水」的入山收費站,停車小歇,再經過兩個小時上山的車程,到達海拔二千四百三十公尺的「雷洞坪」停車場,再到海拔二千五百四十公尺的「接引殿」,從這兒往上,氣溫越來越低,並且遇到夾著雪片的細雨,我們把禦寒的冬裝,全部穿上。也在那兒看到幾個當地的人,兜租兜售草綠色的棉大衣。接著我們分作二十人一隊,進入登頂的電纜車再向上至海拔三千零五十八公尺處的「臥雲庵」。

旅行社把我們分成兩處,做了投宿的安排,至五點三十分,集合參觀了金頂華藏寺普賢殿,由該寺現年三十歲的知客師果正,帶引我們參觀了峨嵋金頂的各項建築,包括觀賞佛光處的「攝身崖」以及它的下院「臥雲禪院」。這個區域的總名叫做「金頂華藏寺」。

當我們上山的那天,整個金頂被籠罩在濃霧之中,不要說四周景觀,一無所見,就是金頂三公尺近距離內的景物,也難辨認,真有墜在「五里霧中」的感受。那位果正知客師為我們東指西畫地介紹著說,這兒是什麼,那兒是什麼。我們就好像一群盲人進了戲院,只能用耳朵聽,無法用眼睛看。他又告訴我們,金頂不算最高,尚有千佛來朝、萬佛來朝的「千佛頂」及「萬佛頂」。萬佛頂的海拔是三千零九十九公尺,金頂華藏寺的海拔是三千零七十七公尺。金頂雖較矮,卻更受重視,因為它的形勢,非常險峻,幾乎三面均是懸崖峭壁,「攝身崖」就是最險峻處。

我們到了此崖的頂端平臺,僅在朦朧中看到鐫刻著「金頂」兩個大字的石碑,其他的什麼也沒有看到。其實這座平臺,原來建有一座祖殿,已被拆除。原有的所謂「攝身崖」,是一塊凸出於懸崖之外的岩石,名為「金剛嘴」。如果遇到天氣好而有上午的太陽,遊客到此,便可以看到所謂金頂的「佛光、日出、雲海、聖燈」四大奇觀。我們上山的那天,金頂大霧,什麼也沒有看到。我對那一位知客師說:「我們大概沒有善根福報,上山來什麼也看不到。」他很會講話,馬上解釋說:「峨嵋金頂是金銀寶地,晴天陽光普照,便是一片金色;冬季滿山冰雪,又是一片銀色;平常雲霧瀰漫,也是銀色莊嚴。既然能到峨嵋金頂,豈會是無福的人。」他說得很有道理,可惜現在的大陸遊客到此,信佛者極少,觀「光」者極多,只能說他們都是有福之人了。由於峨嵋山全年的日照量僅六十至八十天,上山來真有機會見到「佛光」的並不多,故將濃霧的天氣,解釋成為寶光莊嚴,的確很妙。

我們巡禮了金頂的普賢菩薩,下來穿過被浸泡在濃霧中的「臥雲禪院」,不僅霧氣重,水氣也重,到處都是濕漉漉的,連他們的大殿、客廳、拜墊、桌椅,都像是被透足了水的龍宮一樣。我拍了幾張金頂及臥雲禪院的照片,也都沒有成功。真是一個「雲深不知處」的虛幻境界;該院以「臥雲」命名,良有以也。

臥雲禪院又名「臥雲庵」,海拔一千零五十八公尺,是我們所到峨嵋山的次高點。當晚,我與兩車團員宿於「臥雲庵」前的臥雲山莊,另外兩車團員,住在附近的招待所。

四二、金頂華藏寺

根據《峨嵋山佛教專輯》所收釋通孝介紹的〈金頂華藏寺〉一文,使我們知道,它始建於明末萬曆三十年(西元一六○二年),在這之前,稱為「普光殿」,又名為「祖殿」,其中供有銅鑄的普賢菩薩像。

華藏寺大殿為三層木構樓閣,在一條中軸線上,殿有四重,兩旁為僧房和客房。山門前有月臺。它的建築總面積達八千多平方公尺。清光緒十六年(西元一八○九年)、民國十二年(西元一九二三年)、民國二十年(西元一九三一年),遭到三場大火,損失慘重。到了一九七二年四月八日,大陸電訊工程單位,在山頂建造雷達發射臺的天線,工人用柴油生火取暖,不慎引起油庫爆炸。偌大一座華藏寺,頓成一片火海,寺僧永德,因此葬身火窟。燃燒三個多小時,峨嵋金頂便成了一片廢墟。到一九八六年五月,大陸四川省人民省政府,撥款修建該寺,總面積一千六百九十五平方公尺,主體建築由彌勒殿、大雄寶殿、普賢殿、祖堂、方丈、廂房等組成,三個主殿在中軸線上,寺院依山就勢層疊上升。我們在普賢殿看到了一尊供於後上方高臺上的明代銅鑄普賢菩薩座像,據說這是該寺劫後僅剩的一座古像。

在金頂的背面,箭竹重生,為世界稀珍動物如蘇阿羚、小熊貓等棲息之地。我們在山上沒有看到小熊貓,倒是在平臺上碰到一隻大馬猴。我們在臺灣出發之前,已向團員們勸告:到了峨嵋山,不可逗弄猴子,不得隨便餵飼猴群,否則會脫不了身,並須謹防隨身攜帶的皮包、照相機、帽子等,被山上的野猴搶走。可是在金頂遇到的那隻大猴居士,看來非常友善,我們隊中有一位男菩薩,試著跟牠親善一番,得到的回報是挨了一掌,兩衣被牠扯破,幸好人倒沒有受傷。聽說峨嵋山的猴居士們,出名的團結、聰明、野蠻,同時牠們也受到山上的保護,因為那是佛門的聖地。

本來金頂之下的臥雲庵,是一個獨立的寺院,創建於清初,民國二十年(西元一九三一年)與華藏寺同遭火災。現在峨嵋山共有寺院二十六座,分成四個編區來統一管理。原則上全山都屬於「峨嵋山佛教協會」,劃分四個編區,分別由都是二十多歲年輕的當家師來負責管理所屬各寺院。金頂編區共轄四寺,僧眾四十多人。

我們到峨嵋訪問,除了伏虎寺,該山的高級僧侶,都避而不見,僅指派知客級的執事出面招呼。從他們的姿態來說,我們未被看作峨嵋山佛教協會的貴賓,僅僅當作上山觀光的遊客看待。他們在顧忌什麼,我不知道。

四三、皈依峨山普賢王

四月十八日晚上,在臥雲山莊用完晚餐,我就在那個餐廳的貴賓間,為臺灣亞星旅行社的總經理薛一萍、專業領隊薛一致、劉永芳、劉台安,以及大陸中國國際旅行社昆明分社的全陪導遊楊亞非等五人,說三皈依。臺灣的四位,本來認為他們老早就是佛教徒,實則尚是民間信仰的層次,這回帶我們進入大陸,在沿途上,才接觸到正信的佛教,以及法鼓山提倡人間淨土的形象和理念。因為我們每一輛車,天天不斷的唱誦「四眾佛子共勉語」,討論法鼓山的共識,報告親近法鼓山以來的學佛心得。同時也看到了團員們隨身攜帶的文宣小冊和通俗的佛書,才知道正信的佛教是那麼好,便決定發心皈依三寶。他們向我提出這樣的要求之後第三天,上了峨嵋金頂,便滿足了他們的願。

至於楊亞非居士,他是昆明國旅社全陪導遊考試第一名錄取的優秀人才,大學外文系畢業,對中國文史常識也極豐富,對導遊的工作做得非常踏實認真;他對大陸政府的政策以及馬列主義思想,知道得相當透徹;對於我們所經過每一個景點的歷史背景、傳說故事,如數家珍。最初,他向我們推銷大陸的思想背景及社會制度,讓我們聽來,覺得相當客觀而能認同接受;因為他用的名詞,幾乎都是我們臺灣流行的語言,很少從他口中聽到大陸八股式的術語。跟他相處,也不會感覺到他是在大陸教育下成長的一位青年。他還有一項拿手的特技,在行車中,表演了兩次,就是用一把折疊式的小刀,為我削蘋果皮,從開始入刀至全部完成,一條飄帶式的蘋果皮不僅不會中斷,他的雙手也不會接觸到果肉,遠遠看來,還是一個完整的連皮蘋果,所以,兩次都受到全車菩薩們的熱烈鼓掌,稱羨不已。今(一九九三)年,他才三十九歲,家有一妻一女,應該是一位前途非常看好的幹部人才。因此我們怎麼也想不到,他會主動向我請求收他做三寶的弟子。結果他就在峨嵋金頂,和亞星的四位菩薩,一起接受了三皈。我還一再問他:「是真是假?」我相信他一定是真,但是為了前途的出路,勸他要三思而後行。要做大陸的幹部,就不得有宗教的信仰,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他也再三的表示,他能夠遇到我,是他一生中最難忘也最重要的事,他一向對宗教並不排斥,可是總覺得迷信,當他這次接觸到我們以「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來推行淨化人心淨化社會的佛教理念後,他已堅定相信,他應該是個佛教徒。所以未來的前途,只要去做提昇自己、協助他人、利益社會、奉獻國家的工作就好。

在這次皈依儀式之後,有人跟我說,當年的佛陀最初成道,度了五位比丘,聖嚴師父初上峨嵋金頂,成就了五位菩薩。這使我感到慚愧!我怎麼敢跟佛陀比較,這場佛事的促成,應該是諸佛菩薩的加持,以及受到我們全團諸位菩薩的感化。

在臺灣出發之前的說明會上,我已叮嚀全團的菩薩們,在巡禮佛教聖跡的行程之中,不論何時何處,心中要常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即將離開昆明的晚餐席上,我又囑咐大家,下一段行程是朝禮峨嵋山普賢菩薩的化跡聖地,所以從當時開始,要時時專念「南無普賢王菩薩」聖號。因此我給他們五位新皈依的菩薩們取的法名是用「峨、山、普、賢、王」五個字,第一位法名「果峨」,第五位法名「果王」。我為他們開示,這不是皈依我聖嚴個人,而是皈依三寶,既然是在峨嵋金頂皈依,不是僅由我來證明,是請普賢菩薩來接引。他們既然是在普賢菩薩的道場皈依了三寶,當願他們都能學習普賢菩薩的偉大願行。他們五人,感受良深,都在典禮中,感動得泣不成聲。

我從來不敢說自己就是佛與菩薩的化身,但在這個時候,確實體會到了普賢菩薩跟我之間的距離,好近好近。心中充滿了法喜和禪悅,不僅為他們五人祝福,也為一切的眾生歡欣。

峨嵋山在中國大陸,畢竟已是觀光旅遊的重點,已有現代化的電纜車代步,省得我們少走了約二個小時的險坡陡路。山頂的旅館,已有電燈、電爐、電毯等設備。金頂雖在寒冷的霧中,旅館的房間卻沒有陰寒潮濕等現象。當晚睡得很好。我預先準備在午夜之後,可能有高山反應,卻沒有發生。整團人馬到峨嵋金頂的感覺,也比在雞足山金頂寺的經驗舒服得多。僅少數幾人,有輕微的高山反應。這真要感謝普賢菩薩給我們的慈悲保佑。

 

人若太為己,天不從人願

 

人若太為己,天不從人願
 
我們常聽到這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很多人也習以為常,其實他後面還有一句,這可能才是真的「人若太為己,天不從人願」。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裡的「為」字,念第二聲,是「修養,修為」的意思。
 
整句話是說,一個人如果不注重修養的話,很難在天地間立足。
 
一直以為,這句話的意思是,人如果不為自己謀利、謀權、謀色,就要招到天地誅殺。
 
現在才知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出處是佛說十善業道經,人生為己,天經地義,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佛家的意思是,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不貪慾、不嗔恚、不邪見,才是為自己。
 
不為自己製造新的惡果,不為自己造成新的災禍,這才是為自己。只有這樣才不會天誅地滅。
 
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中,為己則是要求人遵循道德法則。
 
以此看來,為己的己,與我們一般人理解的私利並不相同涵義。非但名利不是己,連妻子、家庭也不是己。
 
按照佛學的主張,真正為己的人,必然淡泊名利,超脫物外,舉止合度。
 
顯然我們理解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恰恰是它的對立義。諸如,有的商人,為了謀利,在食品中添加或注入不利人體的東西,表面看來,都是為己,其實是在害己。
 
如今的年輕人,動不動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這話中,有對當今世風日下的感嘆,有對拜金主義、利己分子的蔑視。但我想,多數人不知道這句話真正的含義。
 
轉載自網路朋友的解釋!
 
john 2018 5 7

普賢菩薩與峨嵋山

 

行雲流水 聖嚴法師著

三七、流落貴陽.抵達峨嵋

四月十六日中午,我們在昆明的「大世界」餐廳用午餐,晚上在「聯友」餐廳用晚餐,晚上七點三十分,趕往昆明機場,搭乘八點十五分西南航空公司飛往四川成都的班機。

萬想不到,快要接近成都之時,因為機場附近的幾十里上空,正在雷雨交加,氣候惡劣,以致飛機無法下降,只好向右後方折回到貴州的貴陽灕江機場。落地時已是晚上十點五十分。我們在沒有照明設備的機場外空地上,被幾輛臨時出勤的交通車,載到貴陽巿區,分別安置於兩棟非常簡陋的航天部招待所樓房。僅有一位五十來歲的女士,負責把我們無可奈何地接待上車後,接連向我們宣布了幾次:「像你們這樣深夜趕到,使我們無法招待,通常會被拒絕,因為那個招待所是供給航天部工作人員,到貴陽開會住宿之處,並不是招待海外的旅客之用,所以只好請你們將就一些,一個房間能擠幾個人,就睡幾個人,能有一個地方睡覺,總比在外邊露宿的好。」因此,到了午夜十二點,我們總算都有了房間可以睡覺。

當天晚上,我和侍者果瀚師同住二樓的一個房間,內有二張木床,一臺電視機,一架電扇和兩把木椅,床上的枕頭和棉被,都有一些霉臭,相當陰暗潮濕。它的對面和右側,就是兩間大洗手間,未必整夜有人進出,但是,偶爾開門、關門已夠熱鬧。僅僅那兩間洗手臺的水喉、水槽漏水、滴水、流水的聲音,也是夠吵的了,這比起山澗溪流的水聲,沒有那般韻律,以致弄得好多人一夜難以成眠。我和果瀚,倒還睡得不錯,因為在我們所教的修行方法中,就有聽聲音的法門,只要用之得法,不僅可以藉境修觀,也可以用來催眠。

四月十七日,星期六。

早晨五點三十分,從貴陽航天部招待所起床,六點三十分乘車回到灕江機場,在那兒一間公營的機場餐廳用早餐。因為我們去得突然,而且餐廳設備簡陋,連一碗泡麵,都無法供應齊全,泡麵不夠,連碗筷也不夠,有一些團員菩薩,只好用他們隨身攜帶的餅乾療飢。

這段行程,並不舒服,可是比起雞足山的經驗,還是好得很多,尤其能夠在途中,多到了一個省分的首都,故也有人覺得倒是撿了一個好大的便宜。

上午十點三十分,我們在貴陽登上原機,抵達成都機場,已是中午十二點。出了機場閘口,就看到成都國旅社的地陪人員,拉著長幅的紅布,上面用黃色的正楷字寫著「歡迎法鼓山大陸佛教聖跡巡禮團」,列隊歡迎。為了銜接上既定的行程,一出成都機場,就被送上了早已等著的四輛遊覽巴士,向峨嵋山方向出發。

通過彭山縣,到達眉山縣的一個招待所「眉山賓館」過午,已是下午二點三十分。我們都知道,中國文學史上,有一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坡居士,他的原籍就是四川的眉山,所以,我們在那兒,也看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公家建築物,門楣上方懸著「望蘇樓」的匾額。我以為裡邊一定藏有若干蘇家父子三人的遺物,進去一看,發現那是一個飯館式的公共場所,不是典藏文物的紀念館。

傍晚五點,到達「天下名山」的峨嵋山麓,汽車開進一間當地最大的旅社「雄秀賓館」,分配房間後,把我送到一間位於一樓的大套房「一○一」號,是這家賓館中最好的一間,在臺灣可稱為「總統套房」,分作內外二間,會客及休息之用。但是這間房子的四周窗戶密閉,不僅光線不足,空氣也相當陰冷潮濕,加上空調的送風設備,也是那麼陰颼颼、冷冰冰的,而且帶有一股淡淡的霉味。我的氣管和體質,實在難以適應,以致連連噴嚏,陣陣寒噤。這使我聯想到去印度朝聖時,在阿格拉的旅館所住的「國王套房」一樣。我實在福報不夠,只好與施建昌及王崇宗兩位青壯的菩薩商量,跟他們換了一間空氣比較乾燥的單人房。否則可能在那邊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要被人用擔架抬著離開了。那幾天正是一個陰寒的季節,而且成都盆地雨量豐沛,陰濕多霧,少太陽,以致古有「蜀犬吠日」之諺。這座雄秀賓館,就是建設在空氣相當潮濕的天然環境之內。

三八、峨嵋山的歷史

如眾所周知,四川峨嵋山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目前,每年有一百多萬中外遊客,前往觀光。它位於四川盆地的西南,距離成都大約一百六十公里,它是大峨山、二峨山、三峨山、四峨山的總稱,最高峯的海拔是三千零九十九公尺,被分作低、中、高三個遊覽區:低區是海拔五百至一千公尺,全年氣候宜人,遊客最多,它的旅遊點有報國寺、伏虎寺、善覺寺、羅峯庵、雷音寺、純陽殿、神水閣、大峨寺、中峯寺等;中區是海拔八百至一千八百公尺,氣候溫和,風光秀麗,它的景點,包括最有名的萬年寺及洪椿坪、清音閣、仙峯寺、華嚴頂等;高山區是海拔二千至三千零九十九公尺,氣候高寒,風景奇絕,它的景點包括洗象池、大乘寺、雷洞坪、接引殿、臥雲庵、金頂等。

關於峨嵋山的開山歷史,傳說多於事實。根據何志愚的《峨嵋文史.佛教在峨嵋山》一書中說了峨嵋山有寺廟,約始於東晉末葉的第一座普賢寺,據傳是廬山慧遠的弟弟慧持所建,那就是現在萬年寺的前身。其次,在南北朝梁武帝時代(西元五○二~五四九年),有一位印度的高僧寶掌和尚來華,在峨嵋山下,創建「靈岩寺」,此寺在明清之交毀於戰火。又說在南北朝的晚期,有一位尼泊爾的聖僧阿羅婆多登峨嵋山,而建「化城寺」。到北周孝閔帝時,又有一位外國僧人寶緣來峨嵋山禮佛。

據《峨嵋山志》記載隋朝天臺智顗大師到峨嵋山住於中峯寺。唐太宗時,玄奘三藏曾到峨嵋山禮佛。而有唐一代,有關於峨嵋山普賢寺的傳說相當多。據說詩人李白也曾經到過峨嵋山。

其實唐代應該是有僧人到峨嵋創建佛寺的說法,有信史可循的則不多。故在民國二十三年(西元一九三四年),印光大師對《峨嵋山志》所載的傳說,多所駁斥,指出智顗、玄奘跟峨嵋山的傳說,絕對是無稽的。因此他說在四大名山的山志之中,「五臺最嘉,普陀次之,峨嵋又次之,九華最居其下」。他以為山志記載的佛教事蹟,多半是牽強附會(見〈峨嵋山志序〉)。比較可靠的峨嵋山的開展,是宋朝開始,宋明之間已經成為宇內矚目的佛教名山,乃為可信。

對於朝禮名山的風氣,到了明末時代的蓮池大師,也頗有批評,他在《竹窗隨筆》有云:「參師訪道,又何得觀山觀水,徒誇履歷之廣而已哉。」又於《竹窗三筆》有云:「夫經稱菩薩無剎不現身,則不須遠涉他方。」「菩薩之所以為菩薩也,但能有菩薩慈悲之心,學菩薩慈悲之行,是不出戶庭,而時時常覲普陀山。不面金容,而刻刻親承觀自在矣。」行腳參學是以高僧為對象,不是以名山大川的寺院為目標。

根據駱坤琪編著的《峨嵋山佛教史話》記載,清代以前,來峨嵋山朝拜的居士,都是個別行動,到乾隆時,才出現了集體朝山的「幫會」,例如普賢會、觀音會、飛龍會、朝山駕會等,多則上百人,少則三十人,朝山完畢,會便解散,次年又重新組會。僧人朝山的活動,則歷來已久,這是沿著古代的漢僧到西域求法的精神,所以在國內也有尋道訪師和朝禮聖跡的行門。例如虛雲和尚就曾經以三步一拜,從普陀山朝禮到五臺山。

峨嵋山在宋明之際,已相當隆盛,高僧輩出。直到明末萬曆年間(西元一五七三~一六一九年),全山住僧尚達一千七百餘人,至清朝,峨嵋山的景況開始衰落。民國初期,遊人和朝山的信徒,大為減少,僧人道風一落千丈,例如民國二十八年(西元一九三九年),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寄居峨嵋山洪椿坪時,有的寺僧,已靠做經懺為生活。不過在民國時期,峨嵋山的僧眾之中,還有幾位比較傑出的人才,例如萬年寺毘盧殿的大通和尚曾經開壇傳戒,歷時六十餘天,各地前來受戒的僧眾六百餘人。

三九、普賢菩薩與峨嵋山

相傳峨嵋山是普賢菩薩的道場,「普賢」的梵文「三曼多跋陀羅」Samantabhadra,又譯成「遍吉」,是一位具足無量行願普遍示現佛剎的菩薩。在《華嚴經》中介紹普賢菩薩的身像,猶若虛空,三世諸佛的法身,也都是普賢的法身,所以,他可以普應十方,而做一切方便,故十方三世諸佛的應身,也是普賢菩薩的應身。是故《大智度論》云:「普賢不必說其所住之處,是應一切世界,而住在其中。」普賢菩薩之在中國受到崇拜和信仰,是因為有幾部經典的介紹:1.《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即《普賢菩薩經》)一卷,2.《華嚴經.入法界品》,3.《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在《普賢菩薩經》中,所說法門,分成五項:五蓋、悔過、願樂、勸請、譬福。也就是說,作為一個菩薩,應當除一切罪蓋,悔一切過惡,願樂一切功德,勸請諸佛轉於法輪。如是福德,無可譬喻。4.在《華嚴經》中的〈十明〉、〈十忍〉、〈性起〉及〈離世間〉等諸品,都說到普賢菩薩。再加上《法華經》、《觀普賢菩薩行法經》等,都曾介紹這位菩薩勸修的法門。在《法華經》卷八的〈普賢菩薩勸發品〉中,有兩段經文說到他要護持修行《法華經》的人:

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而自現身,供養守護,安慰其心,亦為供養《法華經》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經,爾時我復乘白象王,現其人前,其人若於《法華經》,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當教之,與共讀誦,還令通利。

若後世後五百歲,濁惡世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讀誦者、書寫者,欲修習是《法華經》,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七日已,我當乘六牙白象,與無量菩薩而自圍繞,以一切眾生所喜見身,現其人前,而為說法,示教利喜。

在《楞嚴經》卷五,也有這樣的記載:

若於他方恆沙界外,有一眾生,心中發明普賢行者,我於爾時,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處,縱彼障深,未得見我,我與其人,暗中摩頂,擁護安慰,令其成就。

正由於有這樣的經文傳誦於世,普賢菩薩給人的印象是乘坐六牙白象,行化世間。在我們這個世間的現在賢劫,普賢菩薩常與文殊菩薩相提並論。因在《無量壽經》卷上說,這兩位菩薩是在我們所處的賢劫之中,最具影響力。同時在《華嚴經》卷四○〈普賢行願品〉,說到賢劫一切諸大菩薩,以無垢普賢菩薩而為上首。可見普賢菩薩是賢劫中最重要的一位菩薩。

因為根據《悲華經》卷四說,普賢菩薩就是阿彌陀佛因地之時,無諍念王的第八子,故將普賢菩薩當作如來的因位來看,他的重點在於無量的行願,如果沒有像普賢菩薩這樣的「因行」,就不可能得到佛的果位。文殊菩薩是代表著佛「果」的智慧,普賢與文殊也就是代表了從因到果的諸佛功德的示現。所以,在《華嚴經》中,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是從文殊菩薩的指示而去向德雲比丘參學,至第五十一位善知識即回到文殊菩薩處,又示去向普賢菩薩參學,為第五十二位善知識,加上文殊則共為五十三位善知識,乃表示著兩者的關係,不可分割。

關於四川峨嵋山成為普賢菩薩應化道場的緣起,可在清康熙年間(西元一六六二~一七二二年)重修的《峨嵋山志》卷二〈應化篇〉見到,謹抄錄如下:

而峨山即為應化之場,舊志稱峨山應化,始於漢明帝時,里人蒲公羽採藥,見麋迹似蓮華,詢諸千歲寶掌菩薩,掌令往洛陽問摩騰、法蘭二尊者,蘭卅:「《華嚴經‧菩薩住處品》有文,西南方有處,名光明山,從昔已來,諸菩薩眾,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卅賢勝,與其眷屬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說法。」所謂賢勝即普賢也,蒲歸乃建普光殿,供願菩薩像,示現始於此。

這個感應故事牽涉到,在漢明帝時從西域用白馬馱經來華的竺法蘭、攝摩騰兩位尊者,可謂攀龍附鳳的傳說。而且佛說《華嚴經》的地點,是在中印度摩揭陀國的阿蘭若菩提道場,當時所說的「西南方」「光明山」,怎麼可能變成在印度之東的四川峨嵋山,也是牽強附會。不過峨嵋的山水太好,歷代的文人雅士,在遊山之後,留下不少詩文,對於普賢菩薩的感應事蹟也越傳越盛,來到山中建寺修行的僧人也越來越多。直到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日本望月信亨所編《佛教大字典》介紹峨嵋山的條下,還說:「現今從山麓至絕頂,有大小洞四十,石龕一百一十二,寺院之有名者則為萬年寺、伏虎寺、光相寺、中峯寺、華嚴寺、黑水寺、靈巖寺、新開寺、蟠龍寺、羅漢寺等,其他還有許多的伽藍。」

其中以聖壽萬年寺為最重要,在傳說中的普賢菩薩為蒲翁示現靈蹟所在,就是萬年寺的坐落處;傳說於晉朝時代已有人在該處建寺,名為「白水普賢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