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五月 14, 2019

盡守五倫忠孝德,雲開日出接光明

 

誰傷害了他們?加害者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他們有選擇嗎?
 
昨天看到這篇!我個人想到的是,當兵時被老兵整的死去活來的歲月(加害者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不過只是制度下的犧牲者!但你有的選擇,我就選擇不再霸凌這些新兵。
 
再小的微光(安妮,法蘭克),也能憾動片山山林,人世間最難能可貴的,不是從善如流而是堅持己見。因為從善如流只需拍手讚成,堅持己見卻要付出不少代價(包含自己性命),由其在威權統治的時代下。像這類人,在當下的遭遇都不如預期!因為從有人類開始擁有高頻意識的人就少見,所以往往很多人,都是過逝後才聲名大噪(李白、梵谷、李修緣)生前也都算不得志,但死後都大放異彩讓世人驚艷!畢竟世上「意識頻率」極高的人只是少數(也極易招來不少小人妒忌),在凡聖混居的「南閻浮提」裡,聖人常被當凡夫看,凡夫卻又自居為聖乃稀鬆平常之事,因為真能獨具慧眼的人堪稱少數。
 
最近與我當年同在鳳山憲兵隊,的同梯同學聊及過往,其實有一部份的記憶拚湊不起來的,還好我都有留下當年的原稿(它可以證實很多事的真與偽)!記憶再好也得有文件來證明!那才是真相,不然就演變各說各的(所以說,我不太喜歡會喝酒的人不是沒道理的)。
 
別說你認識多少人?當你有困難時,還有多少人認識你呢?就像我有個同學成了植物人,都七年了,那還剩多少人記得此事呢?人還躺在醫院,也得他的親人才有這種耐心去照顧!所以現回頭看年輕時所講的「義氣」!那簡直是屁話,真出了事全跑光了。這不是社會現實,是人性本就有「趨炎附勢」的傾向。看清了、自然也就看淡了!所以為何,我不再願意出席這類應酬式的交際呢?自然有我自己的想法。所以別說你朋友很多!我年輕時肯定不比你少。
 
剛看了篇信徒為他懷孕(想自殺),這位大寶(法王)有夠離譜的!假如是佛教徒這種行為都讓人覺得不恥!他還是法王?竟道德倫喪到這種地步!教內人士卻沒人敢發言!那這宗教就不信也罷了!宗教走到只信轉世不信真理,那是眾生的不幸!轉世我從不懷疑有假(這裡所指是輪回轉世)?但不管你是誰,就連「佛陀」入胎一樣需要經歷「隔陰之迷」,那一般人更不用說了!再言所謂神蹟,這也有造假的成份居多!倉央嘉措「三面馬頭明王杵」依我自己所猜早已出世,為了增進眾人對這為法王的威信,特意製造出來的神蹟,不然不用丟去清海湖,我拿去丟日月潭他就找不到,而且我敢肯定100%他定找不到(因為只有愚者才看神蹟,而不去觀察他的一言一行)。
 
生命歷程(體會)這需自己如實修行(實踐),不是你追隨了誰就會有成就!而且經媒體哄抬出來的高僧&法王,絕對非「明師」倒是成為不折不扣的「名師」!真正的明師絕對不揚名亦不敢居功(自然居德),因為他定知道眾生的無知,肯定反招致自己造下無明因果。
 
走進佛教後,我最常聽到的是尊貴的某某某,貴、賤由人自造(不是誰生來就尊貴,誰就下賤),佛陀的教育是眾生一律平等,不管你是從六道哪裡轉世前來,只要生為人的一天誰都是需要「吃、喝、拉、撒、睡」,所以沒有誰是真正尊貴的,只有無明的人才會認為法王、高僧或政要比一般人尊貴!就人生過程來說,有德才能成就百世之功,有德之言才會千載傳頌(無一例外)。有才無德必生凶,有勇無德受損傷。貌美無德走下賤,口才無信成妄語。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從陳部長定南逝世給我個人的省思,目前台灣社會,普遍存在一種迷思崇尚奢華與排場,造成今天的台灣另一種現象,然而卻也有極少數的人像「陳定南」一樣以清廉自我要求,政治人物既是非常鮮明的例子之一。正如一般百姓所言,投資政治是目前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工作之一,為何原本是替百姓喉舌的工作本應吃力不討好,為什麼變成可一夜致富其中原由大概不是外人能明白的。看看今天台灣的政治人物,哪一位不是身價數千、數億呢?甚至有兩代公務員身價數百億坐擁名車豪宅,如果依陳定南的標準這些人大概都是貪贓枉法而來,不然是從哪裡累積的財富呢?
 
清廉不是應該的嗎?為什麼陳部長定南變成少數異類,是社會教育出問題呢?還是人性慾望所造就的?想必只有當事人心中最了解,目前台灣社會由於媒體炒作吹起清廉之風,但為何清廉是在要求對方而不是自己呢?往往對於自己總是永遠視而不見,這樣子的清廉標準實在另人啼笑皆非。當清廉只是句口號,沒辦法從自身要求如何去檢視其他人呢?讓人覺得,為這樣子的社會覺得擔憂。有句話正好可以來形容,相信是非常貼切不過「嚴以律人、寬以待己」。這則短文是剛找到的我是寫於 2006 11 14 。
 
語末:
 
貧能絕貪多勞務,中正柔和困不久。盡守五倫忠孝德,雲開日出接光明。
 
心量寬容不爭名,無求功顯慈德行。善果深種忘收得,不欲揚名福興隆。
 
john 2019 5 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