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五百羅漢(尊者)

正確的成佛之路

 

正確的成佛之路

看自己所寫的文章,是當下的識(情境)所作成的,你就是讓我從新寫,恐怕是再也寫不出來了,文字上所能真正表達出的,就如同「以指標月」,希望為大家指出一個大方向(正確的成佛之路),至於如何走?修行還得靠自己呢!

https://plus.google.com/u/0/103354751623187668103

john 2017 8 19

圖片

信手捻花看夕陽 暮色雲海入心房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佛陀(BUDDHA)智慧之語錄

貧富之間、業力流轉,生死之界、輪迴不辍。這就是人生真象。

富有亦或貧窮,生命的歸宿都是死亡。我們是誰、我們生從何來,死往何處?

愛、貪、樂人生三大欲。是肉體的感知,捨棄肉體的渴求,便堅如頑石不受奈何,如雲開日出驅散黑暗,同樣、若了知智慧之光,那一切的誘惑都將落於大地。

無明是一切煩惱根源。祭祀、獻牲皆不可行,欲擺脫無明只有修習禪定。

真理與神通,當你向人顯示了神通,如今他們不信仰正法,卻崇拜個人,置正法于不顧,轉而拜伏神迹。從今以後、凡有比丘在人前顯示神通,將不再屬于僧團,也不再是我弟子。

美麗乃無常。因此、從欲望中解脫的人們,既不左右美麗,亦不壓制醜陋。

真理之路。只有兩種錯誤,其一半途而廢,其二從未開始。

生與死,是人生命中的必然。我們深入思考,常省己身,使自己不致迷失于欲望,更要活在平和、喜悅和滿足的生命中。

最危險的火焰是憤怒,最凶狠的野獸是仇恨,最大的陷阱是惡行,最可怕的障礙是貪婪。

生命之奧秘,為離脫恐懼,無人能預知未來,無論你我,不可依賴他人。拒絕了恐懼,也就得到了完全的解脫。

正法與僧團,住于每人的內心。覺醒之能力,是為佛。覺醒之道路,是為法。將自我身心投入者,是為僧。而三寶皆在我們心中。

不論讀了多少典籍,或是記了多少內容,它們不構成你生命的核心。那麼,什麼都沒發生。

生、死如影隨形,聚合終有離散,一切法皆無常,不要執著于它,生、死、日落、日出。你必須超越這些。

有三條真理,每個人都應該做到,廣褒之心、友善之辭、以慈悲根性奉獻終生。這三句真言,將重塑人性之本。

一切法之自性即「如來」,萬事萬物、皆從「如是」來,于是蓮花從「如是」生,阿那律從「如是」生,你們所有人皆從「如是」生、阿難亦然,宇宙皆從「如是」生、既從「如是」中生起,而后又回歸到「如是」便可稱其為「如去」,一切法不生于何處、亦不消失于何處。一切法常住、一如曾經。

所謂生而智慧者,絕不會俱怕死亡,這具軀體將腐爛。但我的聲音、我講說的經典,會永遠閃耀在你心中。

謹記!我的路,並非讓你們棄世消沉。我深信,人們會因他人的善行或惡行有所轉變。這希望寄托于高尚的靈魂。而人、有何種命運,取決于、他做下的業行。

我們生于大地,所受皆苦。輪迴世間,苦悲充斥其中。世間卻非痛苦的駐留之處,這世間是覺悟者的居處。但覺悟者須得醒覺,現在、這便是汝等之責。

無明生起痛苦、優傷與妄念、嗔怒、貪婪、傲慢、自負、妒忌。皆由無明而起,幻象將人誘入岐途。雖為二相,但生死無別、竟為一體。我們為妄見所障礙,一旦諸障破除。整個的生命,將無依無著、獨立而生。戒、定、慧及八正道可破除種種的妄見。我再重複一遍,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以及正定。

對失眠者而言,夜晚格外漫長。對疲憊者而言,目的地格外遙遠。而對盲目生存,不解正法者而言,生命中處處皆苦。任何的知識、無論你們自己閱覽,還是聽智者宣講,甚至是聽我所講,都不要輕易相信。要用自己的學識和智慧,去加以分別、驗證。

佛陀,如果我們在真理的路上遇見了你呢?在真理之路與任何人相遇,都不要輕易去接受。倘若見到佛陀,不要以為幻滅。即使遇到你的父親,也不要因此偏離正軌。你們的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去依賴任何人。

點亮自己的燈火,做自己的一盞燈,覺醒吧!行持正法,專注你的內心,向自己皈依,勿依賴他人。一切皆無常,將自己安住其中,精進不懈,永不認輸。

語畢:

現實生活中你若是「耶輸陀羅」公主,那勢必又出現另一位尊迦牟尼佛。

感言:

道聽塗說似學佛,這很像當年佛世(佛陀)所面對的婆羅門,今世我們所對佛教(整個佛教的經論,究竟有多少 ? 是後人自己研(研究)譯(翻譯)出來的東西呢?而非佛說呢 ?),你不能去懷疑他,對錯你都要全盤接受。慎思!

john 2017 7 12

五百羅漢 (500Arhat)

 

其實我的工作,跟宗教是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我只是把這份興趣當是報答菩薩與道濟禪師 (濟公師父),走入宗教領域不知道是算意外,還是冥冥中安排好的呢 ? 我花了七年時間去研讀相關書籍,這七年中我都利用晚上時間,一邊閱讀一邊完成網站,我差不多晚上也很少外出。

讀個大學要四年,研究所要二年,那我也算是讀到了研究所,但是佛教典籍之多外+一些著名法師居士的作品,我想沒人能真正看的完,所以我選擇留日的聖嚴法師當導師,由他的作品來教導我 + 佛經上的一些白話解釋作品,當依據來學習。

在看聖嚴法師的書,我也二度在夢中跟他對話,第一次大約問我看他這麼多著作的感想,第二次是鼓勵我,多讀二年書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想做的事是什麼呢 ? 我想就隨著因緣去走就是了。

我目前比較有興趣的著作是,玄奘法師、鳩摩羅什這兩位的著作,一位是般若心經的譯作作者,一位是過去七佛譯經師 ( 金剛經是他所譯 ),這二位的譯作對整個漢傳佛法的傳遞,有著極深的影響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但他二的譯作究竟想傳達給後人什麼呢 ?

至於五百羅漢 (500Arhat)為什麼 ? 當年菩薩願交給我這個俗家弟子來做,而不是找個專職的出家人來呢 ? 我想既是菩薩應該知道,凡是做什麼都很認真的我,應該還不會讓他們太失望吧 ?

偉森實業社

https://weisengift.wordpress.com/

john 2016 12 28

二千五百年前乘願再來者

 

二千五百年前乘願再來者

聽說密教大寶法王噶瑪巴,是九百年前乘願再來者,這我想到,那五百羅漢再來者,少說也超過二千五百年,這些人還都是釋迦牟尼親自授證者,結果當今世上,人們卻反而信密者多過顯教,這真的有待大家齊心努力,將漢傳佛教(顯教)弘揚開來。而不只是在漢地與日韓二國流傳,雖日本佛教由於與歷年來的政治力介入,導致了如今的僧不僧俗不俗的現象,但據留日的聖嚴法師觀察,漢傳佛法(顯教)直至今日,研究與保存最完善的就是日本。

所以日本人猶保存著五百羅漢,而且重視程度比我們漢地來說更甚,我在整理五百羅漢時發現,真正的五百羅漢只是個充數,就是我們不管是從史冊或古老典籍中去查找,你會發現五百羅漢或有重複,再來我們若從由羅漢姓名去查找,你會發現有幾位根本指的都是同一人,所以說五百羅漢只是個充數這是相當確定的事,舉例說光「不動明王」在五百羅漢裡就有二位,但是指的都是同一人。

漢地五百羅漢意指,佛在世時的五百比丘,或是佛滅後結集經典的聖賢呢?或泛指佛弟子,或古代僧眾中之有德者呢?從名字上來看應該是後者(古代僧眾中之有德者),因為我們在五百羅漢中,也有看到玄奘法師、達摩祖師也都列名其中。

現存最早的羅漢名號記錄之一﹐是南宋的高道素﹐從各經中錄出五百之數的名號﹐於紹興四年(1134)(十二月刻了一通《江陰軍干明院五百羅漢名號碑》﹐此碑現已毀)文收於《嘉興續藏經》第四十三函。此即為各地所立五百羅漢之所本。

若依高道素所編輯五百羅漢為根據,你會發現很多漢地著名僧眾都列名其中,年曆極其雜亂且無次序,為了充五百之數,而將經論中散見的羅漢名稱,亳無秩序地羅列其上,所以目前的五百羅漢,我們只能說是以部廣泛的意指佛弟子而言,而非全部都是佛世解行最勝者,平日接受佛的教誨,具三明六通,具受到佛的授記,日後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大阿羅漢。

從各經典上所舉,增一阿含經卷三弟子品,列出了一百人。增一阿含經列出了四十人。毘奈耶雜事卷十六至卷十八,列出了卅五人。阿彌陀經列出了十六人。法華經受記品列出了十人。報恩經也列出了十人。佛世真正有記錄可尋的授記大阿羅漢,扣掉有重複列舉之名,可能也不會多於半數太多,或少於二百五十位這個數。

那誰才是,真正的佛世的大阿羅漢乘願再來呢?據當年交付給我做這個五百羅漢的「普賢菩薩」說法是,散居在兩岸來出生居多,他們如何來辨識呢?是從每個人身上的靈光來分辨,至於阿羅漢入胎的隔陰之迷會迷多久,看個人因緣以啟慧,若是真正的阿羅漢再來,我想不可能是讓你來吃喝拉撒睡,虛晃一招迷迷糊糊走完你這一生,那這樣你還算是乘願再來嗎?

藏傳佛教自古來就有所謂轉世活佛,這我們從科學觀點來看,這可以很清楚證明靈魂是不滅,所以佛世的大阿羅漢是否會乘願再來,散居四處隨機教化眾生呢?我想這答案,自在每個佛教徒心中,在此我舉宋朝的李修緣(道濟禪師)相傳就是了。

john 2017 3 21

古城女媧君解難,紫竹林中觀自在

 

傍晚路過神學院,遇到了位即將畢業的年輕牧師,我們聊了好一會,又互加 line 為好友,他今年才要畢業,這讓我想起了我的好友柯怡政牧師,我其實也差點踏上「基督教」,當年柯怡政牧師畢業後,因為抽籤的關係往北部去發展,不然他如果還留在台南我可能會變成基督徒,這樣一來我大概沒機會跟大家結這個因緣,應該也不會有「五百羅漢」這個網站了,在柯怡政牧師前去台北任職前,他還特地請我們全家一起去五期餐廳用餐,時間過的真快都八九年了。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黃小姐找了我購買禮品我們也算舊識,當年我出來創業就認識他,他還找我去他成大企管系辨公室聊天,後來我聽說他離開成功大學了,我知道他先生在郵局工作,偶爾上郵局去我都會跟他先生打個招呼,後來我知道黃小姐在賣彩券,詳細地點我並不清楚,後來是他們健力復健協會要購買禮品,他說想到「楊森」但不知道怎麼聯絡我,結果是上網索尋「楊森」,而找到我公司網站因而找到我的,第一次我們是約在成大奇美咖啡館見面,現場除了黃小姐夫婦還有蔡小姐,雖久沒見面但大家還是很熟。

其實當年見面,我有準備了一些目錄給黃小姐,隔約一個星期左右,黃小姐再來電問我是否有台灣製毛毯,我說台灣製的在另一本目錄上,我問說看要約在那碰面,黃小姐說就乾脆拿來他家給他,那天我前去拿了目錄給黃小姐後我就打算走了,黃小姐說來了上來坐坐,我看時間也還早就坐電梯上了他們公寓,一入他們客廳我印象他們家有一幅觀音像,再來他在客廳又打上檀香,而且客桌上放了很多佛珠,我問黃小姐你這是在拜什麼?

黃小姐說,他們樓上有個佛堂是拜「地藏菩薩」,我說還真巧我不到一個月前,也才夢到「地藏菩薩」前來指示我日後前程,所以黃小姐提議說,上他們佛堂去坐我當然說好,席間我有聽說,他們去訂製了一尊玉做的「不動明王」,也就因此「不動明王」找上我家,才開啟了我與諸佛菩薩的因緣之路。

所以當年,「不動明王」有一個月的時間都在我家,在相處的這一個月,我自然有問明王為什麼找來我家,他只是告訴我們他已找了我們一段時間了,預告說他離開後就由「普賢菩薩」前來教導我們,這時我們有提到「羅漢」,我問了除了我之外還有那幾位是,「不動明王」有點出另二位,其中一位就是黃小姐的先生林修賢,此時的郭大師兄說他走到那裡,人家都說他肯定是羅漢再來,我請教了「不動明王」他不加思考說他不是。

那我自己究竟是不是,老實說我也很懷疑?我是在昏迷中一直未醒的情況下,「濟公師父」無意間講了出來的,一來我當時情況很危急,因為當年台南醫院醫生,由電腦斷層掃描判定我腦部已萎縮退化了,能再醒來機會也不太可能了,當年濟公師父才告訴我父母,說我人現在是去了天上玩,萬一沒醒過來不用擔心,我即是「羅漢」再來,自有我的因緣去不需要為我擔心。

這時的麻豆「文昌祠」住持李文德師父,也暗中幫著我,他卻堅信「上天」不會讓我就這麼走了,後來我想是麻豆師父的關係,我住院期間「太白金星」都守在夜空中照看著我,因為此時我陷入昏迷中神識已離體。後來麻豆師父常說是「上天」要救我的不是他,這時我有位高中同學也到醫院去照顧了我一夜,他也告訴我說,依我當時情況,不是日後留我有大用任誰都走了。

後來我們有次聊天,他說當年看到的現象是我人陷入昏迷中,但是我卻一直在講著不同的古語,害的他清晨自己一個人離開醫院時,是越想越害怕,由其那是快過農曆年前,麻豆師父來也聽到了,他說我是在講未來兩岸之間的事,我怎會講這些我也不清楚呢?若依我現在來解釋,這是我的元靈在講話,雖然我神識已離體我元靈仍在,是他出來講話,又有一說稱為靈主。

話回到前言。「濟公師父」不是告訴我父母我去了天上玩嗎?我神識的確是去了天上二處地方,一是去了一座古城堡,那是跟著麻豆師父前去的,去找了「女媧元君」幫我解開危難,據我所知「女媧元君」所居處住是無極天的地方,麻豆師父是怎麼將我神識帶往,這我直到現在仍然不解。

這是一座相當古老的古城堡,我看是石頭所建,右手邊有個階梯,麻豆師父留我一人在古城下,他上階梯去,我等了有一段時間我也沿著階梯上古城,卻被一聲叫我站住的聲音嚇一大跳,我抬頭一看是位類似武將造型的天神,身高約有三百四十公分左右,因我站起來只到他腰間處,我用手指、指著前方,告訴這位天神說我是跟著這位師父前來的,他卻告訴我、我只能站在我站的地方,叫我別越過去了。

那麻豆師父究竟與「女媧元君」講了什麼呢?我倒是聽到麻豆師父提說,有位小孩正在受難需要他協助,「女媧元君」的回答是他知道此事,我知道他們所說的小孩是指我。「女媧元君」我看到他,最讓我感到好奇的是頭髮非常長,我當下想著這頭髮要清洗就麻煩了,他穿著是很像日本和服那種捆綁式的穿著,但顏色相當素是麻布袋的顏色 (米黃顏色)。

再來是我獨自一個人前去紫竹林,剛到紫竹林是穿過一座竹林,至於為什麼叫紫竹林,我看竹子是長大長高後才變紫色,一開始也是綠色,我到時,看到很多人在聽「觀世音菩薩」在講經說法,他的位置在竹林中央的地方有一座高台,「觀世音菩薩」旁真的有對金童玉女的小孩在旁,「觀世音菩薩」是一席白紗穿著相當素雅,待人群(這裡的人群穿著,明顯是古代的穿著)散去只留我ㄧ人還有那對金童玉女的小孩,我開頭就問說你是誰?他給我的答覆我至今仍然不解,他說是某個國家的三公主。

這個答覆我現在來理解不就是《香山寶卷》中的妙善公主嗎?但這從史實去探討這是一部小說,怎會給我這個答覆呢?待我要離開時「觀世音菩薩」特別交代我,日後若我遇到困難,就呼請他的名號「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即可消災解難!離開後我轉到一座大澡堂,我到時已有不少人在排隊,這座澡堂是木製的很像我們看到的日本澡池,我邊排邊問那這裡有單間的嗎?的確是有,我就在單間木桶洗澡到一半回來的。

我兄長看到的情況跟我不同,他說是麻豆師父趕到醫院後,請所有人離開病房,他伸手到窗外去接個東西後,我才逐漸清醒過來的,我想他伸手這個動作是在幫我接靈回來。也因為我突然醒了過來,當年很多醫護人員都嚇了一大跳。

語畢

古城女媧君解難,紫竹林中觀自在。

john 2017 3 14

清淨圓滿得道者才算是有功德

 

那天建築師說,我那朋友目前卡了一堆靈,他問杯的結果真的有魔也跟在身邊,致使他眼睛像熊貓一樣,我開玩笑說,我是白天習慣戴太陽眼鏡,他竟然是戴一整天太陽眼鏡,為了證實他擲筊杯問的答案是否正確,建築師還在當場給這位師兄拍照,傳給他一位朋友,請這位朋友請跟在他旁的一位天人朋友來看,結果這答覆與網路上曾經有位師姐,約三年前看到他照片後緊急通知我,說叫我務必要通知他,他已入了(精怪)這事定要通知,我是通知了結果我被臭罵了一頓,現在洪建築師也是這麼說,這才讓我想起了多年前那位師姐的話。

一位常習持「地藏經」的人怎會反入了魔呢?多年前據他自己告訴我,他持「地藏經」的時間已快到一部只需四十五分鐘,這真的很快我來誦也要約九十分鐘才能完,這表示他已將經文機乎能倒背如流了,然卻沒契入於心這真的是很可惜的事。

持經我想如果真有功德,那是因為你想著、本著利益人天或無量眾生,這與貪圖持經「功德利益」給自己這差別是很大的。我記得有次網友在危急中,我知道他常持「地藏經」請他來幫忙,他一口就婉拒了因為他只幫自己與他的家人,這後來我有篇文章才說,人若被自己心量所限,那你持經的力道也被限制了,心願越大的人那持經的功德才能橫窮三世。

持經上大家一直有個迷失,就是次數上多寡還有功德的大小,我借梁武帝與達摩之間,有段非常經典的禪宗故事來意喻此,就是梁武帝和祖師之間對於功德的對話,梁武帝廣建佛寺、抄寫經書、供養僧侶,自己也詠經齋戒,做了很多行善佈施,認為自己做了很多功德,但達摩祖師卻回答:「毫無功德」,達摩祖師回答梁武帝:「清淨圓滿得道者才算是有功德。」。

另一個層次,誦經其實是在幫助我們持定,透過我們「心口意」的一致幫我們修定,這我們從很多古今大德,親身現身說法中不難找到相關的事蹟,民初四大師的太虛大師,在他的自傳中所述,當他十九歲那一年(西元一九〇八年),他在慈谿汶溪的西方寺,閱讀《大藏經》中的《大般若經》而得的悟境如下:積月餘,《大般若經》垂盡,身心漸漸凝定。一日,閱經次,忽然失卻身心世界,泯然空寂中,靈光湛湛,無數塵剎,煥然炳現,如凌虛影像,明照無邊。坐經數小時,如彈指頃;歷好多日,身心猶在輕清安悅中。

我們當年約同一時間走進佛教領域,由於好奇心的驅使,他的確進步比一般人還快,但是當年尋找羅漢一事,這也導致他後來嗔心大起,無明業跟著起的主因,想想我也有責任,一來不應該告訴他太多事,二來他似乎忘了每個人,因緣皆不同福報也不竟相似,乘願而來無明業未消前,你有心也未必真能濟度眾生。

john 2017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