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印度佛教史

印度佛教史

佛陀傳

 

印度佛教史 多羅那他 著 張建木 譯

目 錄

攝 頌

第一章 阿闍世王時代
第二章 妙臂王時代
第三章 妙弓王時代
第四章 聖者優波崛多時代
第五章 聖者提地迦時代
第六章 阿育王傳記
第七章 阿育王時期的史話
第八章 毗伽多阿育王時代
第九章 第二迦葉時代
第十章 聖者摩訶婁摩時代
第十一章 大蓮華王時代
第十二章 第三結集時代
第十三章 大乘開始興盛時期
第十四章 婆羅門羅睺羅時代
第十五章 聖者龍樹護持教法時代
第十六章 佛教首次遇敵及其恢復時期
第十七章 阿梨耶提婆阿闍梨等時期
第十八章 馬鳴阿闍梨
第十九章 正法中間遇敵複又興複時代
第二十章 正法三次遇敵複又恢復時期
第二十一章 覺方王事業的末期與羯磨旃陀羅王時代
第二十二章 聖者無著兄弟時代
第二十三章 陳那阿闍梨等時代
第二十四章 尼薩伽屍羅王時代
第二十五章 遮羅王與般遮摩僧訶王時代
第二十六章 吉祥法稱時代
第二十七章 瞿毗旃陀羅王等時期
第二十八章 瞿波羅王時代
第二十九章 提婆波羅王父子時代
第三十章 吉祥達摩波羅王時代
第三十一章 摩蘇羅乞多王、婆那波羅王、摩醯波羅大王等時代
第三十二章 摩訶波羅王與沙牟波羅王時代
第三十三章 遮那迦王時期
第三十四章 吠耶波羅王與尼耶波羅王時代
第三十五章 庵摩羅波羅、訶悉提波羅、羼提波羅時代
章三十六第 羅摩波羅王時代
第三十七章 斯那四王等時代
第三十八章 毗訖羅摩屍羅首座傳承
第三十九章 東方拘基地方教法弘揚時期
第四十章 諸小島中佛教發生情況與南方等地再度弘傳時期
第四十一章 《華鬘》中所出南方弘法世系
第四十章 略究四部義
第四十三章 真言乘起源辨略
第四十四章 造像者出生情況
餘 論

攝 頌

明示具足吉祥、吉祥所莊嚴、吉祥生處、正法寶在聖地如何弘揚情況,遍出願求。

敬禮佛佛子及弟子等。

自從法界天路來,相好飾以帝釋弓,事業如降甘露霖,稽首能仁雲自在。
于此熟精書史輩,紀述聖域史傳時,譬如貧人陳賈貨,竭力亦複見虛匱。
或有學者說法源,多見極甚錯亂故,能除謬亂著史傳,為利他故錄大凡。
於此所需嗢陀南,善見王之世系為:妙臂妙弓大自在,與遮摩沙等四人。
無優王之世系為:離優勇軍及慶喜,與大蓮華等四人。自月統中出生者,
訶梨阿叉及闍耶。尼摩頗尼與梵娑,沙羅等加旃陀羅。此後旃陀羅崛多,
頻頭莎羅與其孫,稱為室利旃陀羅。達摩羯磨步梨叉,毗伽淨王及迦摩,
頻伽波羅毗摩羅,瞿毗羅梨多等人,亦當後加旃陀羅。頻頭莎羅若不計,
十九人名旃陀羅。此中有因陀羅月,以及人稱闍耶月,達摩月及羯磨月,
毗伽摩月迦摩月,乃至人稱維摩月。七旃陀羅有聲名。其上若再加月密。
解脫方月遊戲月,著稱為十旃陀羅。波羅族中出生者:瞿波羅提婆波羅,
羅娑達摩及婆那,摩醯摩訶及首領,吠耶尼耶庵摩羅,訶悉多羅摩藥又,
末後悉皆加波羅,波羅族計十四人。火授迦膩色迦王,羅叉濕婆旃檀護。
室利曷舍及本性,樂行以及瞿荼增,迦尼迦及突厥王,韃靼一切所貴王,
覺方以及甚深方。動動定及毗瑟紐,獅子婆梨屍五獅,明與極明及大軍,
釋迦大力人所稱,是為單獨出世者,婆蘇羅祗遮那迦,護田以及護忍等,
波羅眾中單出者。羅婆迦娑摩尼多,羅提迦為四斯那。其在南方出世者。
建志等等諸國中,白色美月娑羅童,大自在作軍悅意,受用妙發與月軍,
商羯羅獅虎步陀,佛陀戍遮及六面。海與遍制及上勝,首領大自在天王,
毗濕婆孺子極熾。南方之地婆羅門:力友龍頂及增鬘。伽伽梨及童子喜,
慧童以及賢慶喜。施賢與楞伽提婆,婆呼部闍中道慧,往昔諸大阿闍梨。
師佛付法之傳承。普遍傳稱有七代,若加日中成八人。郁多羅耶舍複施,
迎葉括地大婁摩,大舍以及難陀迦,法勝以及脅尊者,馬密難陀等諸師,
是護教法阿羅漢,無上飲光化多部,化地法護善歲部,犢子部與紅衣部。
多聞法上守護部,祇多林部上座部,法救世友與妙音。吉祥受師及覺天。
童受以及婆摩那,鳩那羅須跋迦羅,眾增以及三菩提,是為諸大尊者眾。
闍耶須闍耶賢善,悉陀無僑羅伽婆,具稱波尼鳩舍羅,賢者勝愛須陀羅,
具種高尊商羯羅,具法精進遍入賢,摩度須缽羅摩度,第二勝愛具明生,
遮那迦及婆藪目,商俱木曜摩祇迦,婆藪那伽與賢護,滿者以及滿者賢,
於教法作事業者,是諸大婆羅門眾。教示大乘阿闍梨,大都極有大聲譽,
嗢柁南中未明述,略尋史傳可通達。贍部咸稱六莊嚴,毗羅羅睺羅德光,
護法等稱為四大。寂天月官二軌范,智者作為卓越師。天竺無有二勝稱,
六嚴二勝衛藏名。智足以及燃燈賢,勝賢吉持婆嚩婆,具分稱梨羅金剛,
難勝月與誓金剛,善逝護與菩提賢,蓮華護等十二人。遍制理趣真言師。
此後有六賢門等。密咒阿闍梨輩出。

若是把以上這些人物記憶清楚,那麼以下所講的史事就易於理解,便於講說,而不致混亂。

 

佛陀傳

廣告

第一章 阿闍世王時代

佛陀傳

 

第一章 阿闍世王時代

我們的本師正遍知住世以前的諸王世系,出現於毗奈耶教《出家經》中,有些在《方廣大莊嚴經》等裏面,這都可以置信。外道典籍中所出圓滿時、具三時、具二時、爭論時國王與仙人的世系雖然極多,但或多或少摻雜著虛構,難以盡信,而且與正法的歷史毫無關連,不符合尋求正理者的需要,因而此處就不錄了,至於這些教師的典籍是什麼呢?那就是《婆羅多》十多萬頌,《羅摩耶那》十萬頌,《阿師吒陀舍布羅那》,即所謂十八部住世書十萬多頌、詩歌的書《羅怙系譜》八萬頌等。

此處要說對於本師教法有所作為的歷史。

複次,本師正遍知的教語首次結集的時候,諸天讚歎,一切人世安樂年豐,諸天人等住于安樂。又叫作善見王的阿闍世王以自然福德增長,除了弗栗恃,其余五城不戰而服。那時如來和第一雙勝(舍利弗、目犍連)以及十六萬八千阿羅漢都已入寂,大迦葉也入了涅槃。一切眾生大為愁悶,曾經見過本師的比丘中之凡夫眾心裏想:“佛住世時,我們放逸,因此沒有得到殊勝的造詣”。於是對於教法專一精進,有學聖眾亦複如是。一些沒見過本師的新入比丘心裏想,“由於我們沒見過本師的面,因而直接約束薄弱,若對教法不努力,將要走入迷途”,於是努力行善行,因此得到四果的與日俱增。聖者阿難時常對四眾傳授經教,持藏者經常說法,一切出家人生活不放逸。本師付法于大迦葉,迦葉付法于聖者阿難,是有意義的。國王等在家人眾以為連福德之力難覓的國王們都不能瞻仰了因而愁悶。以為從前見到正妙福德本師,現在只看到他的一些徒子徒孫,因而對於佛法僧生稀有想,恭敬供奉,力行善事,無有鬥爭。據說在這樣情況之下,大約四十年間,世間住於福善。

聖者阿難護持教法達到十五年左右的時候,金色童子證得阿羅漢果。他的傳記詳見《金色童子因緣經》,當時阿闍世王想,象金色童子這樣的嬌生慣養的人都能無阻難地登阿羅漢位,聖者阿難乃是與佛等同的聲聞。於是對於聖者阿難等五千阿羅漢,在五年之間,供養一切資具。

這時,有與具害族同族的婆羅門跋羅墮闍從南方的金彌離摩羅城來到摩揭陀,他精通幻術明咒,與比丘等競賽神變。當著國王等人聚會前面,比現金銀水晶琉璃四座山,每座山各有四寶苑,每個苑各有四個蓮華池,充滿各種羽族。聖者阿難變化了很多凶不可當的大象,吃去蓮花,攪亂水池,放出狂風,折斷樹木,下金剛雨,庭院和山消滅無餘,之後,聖者阿難示現大約五百種身相,有的放光,有的下雨,有的在天空作四威儀,有的上身出火下身發水。諸多神變交迭示現,後來又收攝起來。與具害族同族的跋羅墮闍等人眾異常敬信,阿難為他們說了很多的法,七天之內跋羅墮闍等五百婆羅門和其他八萬人眾都證得真諦。

之後,另外一個時期聖者阿難住在逝多林的時候,家主商那和修五年之間盛大宴請眾僧伽,終於依從阿難的命令出家,以次受持三藏,證俱解脫阿羅漢位。如是使一萬左右的比丘先後依次證得阿羅漢位以後,為了使毗舍離的離車毗族與摩揭陀阿闍世王雙方分行遺體,所以在在兩地之間的恒河中央。有五百仙人請授具足成。於是在河的中央化現了一個島。比丘們聚在此處,以神變力在一個時辰之內五百人以次得具足戒,證阿羅漢果,因此稱為日中五百師或河中五百師,為首的稱為大日中師,即摩訶末田底迦或大河中師。之後在此處涅槃,遺體發火自焚,化為好象寶石的圓塊兩分,隨波逐流,到達兩岸。北邊的弗栗恃城持去,南邊的阿闍世王持去,各在本土建塔供養。

這樣阿難護持教法四十年,次年阿闍世王也去世,短期生於地獄,以後死去轉生天上。在聖者商那和修前聽法,據說證得預流果。

 

佛陀傳

第二章 妙臂王時代

佛陀傳

 

第二章 妙臂王時代

此後阿闍世王的兒子妙臂治理國政,敬奉佛法大約有十七年,那時聖者商那和修也多少護持佛法,但主要是聖者末田底迦住在婆羅奈斯對四眾傳授經教,為婆羅門與家主們說法。

有一個時間婆羅奈斯的眾多婆羅門和家主因求乞比丘眾多而心上厭煩,他們譏誚比丘們說:“看看有沒有別的乞食的地方”,“比婆羅奈斯受用豐富的再也沒有了”,“我們必須養活你們,可是你們一點什麼也不給我們”。於是聖者末田底迦在一萬阿羅漢眷屬環繞中騰空而去,到達北方烏屍羅山。此地有個家主名叫阿闍, 聚會四方一切僧伽,供養宴請一年,因此四萬四千阿羅漢來集。由於這個因緣,在北方佛法很是昌盛。這樣末田底迦在烏屍羅說法三年,這時聖者商那和修住在合衛城為四眾眷屬說法,由此證阿羅漢的將近千人。

以前阿闍世王在世時,有波那與那婆二人,不具備婆羅門種性之法,極其毒惡兇暴,食物不擇淨穢,殘害各種生靈。他倆在一些人家偷竊,因此被國王處罰。他們很生氣,因此供養眾多阿羅漢午齋,發願以此善根轉為夜叉,毀壞國王和摩揭陀人。一次兩人遭受瘟疫而死亡,投生於夜叉族中。

當妙臂王執政後七、八年間,他倆在摩揭陀國得成夜叉,就在境內放出大瘟疫。很多人畜死亡,疫病絕止無望。星相師曉得如此,於是摩揭陀人到舍衛城延請聖者商那和修乞求調伏這倆個夜叉。商那和修去到他倆所住的掘婆山,住在夜叉的洞窟裏。那時這倆個夜叉正參加其他夜叉的聚會,另外一個夜叉夥伴通知了他。返回以後,大發雷霆,打破山洞的岩壁,但接著又出生一個另外的山洞,聖者商那和修停留在內,這樣經過三次。他倆又放起火來,阿羅漢從十方放起更大的火。倆個夜叉驚慌逃竄,但由於各方火起無處可逃。因此就皈依了商那和修,於是火就熄滅了。之後,商那和修為他們說法,他們生起極大信仰,又授以皈技與學處,瘟疫立即停止,這樣的神變顯示是百千婆羅門和家主所共睹的。

 

佛陀傳

第三章 妙弓王時代

佛陀傳

 

第三章 妙弓王時代

妙臂王去世以後,他的兒子妙弓治理國政,與末田底迦調伏迦濕彌羅國同時。末田底迦以神通力來到迦濕彌羅,住在龍所棲止的湖岸。當時歐杜史吒龍王和他的眷屬憤怒,降下暴風雨來,可是連法衣的邊緣也不動搖。降下各種武器之雨,但是變為花朵。龍親自前來,問道:“聖者想要怎樣?”答:“請施給土地”。問:“多少土地?”答“滿一跏趺的土地。”龍說:“那麼就獻給吧。”末田底迦就用神變以一跏趺壓蓋迦濕彌羅各地。龍說:“聖者有多少眷屬?”答:“五百。”龍說:“其中若有一人不全便奪回土地。”末田底迦說:“本師曾經授記說,這塊地是適合修觀的地方,什麼地方有施主什麼地方才有乞食者,因此,也得讓婆羅門和家主進來。”

於是眷屬五百日中師就從烏屍羅、幾十萬信法婆羅門和家主從婆羅奈斯一同來到迦濕彌羅。以後各地到來的人逐漸增多,末田底迦在世的時候,已經有九個大城鎮。眾多山村,一所王宮,十二處伽藍,並有很多僧伽,莊嚴其地。

之後又以神變之力引導迦濕彌羅人眾到達香醉山,以火燃神通調伏龍眾。龍說奉獻法衣陰影所覆蓋的紅花,羅漢將法衣變大,從其陰影所及之地眾人取得紅花。頃刻之間又來到迦濕彌羅,使迦濕彌羅全境遍滿產紅花之地,之後教示說:“這是增加你們受用的特產。”使迦濕彌羅一切居民歸入佛教後而入涅槃,據說他在迦濕彌羅說法大約有二十年。

當末田底迦去到迦濕彌羅的時候,聖者商那和修正對住在六個城市的四眾說法。妙弓王在位二十三年後去世,以後國王的眷屬和侍役兩千人依商那和修出家。商那和修等極多人眾一起在清涼屍林中坐夏,當解夏時往觀屍林一帶,他們全得到了不淨三摩地,不久修得一切殊勝作意,證阿羅漢果。

之後熏香崛多的兒子優婆崛多才受具足戒就見到真諦,七天以後證俱解脫阿羅漢果,商那和修於是把法傳給優婆崛多而在瞻波國入寂。

商那和修前後開示教授因而見諦的大約有十萬人,證阿羅漢的也有一萬人左右。一些迦濕彌羅師說,末田底迦必須計入付法傳承之中,因為末田底迦在中印度護持教法十五年,那時聖者商那和修的徒眾還很少。末田底迦往迦濕彌羅以後,商那和修才護持教法,所以付法傳承應該是八代。另外一些人說,末田底迦調伏迦濕彌羅是本師所懸記,又是阿難所命令,阿難把法只傳給商那和修,所以付法傳承只有七代。西藏諸師也依從這個說法。

 

佛陀傳

第四章 聖者優婆崛多時代

佛陀傳

 

第四章 聖者優婆崛多時代

之後,優婆崛多渡過恒河去到北方,在底羅呼底正西鞞提訶國,有一個在家人婆藪娑羅所建立供養四方僧伽的伽蘭的地方住下,作了安居,在這裏開示教授,即此三個月之間,證得阿羅漢的滿一千人。之後,到山王健陀羅山說法,也有無量人眾證得真諦。以後來到接近中印度的西北邊境上的末土羅城,在末土羅城門前眾人聚會的地方,勇士的首領商人那吒和婆吒正在講故事,稱讚聖者優婆崛多,發願若是把在聖者商那和修時代二人在屍羅山所’建立的廟宇使聖者優婆崛多定居有何不好。那時遠遠看到優婆崛多,二人驚歎說;“遠來的這個人根器善靜,光彩照人,真正是聖者優婆崛多。”相商之後,略示迎接並敬禮,問道:“是否即是聖者優婆崛多?”答:“世間是這樣稱呼。”就將屍羅山上那吒婆吒羅寺奉上,供給一切資具。在這裏說法,眾多僧俗得見真諦。

以後有一次在幾十萬人的集會上說法,惡魔在城裏降下米雨。那時有不少人到城裏去了,其餘的還在聽講。第二天降下了衣服雨,又有很多人到城裏去了。照這樣第三天降銀雨,第四天降金雨,第五天降七寶雨,聽法的群眾大大減少。第六天惡魔自己作天上舞蹈者的裝束,兒子妻女等也變作天上歌舞者的身相,城裏出現了三十六個男女舞蹈者,以種種舞姿,種種幻變景象,以及悅耳的歌唱奏樂轉移眾人的心志。此後聽法的人一個也沒有了。當時聖者優婆崛多也來到城裏,歎道,“呵!勇士們你們的舞蹈真妙!我也該獻花鬘”。於是一個挨一個地把他們的頭上和頸上系上花鬘。頃刻之間則於聖者的神變之力所加持,惡魔及其眷屬身體衰老醜惡,衣著襤褸,頭上系著腐爛人屍,頸間系著腐爛狗屍,惡臭散布十方,一見就要嘔吐。於是未離食欲的一切人眾厭惡恐怖而且嘔吐,掩鼻退去。

當時優婆崛多問:“惡魔,你為什麼侵攏我的眷屬?”魔說:“請聖者容忍,解除我們的束縛。”優婆崛多說:“若是不侵擾我的眷屬,就這麼辦”。魔說:“即使我的身體破碎,也不侵擾了”。於是魔的身體立即復原。魔說:‘我在菩提場對瞿曇作盡擾害,可是他住於慈三摩地。瞿曇的一些聲聞對他人施加惡毒,我只稍微做了一會兒遊戲,聖者就捆綁我。”優婆崛多隨即對惡魔遍述了佛法的講說,之後說“我看到過本師的法身,沒看到過他的色身,因為你惡魔看到過,請顯示身相如何。”當他變化出本師的形相時,聖者優婆崛多生起極大淨信,汗毛豎立,眼淚縱橫,口誦敬禮佛陀,合掌當頂,惡魔擔當不起而昏倒。於是魔也不見了。由此情形,一切人眾心生厭離,信仰更加增長。從降米雨開始。對由於夙昔善根所激發從四方來集的一切人眾,優婆崛多就在那個第六天通夜為他們說法,因之在第七天有一百八十萬人見諦。此後即終生住在那吒婆吒寺。有一個山洞長十八肘、寬十二肘、高六肘,優婆崛多指示每一出家比丘若證得阿羅漢就在山洞裏投一個四指禮天木籌,有一天那個洞窟就被這樣的木籌充滿,當時聖者優婆崛多也就入於涅槃,遺體就用這些木籌荼毗,舍利成為一整塊,據說被諸天取去了。此人本師曾親自授記為無相佛,就是除了身上沒有“相好”以外利益眾生與本師相等的意思。如來涅槃以後,利益眾生沒有比這個人再大的了。

優婆崛多護持教法時,大致相當阿波蘭多迦國大部分為妙弓王之子摩訶因陀羅統治九年和摩訶因陀羅的兒子遮摩沙統治二十二年的期間。

當時印度東部有名叫郁多羅的阿羅漢,摩訶因陀羅王特別信仰他,婆伽羅國人在護雞林建立寺宇獻給他,名雞歡喜國。他對阿波蘭多迦的四種眷屬開示眾多教授,因而出了很多證四果的。他的上首弟子是耶舍阿羅漢。

摩訶因陀羅王去世以後,遮摩沙王即位不久,摩揭陀有婆羅門母闍婆,年齡將近一百二十歲。她有三個兒子,即闍耶、須闍耶、迦梨耶那。長子信仰大自在天,次子信仰劫比羅牟尼,三子信仰正等圓滿佛陀。他們各目好好學習目已的教義,每天在家裏爭吵。於是母親說:“我經常給你們準備衣食,沒有缺少過,幹嘛吵嘴?”他們說:“我們不是因為衣食等等而爭論,是由於教主和法而開始爭論。”於是母親說:“倚靠自已的智力不知道教主和法的優劣,應當訪問其他有學識的人。”他們聽從了媽媽的話,遊歷各處訪問,但每個人都沒得到可信賴處,終於來到郁多羅阿羅漢面前,詳述各人的意見。

於是闍耶和須闍耶二人從稱讚大自在天摧毀三城與劫比羅牟尼詛咒力等的偉大講起,談到沙門瞿曇因為不行咒術的緣故,苦行也顯然沒有完成,不摧壞非天,所以能力微小等等。阿羅漢說:“有人懷著嗔恨而行詛咒,這算什麼苦行?如同此處空行母與羅刹作兇惡行,壞失規戒的人們也作咒術。有人在這裏即使不作殺戮、捆綁、打擊等等事件,眾人無疑問也要死亡。若對他們進行殺戮最為愚蠢,好象有些傻瓜在太陽西下時用棍棒驅逐太陽而自誇勝利。

此外婆羅門請聽;

佛陀努力利世法,其法無有諸損害,於此信賴而隨順,說彼亦為無損害。
長時作為饒益事,從此證得菩提後,恒作無害饒益行,亦教眷屬行饒益。
婆羅門或沙門等,對於他人所聞句,無以此作損惱談,此亦普善之秉性。
嚕捺羅喜屍林處,食人肉指及足等,暴橫喜樂殺生靈,大自在天法中說。
宗典亦染損害垢,於此若極心信賴,恒常受用諸損害,智者對此誰喜樂。
勇敢若即是功德,若夫獅子與虎等,豈非亦應受供養,心想寂靜即功德。

以上為第一段。由這些開示功德與過患的差別乃至五百門,分段念誦,兩個婆羅門也瞭解其為諦實,對於三寶生起極大信心。

婆羅門子迦梨耶那信心比以前更加增長,這三個人變成志同道合了,回家告訴媽媽說:“因為我們己經知道佛的功德,想各自建立一個容有佛像的殿堂,請媽媽指示建在什麼地方。”其後依照母親的指教婆羅門闍耶在婆羅奈斯轉法輪處建立有佛像的殿堂。本師自身所住過的廟宇,在實際上具有化現的性質,因此,雖然是顯示收攝化現,但在眾生的意感上,由於圯壞等缺陷,到那時除了殘跡沒有別的了。所以,婆羅門須闍耶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建立佛像與佛殿。幼子婆羅門迦梨耶那建立金剛座具有摩訶菩提像的淨香殿。工匠由天上工匠化為人形來充當,修建摩訶菩提寺的材料,天上諸工匠、婆羅門迦梨耶那等都在現場內部,七天之內其他人誰也不得進入、到了第六天,三個婆羅門弟兄的母親到來敲門。裏面答道:”這還不滿六天,明天早上開門。”母親說:“我今天晚上就要死,現在大地之上見過佛面的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這佛像象不象如來今後旁人不會知道,因此必須開門。”才一開門,這些工匠就消失了。於是詳細觀察,說:“這像一切一切都與佛相似,但有三點不同:不放光、不說法、只是坐著而不作其他三種威儀”。據說這是與佛本身相似的像,但因不滿七天,稍有未完成的地方。有人說是右腳的拇趾,有人說是頭髮右旋,這兩處是後來塑造的。然而班智達們說是身毛與衣不觸身二者沒有完成,地自在賢班智達也這樣說。當晚婆羅門母闍婆安然逝世。

以後不久,婆羅門迦梨耶那在路上行走時獲得一個自然放光的綠寶石。因此心裏想:“若是摩訶菩提像未建成以前獲得這個,可以作眼珠,可是那時沒有得到”。這樣想時立即在眼珠前自然生出孔洞,才開始把寶石分為兩塊,寶石自己變成相等的兩塊,嵌入兩個眼珠的所在。這樣又得到了放光的帝青寶,嵌人眉際白毫。由此力量在羅提迦王以前摩訶菩提殿堂裏,經常在晚間摩尼寶光輝煌遍滿。以後婆羅門弟兄三人在佛寺裏經常供給各各五百比丘的生活,以資具供養四方一切僧伽。

 

佛陀傳

第五章 聖者提地迦時代

佛陀傳

 

第五章 聖者提地迦時代

聖者優婆崛多付法於聖者提迦,此人的事蹟如下:

鄔闍衍那地方有一個婆羅門富人,他的兒子提地迦聰明正直,熟習四吠陀和十八明處後,父親很高興,為他建立家室迎娶新婦時,他說:“我沒有家室的欲望,請允許我出家。”父親說:“如果你非出家不可,在我未死以前不要出家。你也要照料這些婆羅門眷屬。”他也就聽從了父親的話,在家行梵行,為五百婆羅門講說無有損害的道理。一天父親去世了,他把家裏的一切財物舍給沙門和婆羅門,與五百眷屬打扮作遍行者,漫遊十六大城。向名氣很大的外道和大婆羅門請問梵行之道,但得不到滿意的答復。最後在末土羅向聖者優婆崛多詢問,對他極其信仰,從之出家,受具足戒。優婆崛多開示七種教授,七天工夫五百婆羅門證阿羅漢果,聖者提地迦入八解脫靜慮。因此使各地很多婆羅門的首腦對佛教生起殊勝信心。當聖者優婆崛多付法時,在六個城市中對四眾傳授教語,廣弘佛教,令一切有情悉住安樂。

一個時期吐貨羅國有個名叫彌那羅的國王,該國一切居民都敬奉天空之神,此外對於善惡毫無所知。他們宴會的時刻,以焚燒穀物、衣服、珍寶、香木的巨大煙氣來祭天。在他們祭祀的地方,聖者提地迦及其眷屬五百阿羅漢從天空的道路來臨,住在敞廳中。他們認為是天神,敬禮足前,盛大供養,提地迦為之說法,國王等約一千人見諦。使無量人眾在於皈依與學處,夏季三個月住在此地,比丘增加無數,證阿羅漢果的也有一千人左右。此後此國與迦濕彌羅之間往返路上平安了,迦濕彌羅的上座很多來到這裏,佛教大為發達。僅在此王和它的兒子伊摩舍時代大廟就有五十座左右,充滿無數僧伽。

又,在東方迦摩縷波有個婆羅門叫悉陀,享用與大國王相等,偕同他的幾千個眷屬,精勤供奉太陽。在他獻供太陽的時候,聖者提地迦示現從日輪中心走出的神變,放出眾多光明處於其前。他也以為是日神,敬禮供養,聖者對他說法。當他信心極大時,聖者複現原身,再度給他說法。這個婆羅門得見真諦,由於強大信仰建立摩訶制多大塔寺。又在此處為四方僧伽舉行大宴會,在迦摩縷波國使佛教大為發展。

當時西方摩臘婆國有一個婆羅門名叫阿陀羅波,地位等於無冕之王。他每天殺一千頭山羊作血肉護摩,那裏護摩的灶也有一千。使自己的眷屬所有的婆羅門也隨各人財力作阿闍迷陀(羊祠)護摩。對於非婆羅門也使他們積蓄祠祀的物資。有一天他打算作瞿迷陀(牛祠)即淨牛的祠祀,召喚婆利伽族的仙人毗梨具羅叉娑作施行祠祀者。收集白牛一萬頭,又召集很多婆羅門,陳列很多其他祠祀資具。正開始作護摩時,聖者提地迦來到祠祀處,於是用盡方法火不能燃,用盡方法也殺不了牛,連個傷痕都沒有。婆羅門們念誦吠陀和明咒但不能出聲。於是毗梨具羅叉娑說:“完成祠祀的障礙是這個沙門的力量”。於是眾人一齊投擲石頭、棍棒和灰塵。當他們看到變為花和檀香末時,生起信心,敬禮足前,請求寬忍,並說:“聖者有什麼教誡?”聖者說:“喂!婆羅門們請放棄吧!用這種罪惡的祠祀作什麼呢?請施清淨佈施,作清淨功德!自我是婆羅門族的神,若作燒火的事情,即是殺神與父母,那成了什麼呢?牛肉極為不淨,婆羅門所不應接觸,神決不能滿意。仙人,請放棄這個罪惡的法吧!由於貪愛肉食物,焚燒灌注汝為何?教示依幻術為生,乃以明咒欺世間。”如此廣為說法,他們追悔罪業,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慚,低頭虛心詢問除罪的方法。依照聖者所指示的方法,婆羅門等都皈依了,並受五學處。在妙音長者歡喜園故址作大伽藍(下同),努力作財富所生七種功德;如是使佛教在這個地方格外昌盛。

這時大約阿育王誕生不久,在他們以後漸次使婆羅門約五百人敬信三寶,長時期內護持佛教,利益有情之後,付法於聖者訖裏瑟拿。而在摩臘婆國鄔闍衍那地方示寂。

 

佛陀傳

第六章 阿育王傳記

佛陀傳

 

第六章 阿育王傳記

在那個時候大約是阿育王成為青年的時期。

關於他的傳說如下:屬於他盧族,在瞻缽那有日種王尼彌多,左右有臣屬五百人,財力雄富,統治北方之地。他最初有六個兒子,即逝黎耶那、羅諦迦、商其迦、陀尼迦、缽土摩迦與其第六子比多羅。有一個時期一個商主的妻子與國王會合因而懷孕。正當國王的母喪除憂之日商主的妻子生了一個小孩,因是除憂日所生,所以取名無憂(阿育)。長大時,精通六十種技藝、八種觀察、文字和手算術。其時臣子們在人眾中向一個婆羅門占相師詢問國王的兒子誰該嗣位。他說;“吃最殊勝的食品、穿最殊勝的衣服、坐最殊勝的坐具的那個人。”於是兩個地位高的大臣背地詢問,他說:“最殊勝的食品是米飯,最殊勝的衣服是粗布,最殊勝的坐具是地”。國王其他的兒子享用充裕,阿育只受用普通衣食,因此知道他該作國王了。中間尼泊爾和佉悉耶等地眾多山民叛亂,派遣阿育帶兵征討,很容易地就把山民平定了。制定賦稅、擒獲禍首、定決歲貢,獻于國王。國王說:“你的聰明、力量、勇氣各方面都使我喜歡,你希求什麼我就給你。”答:“在這裏其他弟兄們侵害我,請許可我在波吒厘子城住,並且給我一切享用資具。”給與之後,就在那個城建立五百處園林,女樂千人環侍,日夜嬉遊享樂。

之後,摩揭陀國遮摩沙王逝世,他有十二個兒子,有的雖然登了王位,但不能護持國土。大臣婆羅門犍毗羅屍羅攝政幾年。那時他和尼彌多王結下冤仇,長時期在恒河岸上交戰,國王六個較大的兒子都投入戰鬥。不久尼彌多王也去世了。顧慮公佈了國王死去的消息會增大摩揭陀人的力量,因此秘不發喪,由兩個大臣自理國政。七天以後,被城市中的居民知道了,不聽他倆的話。他們想起了從前婆羅門的預言指的正是這個時候,於是迎阿育即位。六個王子戰勝了摩揭陀,得到了六座城。那天聽說阿育已登王位,於是偕同五百臣屬不到恒河以北,在王舍城等五座城,第六子在鴦伽城,在此六座城中大王子各登王位。

第一王子信仰順世學派的秘句,次子信仰大自在天,三子信仰毗瑟紐天,四子誦持吠檀多秘語,五子信尼犍子學派的迦那迦,六子信仰名叫婆羅門姑奢子的梵行者,他們各自經營處所。

阿育王依靠毗梨具族的仙人的供養空行母與羅刹的語句,以鄔摩天女以及屍林女鬼為本尊。此後數年之間耽於愛欲,因此稱為迦摩阿育,即愛欲的無優。

之後與諸兄不和,交戰多年,終於殺掉六位兄長以及五百臣子。毀滅眾多城市,雪山與賓陀山之間的國土都受他的統治。嗔暴轉增,若不作刑罰等事,心就不坦然,飯也吃不下去。早晨命令作了殺戮、捆、打等刑罰,然後心安理得地進餐。象這樣阿育王作戰的故事很多,因為沒有必要所以不述。以上為地自在賢所說。我雖聽到一些印度人口耳相傳的史話,此處也不錄了。

那時由於一些邪見婆羅門的鼓動,勵行生命祠祀,特別是由於毗梨具族牛耳仙人指教若殺一萬人作為祠祀,不但國上擴大而且成為解脫之因。因此就建築一個祠祀堂,到處尋訪能殺一萬人的人,但一時得不到,最後在抵羅呼底城求得一個旃荼羅族人。國王親自承諾,凡應殺死的人送入堂內,若不到一萬時有人到那裏就殺死,這是立誓供養遮苦行女(鄔摩)。以此方式殺了大約一兩千人時,刑吏到城外漫遊。有一個比丘打算遮止此人的行為,講解了殺生的罪業、地獄的種種故事,可是未能喚醒此人善報,刑吏反而想,“以前斬首殺人,現在應該如同從這個比丘所講的故事中聽到的那樣焚燒、剁碎、剝皮等等殺人才好”。這樣殺死多人,死於祠祀堂的人約有五千。此時以前的名稱改變,改稱為旃荼羅阿育,即暴惡的無憂。

此時有耶舍阿羅漢的弟子一個住于加行道證悟的多聞沙彌,路過不知,來到祠祀堂之內。刑吏將用劍砍下時,他問這是什麼原因。刑吏述說過去的事情,沙彌說:“那末七天以後再殺,這個期間我也不到別處去,就住在這祠祀堂裏”。刑吏說:“這樣也好”。此人由於在祠祀處看到充滿肉血骨骸內臟等等因緣,無常等聖諦的十六行相現前,不到七天即證阿羅漢果,並成就神變。

七天過去以後,刑吏以為以前沒有這樣裝束的人來到這個堂裏,用此要用前所未用的殺法。把沙彌放進裝滿芝麻油的大銅鍋裏,升火燒熬,火晝夜不熄,但此沙彌身體絲毫不受損傷,於是通知了國王。國王生起好奇心,因此來到祠祀堂。當時刑吏持劍奔來,國王問這是為什麼。刑吏答:“這是國王親自立的誓言,不滿一萬人時,凡來到這個堂的人一律殺死”。國王說:“若是如此,你自己比我先來,那末先殺死你吧。”兩個人正爭論時,沙彌示現降雨、閃電、騰空等神變,國王與刑吏極為敬信,頂禮足前,菩提種子大為醒覺。

之後,沙彌說了法,國王對罪業大為追悔,毀壞了祠祀堂,為了淨除罪業請沙彌留住。沙彌說:“國王,我沒有能力指教你淨除罪業的方法,東方雞歡喜園有親教師阿羅漢耶舍度婆闍,他能淨除國王的罪業。”國王遵從教導,送信到阿羅漢面前說:“聖者請來波吒厘子城,淨除我的罪。假如聖者不到這裏來,我就到您那裏去。”耶舍阿羅漢知道若是國王前來就會給多數人帶來損害,因此親身前往波吒厘子城。每天白晝在國王身邊說法,每晚到廟中為四眾傳授經教,自從與耶舍阿羅漢會見之後,國王的信心大為增長,晝夜以作善行度日,每日供養比丘三萬人。

其間,耶舍阿羅漢住在摩揭陀等其他地方時,國王所遣商人約五百人到寶洲采寶。他們航行成功了,滿載各種珍寶返航。他們在海的此岸停泊休息時,諸龍掀起海浪,一切貨物盡人海中。

之後他們依靠別人維持生活逐漸返回,一時傳稱這些商人七天當到波吒厘子城。由於沒聽說過他們的經過情形,無數的婆羅門,遍行者,及一般人眾集合起來,想要看看這些珍寶的顏色和稀有的優點。到第七天國王偕同人眾到達林苑,看到那些商人僅著上衣,狼狽而來,太不象話,大家哄笑而散。國王詢問原因,商人陳述經過,並策勵國王說:“天王若再不把諸龍降伏,以後再也沒有誰願意去采寶,天王應該搞個辦法,”於是國王心裏為之感動,向一些智者詢問方法。婆羅門與遍行者都不知道。於是一位具足六通的阿羅漢想道,“這個方法也可由天神的教導而得知,假如由阿羅漢自己指示,就會認為此人偏向比丘。國王也要生起疑心,外道們也要說閒話。”於是說:“大王,辦法是有,今天夜裏家神會指教”。之後黎明時住在家中天空上的神說:“請國王盛大供養佛,龍可以降伏。”之後地神說;“請國王供養羅漢僧,龍可以馴伏。”第二天清晨召集一切人眾述說神的預言後,討論如何辦理。臣子們說:“請問昨天作預言的那個阿羅漢。”把他召請來請問,他想搞一個令人相信的方法,在紅銅片上書寫“龍等聽阿育王敕令!”等引言和“把商人們所采的所有珍寶還給商人們!”這類文句,投入恒河。在城中道路大十字路口處極高石碑的頂端八重真寶容器中放置金制國王像和龍像各一個。次日早晨一看,諸龍騷動,偕以風暴,把紅銅片拋擲于宮門之前,國王的像向龍像敬禮。國王詢問阿羅漢,答:“這是因為目前龍的福德大,為了再增長國王的福德,請供養佛和僧伽。”經此策勵之後,國王對像塔的供養增加了七倍。這個阿羅漢一刹那間去到天和龍等的住所,報告所有阿羅漢。國王也建築了宴會大廳,這個阿羅漢鳴擊鍵椎,在須彌山和輪圍山以內居住的一切阿羅漢來集。三個月內對六萬阿羅漢眾供獻一切資具,那時國王的像逐日伸直,到了第四十五天,國王和龍的像才能相平,以後龍的像逐日彎曲,又過四十五天龍像在王像足前頂禮。一切眾人對於供養三寶這樣的功德大為驚奇。之後將以前的紅銅片投入恒河,次日清晨龍的使者化作人形而來。他說:“珍寶已經送到海岸上,請派商人們去取。”國王正要這樣作時,以前那個阿羅漢說:“國王!這樣不足為奇,通知他們,‘你們要在七天以後派人把珍寶等放在肩上,前來獻上。’這樣才算希奇。”這樣,第七天的白天,國王在無數人眾圍繞之中,諸龍化作商人的形象獻上珍寶,敬禮王足。對於民眾,給了熱鬧看,並舉行盛大宴會。

此時國王也成就夜叉車的明咒,多產生如象大的馬,如多羅樹幹的士夫等等夜叉的四支軍隊。賓陀山南方地區等地也未遭損失而置於管轄之下,北至雪山與于闐背後的雪山,東南西三方直抵大海的贍部洲大陸和五十個左右島嶼也都賓服。

其後,耶舍阿羅漢述說本師正遍知的授記,勸國王以如來舍利裝藏的寶塔莊嚴大地,因此產生對佛舍利的需要。為了發掘阿闍世王在王舍城大窣堵波的地下埋藏的所分得的舍利,國王和耶舍阿羅漢率領人眾來到那個地方;掘地約三人深之下,有猛烈火焰的鐵輪在旋轉,不能獲得取捨利的處所。當時該地的一位老婦人指示方法,從此處向西約三由旬的一座山前,有一個瀑流,將流向改變,輪子停止旋轉,火也熄滅了。又再掘地,看見紅銅片上寫著,“此處有如來舍利一摩揭陀大鬥,未來有一貧窮國王掘取”。阿育王由於傲慢,認為發掘的不該是自己,因為即說貧窮,應該是別人,於是背向而坐。耶舍阿羅漢再度勸請,最後掘到七人深的地方,見有鐵箱。打開箱子內外七層,在中央有本師的舍利,已增長到往昔一摩揭陀大鬥,約有六馱之量。箱子的四角各置有放光遠達一具盧舍的摩尼寶作為供養物,每一個摩尼寶若判斷價值,阿育王全國的所有受用都不能相比。國王曉得以後,傲慢破滅。從那裏取出舍利寶一大鬥,又如以前奉安埋藏,裝上鐵輪,又使秘密的水流如前流在,如前發火旋轉,然後把上面覆蓋好。之後向各處人民發佈命令,使者和一切助伴都由大力夜叉來充當,在八大聖地寶塔,金剛座中圍,此外北方於闐以內的贍部洲一切國上建立牟尼舍利藏塔,一晝夜之間完成八萬四千塔。又向各地發佈命令,每天應以數以千計的明燈、熏香、花鬘供養一切寶塔;以上萬的金、銀、琉璃瓶裝滿香水和五種甘露供養菩提樹,從遠方以上萬的香和明燈作供養。三個月以內邀請六萬阿羅漢,請他們每天安住波吒厘子上空,供養一切資具。對於有學聖眾和凡夫僧則在地面上供養。到結束時每個比丘都著以價值十萬的衣服。當晚為了瞻禮諸塔,由大力夜叉把國王及其眷屬帶在肩上,七天之內巡禮贍部洲各地的一切寶塔,供養比平常多十倍以上。對於佛和聲聞的一切塔各各獻了金飾,把菩提樹用一切珍寶格外莊嚴起來。到了第八天的白天頻頻發願:“願我以此善根成為人中尊佛陀!”對人眾說:“應以極大歡心而隨喜!”人眾多說:‘國王這種作為勞多果小,一時也沒有無上菩提,國王這個誓願定不會成就”。國王說:“假如我的誓願成就,大地也震動吧,天空也落花雨吧!”說完,立刻地的震動,也落了花雨。眾人也由於生信心而發願。

當時為了“暖塔”(塔的落成典禮),供養比丘三個月,到結束時,凡夫僧忽然暴增,國王在林苑中作大供養。對於坐在席間首位的一位老比丘特別作大供養。這個老比丘寡聞而且極笨,一個頌也不能念誦,在年輕比丘中持經藏的也有很多人。吃完以後,坐在下座的人們問老比丘說:“你知道國王為什麼對你特別敬事?”老比丘答不知道。他們說:“這件事體我們知道,國王打算現在就來聽法,你需要說法。”於是正中老比丘要害,他心裏想,“我受具足戒雖然已經有六十年,但是一個頌子也不知道。假如以前瞭解這個道理,應該把好食品給與其他比丘,請他說法。但是現在已經吃完了,怎麼辦呢?”想來想去,極為痛苦。住在林苑中的神心想,若是國王對這個比丘失去信仰,那是不合適的。變化身形來到比丘面前說:“若是國王前來聽法,你就說,大王!大地山嶽也要歸於毀滅,何況國王的王位,大王好好想一想吧!”之後國王來了,給老比丘穿上一套金色衣裝,坐而聽法。老比丘如上所述說了,國王由於具有信心,深以為真實,毛髮倒豎,思惟其義。隨後林苑的神又說:“請老比丘,你不要白白耗費信徒所施捨的物資!”老比丘也就向阿闍梨請求教授,專心修行,三月以後,證阿羅漢果。在三十三天劫波樹苑中坐夏後,又來到波吒厘子城僧俗人眾中,國王所施與的衣服上染有劫波樹的香氣,香味遍滿各地。於是其他比丘詢問原因,他述說過去的歷史,大家都很驚奇。逐漸國王士聽到這件事,以為極愚笨的比丘也能證得阿羅漢,這是由於法的功德以及自己獻衣的因緣而發生。看到了佈施利他的勝利,又對三十萬比丘作了五年的大宴會,午前第一段時間對羅漢眾,第二段對有學聖眾,第三段對異生僧眾供養最殊勝的衣食。

之後,國王的晚年發誓對阿波蘭多迦、迦濕彌羅、吐貨羅等國僧眾各供黃金百俱胝。對迦濕彌羅和吐貨羅的僧眾已圓滿獻訖,其他資具也同等地供獻了。對于阿波蘭多迦的僧眾黃金和資具還差四俱胝的時候,國王得了重病。國王的侄子財天施掌管金庫,違反王命,不將其餘黃金獻給僧眾。那時候國王面前有眾多阿羅漢蒞臨,國王有半捧解渴的庵摩羅果,以極大的尊敬獻給僧眾。阿羅漢等同聲讚頌:“國王!比較起你從前一切自由時九十六俱胝黃金的供獻,現在這個供獻福德更大。”

後來,一個婢女搖寶柄的拂塵時,由於白晝暑熱而打瞌睡,拂塵由手中落下,落在國王身上。國王想,“以前一些大國王也要替我作洗腳等事,現在象這樣最微賤的奴僕也輕侮我!”一怒而亡。由於嗔怒的因緣,在波吒厘子城大湖中投生為龍。耶舍阿羅漢觀察虔誠的國王轉生何處,知道在湖中轉生為龍,於是來到那個湖畔。由於夙昔的熏習,歡天喜地地來到湖面,停于阿羅漢面前。正要吃飛鳥和漂流的昆蟲時,耶舍說了“大王!請不要放逸”等法。它於是斷食而死,據說生於兜率天眾中。這個國王在自己的全部領土上建立很多廟宇和法產,使佛陀教法遍達諸方。當他歸信佛教以後,過去的名稱改變,稱為達摩阿育,即法無憂。當對阿波蘭多迦的比丘們的供獻不能超過九十六俱胝時,有個有智謀的臣子說:“國王!這個問題我有主意,請把國政統統交給僧伽,百俱胝黃金自然在內。”阿育王知道這話有道理,就把國政獻給僧伽。為了增長國王福德,由僧伽護持國政兩晝夜,於是向僧團獻上無量金寶。取得國政後,傳與阿育工的孫子毗伽多阿育離憂。

地自在賢所編傳記的文字中,僅僅編排了此人歷史的次第,與聲聞藏有關者有《阿育王傳》,《調伏阿育王因緣經》,《阿育王降龍因緣經》,《造塔因緣經》,《作大施會因緣經》,《供金因緣經》六種和《鳩那羅因緣經》共七種。其中第二種和第七種有藏譯,其餘我曾見過梵本,供金等事的記載在《如意藤》中也有一些。

 

佛陀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