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比丘尼

蓮花色比丘尼

蓮花色比丘尼

蓮花色比丘尼

蓮花色比丘尼神通第一的比丘尼,歷盡滄桑一美人。那時佛陀住在古印度王舍城的竹林園中。當時得叉尸羅城有位一長者,娶妻沒多久後便誕一女娃。此女一出生便具有三種美麗的特徵,一如青色的蓮花一般。第一種美麗的特徵是膚色如黃金,令人觸之舒軟,猶如蓮花鬚;第二是眼睛呈紺青色,猶如蓮花葉,令人觀之歡喜;第三是體香自然芬馥,猶如蓮花的清香,令人聞之愉悅。當她出生後第二十一天,所有的親戚前來聚會,為此女取名。大家都認為這個孩子身如青蓮花般的美麗,應該為她取名叫青蓮花。青蓮花到了適婚年齡,家人便將她許配與同城長者之子。婚後沒多久青蓮花便懷孕了,但不幸的是父親遇疾而終,她的丈夫在她坐月子期間留在她的娘家裡陪伴她。青蓮花的第一個人生挫折發生了,青蓮花的母親在丈夫死後耐不住寂寞,竟與自己的女婿發生姦情。青蓮花產下一女,女兒還在強褓之時,有一天意外撞見自己的母親與丈夫通姦的醜態,身心大受打擊,因控制不了瞋怒,便抱著幼女對丈夫叫囂:「你這個畜生不如的無賴,你乾脆去跟自己的親生女兒做愛吧!」說罷便將女兒往木牆上丟去。好在女嬰的頭部只受到輕傷,流出些許的血,青蓮花雖心疼,但仍忿而不顧,以頭巾覆頭,眼淚奪眶而出,轉身離家出走。

青蓮花算是對第一次的婚姻死心,如孤魂野鬼般走在路上,不知該何去何從,正巧路上遇見有商人正要出城,便打算跟隨隊伍一起出城。商隊的領袖一見青蓮花儀貌美艷驚人,好奇地問她:「妳是哪位大爺的夫人?」青蓮花的回答也很妙:「如果有誰能以衣食接濟我,我就是屬於誰的夫人。」商人一見傾心,決定供給青蓮花衣食,準備納以為妻。商人將她帶到自己的家中同居,沒多久因為必須進貨,又要前往得叉尸羅城洽商。到了得叉尸羅城,商人的狐群狗黨都勸他:「有這麼多錢,卻不懂得及時行樂,幹嘛不包養個情婦?」商主回答:「如果能有與青蓮花儀容相似者,我就願意包養。」他的朋友說:「某家有女美貌倍勝青蓮花,我們一起去瞧瞧,如果你滿意的話,乾脆就準備婚禮納以為妻。」商人回到家後,青蓮花好奇的問:「怎麼你這次進的貨這麼少?」商人謊稱:「我被強盜搶奪了。」「怎麼不去報官尋物?」「我現在就要去。」商主離家後,他的友人來找他,問青蓮花:「商主去了哪裡?」「他說去報官尋賊。」友人見青蓮花如此單純,看不過去,便揭露真相:「他此去非關尋賊,只為尋妻。」便將整件事的始末都告知青蓮花。古印度的女人地位都很卑微,即便丈夫有外遇,也只能默默承受事實。沒多久商主回來,青蓮花很平靜的說:「你不要再騙我了,既然有別的情婦,何不乾脆將她引進門?」「家有兩妻,恐無寧日。」「你看我是這麼小氣的人嗎?如果對方年紀與我相似,我會待她如姊妹。若年紀比我輕,我會視之如女。」商人一聽大喜,便將小情婦帶回家,大享齊人之福。青蓮花聽說對方是同鄉,對她特別生起一份好感。某一天,青蓮花替少婦梳理頭髮,見她頭上有一瘡痕,好奇的問:「妳這瘡痕是怎麼來的?」少婦說:「當時我還太小,記不得了。只聽家人說母親因故與父吵架,一氣之下把我丟到木牆之上。當時頭部受損,故有此痕。」青蓮花愈聽愈驚,趕緊追問:「妳娘家住在哪裡?」少婦便據實以告。青蓮花得知是自己的女兒,再次大受打擊,心想:「怎麼辦?她是我的女兒,過去我與母同婿,今又共女同事一夫。嗚呼哀哉!我究竟是造了什麼孽?」隨即以巾覆頭,再次含淚離家出走。

青蓮花孤伶伶地來到廣嚴城,因身無一技之長,只好靠出賣色相為生,但她不作妓女,只做人情婦,受人包養。沒多久她的艷名遠播。雖然青蓮花不是妓女,但她著實影響到當地妓女的生意。妓女們便上門興師問罪,責問青蓮花:「妳是不是偷學我們勾人的床第技術,以此為生?妳究竟有何妖術,能惑魅這麼多人?」青蓮花坦然回答:「我不懂什麼妖術,但只要有少年男子一看到我,沒有不對我神魂顛倒,意亂情迷。」妓女們都覺得青蓮花口氣好大,非常不服氣,決定試探青蓮花的魅力究竟有多大,便跟她打賭:「如果真是這樣,妳要證明給我們看,我們才會對妳心服口服。現在城中有一位賣香男子,聽說他已修成不淨觀,對所有女人久生厭離。如果妳能壞他的梵行,我等就立妳為婬女中的至尊。若不壞者,就要罰妳金錢六十。」青蓮花問諸女:「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嗎?」「妳放心,他是!」青蓮花很爽快的接受挑戰,隨即搬到賣香男子的附近,佯裝自己是一個對丈夫忠貞敬愛的賢妻,差遣婢女去男子的店裡買香,又買其他藥物,要婢女對男子訛稱是為夫主身患所須。賣香男子聽說青蓮花的背景後,心中便想像她是一個貞節的女人,能對丈夫如此盡心,不知不覺中竟對青蓮花產生同情與愛戀。接著青蓮花又詐稱丈夫過世,表現出非常傷心難過的樣子,從賣香者門前而過。賣香男子一見,驚為天人,加上先前對她的好感,更加深對她的愛情。終於賣香男子身陷青蓮花佈下的情網,破了梵行,不淨觀也跟著正式宣告破產。所有的妓女終於心服口服,依照約定立青蓮花為婬女中的至尊。

青蓮花與賣香男子魚雁往返,時間一久,又再度懷孕了,當時廣嚴城的東西兩門各有守門男子,因彼此交情甚賭,便決議兩家若各生男女,將來必為婚娶。青蓮花沒多久便誕一男嬰,但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個拖油瓶,她擔心其他男人嫌髒不來,便決定遺棄此兒,便叫婢女將此兒置於路中,於旁邊放置一盞明燈,並要婢女於暗中觀察看是誰抱走。婢女依命行事,東邊守門者看見燈明,感到好奇過來查看,發現是一名男嬰,便將他抱回去與妻子一起撫養,對外卻宣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西邊守門人聽說東邊守門人生子,便帶著賀禮前來慶賀。青蓮花後來又生一女,基於同樣的理由,令婢女夜棄西門。西邊守門人也同東邊守門人一樣,收養女嬰。二家人因此有了男孩與女孩,依照當初的約定,等他們將來長大彼此通婚。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東邊守門人的兒子長得很快,轉眼間已是一名少年,某日節慶,他與朋友一起出外遊賞,大家出錢以六十金錢邀約與青蓮花到芳園一起歡戲,並且規定若於今日不前來一起集會歡樂者罰金錢六十。東門子本來不樂同歡,但怕被罰錢,只好勉強參加,沒想到竟因此深深的愛上了青蓮花,將青蓮花帶回家中同居。廣嚴城的人都議論紛紛都說:「怎麼守門之子與妓女同居?」東門子聽到大家的議論,便舉行公開儀式,設宴款待親友,正式迎娶青蓮花為妻。東邊守門人通報西邊守門人:「等你女兒長大後,我們會來提親。」西邊守門人不悅地表示:「你的兒子都已經娶了妓女,怎麼可以再跟我們提親?」「這有什麼關係,縱娶多妻,又有何過?」兩家人後來真的結成親家。有一天,被佛陀譽為神通第一的大目犍連尊者來到他們家,對新來的女主人勸說:「妳知道嗎?妳丈夫的第一位妻子就是妳的親生母親。妳的丈夫就是妳的親哥哥。所以妳千萬不能再生嫉妒,因此廣生惡業!」說完後便離去。沒多久青蓮花又生一子,某日二太太西門女抱此孩兒於門前戲弄,正巧有位相師婆羅門經過她家門前,以頌語問二太太:「汝容如妙花 於三寶深信 所弄之孩子 與汝有何親」大意是問西門女手中抱的小孩與她有何親屬關係?西門女人便以頌語回答:「婆羅門善聽 此是我之弟 亦是兄之子 亦復是我兒 復是夫之弟 此父是我父 亦父亦為夫  聖者慈悲告」大意是:有一為聖者慈悲的告訴我,我手中的小孩是我的親弟弟,但同時又是我親哥哥的兒子,卻又同時是我的兒子,卻又是我丈夫的親弟弟,這小孩的父親就是我的父親,但卻又是我的丈夫。實在是太複雜又詭異的關係了,婆羅門聽後大笑而離去。當時青蓮花在屋內聽到這段對話,感到很奇怪,便問婢女剛才的經過,婢女便將上情據實以告。青蓮花冰雪聰明,一聽便知是怎麼一回事。青蓮花很想知道自己過去前生究竟造了什麼惡業,致使亂倫的悲劇在她身上一再重演,她深覺恥辱,卻又無語問蒼天,只好選擇離家出走。

她獨自一人來到王舍城,當時城中有五百個男人一起集會遊玩,他們一見青蓮花,都認為此女姿色世間希有罕見,便出資以五百金錢邀約青蓮花至芳園尋歡。大目犍連尊者以神通知道青蓮花的宿世惡業已盡,善根即將成熟,能夠接受教化,便來到園內樹下經行。五百男子中有一少年,看見目犍連尊者在附近走來走去,覺得好玩,一時調皮想作弄尊者,他問青蓮花:「妳有沒有看到那位尊者?聽說他有大威神通,戒行清潔,貪欲淤泥不能染污他的身心,不知妳有沒有本事讓他愛上妳?」青蓮花自信的說:「這有什麼困難?曾有一個賣香男子修成不淨觀,我都有辦法讓他愛上我,更何況是此人?」眾人不信的說:「聖者堅固,妳無法動搖。」青蓮花很有自信的走到尊者面前,展現各種嬌態,欲以身相逼。尊者展現神通,踊身虛空,以如下的頌語教訓青蓮花:「汝將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來輕我 皮囊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恒流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使諸人悟知此 如我識汝身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慧目 常被愚癡翳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汝 猶如老象溺深泥」尊者的意思說:青蓮花啊,雖然你外表美艷,但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具包著骨血與穢物的臭皮囊,猶如夏天的廁所一般,臭穢不堪。我對妳毫無愛戀執著之心,而妳卻被情慾與性慾蒙蔽了智慧,猶如一隻老象,沈溺在泥沼中,無法自拔。青蓮花目睹尊者難得一見的神通,欲心立刻靜止,順著尊者的教誨,開始觀察自己身體的不淨。她發現尊者的很有道理,心生慚愧,她遙禮尊者而說頌語表達懺悔:「我知可厭骨鎖身 周遍筋脈相纏縛 元由精血所成就 依他活命輒相輕 我身不淨常充滿 晝夜入出無停息 九孔恒流瘡不差 縱橫穢氣鎮盈軀 若彼諸人體識此 如大聖者知不淨 譬如夏廁不可近 棄之遠去心無著 由彼盲冥無識知 常被愚癡之所覆 為此心迷愛樂我 猶如老象溺深泥 唯願大聖縱身下 為我演說微妙法 於最勝教求出家 發願常修離欲行」

大目連為悲愍青蓮花之故,縱身飛下。觀察適當的時機為青蓮花說法,令她親見真諦。青蓮花證得初果後,頂禮尊者雙足,懇求出家。青蓮花回到眾人面前,退還所收的金錢,並當眾道歉。眾人得知經過後,都心生隨喜,一起前來頂禮尊者雙足。大目連帶著青蓮花到世尊面前,頂禮世尊雙足後,陳述經過。世尊便為青蓮花寫了一封信,通知大愛道比丘尼,由她引渡青蓮花出家,並教青蓮花帶著這封書信前往比丘尼僧團。由於青蓮花姿色出眾,如果沒有人護送,沿途恐遭登徒子的侵擾,因此影勝王便派遣士兵護送青蓮花至室羅伐城。青蓮花出家後,非常精進,努力學習,策勤不息,沒多久便證得阿羅漢果,佛陀當眾稱讚她於比丘尼中有大神力,最為第一。佛陀又藉青蓮花的遭遇告誡諸比丘:「你們應當視生死苦海之中輪迴不定,有誰不曾做過自己的父母?有誰不曾做過自己的兒女?甚至是其他親屬?一如青蓮花的遭遇。你們現在看到她在自己的親人中發生亂倫,更何況是過去生呢?除非她證聖果,否則將沈淪不息。所以你們於三界中應勤求出離,如救頭上之火。世間慾壑難填,永無滿足之期。你們應當趕緊捨離欲、惡、不善法,勤修無常想,作臭尸想(不淨觀)。晝夜繫心,應如是學習。」但諸比丘對青蓮花的遭遇仍感好奇,請問世尊:「究竟是何因緣令青蓮花尼身具三德,不乏男人?卻又於親人間常發生亂倫事件?在出家後得阿羅漢果,於神力中佛讚第一?」世尊說:「你們聽好,我現在為你們解釋這位青蓮花尼的過去前生因緣。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商人,帶著貨物要到遠方去做生意,他的妻子因不堪寂寞,身心被煩惱所逼,被欲火燒心。離她家不遠處有妓女戶,常有男人出入與妓女情生愛樂,令她好生羨慕。有一天這位年輕的妻子問一老婦:『我應該作什麼福業,才能令心中所求之事,皆得稱心?』老婦說:「只要能對聖人奉其飲食及所有供養,便能於所求之事皆得遂心。」當時有一位獨覺聖者前來行乞,老婦立即建議她供給飲食,並以青蓮花奉持供養。年輕的妻子照著作,獨覺聖人接受供養後並不說法,立即騰空施展神通,年輕妻子看見神蹟便生深信,立即發願說:『以我此福於未來世能得美麗出眾的容貌與身材,一如青蓮花般色香圓滿,只要我想讓誰愛上我,誰就會愛上我,只要我隨念所求男人,男人不缺。並且希望能獲大神力,得遇大師親得以承事供養。』

又青蓮花的過去前生的某一世常常為人媒媾,甚至令他人的父、母、兄、弟、姊、妹、兒女親屬之間發生亂倫。青蓮花過去前生由於供養及發願,所以今世能得絕色之身如花之三德,而且身旁愛慕追求的男子總是永不闕乏。但又由於某一世媒媾親屬亂倫,所以今世受此亂倫惡報。又由於她供養辟支佛時所發的願,所以今世能到目連,並且遇到我捨俗出家成阿羅漢。有一次佛陀住在室羅伐城,當時青蓮花比丘尼證得阿羅漢果後,因敬重三寶,常發此願:「願將第一次乞得之食物奉獻僧眾,其次乞得的食物才用來自食。」有一天她看見有比丘因乞食不得,空缽而去,立即以己食奉獻給那位比丘,因此於當日之中絕食而住。到了第二天她仍是將第一次乞得的食物奉僧,當她要吃第二次乞得的食物時,鄔波難陀亦正好在乞食,鄔波難陀看到青蓮花敬僧的善行,竟開始打如意算盤,想佔青蓮花的便宜,他心想:「青蓮花於僧眾而興供養,自然對我也不例外,我今應向她索食。」青蓮花敬僧的心非常的誠懇慇切,她決定捨己濟人,將乞得的食物分奉給鄔波難陀,跟第一天一樣絕食。到了第三日,身體因飢餓虛弱,終於昏倒在地。剛巧有外道俗人,見此情狀後竟誤會說:「我聽說青蓮花離欲得果,怎麼今天卻看見釋迦的學生顏容端正,生起欲染心,投身躄地?」諸比丘得知上情後,對鄔波難陀的行為都深覺不齒,大家都譏嫌鄔波難陀的惡行,並將此事報告佛陀。佛陀說:「我今天要為所有比丘正式制定戒律。如果有比丘於村路中,從與自己非親屬的比丘尼那裡自手取食而食,這名比丘應回到村外住處,到僧眾面前發露懺悔:『大德,我犯對說惡法,這不應為,今對大眾說懺悔,這就叫做對說法。』」佛陀一一解釋本條戒律的構成要件如下:「所謂比丘者,如鄔波難陀。所謂非親比丘尼,意指與自己出家前不具親屬關係的比丘尼。所謂村路中者意指在途中。自手者係指親自受取。所謂食物是指二五噉嚼之類。又食用者,意指吞咽入喉。所謂村外住處者意指至僧團寺院處。前往比丘面前者,意指僧團寺院中的比丘。各別告者意指面對面的說明:『我犯惡法者。』所謂不善法,係指所不應為而發言懺悔告白。如果比丘對於非親尼,只要心中作非親想的懷疑,而於村巷中自手受取五噉五嚼而食咽者,皆得對說罪。但若是親尼,心中卻作非親想的懷疑,得惡作罪。」

廣告

大愛道比丘尼

大愛道比丘尼

大愛道比丘尼

大愛道比丘尼,是佛陀的姨母活到120歲,佛陀說法45年。比丘尼僧團是在佛陀的比丘僧團第五結夏時出現的。大愛道活到120歲,扣除佛陀說法40年,應是80幾歲成為比丘尼。佛陀成道後第一年是在鹿野苑,第二年回到迦毗羅衛城,對大愛道說法。大愛道証得初果、二果。她向佛陀請求出家為比丘尼,佛陀當時並未答應她的請求。當時佛陀的十六萬眷屬為佛陀建造精舍,待精舍建造完成,大愛道再次向佛陀請求,同樣地,佛陀並未允許。她的「欲」與「願」並沒有因此而退縮,相反地,她一直在等候時間。當她八十幾歲,淨飯王也巳往生。宮女們聚集一起向大愛道表明她們想出家為比丘尼的意願。大愛道向宮女們說:「自己也曾多次向佛陀請求出家為比丘尼,但佛陀始終未答應。」大眾說:「我們的願要稟告給佛陀知道,但是我們要怎樣才能表現出我們的願呢?」

於是她們先剃掉自己的頭髮、染衣、穿著哀,像個出家人,也遮蓋了羞愧處。當時佛陀在毗舍離安居三個月,她們赤腳從毗迦羅城走到毗舍離佛陀的精舍。這二國相距五百英哩,女眾一天可走十英哩。當時的印度天氣是相當炎熱的,即使她們的身上沾滿了灰塵,赤腳走路,腳底磨破皮,腳上沾滿膿血,她們還是往前走—她們用欲增上、欲心所來行走。一般是無法走到的。由於欲心所,心生色散發到腳,即使她們的袈裟沾滿了灰塵,腳上沾滿膿血,由於內心心生色不斷滋潤她的色身,讓她們精進勇猛繼續走。

佛陀答應允許女性出家為比丘尼,雨安居後比丘尼隨著佛陀來到舍衛城,比丘請求為比丘尼說告誡語、開示講經。告誡有二種,一種是說一次就夠; 另一種是每次見到過錯,不斷地指正教誡。她們為脫離生死輪迴,想獲得道智、果智; 但是她們還沒有証得道智、果智,因為她們還沒有証得道智果智,她們一路上跟隨著佛陀。她們一路上跟隨佛陀來到舍衛城—這是因為欲增上的作用。她們花了好幾個月走到舍衛城;到了舍衛城,舍衛城的憍薩羅王為她們建造精舍。

雖然大愛道八十幾才出家,她聽聞佛法不斷地精進用功,証得阿羅漢果,並負起教育比丘尼之責。在她進入涅槃時巳有十萬個比丘尼。當她在120歲想:「她不應在佛陀入滅之後再入滅。我應該在佛陀入滅前先入滅。我應該進入涅槃。」那時五百個比丘尼也跟著大愛道進入涅槃。當大愛道快入滅時,大地震動,天人聽到大愛道比丘尼快入滅的消息感到傷心難過,天神哭泣著,衛舍離的天神的眼淚掉落人間,比丘尼們覺得奇怪,她們去問大愛道,她們得知大愛道快入滅,她們也想跟著入滅。許多人聽聞她將入滅,都非常難過,並且勸她不要入滅。

大愛道說他們說:「我為了獲得涅槃,不斷努力修行。入滅是快樂的,我知道苦的原因,我知道苦集; 我能夠脫離煩惱,滅除煩惱,証得道智果智。我以前扶養佛陀,教誡比丘尼,我身体承受著色等五欲之苦,我巳滅盡了煩惱結。現在我將入涅槃,應該要為我高興。佛陀在,佛陀的教法還在,我要入滅不是應哭泣。我在十萬大劫之前發願要進入涅槃,証得道智果智,現在巳快完成。假如真的對我好的話,知道感恩報答我的話,最好的回報就是不斷修習善法。」大愛道比丘尼這種欲是十萬劫前所發願的。在過去十萬劫,蓮花勝佛時,她投生為一臣子的女兒,隨著父母到蓮花佛的精舍聽聞佛法,佛陀開示結束後,蓮花佛授記她的姨母為第一出家比丘尼。由於她想獲得這頭銜,她連續七日供養佛陀、比丘及比丘尼,七日中不斷聽聞佛法,結束後迴向來世獲得這樣的頭銜。

就以勝義諦來說,有大愛道獲得頭銜這樣的事嗎?以勝義諦來說是沒有這樣的事。沒有的事,以為有,這就是「無明」:想有末來世,這就是「貪」;獲得頭銜,這就是執取。她的具有好的欲增上,而且是在過去十萬劫所培養的欲,到現在的力量是很大的。如善長射箭的人,當他射箭不斷抽出箭,他不斷想要射出箭—這就是欲的作用。大愛道比丘尼成為第一出家的比丘尼,得阿羅漢果智,由於這樣的渴愛,她成為第一出家的比丘尼。說完,她去見佛陀。大愛道向佛陀稟告自己將入滅。佛陀對她說:「一般人對不相信女眾可以証得四聖諦。」佛陀要大愛道顯示神通。大愛通展現神通,她從地而起;去別處將大山搬運過來;到梵天界,把整個世界變成在她頭上;天上變出七個太陽;下大雨,雨水不會掉落在地面,而會自己收回;同時出現太陽、星星、月亮;手觸日月; 將世界的國王帶來;大象….等種種變化,其他比丘尼也到空中各顯示神通。

當她入滅時巳是120歲的高齡。她在床上結跏敷座,修白遍,入襌至四襌、無色襌-順襌; 再由無色界襌逆襌到初襌,再由初襌至四襌,進入滅盡定,入涅槃。時天降落蓮花、寶花,那時大海非常平靜,阿修羅、金趐鳥等感到悚懼。因為大愛道比丘尼故意展現很多神通,他們看了感到高興、驚呀。佛陀告知僧團大愛道巳入涅槃的消息。阿難說:「大愛道巳入滅,召集僧眾。」遠近的比丘們都來參加她的喪禮,有神通的運用神通來到毗荼場,沒神通透過佛陀的神通力,送他們去那裏。全印度的阿羅漢都來大愛道的喪禮。佛陀到毗荼(火化場),尊者舍利弗幫了不少忙。她的屍體有四大天王扛著,帝釋天跟隨在後。佛陀的僧團也跟隨在後,天神眾也一起來參加這盛會。天界最漂亮的花一直在掉落,空中同時也出現日月星辰。他們取最上等的木材來火化大愛道的遺體。這時,佛陀特別說:「在那時不要哭泣,大愛道努力從煩惱輪中解脫,熱惱巳滅盡,得宿命智,天眼智等其他神通力。」

妙賢比丘尼

妙賢比丘尼

妙賢比丘尼

妙賢比丘尼 聖嚴法師著

(一)

由於迦葉尊者的出家,迦葉尊者的夫人妙賢女士也出家了;由於妙賢女士成了比丘尼,並且證得了阿羅漢果,釋迦世尊便向弟子們說了好多有關妙賢比丘尼在往昔生中的本生事蹪。現今取其要者,選譯如下︰

一、在過去,有一個農夫的妻子,去田裡為她正在耕作的丈夫送飯,經過一片樹林,發現林間樹下,有一位獨覺聖者靜靜地坐著,相貌端正,威容莊嚴,所以生了恭敬心,上前頂禮,瞻仰不捨。這時,農夫見他妻子遲遲不送飯去,便想回家查看,但他經過林間,發現他的妻子正在一個出家人的面前時,便惱怒地說道︰「妳這賤人,原來妳在這裡跟他搞鬼做不要臉的事啊!」

他的妻子正想申辯,那位獨覺聖者卻已為了不使農夫再犯更大的惡業,而騰空飛了上去,並現出種種神通變化。農夫見了,不但慚愧自己的肉眼不識聖者,並也恭敬虔誠的五體投地,長跪合掌,哀求懺悔,致敬發願,願將妻子為他所送的飲食,恭敬供養獨覺聖者,並說︰「我剛才所出的惡言,均由貪欲之心的佔有而起,故願我們兩人,以後的生生世世,常能滅除欲染情愛的貪著。」

二、在過去九十一劫時,那是毗婆尸如來住世的時代。毗婆尸離開王宮,出家成佛之後,佛的妺妺便勸佛的父王,以南瞻部洲最好的金子,比照佛的形像與身量,塑了一尊佛像,供在佛陀過去所坐的座位上。那是一尊金碧輝煌,光彩奪目的佛像;但當佛陀回到王宮之時,佛陀的相好光明,卻使金像變得闇然失色了。佛妺見了,便生希有之想,引發清淨信願,跪在佛前,合掌祈願道︰「如同世尊的威光神德,輝映之下,使得金像失色。從今以後,願我生生世世,所受身相光明,皆與佛陀相似。」

三、過去,在一座叫做婆羅尼斯的城中,有一名妓女,有一天收下了五百金錢,答允與五百個男子在一所大花園裡共樂終宵。但當她在赴約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王子,被王子截留了下來,她既不通知那五百男子,也不退還他們的金錢。那五百個男子等了她一夜,也沒有見到她的倩影光臨。天亮之後,正好有一位獨覺聖者,乞食經過那裡,他們從獨覺聖者的威儀中,就可知道這不是一個凡夫,所以大家拿了最好的飲食供養奉施。他們供養聖者以後,想到那個失信的妓女,便氣忿地咒願道︰「願以這一修供養的褔力,使那取錢而又背信的妓女,來世得大苦惱,無論她是在家出家,我們也要達成與她行淫的目的。」

四、過去,有一長者娶一妻子,久久不能生育,長者便娶第二個妻子。自此,第一妻子即持淨戒,長者很喜歡,第二個妻子生了嫉妒心,故意使長者喝得酩酊大醉,然後,到第一妻子的房裡,破了她的淨戒,使她懊惱非常。此後,第一妻子供養了獨覺聖者,並且發願道︰「我今以此褔田所種褔業,使我來世,縱然此一小婢證了聖果,也要強逼污她淨行。」?

五、過去,在迦葉佛的時代,有人隨佛出家,他的剃度師是迦葉佛時利智第一的大阿羅漢,所以他也發願到釋迦世尊的時代,隨佛出家,蒙佛授記,利智第一。

(二)

在釋尊時代的劫比羅城,有一位劫比羅姓的大婆羅門,他是劫比羅城的首富,財富之多,富甲全國;金銀珍寶,充塞倉庫;力勢之大,大如毗沙門王;他的封祿,有十八廣大聚落;他的僕使,有十六個大邑;他有六十億上妙的真金;國王有一千具犁,他也有一千具犁,恐怕國王嫉妒,所以象徵性的減少一具。

這個大婆羅門,娶了一位望族的閨秀為妻,生了一個女兒,這是一個容貌超絕的女孩子,也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女孩子,當時的劫比羅城,再也不會有這樣美貌的第二個女孩子了。不但容貌姣好,稟性也極溫馴善良。因此,她的父母就給她命名,叫做妙賢。

漸漸地,妙賢已經長大了,她已是一個秀外慧中,才貌雙全的少女了;她的美貌,她的品德,已是四遠聞名的事了;人們雖都沒有見過妙賢本人,妙賢的才貌與品德,已成了家喻戶曉茶餘飯後交相讚美的談話資料。

這時,尼拘律城的尼拘律大婆羅門,為了給他的獨生子迦葉娶親,根據迦葉的意思,以紫金鑄造了一座美女像,囑咐家中的學徒,抬著這座紫金美女像,到處察訪,見有少女能如金像這樣的色相分明容儀可愛者,始能合乎迦葉的要求。

最後,這座紫金美女像,被抬到了劫比羅城,並且大聲遍告城裡的士女們說︰「這是一尊天神像,如能親自以香花等物供養這尊天神像的,可得五種利益︰一、生於富貴家,二、嫁於貴族家,三、不被丈夫輕,四、生育有德子,五、丈夫常隨意。」經過這樣一番動聽的宣傳之後,劫比羅城的少女們,大家都以迎神賽會似的心情,捧著香花水果瓔珞寶貝等的供品供具,前往供養這尊紫金的美女像了。

於是,妙賢的父母也勸他們的女兒前往供養天神,並且說了五種利益。

妙賢聽了,卻是不以為然,她對她的父親說︰「爸爸!女兒的性格與一般的女孩子不同,女兒既不想嫁人,也不希望生子,更無意求得什麼如意郎君,所以不想去禮敬供養什麼天神。」

妙賢的父親,對於妙賢的個性,自然是早就瞭解了的,故也常為他女兒的終身大事焦心。但他也很知道,妙賢是個孝順聽話的孩子,所以又說︰「那末,妳雖沒有那些願望,禮敬天神而不求願,又有什麼不好呢?今天供養天神的少女很多,妳去看看,不也是一樁很好的事嗎?」

於是,妙賢便由她家的許多婦女陪伴著,禮敬供養了那尊紫金的美女像。

但也真想不到,當妙賢出現之時,許許多多的男女人群,都被她那天仙似的美貌及萬千的儀態吸引住了,大家不看天神像,反而都來擁著擠著,瞻仰妙賢的儀態風姿了;妙賢本想去看供神的人們,如今倒被供神的人們所看了。說也奇怪,當她走近那座紫金的女像,那座女像所有的金光燦爛,竟然闇然失色,而變成一堆黑鐵了;待妙賢離開之時,金像的光芒,才又恢復起來。

這時,尼拘律大婆羅門的學徒們,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妙賢的美,要比金像更美。經過探聽,始知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劫比羅大婆羅門的掌上明珠。

學徒們探聽清楚之後,隨即拜訪了劫比羅,自我介紹,並且說明了來意。

其實,尼拘律大婆羅門的財富與名望,劫比羅是早就聽人說過了的,因為尼拘律在尼拘律城的財富與名望,也正像劫比羅在劫比羅城的財富與名望一樣。現在又聽來人介紹了尼拘律大婆羅門的獨生子——迦葉容貌希奇,聽叡無匹;明四吠陀,並閑雜術;能建自宗,善摧他論;智識猛利,事同火炬。因此,他就一口答應了這樁婚事。

學徒們回到本城,將經過情形向尼拘律大婆羅門報告之後,尼拘律大婆羅門自是高興非常。但這對於迦葉而言,並不是一樁喜事,他從小就不喜歡女人,所以也更不希望結婚;他曾想了種種辦法,阻撓他父親為他進行婚事的努力,但他是個敬愛父母的孝子,他的父親卻是日夜希望他能早日完婚,了卻一項最大的心事;他的志願是想出家修道,但他是他父母的獨生子,父母在世之日,勢必不能也不忍太過違背了父母的期望,所以建議父親以紫金鑄造一座美女像。在他以為這是最好的辦法,因他相信,世間的女人再美,那有比得上紫金女像的呢?那有美女而能如金像一樣地光輝奪目的呢?現在,竟然出乎意外地,被他父親的學徒們找到了這樣的一位美女,又有什麼辦法再事推辭阻撓呢?但他總還不願信以為真,所以要求他的父親,准他親自前去劫比羅城,作了一次不公開的訪問。

迦葉到了劫比羅城,化裝成一個乞士,到了劫比羅大婆羅門的門口;這國家的風俗,凡有乞士臨門,均由少女送授飲食。這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迦葉看得明明白白,為他送援飲食的妙賢少女,是他所見女人中最美的美人了,的確要比金像美得多。因此,他倒反為妙賢的許婚而感歎起來,當著妙賢的面,他便自言自語地說道︰「如此的美貌,舉世也無雙;虛度了光華,實在是可惜的事。」

「難道說,我的未婚夫已經去世了嗎?」很顯然的,妙賢已經聽懂了迦葉的話意。「不,他並沒有去世。」「那末,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雖沒有死,但他是個不貪愛欲的人。」「當真的嗎?」妙賢感到非常的驚奇,所以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實在是一件難得希有的奇事,也是我所最感欣慰的善事,因為我也是個至誠不貪愛欲的人,只是不忍違背父母的心意,所以答應了這樁婚事。」「哦!那麼我們是有著同一志趣的同一苦衷人了。」迦葉立即表明自己的身分道︰「可敬的賢女,很抱歉,我就是那個妳所許婚的男人,我叫尼拘律迦葉。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共同立誓︰父母的慈命,我們不要違背;但在除了結婚之際互相暫時握手之外,以後的我們,彼此的肉體,誓不相觸。」

(三)

劫比羅大婆羅門的千金出嫁,尼拘律大婆羅門的獨生子結婚,這是轟動了兩大城市的大喜事,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場面。

妙賢下嫁迦葉以後,雖在一起生活,但他們的確遵行著先前的盟誓。他們新婚的洞房,是幢莊嚴華麗的臺榭,他們雖然同居一間臥室,同臥一張床舖,卻是各睡一邊,互不相觸,各修清淨善業,共求出世之道。然而,迦葉還要時常以勸告,並勉力的口吻對妙賢說︰看盡了生死的禍害,都由那愛欲的媒介,世人皆痴呀!不知其非,沈淪三有啊!何時醒來?

但是,有一天的深夜,妙賢睡熟了,一雙手臂沿著床邊伸了下去,迦葉尚在精進地用功,忽見一條毒蛇,由房外進來,爬近了妙賢的床沿,接近了妙賢的手臂,吐著舌信,流著毒涎,正向妙賢的手臂咬去。迦葉見這情況,已經來不及喚醒妙賢了,只得急急地跨上一步,用扇子的柄把,將妙賢的手臂舉上床去,並將毒蛇趕走。

這樣一來,卻把妙賢驚醒了,她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她還以為是迦葉用手接觸了她的手臂,所以驚訝地對迦葉說道︰「請勿違背了我們的盟誓,請勿虧損了我們的盟誓。」

「不是的,妳不知道呀!有一條毒蛇正要傷害妳哪!」迦葉解釋著說︰「我是為了救妳,為了趕蛇呀!」妙賢的見解,卻不以為然,所以用頌句答道︰寧可由我讓毒蛇咬死 絕對不可來背誓相觸 毒蛇毒死只是一身死 愛欲之毒毒及無邊際 迦葉聽了,非常感佩妙賢的道心,但也覺得面對著女人修行,確是極其困難的事,所以也用頌句說道︰行於刀鋒之上,入於火坑之中,雖是世間的難事;面對溫柔的女人,修行清淨的道業,才是難中的難事。共女人修行而能守誓,實在是世間希有的事。

接著,迦葉才把實情告訴妙賢,他是用扇子的柄把,並未用手相觸,這才使妙賢安下心來,繼續睡眠。

就這樣,迦葉與妙賢,一共度過十二年冰清玉潔的夫婦生活,彼此督促,互相勉勵,一心都以清淨的道業為重。

十二年之後,迦葉的父母,都已先後相繼去世,迦葉便將所有的產業財富,全部布施了貧窮的人們,他便毅然出家去了。隨後在廣嚴城的多子塔邊,接受了佛陀的攝化,並在九日之中,便證了阿羅漢果。

迦葉尊者出家以後,妙賢也去出家了;但她投錯了出家的門路,她是跟著無衣的祼體外道出家了!這為她帶來了許多的折磨。所謂無衣祼體外道,那是一群不著衣服,不修威儀,而又可以男女雜處的外道。她們的教主叫做晡刺拏,共有五百個男性的徒眾,見了妙賢的容貌與體態,尤其是在光著身體的情狀之下,實在是一大難禁難忍的誘惑,大家都以貪婪的眼光看她,又以輕薄的姿勢接近她,接觸她。她雖感到這個外道集團的風氣太惡劣太低下,但既加入以後,又無逃脫遠離的自由了。於是,可憐的妙賢,聖潔的妙賢,竟在祼體外道的蹂躪之下,失去了貞操,並且是遭受五百個祼體外道的集體輪姦,最悲慘最殘酷的,他們竟將對於妙賢的集體輪姦,當成了日常的享受!一天如此,天天如此。妙賢的肉體與精神都受了強烈的摧殘,她是不能忍受了,她是衰弱得快要倒下來了,她向其他的祼體女外道訴苦訴怨,那些女外道很同情她,並建議她向他們的教主晡刺拏申告。

這又是萬萬料不到的事,晡刺拏聽了妙賢的申告,竟然覺得左右為難︰為了他教團的名譽,當然不希望他的男性徒眾輪姦女性的徒眾;但他的男性徒眾一共只有五百個,如要依法全部驅逐,他便沒有一個擁護他的男性徒眾了。事實上,他卻完全因了五百個男性徒眾的擁護,他才有地位有供養,有名氣有立場。所以他是不能處罰他們的,也是不敢得罪他們的。然他為了對於徒眾的安撫,對於妙賢的安慰起見,只好下了一道手諭,並且加蓋印信,命令五百個人分成兩隊,逐日輪番,來享受妙賢的肉體,同時又命令妙賢,不得向外聲張。

這真是個荒唐至極的教主,下了一道荒唐至極的手諭!

所幸在不久之後,王舍城中舉行大會,所有佛法與外道的出家人,都可參加這一大會,並可得到豊富的供養。祼體外道,外表光著身子,表示看破一切放下了一切,實際上,他們是利用這一苦行的外表,貪求更多的名利,享受更多的五欲。這次王舍城的大會,他們豈能放棄機會?所以傾巢而出,全部都去了。

這卻是妙賢遇救的一個大好機會。以往,她被祼體外道當做洩慾器,軟禁起來,沒有行動的自由,這一次祼體外道也把她帶到王舍城去參加大會了。

(四)

當時,迦葉尊者隨佛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那天上午到城中托缽,沿門乞食,竟在路上遇見了妙賢;妙賢隨著祼體外道,也成了祼體外道,迦葉尊者幾乎認不得她了。但他還是用平靜的口吻對妙賢說道︰「很好,原來妳也出家了。妳在祼體外道中出家,是否覺得很好呢?妳對淨業的修持,是否比過去更有進步了呢?」

妙賢聽到迦葉尊者如此一問,不禁悲從中來,掩面痛哭。監視她的祼體外道,一見情形不對,便偷偷地,急急地,拔起雙腳溜走了。妙賢至此,已經自由了,所以一邊哭泣一邊訴說著她那悲慘的遭遇︰「當聖者出家之後,我像是大海中失去了船舵的一片孤舟,無人勉勵,也無人作伴,更無人指導,所以投身於祼體外道的教團中出了家。萬想不到,我的一生淨行,一生貞節,竟在出家以後,全部失去了;我與聖者共室同床十二年,都能堅守盟誓,各修淨業,現在我出了家,竟像投身在畜生群中,天天被那班餓鬼似的祼體外道,輪番蹂躪。聖者啊!你雖是我過去的丈夫,但我一向敬你如同慈父,現在我又遇到了你,你能救救我嗎?聖者,你能救救我嗎?」

迦葉尊者聽了妙賢的這一番訴述,很感同情,很覺憐憫,但他尚不能夠確知,妙賢能否在佛法中出家?因此,他便入定觀察。在定中看到,妙賢是有善根的,是能在佛法中出家的,是能在佛法中修行的,是能修行佛法而得解脫之道的;而且,妙賢的得度因緣,唯賴迦葉尊者的慈憫接引。迦葉尊者與妙賢之間,已在往昔無量生死之中,種了善因,結了善緣。

於是,迦葉尊者對她說道︰「其實,我是不能救妳的,能為一切眾生作大救濟的,只有佛陀的聖教聖法,我已因了佛法而得解脫之道,妳何不也來歸投佛教,在此聖善的佛法中出家呢?」

「噢!聖者教我皈依佛教,在佛法中出家。但我這次已受了慘痛的教訓,我覺得出家的名目雖然好聽,雖然清高,出家人的實際生活,卻比俗人更糟!但願當我歸投佛教而出家之後,不會再有教主下達手諭,加蓋印信,讓我供他的徒眾,作輪番的蹂躪才好。」

「哦!可憐的妙賢,請妳不要這樣說,請妳趕快不要這樣說!」迦葉尊者接著向她解釋道︰「妳所受的刺激太重大了。但也不能以偏概全,見到少數的出家人不好,就以為所有的出家人都不好;見到外道的出家人不好,就以為佛教的出家人也不好,這是不公平的,不正確的。我告訴妳︰我所皈依的釋迦世尊,大師佛陀,是萬德具足的,褔慧圓滿的;是世出世間的一切智人,是人間天上的導師,是三界眾生的慈父,是真正的無上褔田,是真正的皈依處所;他的智慧微妙,他的相好莊嚴,他的威儀寂靜;他已證得圓滿的佛果,他已證得究竟的解脫。在這樣一位崇高偉大的大師領導攝化之下,豈能跟那祼體外道的烏合之眾相提並論呢?」

因此,妙賢放心了,安心了,欣喜地,慶幸地,隨著迦葉尊者,到了比丘尼的僧團中,禮請大愛道上座比丘尼,為她剃度出家了。

然而,妙賢成了比丘尼之後,她在教團內是安全快樂的,當她一出尼寺,進城乞食之際,外來的煩惱,又使她感到痛苦非常。因為她的美貌,她的體態,每次進城,都會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並且議論紛紛︰「可惜啦!這樣美麗的女人,為什麼要出家呢?」「可不是,像她這樣年齡和美姿,要是不出家,那該是最幸褔的女人了。」「也許她是受了愛的刺激,所以斬斷了情絲呢!」「無論怎麼說,她在這樣年輕的時候,就不該出家。韶光易逝,青春不再,年華虛度,太不該了。等到老了再出家,不也是一樣嗎?」「人各有志,人各有願,如不及時修善,人命朝不保夕,我們何必管這些閑事!」

總之,對妙賢比丘尼的議論是天天都有的,而且天天都是這麼幾句,到處所聽的,也是這麼幾句。

妙賢比丘尼是大家閨秀出身,她還沒有證得聖果,她對外來的譏毀稱譽,還不能無動於心。所以,一連幾天之後,她便膽怯羞澀得不敢外出乞食了,寧願絕食挨餓,她也沒有勇氣進城托缽了。

這事被迦葉尊者知道了,迦葉尊者既曾是她名義上的丈夫,又復是她出家學佛時的接引,他是不能不管的,所以這樣想道︰「如果佛陀慈悲,允許我將所乞食得飲食的一半,分給妙賢比丘尼,我就分她一半,免得她絕食挨餓。」隨即,迦葉尊者把他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同住的比丘們,很快地,佛陀也知道了,並且得到了佛陀的允許。

可是,僧團中的分子,賢愚不等,凡聖不類,總有一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物,喜歡說長道短,議論別人。他們見到迦葉尊者每日每餐,都將所乞的飯食,分給妙賢比丘尼一半,便有一個叫偷羅難陀的比丘尼,從中輕笑與毀謗了,她說︰「聖者大迦葉,非常奇怪,未出家時,十二年中與妙賢共室同床,而能堅持清淨的梵行,如今夫婦兩人都出了家,倒反而私情相愛,以乞食相濟了。」

迦葉尊者的瞋心習氣很重,他一聽有人輕謗,便決心不再分食給妙賢比丘尼了。所以他到妙賢比丘尼那裡,對她說道︰「我不能再來接濟妳的飲食了。但妳應該如法用功,精進努力,剋期取證,應作的趕快作,不應作的趕快斷。」說了,他便走了。

真想不到,偷羅難陀比丘尼的輕謗,竟是妙賢比丘尼求證離欲聖果的逆增上緣。妙賢比丘尼聽了迦葉尊者的開示之後,她以最大的慚愧心,發起最上的勇猛心,初夜、中夜、後夜,剋責自心,不休不息,竟在最後一念,斷卻之時,她已證得阿羅漢果。

現在,她是妙賢聖比丘尼了,在一夜之間,她已由雜染煩惱之身,轉成清淨無生之女了。她已不受煩惱的動搖了,她已是所作已辦,梵行已立的人了,她已不怕人家的議論了,她已能夠大大方方,自自在在地進城托缽了。

然而,業緣果報,絲毫不爽,即使證了羅漢果,也要清償宿世的業債。

那時,阿闍世(未生怨)王,聽了提婆達多的話,害死了他的父親頻婆娑羅王;但他懊悔莫及,憂惱非常,既不處理國政,也不接見群臣,獨自靜居在宮室之中,為了悲慼,也為了悔過。他的大臣,想盡了方法,使他忘卻憂愁,以便治理國政,但他對於任何娛樂,任何歌舞,任何美女,都已沒有了興趣。正好,倒霉的妙賢比丘尼,也是業報使然的妙賢比丘尼,進城乞食,遇見了阿闍世王的大臣,那是一個不信佛教的大臣,他見到妙賢比丘尼,竟然驚為天神下凡,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美女,為了博取阿闍世王的歡心,便將妙賢比丘尼帶進了王宮,強迫她脫下袈裟,換上宮裝,配上假髮,掛上瓔珞,塗上了香油香膏,送進了阿闍世王的寢宮。這對於阿闍世王的憂慼的心境,的確是一劑有效的解藥。因為這也是阿闍世王有生以來所見最美的一個美女了。

妙賢比丘尼,已是阿羅漢,已不受五欲,她很想把她的身分告訴阿闍世王,但是她的惡業報應,竟使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也使她說不出話來。終於,妙賢比丘尼接受了阿闍世王的凌辱!

直到第二天早晨,比丘尼寺中發現妙賢失蹤了,才由蓮華色比丘尼乘著神足通,飛往王宮的高樓上空,呼喚妙賢比丘尼道︰「姊妺呀!妳已破除了生死煩惱的惡魔,已經證了無生的阿羅漢果,怎麼不發起妳的神通逃脫,而要在此受這惡王的凌辱呢?」

阿羅漢不修神通,便不一定有神通,蓮華色是聖比丘尼之中的神通第一,立即把發起神通的方法告訴了妙賢比丘尼,在片刻之間,妙賢比丘尼,果然也能騰空而起,隨同蓮華色比丘尼,飛還了比丘尼寺。

為了這件羅漢比丘尼被惡王施暴姦污的事,比丘尼的僧團之中,還鬧了一次風波。因為比丘尼行淫,便是犯了根本大戒,應該逐出僧團,勸令還俗。此事一直鬧到世尊的面前,始得到了圓滿的解決。

世尊先問妙賢比丘尼︰「被辱之時受樂不受樂?受樂者,犯了根本淫戒,不受樂者,不犯不破,也沒有罪過。」

其實,這是佛陀明知故問。佛陀早已知道妙賢比丘尼已證阿羅漢果,羅漢受欲樂,絕無其事。為使大家知道,為使後世明白,所以仍然要問。

「世尊慈悲,弟子已經離欲,豈有受樂之理?」這是妙賢比丘尼的回答。

「好,妳既離欲,妳不犯戒,妳沒有罪。」佛陀不但宣佈妙賢聖比丘尼無罪,同時趁此機會,向大眾說了許多有關妙賢聖比丘尼的本事因緣,並且當眾讚許她是聖比丘尼弟子中的利智第一。像這樣的當眾授記,是最大的光榮,也是最高的法喜,但此得來,卻非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