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正宗(創價學會)

 

日蓮正宗(創價學會) 聖嚴法師 著
 
日蓮聖人(西元一二二二─一二八一年)於一二六○年所著的〈立正安國論〉而來,日蓮鼓吹《法華經》信仰,以《法華經》是一切經教的眼目、是諸宗的中心。同時我在前面說過,日蓮對於自宗是由宗教經驗而產生如基督教的狂熱信念,日本民族的自尊精神,日蓮藉佛教信仰而表露出來。所以日蓮攻擊他宗的言詞極端的銳利,說什麼:「念佛者無間地獄業,禪宗天魔所為,真言亡國之惡,律宗國賊妄說。」此後又有一位日親(西元一四○七─一四八八年)造了一部〈立正治國論〉,態度同樣的激越。所以日蓮與日親均曾遭受當時環境的迫害,日蓮於西元一二七一年被判斬刑,後減判流刑;日親坐牢先後達五百零三日。可是又正如基督教之在西方世界,越受迫害越能激發一般群眾的風從,故也越發激動了日蓮宗徒的狂熱信仰和民眾的擁護。這種情形,到了江戶時代以後,始漸平靜。
 
日蓮聖人的開教精神,那種激越的宗教情操,頗有類於西方的基督教,故在日蓮宗初創之際,嘗受政治力的壓迫,近代則與西方接觸之後,便與基督教的架構接通。因此,日本人站在民族意識的立場,接受基督教的若干內容,成為日蓮宗復興的營養,發展日蓮精神而抵制基督教的信仰。由於新內容的引入,遂有許多新的日蓮教派的產生;其中最大的是立正佼成會和創價學會;創價學會終於成為能左右日本政治設施的第三大政黨,擁有一千四、五百萬信徒黨員,正像西德之有基督教民主黨。佛教的根本精神,未必要積極於政府的活動,日蓮派下卻出現了佛教的政黨。所以,日蓮宗之在日本,有如禪宗之在中國,同樣是在一個特定地域的固有文化中產生的新佛教,與原始的佛教面貌是不能同日而語的。同時由於創價學會極端地排斥一切的既成原來的佛教教派,各佛教教派也把它視為邪教或魔教。
 
日蓮宗系的各教派,均以「南無妙法蓮華經」的經題唱誦,來達成任何所要祈求的目的。據我接觸過的信徒,似乎沒人懷疑這個修持方法的可靠性的。
 
從日本佛教的演變上看,在鎌倉幕府時代,亦因日本佛教的宗教生命發生了萎縮現象,所以有親鸞和日蓮起而高呼改革,雖然這兩個人均有其獨特的宗教思想,但也均係站在佛教的立場,活潑了宗教的生命,使得信仰的大眾,都能從簡單而懇切的修持生活中,體驗到信仰的可貴。那就是親鸞提倡「南無阿彌陀佛」的他力往生,日蓮倡導「南無妙法蓮華經」的唱題修行,正因其簡單易行、效力易觀,所以一躍而超越了以往的各宗,成了日本兩個教勢最盛的宗派。
  
到了近世,親鸞的淨土真宗和日蓮的日蓮宗,也由於時間的風化,在宗教精神上同樣接受了退潮的現象。於是,即有一些尋求神祕經驗的人,出入於神佛之間,雖然從佛教的基礎上出發,卻不顧慮是否是和佛教的教理有了出入;好多新宗教的創始者,甚至也將其本身與佛陀同視;更有進而對於佛教採取批判的態度,並以這種態度自稱為佛道的甦生運動!
 
日蓮的《遺文》集中所收日蓮所寫〈右衛門太夫殿御返事〉(給其信徒的一封回信)中他說到:「日蓮也像是上行菩薩的使者,弘揚此法門的緣故……。務須體會到上行菩薩再生的人。」實際上他雖沒有露骨地自稱他是上行菩薩的再生,他已自覺到他是負起這項使命的那個人。故其有點類似基督教的耶穌,或回教的穆罕默德,他有一股強烈的創教主的自信心。
 
日本佛教史上著名的所謂入唐八家(最澄、空海、圓仁、常曉、圓行、慧運、圓珍、宗叡),在中國期間,不是用筆談,就是帶有譯語的人員。參考圭室諦成的《日本佛教史概說》四一頁;中村元的《東洋人の思惟方法》第三冊六頁。《東洋人の思惟方法》第三冊六頁。同上七頁。同上九頁。參看本稿第三七注所引日蓮的遺文。其實,上行菩薩是《法華經》的〈從地涌出品〉及〈如來神力品〉中所見四大菩薩之一,經中並未特別強調上行菩薩的使命。照中國隋代智顗的《法華經文句》第九之上,是以四大菩薩表示開示悟入的四○位的,唐朝道暹的《法華經文句輔正記》第九,則以常樂我淨的四德來配釋上行、無邊行、淨行、安立行的四菩薩。日蓮卻特重上行菩薩,與漢文的經義是很有出入的。
 
日本新興佛教之一的「創價學會」,其在政治路線上走中間偏左,在傳播其信仰的活動上,則對臺灣別具用心,是相當可惡的一種邪教組織,對此我將另有專文發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